大法改變了我刁蠻的性格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脾氣不好,嗓門也大,稍有不順心的就罵人。我村有一千來戶,我家住在村西頭,順風的時候村東頭都能聽到我的罵聲,有街坊鄰居出來看笑話的我也罵,怎麼解恨怎麼罵,把人都罵走了,我才進屋。誰都怕我,丈夫也怕我,叫他上東不敢上西,那時我是村裏出了名的大潑婦,外號人稱老刁婆子。

雖然我人挺厲害,可身體慢慢開始不行了。一九九八年我子宮肌瘤大手術,大夫說太嚴重了,想給縫死,也許命不該絕吧,當時醫院來了一個教授,說我歲數太小了,那年我才四十五歲,後來教授主刀給我做手術,撿了一條命。術後回家養病,給孩子做飯都很困難,手術後身體很虛弱,很多病都來了,心臟病、高血壓、眩暈症、附體……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我家有個親戚,到我家來說:「三舅媽,你去煉法輪功吧!」我說:「不去。」後來她說:「這是佛家功啊!能祛病,可好了!」我一聽是佛家功,還能祛病,就有點動心了,我就起來了,不躺著了。我說:「咱倆去看看吧!」她說:「不行,我今天沒時間。」第二天,我去找她,她又說沒時間,我決定自己去。

我找到親戚說的那家人家,一進屋看見屋裏有幾個人,正在看法輪功師父廣州講法錄像呢,我就看見電視裏的師父身體周圍冒著刺眼的白光,像針一樣,當時就把我吸引了,四、五分鐘後白光消失,我看見師父桌前都是紫氣,電視屏幕裏只剩下師父,其餘都被紫氣籠罩。又過了四、五分鐘後,一切恢復正常。

我走的時候輔導員給了我一盒錄音帶。我回家就開始聽,剛開始聽的時候,身體很難受,頭暈,坐也坐不住,師父說了甚麼也不知道,但我就是堅持聽,聽到第十四天的時候我突然間聽懂了,原來大法這麼好啊!我聽到的太晚了!心裏想著:哎呀,我的身體不好,這不都是罵人造的業嘛!我要按照大法要求的做,以後再也不罵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從那天起,我真的一下就改變了,以後再也沒罵過人,即使別人罵我,我也不罵了。

有一次,我在大道上往家走,突然間有一個男的從岔道口竄出來,揪著我的脖領子不撒手,開口就罵我,罵我八輩、九輩的祖宗,我很平和的說:「老李,你怎麼了?你罵我幹甚麼呀?你撒開手。」他氣洶洶的說:「你怎麼的?我就罵你了,你能怎麼的?」我說:「你這是怎麼了?我也沒招你,沒惹你,你怎麼了?你先把手撒開。」他也不撒手,我就慢慢的把他的手扒開了。我甚麼也沒說,轉身走了。當時是夏天,大道上很多乘涼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很驚訝,我聽到他們說:「她這是怎麼了?她是罵人的人,這次怎麼被別人罵的一聲不吱了呢?」有個人說:「她學法輪功已經有大半年了。」再後來就聽不到他們說甚麼了。這件事在我們村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我家有個親戚,在市政府上班,是某局局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和同事或朋友經常吃飯嘮嗑,一提起法輪功,別人受中共污衊宣傳說法輪功不好,他說:「你別說人家法輪功不好,我那個三舅嫂要不學法輪功她能變成這個樣兒嗎?學法輪功前,她婆婆看著她都嚇一跳,後來她學法輪功,把老婆婆接自個兒家去了,她老婆婆四、五個兒女,誰都不要老人,我三舅嫂一分錢都沒要他們的,自己伺候老人擦屎擦尿。她要不學法輪功她能有今天嗎?要我看按原來的樣兒,她就是換了個人。」我這個親戚經常念「法輪大法好」,也經常看大法真相資料,現在得福報,搬到大城市去了。

有一次,我到商店買東西,正好碰到商店門口有個小姑娘在門前賣小魚,她喊我:「嬸兒啊,你來看看這些小魚。」我問她:「魚咋賣的?」她說:「你給我十塊錢吧,這些能有五斤魚。」我說:「行。」結果我買回家一稱是六斤。我想:我是煉功人,六斤魚十二元,為啥佔人家兩塊錢的便宜啊?我得給送回去呀!我就給她送錢去了,她很驚訝,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不能多要你的東西,十二塊錢的東西你收十塊,我不能多要你兩塊錢。都不容易。」她很感激,我說:「沒有事兒。」我就走了。

事後,她老公公去老人活動室下棋時說起這事,他說:「這個法輪功挺教育人的,她(指我)去買魚,六斤的魚,我兒媳婦也沒稱,收了五斤的錢,她回去稱了,還把兩塊錢給送來了。她要不學法輪功這兩塊錢她也不能送回來的。別看是兩塊錢,但這可不是兩塊錢的事啊!這個大法不錯呀,能改變一個人的性格,要都學法輪功,這不就好了嗎?」

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是大法把我改變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