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恐慌正義之聲 頻用構陷伎倆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最近,因言獲罪的蔡霞和李傳良成了熱門人物。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因批評中共而被開除黨籍,9月7日,她又在推特上稱,她在國內的銀行賬號被封,中共要置她於絕境。

前黑龍江省雞西副市長李傳良2014年就已經辭去公職,前不久在美國公開發表退黨聲明,觸及中共底線,很快被中共構陷為貪污犯,一夜之間這樣的消息充斥各大官媒。

蔡霞與李傳良已身在美國,中共鞭長莫及,只能以經濟制裁、名譽上搞臭這些卑劣手段,對與中共「政治不一致」的人進行打擊報復。但是,我們看到人心思變,越來越多的前體制內人員認清共產黨的本質,開始脫離共產黨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而自救。

蔡霞:人們永遠想不到中共有多邪惡!

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六月初在一次發話中,直指中共走到如此地步,有兩大根本問題,一是中共體制已沒有出路,二是中共的馬列理論出了問題,「這個體制從根本上講必須要拋棄掉它,所以我們講的改革就不再是一個設計的框架體制。」

蔡霞還批評中共是一個「政治殭屍」,並指領導人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可以憑著掌握了刀靶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9000萬黨員淪為奴隸和個人使用的工具。」

'蔡霞在推特上說,與中共黨徹底脫鉤'
蔡霞在推特上說,與中共黨徹底脫鉤

8月17日,蔡霞被中共中央黨校開除黨籍並取消退休待遇,理由是她發表有「嚴重政治問題和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20日銀行賬戶就被封,無法取錢。

蔡霞說,自己不但沒有養老金,而且之前的存款都取不出來,「原來以為他們要置我於貧餓病痛之困境,現在才明白,他們要直接置我於絕境!人們永遠想不到邪惡的習共有多邪惡!」

她的這則推文發表後,立即引發網民熱議。推友紛紛留言說:「共匪就是一個專門打劫中國人民財富的黑幫!」「共產黨顧名思義以搶劫財產為生的,共產黨執政以來從沒有間斷過搶劫殺人,你是研究黨史和馬列主義的,共產黨宣言怎麼說的,開明宗義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武裝奪取政權,實現公有制,本質就是一切資源和財富歸政權所有,歸共產黨所有,不是嘛?」「蔡霞在黨校教了一輩子黨官,卻對中共的邪惡認識不夠。中共對她竟然如此,想想如果是一般人呢?」

李傳良:中共就是怕我發聲

李傳良在中共體制下工作逾30年,曾是一名「優秀」的中國共產黨員,但在聽到、看到、知道了一些政治事件後,他的思想開始轉變,他認為中共從體制上的根已經爛了。「我對共產黨感到失望!我的政治觀點也逐漸改變,並開始反對中共!」

2014年,李傳良就主動要求辭去公職,並且不繳黨費,也不再參加共產黨的活動。中共黨組織要將他調到鶴崗市當副市長,他也拒絕赴任。從那時起,共產黨的紀委和相關部門對他進行了長達三年的審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最終同意了李傳良辭去公職。

今年8月19日,李傳良接受洛杉磯大紀元採訪,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同時揭露中共隱瞞疫情給全球帶來災難。不久後,李傳良在大陸的下屬遭中共紀律審查、逮捕;8月29日李傳良在海外參加聲援香港運動遭不明人士跟蹤、恐嚇。最後,中共構陷李傳良因「腐敗」而出逃美國,一夜之間幾乎所有中國官媒都發布了這一新聞。但作用卻恰恰相反,反而讓李傳良和退黨之事,引起更多關注。

9月8日,李傳良通過大紀元、新唐人、看中國等海外自由媒體發表聲明,駁斥中共構陷罪名:「我若是真正的腐敗還不躲起來?還出來反共?實際上我知道,它(中共)是怕發聲。」「就是要打擊消滅我,降低海外反共的聲音。」

'李傳良接受洛杉磯大紀元採訪,回應中共指控'
李傳良接受洛杉磯大紀元採訪,回應中共指控

他說:「矛頭直接向我而來。」猶如中共當局對待企業家任志強、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一樣的方式,中共強力打擊「異議份子」,他認為這是中共對內奴役人民、對外欺騙世界的政治策略,同時也是中共的「紅線」,凡碰觸者就必須有遭報復打擊的準備。

