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變人生 寬容他人路更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

人生的改變

我是農村法輪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歲,九八年走入修煉,在這之前,我滿身是病──頸椎病、咽喉炎、鼻炎、支氣管炎、痛風、中耳炎、類風濕關節炎、青光眼、白內障、婦科病、美尼爾氏綜合症、還有嚴重的胃病,三十八歲那年做過胃大部切除。

這些病、痛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丈夫帶我走遍了大小醫院,也沒治好我一種病,晚上睡不著覺,白日裏幹不了活,做家務都做不了。我很絕望,悲傷的眼淚泡枕頭,濕胸襟。家裏積蓄花光了,還借了一大筆債,連孩子上學的書費錢,都得向親鄰借。家庭中,父老、丈夫、孩子受我牽連,因為窮,惹得丈夫經常生氣,吵鬧令人煩惱,日子過得痛苦艱難,我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在病痛的折磨中,吃藥無效,成天愁苦著臉,那些年中,艱難的活著……

回憶在五歲時做的一個夢:夢中我在高高的空中,一層一層的往下降,降呀,降呀……好一陣才降落在地面,像摔跟頭一樣,摔昏過去了。醒來後,睜眼一看,還是白天,睡在一個大搖籃裏。這夢至今仍記憶猶新,可一直不得其解。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同修介紹我學法輪功,同修說了煉功的很多好處,我也不知怎麼樣,聽說好,跟她去了煉功點,跟著學煉功。正好點上還剩一本《轉法輪》,我就請回了家。用兩天時間,讀了一遍,內心非常震撼,原來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奇書。又接著讀了兩遍,明白了造成災難病苦的原因。原來從高層空間掉下,因為我做了不好的事才摔下來的呀,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要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

我明白了,我有救了。身體也在巨變,人精神起來了,疼痛難受的感受沒有了。天哪!我真的遇見活神仙啦!我決心聽師父的話,照大法要求去做,返回美好的世界……我接著一遍又一遍的拜讀《轉法輪》,師尊在書中講的高深道理,不是一般人知曉的,這不是一般的書,是一本高德大法,無比高尚的天書,宇宙大法……從此我有了希望,再不愁眉苦臉,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原來那些病的狀態全部消失了,從此,師父改變了我的人生──要按宇宙法理做人,以真、善、忍為準則要求自己,做個事事為他、道德高尚的人。

堅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鋪天蓋地打壓造假宣傳,污衊大法,攻擊、誹謗師父,丈夫在惡黨運動中被整怕了,又聽信了造假宣傳,對修煉不理解,阻止我修煉,本來脾氣不好,見我就板著臉,生氣,還挑動兒媳不准我再學法、煉功,多少次勸導均無收效。

那段時間,丈夫看我白天學法,晚上煉功,強烈反對,他說:打電話給派出所,叫他們把你抓走;還說:叫你舅子把你領回去(意思是:把我休了,不要我了),「叫你不要煉,你不聽。」他怎麼說,我也不動心,我說:師父叫我做好人,不行嗎?這麼好的功法,你說甚麼也沒用,我要堅修到底!

他又去兒媳那兒,挑動他們不准我煉功。兒媳對我說:「媽呀!不准煉,就別煉了,我們家,家底薄,窮怕了,這幾年剛好些,派出所有你的名字,萬一把你抓進去,我們哪有錢來保你呀!不要鼓著眼睛吃這個虧呀!」我說:「不會的,我是做好人,沒幹壞事,我做好了,師父還會保護我呢。」

一天,丈夫看我在看大法書,氣勢洶洶跑過來搶書,高吼:「我給你扔到便桶裏去。」我拼命抓住不放,一邊大聲呵斥:「放開手,你今天要了我的命,也不准你糟蹋、毀壞這書!」也許我護法的誠心與氣勢鎮住了他,把書搶了回來。我對他嚴厲的說:「這本書是神聖的天書,是救命的書。師父給我這本書,是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以前我那麼多病,誰也治不好,如今沒花一分錢,病沒了,身體強壯了,以前甚麼也幹不了,現在甚麼活都能幹了,你不讓學,你能保證我身體健康嗎?你等於是要取我的命!有病了,有多少錢來治?把錢省下來給孩子念書不好嗎?這本書不只是救我一個人,救了天下億萬人,我們家不都受益了嗎?有錢供兒子上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倆兒子同一年結婚,安了家,都生了孩子,家庭變化翻天覆地。鄰居都誇我家好福氣,你的身體比以前好多了嘛!我學大法有甚麼不好?我學大法帶來這麼多好處,你怎麼視而不見呢?!別人家要達到我們家這樣,是不容易的,我們應感謝師父,感謝大法。」這時丈夫默不作聲。

