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兒媳的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我家中有一雙兒女,女兒小時候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生活的艱辛折磨的我身心俱疲,我一度得了鼻竇炎、神經衰弱,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一九九六年通過朋友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每天堅持到學法點學法煉功,漸漸的渾身的病痛消失。

後來在心得交流會上看到有小孩也在學法煉功,我也帶著女兒去學法點學法。病重的女兒臉上也有了血色,漸漸的身體好起來,我感覺生活又有了希望。

我以前從來沒有上過學,大字不識幾個。學法後,師父為我開啟智慧,我能夠通讀所有的大法書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這麼好的功法,我將法輪大法介紹給了兩個妹妹。全家人沉浸在修大法的喜悅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和大法弟子受到無端的迫害,我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上訪的路,被攔截回來了,非法拘押在當地派出所。兩個妹妹也被抓,警察半夜翻牆進到老妹妹家抄家。那時我整宿整宿的睡不著覺,夜裏以淚洗面,長期的為親人擔心,敏感日中共人員經常來家騷擾。無論怎樣,我都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一零年,我來到城市和兒子兒媳一起生活,幫忙照料小孫女。漸漸的婆媳有了矛盾。他們小倆口經常吵架,兒媳發很大的脾氣,家庭氣氛日漸緊張起來。因為兒媳總發脾氣,我漸漸對她起了怨恨心。到二零一六年底,兒子有了外遇,被兒媳發現後倆人吵翻了天,年也沒過好。

我作為修煉人沒有向內找,沒有慈悲心,一直怨恨兒媳婦,怨恨她總發脾氣才造成兒子的外遇。之後一年的時間,二人經常吵架鬧離婚,我看著這一切,心裏太累了,心想他們願意離婚就離婚吧,那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求師父幫幫我,幫幫這個家。有一天我在廚房幹活,突然聽見耳邊有個聲音說「人財兩空」,那時我突然醒悟:兒媳是來讓我提高心性的,是我沒有處理好這個家庭關係。師父說:「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1]

到了下一個新年,兒子兒媳又吵翻了天,我沒有被他們帶動,我的慈悲心出來了,怨恨的心沒有了。我真心的對兒媳說:「這些年,你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是媽媽(婆婆)沒有照顧好你,沒有照顧好這個家。」我倆都哭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門後邊有個冒煙的枕頭,這不是個「火包子」嘛,我將這個火包子扔到了灶堂裏。醒來後知道是師父幫忙把這個火包子拿掉了。神奇的是兒子、兒媳和好了,兒媳脾氣也好轉了,家裏的氣氛又溶洽了,家庭又回到了幸福安寧。

現在兒媳懷了二胎,一家人都盼著小寶寶的到來。

修煉這麼些年,師父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呵護著我們。老伴也於二零一三年開始修大法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