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真、善、忍 兒子長出新膝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

兒子的怪病無藥可治

兒子是在六個月大時,腋窩出了一個紫塊,發現後,帶他到醫院看,醫生說是毛細血管破了,這都正常,我也就不以為然。

後來兒子身上出的紫塊越來越多,屁股上的紫塊比雞蛋大,我和他爸把鎮上醫生領到家,醫生說是瘡,用藥貼能好,結果貼也不行。

我們害怕了,到鄭州大醫院,抽血,化驗,找專家,說是血稀,不能做手術。醫生說做牽引,最後腿都變形萎縮了。最後還找了巫婆,甚麼辦法都用過了,還是無法醫治。

去了北京,醫生說不好治,還專門找別人抽血,跟兒子的血液對比,最後醫生說治不了。回家也沒辦法。

有一天,有個佛教徒看見我兒子不會走路,在地上爬,她說,你到佛教吧,到佛教,你兒子就好了。我和兒子都皈依佛教,燒香,磕頭,把尼姑請到家裏念經消災。我們全家和親戚都到廟裏跪,也沒好。我整天淚流滿面,也不想和別人說話,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煉法輪功 兒子長出新膝蓋 健康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天,我去娘家,二姐在娘家,說,你就學法輪功。當時,我娘也有病,她不識字,叫她孫女給她念大法書。到晚上,二姐教我們煉功,煉到第二套功法腹前抱輪時,我的左手心法輪轉的非常快,手心熱的冒火,舒服的無法形容,我和兒子從此得法了。兒子七歲上學時,我說,你去上學吧,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結果他放學回來,就好了。

他的腿一條粗,一條細,膝蓋沒有了,腿疼一次,膝蓋鼓一次,疼一次,膝蓋鼓一次,漸漸好了,膝蓋出來了,腿正常了。

有一次,師父給他淨化頭,夜裏兒子的頭腫的像皮球大,三天就好了。有一次中午,他似睡非睡,看見有個人拿著針筒,從他身上抽血,我知道是師父給他換血,又一次給他淨化身體。

又一次,兒子三天沒吃飯,發燒,我知道師父給他淨化身體,第三天晚上,吃了點米飯,他姨給他買了一瓶娃哈哈,喝完吐了血塊,第二天就好了,知道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兒子。

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九九年江澤民打壓法輪功,我也不害怕,知道法輪大法好,我見人就說法輪大法好。派出所警察來家找我,我給他們講兒子生病,大醫院治不了,學法輪大法好了。

有一次,我去修衣服,騎車從路上走,路邊停了一輛車,他開車門,車門和我的自行車相撞,我翻倒在地,車裏人不敢出來,怕我訛他,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對他說,我不訛你,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給他講真相,他媽媽在車裏也聽了真相,母女倆都三退了。

有一次,我兒子回老家找他爸,在常人中不學法,不煉功,結果腿又疼了。他爸打電話讓我回去,我說快把他送他三姨家,他三姨也是修煉人,趕快讓他學法。我也找自己的心性,可能對兒子有放不下的情,到家給他念大法書,不長時間好了。

最近一次我牙疼,牙疼不是病,疼起要人命,我向內找,找出了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原因是我親家母不修煉,她在家一直看電視,身體也不好,我一直想改變她,讓她學大法,找出原因了,牙也好了。

我兒子租了個門面房做生意,今年想把房轉出去,沒想到轉讓費超出想像,媳婦說回家給師父上香。媳婦以前不認同大法,現在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眼看丈夫身體不好,到奇蹟出現,她說我要不是親眼看到,我也不信大法好。有一次她胃不舒服,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快就好了。

苦難中堅信真、善、忍

我丈夫在我最需要他時,跟我離婚了,那時我女兒十六歲,兒子十三歲,我真不想離,可是他已經跟別人住在一起了。我想師父說過「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的命可能就是這樣安排的,這就是我要修去的情。我沒跟他生氣,也讓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婆家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也都做了三退,我一直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不和人爭鬥。我是念著這段法來走我的人生之路:「苦其心志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

我知道師父是來救人的,我是師父的弟子,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多救人。勸三退時,我就講兒子的病是怎麼好的,越講越有勁,我讓別人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緣人三退的也不少。

真是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救了我全家,我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