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去名利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一零年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大法的法理就像一股清泉沖洗著我污濁的身體,使我從迷茫中醒來。懂得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知道怎樣做人了,怎樣做一個更好的人。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好多疾病不治自癒,原來偏瘦的我體重增長了二十多斤,氣色也好了,身體輕鬆。真有脫胎換骨的感覺。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知道法輪功是修煉,《轉法輪》是指導我們修煉的書,是讓我們在不脫離世俗中修煉。

這裏我只說說修煉後我是怎樣在平日生活中看淡名利、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人的。

優秀名單中唯獨沒有我

我市要突擊一項任務,為此就從各鎮調來了一批教師。我是其中之一。也就是在這時我得法了。

大約為這項工作幹了一年多後,有一批人陸續回去了,剩下的人在做著收尾的工作,準備上級來檢查。

檢查後上級很滿意,因此就給了很多評優秀工作者的名額。據說留下來做結尾工作的都在其中。就在定下這個優秀工作者名單之後,我看到同事們常竊竊私語,一個與我比較要好的同事告訴我這個名單裏唯獨沒有我。

我聽後心裏不是滋味,心想:這是為甚麼?我平時兢兢業業、盡職盡責的工作,他們是看到的。但轉念又一想我現在學了大法了,不能把這名看的太重,這不符合法的要求,是修煉人要去的心……

腦子裏翻江倒海,正邪較量著,很快正念戰勝邪念,心也平靜了。這時負責這項工作的領導讓組長找我解釋說:因名額有限,名單是按參與此項目的時間先後安排的。我是最後一個來的,所以沒在先進名單中。

其實我不是最後一個來的。我聽後也沒吱聲。她又問我:「你是不是最後一個來的?」我就實話告訴她,某某是在我之後來的,但我說:「就這樣吧,總得有個得不到的。我不會計較的。」

她感慨的說:「你的思想境界真高,和別人不一樣。」我說:「我要是不學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因為之前我已經跟她講過真相。她知道我學大法。

「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幾天後,教育部門進行工資改革,工資為等級制。通過積分劃分等級,這件直接牽扯榮譽證書。恰在這時偶然聽到我校來的同事給領導打電話,說的就是這個榮譽證書積分的事情,他說,「我們那個證書是自己幹出來的,評出來的。」他說的就是我放棄的那個先進證書。

本來求名的心我已放下了,這一下又翻騰起來了。心想你怎麼能這樣說呢?領導和同事怎麼看我呢?名利心都翻出來了。回家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非常難過。學法吧!當我打開《轉法輪》,師父這段法恰恰映入我的眼簾:「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我恍然大悟,這不是名利之心在作怪嗎?這不是我應修去的心嗎?明白後心就放下了。堵在心頭的一塊石頭沒了。

白金項鏈

我修煉大法前丈夫撿到一條白金項鏈,我們可高興了,就把它珍藏起來。煉功後隨著不斷的學法,心性不斷的提高,想起那條白金項鏈心裏就沉甸甸的,因知道了這是不義之財。怎麼處理呢?又找不到失主。

我心裏就盤算著,我到金店兌換成錢,再把錢捐出去。我把想法和丈夫一說,沒想到不修煉的他痛快的答應了。女兒也很支持我。她還沒修煉,只是偶爾看看大法書。

女兒和我一起到金店去。店主看後說是合成金,他們不要。我有點失望,不知該怎樣處理。我就又把項鏈放到包裏,準備回家掛到牆上。

奇怪的是當我再去包裏拿項鏈時,翻遍了那個包的所有的兜都沒有找到它。我家沒有外人,不可能被誰拿去,那怎麼會沒了呢?

忽然我明白了,是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幫了我,了卻了我的心願。那項鏈一定是物歸原主了吧?

