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劉萬勝被構陷到法院 耄耋老父悲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劉萬勝屢遭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再次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批捕,目前已被凌海市檢察院構陷到凌海市法院。劉萬勝的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幾次去錦鐵派出所要兒子,未果。不久老人患了癌症,八月初帶著對兒子的思念,悲憤離世。

劉萬勝戶口所在地在錦州市古塔區,但自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始,錦州地區法輪功學員被構陷的所謂「案子」,到了檢察院和法院階段,全部交由錦州所轄的凌海市(縣級市)統一處理。現在劉萬勝的所謂「卷宗」,已到了凌海市法院。

劉萬勝對父親的死訊全然不知。這麼多年,一次次的迫害,使劉萬勝一家飽受苦難:劉萬勝的妻子曾因為探視在教養院絕食多日的丈夫而被綁架至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而她的母親又因不堪女兒的綁架而病情加重,不久離世;劉萬勝的兒子自小就是在心裏注滿恐懼中長大的;如今,他的老父親又是在眼睜睜的期盼兒子回家的渴望中,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撒手人寰。

劉萬勝,男,今年六十五歲,家住錦州市古塔區。一九九六年七月,劉萬勝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行事,不僅健康了體魄,心靈也得到了淨化。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後,劉萬勝屢遭迫害,不僅自己身心苦痛,而且全家也在巨大的壓力和痛苦中煎熬著。

做好人 主動歸還錢款

修煉前,劉萬勝也和社會上眾多的人一樣,自私自利,做生意時,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傷害別人。一九九三年,由於對方失約,劉萬勝用不正當手段欠了桓安公司一車貨款,約二萬三千多元。之後的四年多的時間裏,劉萬勝沒再進該公司的貨,也沒還貨款。由於對方失約,他們也沒向劉萬勝要錢,基本上默認了這筆欠款,不再要錢了。

四年多之後,劉萬勝修煉了法輪功,不僅自己長期失眠、經常性頭痛、風濕痛、心口痛等疾病都好了,而且他以「真、善、忍」為準則,主動找到了桓安公司,還清了欠款。

類似事件還有一起。一九九四年,一個來錦州做生意的廣東人的親屬,用欺騙的手段,騙了劉萬勝約六千元的貸款,劉萬勝的合夥人也用類似的手法騙了這個廣東人約一萬元的貨物。此事引起了雙方的經濟訴訟案,最後,以劉萬勝方在錦州中級法院勝訴為結局。

但劉萬勝想:我應該善待他,他的親屬騙我的錢,已經過去了,就算完事了,不能算在他身上,他的錢我應該還給他。因為不知道這個廣東人本人的電話,劉萬勝就幾次主動給其人的親屬打電話,最後找到了這個廣東人,劉萬勝把錢寄給了他。

遭受酷刑迫害 非法勞教三年

只因修煉法輪功,劉萬勝曾先後五次被公安、國安警察非法抓捕、拘留、強行罰款、刑拘、勞動教養。

劉萬勝僅僅由於信仰法輪功,曾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一次是在大約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錦州龍江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大約是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錦華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大約是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古塔區國保大隊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大約是二零一零年,錦州古塔區國保大隊綁架了劉萬勝,並拿走了劉萬勝身上帶的鑰匙,闖入劉萬勝家,搶去了大約二十本法輪功書籍,三個mp3和一個電子書。

大約二零零一年,劉萬勝被錦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抓捕。有一天,劉萬勝被國保大隊警察吳明軍、張新才帶到錦州市原國保大隊的一間空房內,給劉萬勝上刑「背劍」。就是將劉萬勝的左手從左側腰間背到後背,右手從右肩上用力往後背拉,兩隻手拉到一起後用手銬銬上。警察坐在椅子上,看著劉萬勝難受的樣子,一個小時後,才放開劉萬勝。當時疼的劉萬勝滿身是汗。然後,他們把劉萬勝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劉萬勝被同一監室的幾名罪犯多次拳打腳踢,用胳膊肘猛擊腰間,擊中要害部位時,疼的他直打滾。劉萬勝被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三天,遭勒索罰款三萬元後,才被釋放,但罰款沒開具任何憑據。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錦州市安全局警察非法抓捕了劉萬勝,然後搜走了他身上帶的鑰匙,強行打開劉萬勝商店和住宅的門,拿走大量的法輪功書籍,資料及錄音機錄像帶等物品。後把劉萬勝轉到錦州市國保大隊,直接送去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劉萬勝被送到錦州勞教所後,遭受了更多的酷刑折磨。剛去的一個多月時間裏,劉萬勝被二十四小時戴著手銬。晚上睡覺更難受,四副手銬將他四肢分別銬在床上。兩隻腳分別銬在腳下床的左右兩角,兩手分別銬到床中間左右兩邊,人平躺在床上。要想翻身根本不可能,動都不能動。

