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與婆婆的冤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自從一九九五年走入大法修煉至今二十三年了,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是大法讓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諦,化解了我和婆婆之間的恩怨。

一、魔難

我們家族是信神佛的,所以我從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善惡有報。加之父母的言傳身教,自己又喜歡閱讀古書,在傳統文化的薰陶下,自己做人心地善良,孝敬老人,吃虧忍讓,從不與人爭鬥。我就帶著這樣的傳統觀念來到婆家。

丈夫當兵不在家,我和婆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當時我在農村是名民辦教師。我進婆家的門,所有的家務我幾乎全包了,這都不算甚麼,對我來說,我覺的當媳婦的我這都應該幹。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婆婆是這麼一個不講理、刁鑽、刻薄又十分自私的人。不但把我當佣人使,還把我當賊看著,如平時生活的所有用品,像剪子、針線、洗衣粉都鎖起來,開櫃時都要躲著我,倉房也是上鎖的,做飯時米麵都得婆婆去拿。一串鑰匙從不離身,這些地方在家裏對我都是禁區。家裏有甚麼紅白大事都得小姑子回來,婆婆把鑰匙交給她,花錢等事都是小姑子做主,我在這個家裏是個局外人,就是個幹活的。這些我都看在眼裏,默不作聲,但是心裏很苦,壓力很大,覺的自己的人格在這個家庭受到侮辱,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這也就罷了,更使人難以忍受的是婆婆只要不痛快,夜裏就罵街,連哭帶罵,罵一陣,歇一陣,然後再接著罵,搞得我一夜不能睡,白天我上班去了,她睡覺。生氣了不吃飯,我走了她吃,回來我還得哄她吃飯。

婆婆一不高興就拿我出氣,我忍氣吞聲,從不與她頂撞,怕別人笑話,說我娘家沒規矩沒教養,可是心裏那個苦啊,實在憋不住了,給丈夫寫信訴苦,丈夫說他也是沒有辦法,讓我忍著點,讓我裝傻吧。可是我不傻啊,怎麼裝呀!想回娘家訴訴苦,一看母親上有老下有小,父親又去世了,那麼不容易,我哪忍心再給母親增添煩惱,只能在回來的路上委曲的淚水不斷的流啊,流啊。

結婚半年的時間,我的精神就崩潰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晚上睡不著覺,要不就睡不醒。下班回家一望到家門心裏就堵的上不來氣兒,兩臂開始發麻,天天針灸,每次都扎十幾針,沒有食慾,也不想吃飯,渾身沒勁兒。這時鄰居看到我這樣了,才勸我婆婆讓我去丈夫那看看病。丈夫一見我面就說:「這半年多的時間,這臉怎麼變的像小鬼一樣了。」他馬上帶我到醫院,一檢查是神經官能症。

由於身體不好,精神壓力大,婚後四年才生孩子。這個月子真是雪上加霜,差點讓我失去生命。那是黃曆十一月份,已進三九天了,天氣很冷。我媽媽來侍候我。因農村接生不衛生,三天後,我發高燒不退。我屋子每晚上只讓燒一頓火,屋子非常冷。一晚上臉盆的水都結了一層冰,我又天天出虛汗,再加上發高燒,熱的實在受不了,可是一掀開被子又冷的不行。打了兩天針,只是退燒一會兒。婆婆看我又打針又吃藥的怕花錢,就說:「人家說了,喝生孩子時流的血治出虛汗。」我要不喝吧,怕婆婆又鬧起來,媽媽在我這兒能受的了嗎?我就強忍著喝了一口,差點吐出來,心想千萬別吐,婆婆會不高興的,就這麼強忍著嚥下去了。婆婆看我喝了,滿意的走了。可是我心裏那個苦啊,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想哭都不敢,怕媽媽看到為我擔心,怕婆婆看到挨罵,只是痛苦的想:我這是造了甚麼孽了,讓我受這個罪。喝了那髒東西,不一會兒我就不行了,汗也不出了,心裏像有個大火球似的,燒的像著火了一樣。趕緊叫來了醫生,醫生問明了情況,把婆婆說了一頓,婆婆自覺理虧溜走了。

十二天了,也快過年了,我讓媽媽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早飯後,公公就衝我屋子喊:「啊,你可真是坐月子呢,這活都給誰留著呢?!」我一聽怕婆婆一會兒鬧起來(其實那時婆婆還不到六十歲),我就起來,到廚房一看盆朝天碗朝地的,一片狼藉。我進屋想用暖瓶的熱水洗碗,婆婆不讓說是留著喝的。無奈我只好用水缸裏凍了十幾公分的涼水來洗碗,手一接觸那涼水,就感覺一股鑽心透骨的涼氣鑽入手心,進入骨髓裏。這時已進入三九天了,打這以後,我天天就是這樣幹著家務,跟著大家一起吃著粗糧。滿月過後我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別人看了都為我擔心。

