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幸福是甚麼?有人說:吃得了,睡得著,想得開。當下人們的苦惱,除了身體不健康和心情不舒暢之外,還有一個讓人痛苦的事就是因無聊而產生的空虛感。自從我修煉大法之後,師尊不僅將我的身心都給以淨化,吃得了,睡得著,想得開,還讓我知道為甚麼活著和該怎麼活著了。那種生命深處的喜悅和充實感,是無以言表的。

一、從吃不了到吃得了

修煉之前,我雖然沒有得過甚麼不治之症,但是身體上的小病卻沒有間斷過。風濕性關節炎、神經衰弱、凍瘡、腸炎、胃炎、腰椎間盤突出、婦科病等等,弄得我幾乎從小就不知道沒病的滋味是甚麼。只記得我從記事起一遇到天氣變化就關節發冷發疼、熱水袋要用到夏天;秋天還沒過就手、腳、耳朵長滿了凍瘡,用甚麼方法也治不好,不僅晚上奇癢難忍,小學時還因此被同學恥笑,讓我變得自卑;多坐一會兒腰就疼,還得拿墊子墊著。最折磨人和最影響我生活的,還有天生的腸胃疾病,表現上是吃東西不消化,長期便秘,吃完就肚子疼,睡覺又會胃疼,每天清晨都會被胃疼醒,然後用床腳抵住胃止疼。

因為這些腸胃疾病,我中藥西藥吃了不少,偏方也試過,都不見好,最終我只能看著好吃的不能吃,吃下去的東西又變成負擔排不出來,經常四、五天不會上廁所,肚子裏總像有塊石頭硬硬的。吃東西對別人來說是一種享受,對我來說就是續命而已。好多美食於我都只能是看看,就連最清淡最普通的食物吃下去都成了負擔。最痛苦的是排便,肚子脹得難受,可就是不能排便,吃甚麼水果藥物也沒用,每次上廁所都要蹲半小時以上,腳都麻了還是排不出來。有時候我就想:我是不是中毒了?導致肚子裏面有甚麼怪物,才讓我要遭這種罪。因為最基本的新陳代謝都不能完成,所以我每天都不開心,脾氣也不好。

有幸的是,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雖然修煉的動機並不是為了治病,但大法和師尊還是為我調理了身體。也是因為修煉了,我才知道了原來人的身體沒有病是那麼的舒服。現在我身體上那些原有的毛病都沒有了,就連最頑固的腸胃炎都完全好了。我不再每天被胃疼醒、不再看到好吃的不敢吃了、不再吃了東西不消化了、不再因便秘而苦惱、不再每天抱著個肚子無精打采了,現在的我是想吃甚麼吃甚麼,不用忌口也不用限量,消化系統也恢復了正常,每天清晨準時排便,既不費時也不費勁。而且,現在我吃東西時能體味到食物的美好,不像之前是被迫進食。

大法和師尊不僅賜給我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體魄,還讓我真正感受到了「吃得了」的幸福。

二、從睡不著到睡得著

修煉之前,讓我很痛苦的另一個事,就是我的神經衰弱導致我失眠。這種失眠最輕的程度都是睡著之後就開始做夢,每天都做,而且醒來後我還能記得,其實就是未進入深睡眠狀態。也不能被吵,有點聲響就會醒,醒來就無法入睡了。最嚴重的程度是身體很疲憊,但上床之後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直至天亮。這種情況是最難受的,身體已經疲勞到極點了,動也動不了,但意識卻十分清醒,甚至是亢奮,一點睡意沒有,越想睡越緊張越睡不著。最痛苦的一次是我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個月,天天晚上都失眠,吃了安眠藥都沒用,折磨得我精神幾近崩潰。

都說睡眠不好的人易怒、暴躁,我就是那種典型。年紀輕輕的就被失眠折磨得沒有一點朝氣,甚至還有了厭世的心態。不理解的人以為我有甚麼心事,其實並沒有,就是單純的睡不著。想著睡覺本是人的最基本的權利,而我卻沒有,越發覺得自己可憐與不幸了。

同樣令人稱奇和值得欣喜的是,這個伴隨我多年的「頑疾」,在喝牛奶、聽輕音樂、製造芳香感、用睡眠枕頭、吃安眠藥等等諸多辦法都不奏效的前提下,在我開始修煉大法後,不知不覺中我發覺我能睡著了,而且還睡得很好,不愛做夢也不怕吵了。以前我是比較「認床」的,一換床換環境就必定失眠,現在是坐在沙發上都能睡著。

對於一個正常睡眠都被剝奪了幾十年的人來說,安睡之後精神飽滿的起來看日出,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幸福。

