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與婆婆的恩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四歲,出生在一個貧苦的農村家庭,共有兄弟姐妹六人,我是老大,從小家境貧寒吃苦受累,日子過的很不順心。

我原來的那個家

一九七九年春我結婚了,丈夫家境也不好,有兄弟五個,他也是老大,但丈夫人品很好,誠實善良,正直穩重,是一個既孝順又有責任感的好人。我的脾氣有點暴躁,但是很傳統,做事認真又爭強好勝,性格外向,不會花言巧語,是個實在人。

婚後我和丈夫相處比較融洽,互相理解,可是跟婆婆就不知是甚麼緣份了,就是不投緣。婆婆性格內向,有一點小事就生氣,一不順心就拉臉子,還經常和大婆一起講兒媳的壞話。我知道後很生氣,就跟丈夫告狀。

我做事婆婆總是瞧不上,老是挑毛病,關門聲大一點說我摔門了;早晨起晚點,就拉個臉子,說話陰陽怪氣的,問她甚麼事,她也愛答不理的。婆婆做事我也看不上,她說話我就不愛聽,我們之間經常出現矛盾,我心裏總是不斷的怨她。

婆婆是傳統的農村老人,重男輕女的觀念很重,我生了女兒後婆婆更是不高興,鄰居問她:「生了個甚麼?」婆婆氣哼哼的說:「生個小丫頭片子。」大冬天我坐月子,婆婆也不來照顧,讓她幫孩子穿穿衣服,她說:「軟綿綿的沒法穿。」我生氣的跟丈夫說:「我真不信你媽自己生了五個孩子,都不會給孩子穿衣服?」

後來,我的小女兒又出生了,婆婆對我們母女更是看不上,對我小女兒從來不理不睬,把她的孫子寵上了天,整天嘴上總掛著「我家的根兒呀,我家的苗」,弄得那孩子很小就知道他在這個家裏的地位比別的孩子高,他能隨意欺負我的女兒,婆婆不但不管,還縱容他,並和他一起罵我的女兒。女兒向我哭訴,我不相信奶奶會做出這樣的事來,責怪女兒說謊還打了她,後來聽鄰居說了實情,我還親眼看到婆婆拿吃的把孫子拉到一邊去吃,我的女兒卻被冷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他們。這時我才知道我冤枉了本來就很傷心的女兒,我怎能不生氣呢!

有一次,婆婆拉著孫子上供銷社買巧克力,卻把我女兒扔在魚塘旁邊,後來被別人送回家。那時我和丈夫都要上班,兩個孩子只能讓奶奶帶,可是我真不放心呀,她不把孩子放在心上,孩子上幼兒園從不接送,看不見孩子從來也不去找,結果事情發生了。

那是大女兒三週歲生日那天,四個小夥伴一起去魚塘捉小魚,婆婆在家和鄰居們嘮家常,結果我女兒掉到冰窟窿裏了,小夥伴還伸手去拉,沒拉上來,這一幕被坡上的鄰居看到了,兩家鄰居衝進魚塘中把我女兒撈起,情急中也沒有認出是誰家的孩子,就把她送到坡上的一個人家去,在那家呆了一個多小時,後來有人去通知婆婆,才把孩子接回去。孩子凍得嘴唇發紫,上牙打下牙,全身發抖,從上午九點到下午三點都沒有緩過來,想起真是後怕呀。此時我心裏的怨變成了恨,別提我有多恨她了。同時也為我的兩個女兒擔驚受怕。

又有一次,女兒和弟弟打架,婆婆張口就罵我的女兒,正好讓我趕上,頓時火冒三丈,我也顧不了甚麼老幼了,當著親家母的面,跟婆婆大吵了一架,話語非常不好聽:「這孩子又不是我帶過來的,都是這家的根苗,別以為是姑娘就欠了你的。我以前顧著面子,有傳統的長幼之分,不說甚麼,並不等於我們就欠了誰,就怕了誰……」這一回我「勝利」了,因是當著親家母的面,婆婆軟了沒有說話,我那滿肚子的委屈終於全倒出來了,我們的矛盾日益加深。

氣歸氣、恨歸恨, 丈夫是個孝子,又是家中老大,還要幫助幾個兄弟,我打心裏不願管,可架不住丈夫的好言勸說,我也只得認可。

我和丈夫早出晚歸掙來的錢都留給兄弟們蓋房用,我們一幹就是十年,在這十年中,我忍氣吞聲,丈夫忍辱負重,我們省吃儉用,連女兒也跟著我們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我心疼丈夫和女兒,也理解丈夫,但我的心不能釋然,心情總是不悅,免不了要生氣,我吃不好睡不好,三十歲就落下了一身病痛。

那時我的精神幾近崩潰,神經衰弱、胃病、肝腎鬱結、心臟早搏、經常疼痛、月子病……中醫、西醫都不能治我的病,到處求醫問藥都無濟於事。生活的苦不算甚麼,身心受到的傷害難以治癒,那真是苦不堪言,我真的好困惑,經常偷偷以淚洗面,嘆息我的命運為何這般苦?