由兩個罪犯二十四小時看著,不讓和別人說話。早上五點鐘起床,坐小板凳,此凳寬約十多釐米,長約三十多釐米,高十五~二十釐米。除了上廁所時間,一直都在凳上坐著。直到晚上十點多鐘,再用四副手銬將劉萬勝銬到床上。當時坐凳坐得臀部都血印了,坐在哪兒都鑽心的疼,而且還多次被犯人打耳光,辱罵。

劉萬勝因絕食反迫害,被勞教所警察灌高濃度濃鹽玉米粥,勞教所的衛生所所長看著劉萬勝被灌後的表情,對在場的其他犯人和警察說:「沒事,死不了。」

大約是二零零四年夏季,勞教所為強行「轉化」劉萬勝,加大了對他的迫害力度。他們把劉萬勝的腿雙盤上,用布條把他的腿綁上,從腰後邊反覆繞上幾圈固定好,將雙手用手銬銬到後背,給劉萬勝戴上鋼盔,把耳機戴到劉萬勝的雙耳上,高聲放污衊法輪功的錄音,並不時的用各種物件猛擊頭盔。

他們每天都延長綁劉萬勝腿的時間,由一個罪犯坐在他旁邊看著,並不時的用拳頭擊打他的兩腿。警察副大隊長李松濤坐在沙發上,看著劉萬勝痛苦的表情。綁腿時間最長的一次是從早上八點多鐘一直綁到中午,大約三個半小時,疼的劉萬勝滿身是汗,到中午鬆綁時,劉萬勝的腿已經不能動了,他們就讓罪犯拽著劉萬勝的胳臂,下地走路。

還有一天,他們把劉萬勝帶到勞教所的一間辦公室,一李姓警察用拳頭猛擊劉萬勝的頭,把劉萬勝打暈坐在地上,劉萬勝的頭暈得很厲害,感覺馬上就要吐了,他強忍著沒吐出來,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濕了。

再遭綁架 面臨非法庭審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鐘左右,劉萬勝在錦州站前汽車站講真相時,被錦鐵派出所警察綁架。下午一點鐘左右,錦鐵派出所五、六個警察到劉萬勝的租房處非法抄家,隨身聽等私人物品被拿走。四月二十四日,劉萬勝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去錦鐵派出所要人,無果。

四月二十七日,老人家再去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了,我們準備起訴他。老人聽後悲憤地離開。警察說到的「上次」是指,二零一九年一月,劉萬勝在錦州客運站附近講真相時,曾遭該派出所警察綁架過,後被釋放。

不久,劉萬勝的老父親思兒心切,悲痛過度,患了胃癌,8月初含恨離世。

目前,凌海法院已通知劉萬勝的家屬,說一個月後準備開庭。劉萬勝現在面臨非法庭審。

相關信息:
1、遼寧省凌海市檢察院:(郵編:121200 ,區號:0416)
地址:凌海市商業路56號
公訴科電話:8107195
檢察官(負責此案):陳光8107162辦
助理檢察官:張玉聘
2、遼寧省凌海市法院:(郵編:121200,區號:0416 )
地址:凌海市商業路40號
院長:李宏 8152001辦
副院長:劉宏 8152006
副院級:
馬才林8152011辦
沈永吉8152003辦
羅罡 8152005辦
崔強 8152166辦
馮文秀 8152000辦
刑庭庭長:李瑋 8152008辦
法官(負責此案):許冰(女) 8152021辦
法官:劉雨 8152021辦
法官:莊海洋 8152019辦
法官:鐵言 8152019辦
法官:楊宏宇 8152019辦
法官:李彪 8152019辦
3、遼寧省錦州市錦鐵派出所 (郵編:121000,區號:0416)
地址:錦州市凌河區延安路五段15號
辦公電話:2818704 / 2554602
所長:徐金龍 警號651828 手機13840628680
教導員:王岩 13440699599
副所長:管非 18741616622
副所長:李一鳴 13149705975
副所長:韓彪 18841652663
副所長:侯立明,15940679717
警察:
董泓辛:2855110辦,15141661079(其人負責該案,尚不明真相)
王德山:警號651402,手機13841668877
任鵬浩:警號650284,手機15042625666
張成龍:警號654742,手機15241635585
王德山:警號651402,手機13841668877
於洋:手機18524169996
任佔強:警號651294,手機13700061992
4、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郵編:121000,區號:0416)
國保大隊長:楊光 15698704900,13840624877
5、遼寧省錦州市看守所(區號:0416)
地址:錦州市錦娘路211號,郵編:121013
電話:370807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