三、從想不開到想得開

我們這一代人,大多數都是嬌生慣養出來的,因此就容易形成自私自利、以自我為中心的霸道性格。在家時有父母寵著,可是到社會中就不會有人時時遷就了。況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就因為這種過於自我的性格,讓我遇到挫折了想不開,心特別窄。

有幸修煉了,使我從中解脫出來,不僅讓我找到了人生的真正目標,不再為情所困;而且對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我也慢慢的改變著自己,從小氣變得大器,從遇到點不平就想不開,到為別人著想,受到不公正待遇時還會找自己的問題。

丈夫是個不修煉的人,脾氣不好,思維方式跟原來的我差不多,遇到矛盾時就愛拿我出氣,稍不如他的心意就又打又罵,要是原來那個「想不開」的我哪裏能受這門子氣呀,早就和他幹起來了,還指不定是誰欺負誰呢。但是我現在是修煉人了,師尊說了修煉人要有「大忍之心」,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所以我不能和他一般見識,反而是去找矛盾當中我有哪些執著心沒放下。一般的情況是,只要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歸正了之後,丈夫的態度就變了,矛盾也緩和了。

當然,「忍」的過程也很辛苦,從委屈的強忍到沒有氣恨的真忍,那也是修煉人的一個提高過程。有時身邊不修煉的朋友看到我這樣,會笑話我太傻。我也反問自己,我傻嗎?如果我不是個修煉人,還是和原來一樣「匹夫見辱,拔劍相鬥」,以惡制惡我又能得到甚麼呢?或許面臨的是兩個生命的毀滅吧。而且,法輪大法的法理之博大精深,讓我在修「忍」中並未感覺到我是在吃虧,因為當看到丈夫為了那些私慾被情緒控制時,才覺得他是最可憐的,慈悲心油然而生。

有意思的是,在我修煉初期,遇到矛盾我向內找時,會發現丈夫就變好了;但後期他就還是那樣,我悟到或許是我太在意他的變化而把向內找當作了一種手段,於是我放下一切心無條件的看自己的問題時,我發現我竟然能做到不再執著他的表現了。以前讀書時看到古代孔孟等聖人說的「不動心」的境界,以為那只是神話,沒想到因為修煉就真能向聖賢看齊了。

再看下身邊朋友感情不順時怎麼做?不是怨天尤人,就是借酒澆愁,或者是以淚洗面,喜怒哀樂全都圍著那個戀人轉了,順心時還好說,不順心時就彷彿天塌了一般。其實當今社會中人類道德敗壞,大部份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那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又有幾個人的感情是順心的呢?尤其是年輕的這一代人,因為小事離婚的更是比比皆是,都是那麼強調自我,遇到矛盾幾乎都是不肯讓步的。可是,離婚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除非以後都別再找對像了,不然人無完人,兩人在一起時間長了都是會有矛盾的,要是都在矛盾中想不開、出不來,那日子就苦不堪言了。想想曾經的我,也是個在矛盾中想不開、不讓步的人,使自己一直在「求之不得」中活得很苦。再看看現在的我,遇到矛盾能想得開、找自己的問題,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正是閒看庭前花開花落,知足常樂安之若素。這份嫻靜的快樂,是旁人不能體會的美妙。

對於名利得失,我也能做到想得開、不計較了。以前的我,在做事認真負責的同時,也需要得到別人的認可,當看到比我不負責的人被評為「優秀」時,心裏憤憤不平的。現在的我,主動承擔工作,到評先選優時還主動讓給別人。有一次領導一定要推薦我,說是為表示對我工作的認可,但報上去之後卻以莫須有的藉口將我否定了,領導怕我想不開還專門安慰我一番。我說沒事,我能理解決策者的苦衷,在領導的位置也有他的顧慮,我是修煉人要為人著想,是不會有怨氣的。最後領導給我的評價是「大器」。

現在的我不羨慕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因為我清楚功名是帶不走的身外之物,而且在追求這些的過程中或許還會失去健康、情誼、純真等寶貴的東西;也不奢求富貴,因為再富貴的生活也敵不過開心快樂的活著。我因修煉而獲得的健康與快樂是千金都買不來的。

當再問自己「幸福是甚麼」的時候,我覺得修煉大法的我就是最幸福的了。大法給予修煉人的,絕對是世俗中的任何好處都無與倫比的。由此不得不感歎,自己真的是太幸運了,不知是多少生多少世積下的福份,才能有緣走入修煉。同時也希望那些還在生活中苦苦掙扎的人,趕緊抓住這萬古不遇的機緣,修煉大法可以讓你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