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喉癌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二零一五年,我的嗓子開始啞,後來越來越重,嗓子變疼,這期間我多次到縣醫院就診,可是不見好。到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我說話一點聲音都沒有了,無奈之下,兒女陪我到保定252醫院檢查,醫生對我說是喉炎,卻把我支開,單獨對兒女談我的病情,孩子們甚麼都不對我說,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裏,心裏開始懷疑,這不是好的病。252醫院醫生檢查後,就推薦我到北京、石家莊的幾家大醫院去治療。

我的妻子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深知大法是好的、正的,當妻子遭到中共人員的迫害和騷擾時,我也站出來保護妻子,我也在大法中受益。四、五年前我騎自行車下班回家,當時騎的很快,拐彎時突然感覺一股力量從後面拽住了我的車子,往後一看也沒人,突然一輛拖拉機從急轉彎處疾駛過來,很危險。我當時就悟到是李洪志大師救了我。

家中親戚有很多是修大法的,他們從大法受益的事情我都知道,深感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生病後,親戚都來看我,勸我趕緊修大法。病情的痛苦,精神的壓力,孩子們的無奈,去大醫院治療家庭條件也不允許,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大法能救了我,我立即求妻子教我學法煉功。

說來也巧,第二天煉功,我兩眉之間就發緊,妻子說:「師父在管你了!」我很高興。可是第二天兒子已經聯繫好了一家大醫院,要我去做手術,安排好了一切。 我心裏也很矛盾,加上我剛學法,法理解的淺,拗不過兒子,只好順從了兒子。到了醫院,馬上做了一個小手術。說是良性小腫物。過了兩天就回家了。回到家我繼續學法煉功。兒子們為我費盡了心,聽說吃草莓對嗓子好,買了一大筐草莓。兒女為了我,背著他們的媽媽,甚至去求巫醫神漢,並且說不願看著我這樣痛苦。借錢也要治病。

可過了五天,醫院又打電話讓我去,我考慮第一次還沒辦出院手續就去了。到了醫院,醫生說我是喉癌,必須再做手術,我一聽頓時感覺身體萬分難受。我琢磨著:為甚麼沒來醫院前一連幾天,我學法煉功,身體很好,來了醫院,反而如此難受。我悟到了甚麼,於是,我用盡力氣,但發出微弱的聲音說:我不做手術了。醫生瞅著我,旁邊有人問我:你怎麼不做了。我說:有人管我。他又問:你們家有醫生?我就說:我妻子是修法輪大法的,有李洪志大師管我!就這樣,我們回家了。

回到家,我和妻子一說,她也很高興,並說;你就不該去,師父早管你了,你還幹嘛去!

白天我和妻子一起學法、煉功,雖然我身體難受,但我很有信心,妻子也鼓勵我,從醫院回家的當天晚上,我清楚夢到;一塊寬一公分,長約兩公分的圖案,開始顏色深,後來顯現顏色變淺,再後來呈白色,當顯現白色的時候,感覺嗓子就不痛了,一連四天,晚上加一天午休都是做同樣的夢。每次感覺嗓子不疼了,一醒正好是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煉功的時間,我就和妻子一起煉功。

第二天晚上還是一樣的夢境,只是後來顯現的白色比前幾次都要白,這時出現了一位三十多歲非常帥氣的小伙子,我心裏想,這是師父。師父慈悲的看著我,我對師父說:嗯、不疼了。師父瞅著我笑了笑,一個意念傳達到我腦子裏。從今以後,好了!從那以後,我的嗓子再也沒痛過,

這其中還有一件事,自從我做手術後,醫生囑咐;只能喝飯湯和奶,不能吃其它東西,一天三頓,我餓的沒辦法。有一天妻買了一斤腸子,妻子見我餓的發慌,就讓我吃,我不敢,妻子說:我們是學大法的,吃吧,沒事。我把一斤腸子吃光了,真的沒事,從此我正常吃飯了。

我生病後,親戚朋友,左鄰右舍都來看我,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得了治不了的病,人們都說:誰得這病也沒法兒。現在村裏的人們都知道我修大法病好了,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對師父的感恩之情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