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婆婆的怨恨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我對婆婆及丈夫有怨恨心、嫉妒心。婆婆有六個子女,丈夫排行老四。二姑姐的丈夫家沒有房子,他們住婆婆家裏。丈夫還有兩個弟弟、妹妹未成家,都擠在同一個院子住著。自從我嫁到夫家來,房子更擁擠了。

為了讓我搬出去住,婆婆與二姑姐、小姑三人,一直排斥我,處處為難我。婆婆個性很強,家裏的一切她都說了算。一次聽到她說,她心裏只有本姓的家人,外姓人(兒媳婦,女婿)她顧不過來,也不想接納。她們會經常造出些事情來責難我,說是給我下馬威,幫助男人樹立威信,還讓我丈夫參與其中。

可我的自尊心也很強,不甘示弱,你錯我對的,與她們爭高低。在我坐月子時,婆婆不肯幫忙,孩子出生,也不幫我帶,卻幫二姑姐帶孩子,說她老了只靠女兒。婆婆很強勢,丈夫是孝子,不敢作聲。我很委屈,內心非常痛苦,心想這日子怎麼過?產生了對婆婆的怨恨,天天生悶氣,把自己氣的渾身是病,鬧的都要與丈夫離婚了。

為了孩子有個完整的家,我妥協了,最後就到外面租房子,搬出來自己過。各過各的,你既然不歡迎我,那我就無需與你套近乎,不同她們往來。心想,來日方長,你以後啥事也別來找我。

一九九八年,我修煉法輪大法了。知道了我與婆婆的因緣關係是生生世世的業力所致。反思我自己,以前也有沒做好的地方,下班回來,沒有主動幫助做家務、搞衛生。那時我想全家十幾個人吃飯,大家都不做飯,我也可以不做。多我一張嘴,不就是多把米、多雙筷子嗎?沒有想婆婆一個人要做十幾人的飯,也很辛苦,不懂得體貼婆婆、站在她的立場來思考問題。

現在,我修煉了,師父為我消業,我無病一身輕,天天都是開心呀!懂得人來到世上,就是來修煉,去掉滿身的業力,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我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個好人,去掉怨恨心、爭鬥心。

後來,我就常常帶孩子去看望老人,給老人買衣服、水果等等。慢慢的,與婆婆之間的關係緩和了,覺的婆婆一生也很苦,從小就失去父母,被養父買了,當童養媳,一生吃了很多苦,婆婆從小就學的強勢、不吃虧,我要體諒她,包容她,對她好。

師父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1]

我是修煉人,做事要處處為他人著想,遇事要向內找自己,只有不斷學法修心性,去掉一切不好的物質,才能跟師父回家。

婆婆年邁多病,一年要住院幾次,需要人日夜護理,擦身子、擦屎接尿,又臭又髒。婆婆兒女那麼多,人手足夠了,還來安排我去陪護。我工作很忙,經常還得加班,還要操持家務,還得管孩子學習做作業,已經夠忙的了,哪有時間啊?人心一出來,就想:你不是說靠女兒嗎?現在生病需要我了?我需要你時,你一點點都不幫我。現在讓我給你擦屎接尿,看我傻呀?心裏憤憤不平,內心不斷的掙扎,一直不能平靜。

回家學法,發現自己修煉的不紮實,遇到問題,沒在法上修,私心很重,怨恨心、妒嫉心還沒修去,只是修去表面的一點。這滿身不好的業力不去掉,怎麼能跟師父回家呢?我是修煉人,是修真善忍的,要修的無私無我,讓常人看到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要證實大法的美好。

師父教導我們:「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2]我就在心裏反覆的背,感謝師父給我提高的機會。

婆婆九十歲那年病重住院,身體非常虛弱,無法吃飯,大便也不好,肚子脹的老大,非常痛苦。醫生建議要多吃青菜,二姑姐無奈的說,飯都難吞咽,青菜就更難吞了。我看在眼裏,就想辦法解決難題,我建議說將青菜與各種食物用粉碎機打成漿,就能吃了。大家都說這辦法好,讓婆婆能果腹,又能好通便。於是就由我來承擔這件事。

我根據婆婆的身體需要,選擇各種食材配額,加工成漿,她吃了,感覺不錯,也能通便了。婆婆很開心,臉也有了笑容。每次見到我來送食物時,就帶著感激的目光拉著我坐在她床邊,把水果拿給我吃。在大家精心照顧下,婆婆身體恢復的很好,精神也好了,很快康復回家了。

我想這下可以放鬆了,解脫了,不用再辛苦了。在深層裏,沒把婆婆當親人,像完成任務似的的,只是表現表現自己做的不錯,心想:你今天的造化,是因為我修了大法才做到的,你是沾了大法的光。這時我馬上警覺了,這念頭不對,沒善念,顯示心也出來了,這些不是執著心嗎?一思一念都得修去呀!

真是一關沒過好,下一關又來了。婆婆回家後,還要吃我做的食物。婆婆與二姑姐同住,與我家距離很遠,又沒有直達的公交車,走路要四十幾分鐘。我想這不是為難我嗎?長期這樣的話,怎麼辦哪?人心又起來,又翻出了十年穀子八年糠的怨恨事。

我心裏很難受,在難中,要一下認清自己的執著、實修,並非易事。我就大量學法,找同修交流。最後明白了,原來婆婆是幫助我提高的,我要善解冤怨。也要理解丈夫的難處,化解了與丈夫的恩怨。現在丈夫支持我學法煉功,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悟到了,就得去實踐,做到才是修。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盡心盡力的去照顧婆婆,善待婆婆。一年半後,九十一歲的婆婆安詳去世。大家都誇獎我是婆婆的好兒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