從此後,我落下了「月子風濕病」和類風濕一樣,治不好,風已經進入骨髓了。貼風濕膏一貼就是一後背,拔火罐滿身都是黑紫黑紫的也不管用,而且越來越嚴重了,全身骨頭哪都疼。一條腿粗一條腿細,吃藥打針都不見效,夏天出汗怕冷,三伏天要穿四、五層衣服,脖子得用圍巾圍的嚴嚴的。每年秋天一直到來年夏天臉都浮腫,脹的很大。到三十六歲那年,風濕性心臟病已經很嚴重了,情緒有一點波動就發作。有時騎車在路上發作了,就得趕快下車,蹲在地上不敢動了。記憶力明顯減退,數數過二十就亂了,就不會數了。藥吃多了刺激胃,沒有食慾,渾身沒勁,心裏空空的坐不住,站不穩,只想坐地上……真是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不到四十歲的我,同齡人都管我叫「大娘」。我心灰意冷,真的沒有信心活下去了。有一天,我跟丈夫作了口頭遺囑,囑咐他千萬別委屈了這兩個孩子,說完我的心都碎了。

在氣功高潮中,我接觸了氣功,起早貪黑的練,對睡眠、吃飯起到了一定的療效,雖然沒起甚麼大作用,但是讓我看到了一線希望,我總是想:肯定會有一種真祛病真長功的功法,可是上哪去找呢?

二、修大法獲新生

我天天盼的好功法終於找到了。那是一九九五年正月初二,是我永遠也忘不了的日子。那天我去老鄉家串門,看到了《法輪功》、《轉法輪》兩本書,我拿起翻看,一看目錄就被吸引了,以前看的氣功書沒有這些內容,有些問題正是我想知道又不得其解的。心想:我真的找到了!當時激動的我雙手好像都在顫抖,我抱著兩本書不撒手了,跟老鄉說:「說啥你也得先讓我看看!」

回家當天晚上煉靜功時,師父就給我下了法輪,從那天起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暗自下定決心:師父,我一定好好修,這條路走定了!

接下來聽師父講法錄像三個班(每班九天),每次師父一講我就睜不開眼了,師父一講完我馬上就醒了。奇怪的是睡著了身子不歪不倒(座位沒有靠背),這是別人看到告訴我的。一連三個班都是這樣,第三個班最後才斷斷續續的好些了。我看書後才知道是我腦袋有病,師父在給我調整,讓我進入麻醉狀態。

到戶外第一次集體煉功,煉完功回家就發燒六個小時,就是渾身冷的不行,六個小時後大汗淋漓,就這種情況不知出現了多少次。每次過後感覺身體格外輕鬆。

心臟病從開始煉功以來沒發作過,不知不覺中就好了。其它的病也都不翼而飛了,吃的飽睡的香。只有這個風濕,隨著不斷的修煉,師父一次次的在給我淨化,一直到現在。前段時間,師父連續九次利用一個多月的時間,隔幾天就有一次大的清理,都是在夜間三、四點鐘開始,就是骨盆、腰椎底部兩胯及兩條腿的骨頭裏邊揪著心的疼,灼熱的疼,雖然能忍的住,但這一疼都是三個小時以上不敢動,也不能動。身上出著粘汗,一動也不能動,累比疼還難受。每次換著地方的疼,骨頭裏邊一種灼熱的疼。三個多小時後才能慢慢恢復正常。起床後,疼過的地方會感到非常的輕鬆舒服。有時感到一條腿長了,有時感到我個兒高了,我心裏體會到這是師父給我脫胎換骨呢。就這樣一共九次,師父把這個世界醫學上都沒有辦法攻克的與類風濕等同的「月子風濕」徹底給我根除了!我的這兩條腿感到從沒有過的輕鬆,像沒骨頭一樣的柔軟輕鬆,這真正的是無病一身輕啊!真不是用語言能表達的了的。感謝師父,感恩大法給了我新生。

三、大法化解恩怨

在逐漸的看書學法後,明白了自己為甚麼有這麼多的魔難,都是以前結下了業債,我為甚麼和婆婆走到一起,婆婆為甚麼這樣對待我?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都是業力輪報。不是婆婆對我不好,有可能是以前我有過對她不好,或欠過她甚麼,走到一起就是了結恩怨來的。明白了這些,心裏就像搬走了一塊石頭一樣的豁亮,對婆婆的怨恨甚麼都沒有了。認識到了自己以前表面上孝順,心裏怨她是不對的,自己要按著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

小叔子和我們一起把婆婆接過來,兩家輪流撫養,一家住一個月。婆婆來我家我就把婆婆的一切用品,鋪的蓋的,穿的戴的統統換新的,儘管當時我們經濟條件不富裕,但我還是準備好每天她愛吃的肉、點心、水果等,從來沒斷過,換著樣的買。婆婆知足高興,只要家裏來人,她就誇我對她好。

婆婆跟了我們近十年,是大法幫我化解了對她的怨,使她在我身邊度過了幸福的晚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