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在農村長大,後來嫁到東北一個大城市,在國有企業交通部門工作,現已退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的我,在邪黨「假惡鬥」薰陶中,學的很會來事兒,不願吃虧、貪小便宜,耍小聰明,得理不饒人。當對方叫我吃明虧的時候,我會讓對方吃暗虧。就這樣做著損人不利己的事,也不以為是壞事。

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跟公婆住對面房,公公是大企業一個有實權的領導。婆婆專橫跋扈,我一點不畏懼他們,針尖對麥芒地幹。記得大姑姐結婚時,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餃子,別人都吃完了,我就抱著孩子上飯桌準備吃飯,剛拿起筷子,婆婆就把餃子端走了。我流著眼淚抱著孩子,氣呼呼地把門「銧」的一聲關上了,就回到自己屋裏。婆婆隨後追出來,把我屋的門拽開,又「銧」的一聲關上了,我把孩子放到床上,就出來和她吵起來,她用頭撞我,我一下子就把她推出去了,她的頭撞在牆上,撞出一個大包來。全家人都朝我來了,我也不懼他們,覺得自己沒有錯,是婆婆太刁蠻,做人不能受氣,我帶著孩子就回娘家去了。

那時,年輕輕的我得了一身病:心悸、失眠、打個蚊子把腰閃成了腰脫,苦不堪言。吃藥、按摩、拔罐,乾治治不好,也沒人告訴我這是行惡得到的惡果。

一九九六年夏天,一個遠房親戚來婆婆家串門,向我介紹法輪功,去聽了一天,也沒學。一九九七年春天,這個親戚又來向我介紹法輪功,這一次我把課全聽完了,明白了病的來源。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轉變。

從此以後,我開始學法、煉功。用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改善婆媳之間、鄰里之間的關係。與婆婆之間再有矛盾時,雖然沒做到坦然不動,但是我能忍住了,不去和婆婆一樣針鋒相對了。再慢慢的也不生氣了,我身體上的病症漸漸消失了。

丈夫十八歲參加工作,近三十歲結婚,婆婆要求工資全交給她,等結婚時啥都給買,可是結婚時,冰箱、洗衣機沒給買,說是為我們結婚買個彩電,可是彩電卻拿到婆婆屋裏看了好多年,我們一家三口擠在一張一米三的小木床上睡了好多年,丈夫下崗,生活多麼難,二老有能力也不幫助。而她姑娘工資沒我丈夫高,也不交給婆婆,吃穿、旅遊,隨意所用,可結婚時樣樣俱全,想買啥買啥。公婆還把兩室一廳的房子公證給了姑娘。我當時想:「等你們老了,我可不伺候,愛找誰找誰。」一直記恨好幾年,咽不下這口氣,時常跟丈夫吵。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真正明白了師父講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1]

我想:這都是我們前世欠大姑子的,婆婆要丈夫的工資,通過這種方式還給了大姑子,還了這筆債。這樣一想,心理平衡多了。

師父還講:「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我想:這都是我前世對婆婆不好造成的,婆婆這一世才這樣對待我,所以心裏不那麼怨恨她了。有好吃的,時常送給二老,有甚麼活也幫著幹。婆婆有病,我背著她去醫院樓上樓下做檢查。

婆婆住院輪到我伺候,我也不計前嫌給她接屎接尿。婆婆很感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病重都化險為夷。還有一次,婆婆在家病情嚴重,因和姑娘鬧意見,沒有去醫院,我就跑很遠的地方請大夫,帶著檢查儀器來家裏給婆婆檢查治療,檢查結果,婆婆身體極度虛弱,需要注射白蛋白,我就托關係買了四瓶平價的白蛋白,給婆婆注射,她又一次感受到我的真誠、善良,並說:「你現在變了一個人哪。」

鄰居擴建陽台,佔用我家窗前的面積,擋了我家的光線,他們的窗戶已經安裝上了,見到我,鄰居不好意思地跟我說:「佔用你家地方了。」我半天沒說話,滿心不願意,又想師父在大法中講:「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我這要不學大法,我肯定讓他家把陽台窗拆了。當時雖然心裏不願意,但我還是忍住了。

平時,拾到不少貴重物品,一次在廁所裏撿到一個很貴的三星手機,有一個同事要給我八百元錢買下來,我沒同意。我想自己得按師父的話去做啊!一直等到失主打電話歸還與她。失主還要請我吃飯表示謝意,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

還有一回,撿到一個白金手鏈,我到處找失主,也沒找到,就把手鏈交給公司領導了。買東西時多找錢了,都主動退給商家。也沒有動心,像這樣的事情很多。

這近二十年來,在邪黨漫天的謊言中,我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面對被毒害的世人,貼傳單、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發《九評》、真相光盤、發台曆、打語音電話、發破網軟件。

單位有個年輕司機得了痛風,腳不敢落地,我跟他講真相,他明白後做了三退,很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腳就敢走路了,他高興的說:「太神奇了,太神奇了!」還有一位明白真相的司機主動來找我退黨,還讓我給他請一本書,要學大法。

看到眾生能夠得救,我真的感到很欣慰。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聽師父的話,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 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