二、得法

一九九八年新年過後,丈夫去理髮帶回一本書,回家後聚精會神的看起來,時而眉開眼笑、時而若有所思,我感到很奇怪。從那以後不長時間,丈夫有了變化,不抽煙、不喝酒了,身體健康、心態平和了,每天總是樂呵呵的。丈夫跟我說:「這本《轉法輪》太好了,師父說這功是修出來的,不是練出來的。不像咱們過去練的那些氣功,你好好看一看吧,你會明白是怎麼回事的。」丈夫還告訴我:「這功能祛病健身,師父還要給淨化身體,不用花錢吃藥了,我現在都不再吃降壓藥了。」

在丈夫的督促下我也看了寶書,看過之後我一下明白了許多以前苦思冥想解不開的心結。我明白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不是普通的氣功,知道了人來世上是為了修煉返本歸真,懂得了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

師父說:「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這段話使我明白了我和婆婆的恩恩怨怨是因果報應,都是在過去輪迴中所欠的業債造成的。

我還明白了這世得個人身不容易,也只有人身才能修煉,才能返本歸真返回先天本性,我也想修煉。就這樣我很快就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是師父的法理淨化了我那顆受傷的心靈,我得法修煉了。

三、修心、消業債

隨著深入的學法煉功,按著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心情愉悅,頭腦清醒,心態平和,能為他人著想,有了矛盾能忍讓,遇事按師父的法理對照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不知不覺我心裏對婆婆的那個怨恨也隨之消失了。我學會了換位思考,有了寬容的心。

師父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能設身處地的為二老著想了。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知道是婆婆在幫我消業債呢,再有矛盾我都能坦然面對了,正值盛夏我給婆婆做了兩套新衣服,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婆婆說我煉功後脾氣好多了,確實是這樣的,過去我是個愛較真兒的人,對丈夫和女兒要求特別多,不懂得怎樣去原諒別人,為一點小事就要大發脾氣,並且很固執,看不起別人,總愛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別人,別人還不能有異議。

我學會了遇事先替別人考慮,不再計較個人得失,遇到不順心的事能冷靜理性的去對待,在矛盾面前不忘我是修煉人,內心寧靜祥和,全家其樂融融,我每天都沐浴在喜得大法的幸福之中,感到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四、我與婆婆和睦相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這個小人容不下真、善、忍大法,一意孤行對法輪功修煉者發動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我本人遭到多次綁架和拘留。二零零一年新年為了躲避洗腦班的迫害,我一度流離失所近一年,後被中共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我再次被判勞教兩年半。

持續的迫害使得家裏親人不得安寧,丈夫頂著巨大的壓力,做著大法弟子的事情,既當爹又當媽照顧兩個女兒,又要安撫兩位七十多歲的老媽,在無法分身的情況下,把婆婆接到我家照顧。

在我即將結束非法勞教的前幾天,婆婆提出要回去一人住,怕我們多年沒有在一起住了,我會容不下她。丈夫明確的告訴她:「您放心吧!這事我已跟她說了,她是修煉大法的,不會白學的,一定會對您好的。」因為婆婆也看到了我的變化,經丈夫的勸說就留下來了。

我回家後,看到婆婆還是有些拘謹,就對婆婆說:「您不必拘謹,今生我們能成為一家人是緣份呀,一家人和和美美有多好。不是有句老話說家有一老,如同一寶嘛,您身體棒棒的,是我們晚輩的福份。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好,已經過去了,不必再提它了,以後您就在這住,我會好好孝敬您的,您就放心吧!」婆婆聽了很高興,放心了。

我時刻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為老人著想,給她做可口的飯菜,儘量滿足老人的一切需求,每天晚上我都給她讀真相小冊子聽,老人知道了大法好,明白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才放下過去的恩怨,盡心盡力的照顧她。婆婆也覺的過去有些過分,不好意思的對我說:「真不知道哪塊雲有水,沒想到得了你的濟了。」婆婆把大法真相護身符珍藏在內衣口袋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福報。

婆婆住在我家,一切由我負擔,我們不要其他兄弟一分錢,每到過年過節我們就把幾個兄弟請到我家相聚,一大家子十多口人好不熱鬧,一家老小都高興舒心。大姑姐看到我不計前嫌,把老媽照顧得如此好,很是感動,時不時的買些東西獎賞我,表示感謝。

鄰居們都羨慕婆婆在我家養的白白胖胖真是有福氣。我的行為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這是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美好!

我的修煉故事很平常,但沒有大法的救度就不會有這看似平常的故事發生,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把大法捧給了我,我時刻都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師父為弟子付出和承受的太多太多,弟子無以回報,只有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珍惜師父的慈悲救度,珍惜這萬古只有一次的修煉機緣。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