一天,娘家弟媳過來指責我:「你一天吃飽飯沒事幹,煉法輪功;我們這個家庭,你不知道啊!三弟兄,有兩個都是大幹部,當大事的,你就不怕你舅子受影響嗎?」這時,我沒動心,也沒吱聲,默默的發著正念。她像洩了氣的皮球,蔫頭耷腦,自覺沒趣,走了。現在看來,被邪黨牽制、灌輸的人們為了名聲、利益多可憐;同時也看到邪黨的罪惡。

在那些年中,還有其它教門中的人,想動搖我堅修大法,都被我拒絕了。堅修大法,誰也動搖不了。

遇事向內找

二零零四年,兒子念書欠債未還完,我想掙錢還債,就沒給兒子帶孩子,讓兒媳自己帶,兒子工作不久,四百塊錢養活三個人,小倆口因經濟緊張引發矛盾,吵鬧。一次,我準備好米、麵、花生、雞和蛋,快冬天了,還給兒子和兒媳都買一雙棉鞋,給他們送去,也好看看孫子。誰知正碰上他倆吵架,兒媳非但沒招呼,氣沖沖的把三個月的孩子塞進我的背筐裏,「你一個老婆婆不帶孩子幹甚麼?背回去帶吧!」我心裏很平靜,笑著說:「這事是因為媽不好,才引起的,媽對不起你們。我知道帶孩子辛苦,媽沒給帶孩子,是為了掙錢還債,為這個家,早日脫離貧困。孩子才三個月,要吃奶呀!」

兒媳不吱聲,兒子說:「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媽?她哪不對?你媽不是閒著嗎?」我趕緊勸說兒子,轉移話題,招呼兒子、兒媳一起吃飯。過了些天,我趕集,看到兒媳,她笑容滿面喊我:「媽!您吃了飯再走吧!」就像沒發生事情一樣,平和如初。我知道,是按師尊要求做,才有這樣的結果。師父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兒媳婦曾對別人說:「我媽脾氣好,能忍讓,衝她大吼,她都不會生氣。」從那以後,我們婆媳關係更好了。

寬容他人路更寬

去年收割稻穀,還請了六個鄰居幫忙,我一個人要做飯,又要曬稻穀,把要做的事按順序安排。當我把兩瓶開水送田裏,急忙回轉曬穀子的時候,丈夫當著眾人面破口大罵,言辭低俗難聽,田裏七八個人都覺得奇怪好笑,好好的怎麼罵人啦?可我很平靜,這不是過心性關嘛!一點不生氣。一會兒,丈夫挑著稻穀來曬場,他又衝我笑起來了,事過煙消雲散。

還有一回,坐車趕集,車上人坐滿了,沒座位,我就站著。不知何故,那人兇巴巴的,亂罵我,車上其他人還不知他在罵誰。下車時,車上認識我的人都說:「今天也是你呀!要是換一個人,哪肯放過他?!」我說:「我是信奉真、善、忍的,對人寬宏大量,我不和他一般見識。」過後向內找,找到還有愛面子的心,師父說:「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1]

一次,丈夫刻意問我:「我對你這樣不好,你為甚麼對我這樣好?」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修煉人沒敵人。」

我要按更高標準要求自己,修出大慈悲,達到神佛境界,宇宙的理是公平的,挨罵、受氣,對修煉人是好事,提高了心性與層次,周圍環境變好了,現在不但家庭關係和諧,與鄉鄰關係很溶洽,就像走在寬闊的大道上,做三件事更容易了

淡泊錢利

去年年底,交電費,把收費卡和一百元錢交營業員,把發票打給我,沒收錢,我問怎麼不收錢?她說:「卡裏還有一百元,不收。」交費的人挺多,我就走了。

過後我想:不對呀,給了發票不收錢,卡裏是餘額,發票上的錢是已用過了,就應該給錢,我曾兩次把錢送去,第二次那人沒上班,第三次人很多,排隊等候多時,把事由說清楚,「你打了票,沒收錢,你要賠的,這錢我不能要。」她收下了錢,連聲道謝。交費的人都看著我,一老者說:「這個年代還有這樣的好人,」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說著,離開櫃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