「任大炮」揭「皇帝新裝」 遭中共報復

9月11日,已被調查數月的北京地產界知名人士任志強以經濟問題在北京二中院開庭,將以「貪污」等罪名起訴。在網絡上,大陸企業界了解任志強的人稱,這是中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報復行為。

3月初,任志強發表了「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8500字長文,質疑中共企圖用各種所謂的「偉大的成績」來掩蓋疫情真相。文章指,「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現實是,黨在維護黨的利益,官在維護官的利益,君則只是在維護一尊的核心地位與利益。」正是這種體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實與真相,反而用抓批「謠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傳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傳播。

文章不點名地批評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任志強因揭「皇帝的新裝」而被關押'
任志強因揭「皇帝的新裝」而被關押

3月25日,美國之音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任志強於3月12日被帶走,他的大兒子、秘書也被抓,他的妹妹及家人都受到影響。中共就是用這樣卑劣的構陷手段、株連政策來打壓發聲者。

許章潤:土匪如今在學府

抨擊中共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也遭到中共毫無底線的構陷。他被以「嫖娼」罪名拘捕6天,7月15日被清華大學開除。

許章潤的朋友耿瀟男說:「許章潤早就預料到這一天。他家前門上一直掛著一個裝有衣服和牙刷的包,這樣當他們把他帶走的時候,他就不會沒有換洗衣服了。」

'許章潤因批評中共而被清華大學開除'
許章潤因批評中共而被清華大學開除

近年來,許章潤多次在網上發文,批評中共極權、「文革捲土重來」、「極權政治全面回歸」、中共防疫無能,並在紐約出版他的文章合集《戊戌六章》。

今年2月初,許章潤發表《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文章開篇說,「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布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

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摟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許章潤表示,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

今年5月,許章潤發表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矛頭直指問題核心。文章結尾這樣寫道:「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昇平、骯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庚子春末夏初,忿然、憂然而愴然矣。」

8月13日,許章潤收到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聘書,邀請他擔任為期一年的研究學者。但在同一天,他再次被中共約談,並被施以4項禁令──禁止離開北京、禁止出境、禁止接受媒體訪問、禁止接受任何資助。

幾乎在哈佛發來聘書的同時,許章潤收到了清華大學的「失業人員告知書」。他感慨,「清華無恥,土匪如今在學府」。

許章潤的朋友魯難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知識分子都有心理準備──要麼和當局同流合污,出賣良知為他們唱讚歌;要麼遭迫害,被端掉飯碗,甚至鋃鐺入獄。

靠謊言與暴力維持統治的中共用這些卑劣的集權手段來對付知識分子,對付體制內反對的聲音,唯一目的就是讓人恐懼與沉默,但同時也讓人看清了獨裁政府的本來面目。

法輪功學員訴江 中共恐嚇報復

自2015年起,中國大陸最高法院公布「有訴必立」,並且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也有對國家機關和工作人員違法失職行為進行申訴、控告、檢舉的權利,對此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

2015年5月以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掀起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大潮,已有二十萬餘法輪功修煉者和家人,把刑事控告狀郵寄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要求將江澤民繩之以法。

面對訴江大潮,中共所謂有案必接的說法,蕩然無存,公然踐踏法律。對於參與實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中共以及江澤民集團極度恐慌,竭力阻撓,扣留訴江文函,搞「敲門行動」上門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甚至非法抓捕、誣判,還有的進行經濟制裁,扣押退休金;採取株連政策,威脅家人等,凡是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2015年,明慧網曝光的遭綁架、抄家和騷擾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9095人次,其中因訴江遭迫害的就達7056人次。

中共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未停止,然而,中共的殘酷鎮壓並沒有嚇倒法輪功學員,他們還在堅持傳播真相,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救命法寶,以及遠離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避難真言。這讓中共更感恐懼,更顯末日瘋狂,加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過,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明白真相,逾3.6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也包括很多像李傳良一樣的體制內人士拋棄中共,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正是法輪功學員二十一年來,無畏邪惡,光明正大的反迫害、講真相壯舉,讓中國大陸的無數官員、學者、民眾明白了真相,面對中共在疫情中的欺天謊言,香港反送中的殘暴惡行,令一個又一個有良知的人挺身而出,揭開中共鐵幕。紅魔氣數將盡,華夏即將復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