利息

我到外地給女兒看孩子,這期間丈夫的妹夫借了我家一筆錢。因為是投資搞建築,說錢不是白借,是有利息的,並且打了借條,到期本息全還。

我回家丈夫和我說了此事,我想到期利息就有幾千元,也不可能要他這麼多錢,一點不要可能他們也過意不去,到時候就少要點利息敷衍一下吧。

到期還錢時妹夫、妹妹都來了,我們盛情款待他們。本金是還了,利息的事隻字沒提。吃完飯玩了一會,臨走時妹妹就拿出二百元錢給我小外孫女,我們謝絕了。

我表面沒表現出甚麼,可心裏七上八下鬧騰開了,心想:都打了借條了,怎麼連個話都不敢說呢?我們也不可能要那麼多錢啊!可做人也得講個誠信吧……

這個念頭剛出,我就覺的不對了,「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師父是用這辦法去我的利益之心啊!師父讓我更清醒了,記住做好人的真正標準。

女兒把婆家給的錢退回去了

女兒生了孩子,我和女兒的婆婆輪換看了二個月,這時親家母就提出不看孩子,每年給一萬元錢。當時請個保姆每月至少三千元還得管吃、住,她的觀念是:能讓錢遭罪,也不讓人遭罪,也在我跟前說過,覺的看孩子是遭罪的事。

我們這兒的風俗,一般是奶奶看孩子,我是在幫她,她反而把責任全推給我了。當時我聽後無語,想:孩子也是我們的後代,我們都退休了,女兒、女婿都是獨生子,我們有責任幫她。但對她的做法我當時真是想不通。可轉念一想,我是修煉的人,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不能和她攀比。我學了大法身體強健了,要不,看孩子這個苦差我也吃不消的。現在的人到了這個年齡這病那病都有。想到這我就想通了,心想就隨緣吧。

我就一直幫著女兒看孩子到現在。親家母就做自己喜歡的事:跳舞、寫字、旅遊等,每次見到她,她都說高興的合不攏嘴。

親家母每年拿出的一萬元錢,女兒只要了頭一年的錢,第二年給的錢就退回去了。因為我和女兒商量,你婆婆給的一萬元錢是看孩子的錢,孩子是我幫你看的,這錢我覺的你不應收她的,你說呢?女兒對利益看的也比較淡,她本性很善良,想了想說:「媽,你說的有道理。」因此就把錢退給了她婆婆。

再去利益心

丈夫家弟兄三人,丈夫是老大,老家在農村。家中有三棟房子,當年分家時我們分到的是已經多年不住的老房子。分家時就說明老人就住在我家分的房子裏,家中的東西是老人和兩個弟弟三家分,沒有我們的事。因我們戶口在外,每年養老費是三百元,那時每月工資只有一百多元。我當時對婆家分家的處理覺著很不公平,非常生氣。多年後說起此事我心裏還憤憤不平。

當時我們住的是單位的宿舍,家裏甚麼也沒有,用塊板子支起來當飯桌,用煤球爐做飯,需要甚麼都是我們自己現買。我娘家那面父母年事已高,也需要我們的幫助,因此,我們生活非常節儉。雖然是雙職工,生活也很拮据。

得法後,好多事情就看開了,明白凡事都有因緣關係。這些年婆婆住的房子經常修理,經常花錢。去年雨水稍大點,院牆塌了,房子也漏雨。丈夫回家找到二姑爺,因二姑爺是搞建築的,商量後決定大修一遍,投資二到三萬,錢都得我們出。我聽後腦子又翻江倒海的,心想:分這房子不但不掙錢還經常賠錢,這房子連個房產證也沒有,老的不住,也就沒用了。抱怨心、利益心老往外翻。

轉念一想:不對啊,我是修煉人,不能這樣想啊!我學了大法了,這樣的想法太差勁。師父讓我們修煉人要捨去常人的各種慾望和執著。我這不還是對利益執著嗎?修了這麼長時間,遇事還是沒做到考慮別人,我要聽師父的話為他人著想,何況她是我們的親人呢?

我想通了,事情也發生了變化。婆婆不願意收拾屋子,嫌大修把屋內的東西都得搬出去,不願折騰。這樣修房花的錢就少了一些,但滿足了老人的心願,讓老人很滿意。

我心中有法,大法使我變的越來越平和,越來越善良,遇事考慮他人,不在自己小圈圈裏打轉轉。

我想,如果每人都能學大法,這社會會變的多美好!如果人人都能了解大法真相,不被謊言所毒害,人與人之間才能和睦相處,那國家才會達到真正的繁榮富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