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警察不再為獨裁者效力(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8月16日,至少有20萬白俄羅斯人上街參加「自由大遊行」,抗議盧卡申科通過舞弊當選連任總統,相比之下,支持盧卡申科的遊行者只有數千。

現年65歲的盧卡申科當了26年白俄羅斯總統,在白俄羅斯推行計劃經濟及獨裁統治。今年8月10日他第六次高票當選,但白俄羅斯人已經忍無可忍,質疑選票造假,要求重新計票。

當警察丟掉警服

警察築起一道道人牆攔截示威者,並用催淚彈等驅散市民,已有人被打死,6000市民被逮捕。但是,在對峙升級的時刻,一些白俄羅斯警察和軍人開始拒絕執行盧卡申科的殘暴命令,丟掉制服回家,甚至加入市民的示威隊伍。

在網上廣為傳播的一段視頻中,一名警察脫掉制服和帽子,轉身扔向垃圾桶,他說:「我向我的國家宣誓過,但是看到明斯克發生的事,我不能再穿這套制服了。」

'一位白俄羅斯軍人把軍服扔到了垃圾桶(網絡截圖)'
一位白俄羅斯軍人把軍服扔到了垃圾桶(網絡截圖)

「我們是為人民效力,不是為總統效力」,白俄羅斯的軍人和警察開始覺醒,畢竟反對盧卡申卡的老百姓佔大多數。失去武裝力量就相當於猛獸沒了爪牙,這是獨裁者最為害怕的。示威期間,白俄羅斯開始封鎖網絡,並在市外設立檢查站,防止更多的民眾進入首都明斯克,但是面對全國最大規模的、要求他下台的抗議活動,盧卡申科被迫表示,願意在全民公投之後移交權力,並且釋放所有被捕民眾。

一些士兵放下武器,靜靜地站在那裏,市民上去和他們擁抱。網友評論,軍隊是人民的納稅錢養的,應該聽人民的。

獨裁者的下場往往是悲慘的,統治伊拉克24年的薩達姆被押上絞刑架,統治利比亞42年的卡紮菲被槍斃,他們在位時都被人民崇拜和擁護,但那只是高壓統治下的虛假擁護,當他們被人民摒棄的時候,很快就成為「人民公敵」。

下令對人民開槍的羅馬尼亞總統齊奧賽斯庫在人民的呼聲中逃跑,幾乎所有的羅馬尼亞廣播裏都響起了這樣的聲音:「各位市民請注意,人民公敵齊奧賽斯庫和埃列娜正劫持一輛紫色達契亞轎車逃跑,請予以緝拿」。齊奧賽斯庫和妻子被逮捕後,三天後被送上斷頭台。

齊奧賽斯庫在位時,羅馬尼亞經濟在短暫崛起後走向衰落,對言論控制極其嚴格,家中有打印機都要申報,人們只能用政治笑話來諷刺政府,可見不得人心到了何種程度。

獨裁者死了,國家還在,人民還在,軍隊還是那個軍隊,警察還是那個警察,這說明軍隊、警察都不是總統私人的,他們是屬於人民的;打死獨裁者也不會亡國,人民只會生活得更好。

共軍圍困長春 曾對逃跑的飢民開槍

白俄羅斯警察和軍人的表現不是個例,我們看到東歐及蘇聯解體的過程中,只有羅馬尼亞發生流血事件,其他國家的軍隊都沒有與人民發生衝突,軍隊是保護人民的,人心向背看得很清楚,軍隊就應該站在人民一邊,而不是站在獨裁者一邊。

但共產黨統治下的軍隊,已被訓練得唯命是從,共產黨讓殺誰殺誰。1948年,共產黨圍困長春的時候,共軍甚至將槍口對準了飢餓逃生的人民。

共產黨拿下長春,不是打下來的,而是生生地把國民黨軍隊和老百姓困死在城內,不讓飢民出城,為消耗長春城內的糧食供應,讓老百姓和國軍爭糧食拖垮國軍,餓死十餘萬人,當時的政策就是「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瀋陽軍區歷史資料選編》記載,中共命令士兵屠殺出城求生的飢民:「不讓飢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飢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釋的。飢民們會對我表示不滿,說『八路見死不救』。他們成群跪在我們的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飢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去的。經糾正後,又發現了另一偏向,即打罵捆綁以致開槍射擊難民,致引起死亡。」

當時國軍軍官回憶:「城門以外,共軍陣地以前,老百姓的屍體帶狀分布,好像給兩軍畫出中線,這是因為垂死的老百姓出城以後,既無法通過共軍的封鎮,又不准再回到城內,多次往返奔波,再也無力支持。氣息奄奄的嬰兒睜大眼睛看他,在路上看他,也在夢中看他。」

王鼎鈞的《關山奪路》則記述了一段國民黨士兵的回憶:連長說,共軍士兵看見飢民跪拜痛哭,也流下眼淚,但是他們堅決執行命令,飢民不聽話,照樣開槍打,他也看見帶傷流血的屍體。他說共產黨真厲害,怎麼能把兵訓練成那個樣子,「人民的軍隊愛人民」,多年的訓練可以一夕翻轉,執行任務時可以違反原則,違背良心。他說國軍官兵無論如何辦不到,傷陰德,我們不幹,他會偷偷地放過飢民,或者自己偷偷跑掉。他說黃泛區會戰的時候,共軍用「人海戰術」進攻,死傷太多,國軍打到手軟,射手把機槍往地上一丟『我不打了!』連長掏出手槍,指著射手的太陽穴,射手撲通跪下,『連長你槍斃我吧!』射手哭了,連長也哭了……」

派出所所長的智慧

在中共暴政下,軍隊和警察成為它鎮壓人民而非保護人民的國家機器,中共每年也給他們下發大量的維穩經費及獎金來刺激他們的積極性。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抓捕了大量法輪功學員,不過,隨著海內外各種真相的傳播,有的警察、國保「翻牆」之後,明白了真相,有的為修煉人的善良與堅韌所打動。很多警察的良知開始復甦,正在從中共的謊言中覺醒,不願意做中共的替罪羊。

一天,兩個警察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店裏去搜查,發現倉庫裏有很多要做真相資料的空光盤盒,準備拿走。這位法輪功學員說:「德國柏林牆被推倒之前,東德士兵奉命開槍打死了一個翻牆逃往西德的青年,柏林牆推倒後,開槍打死青年的士兵被判刑。打準打不准可是自己說了算,叫開槍是上邊的事,打不准是自己的事。國保大隊讓你們來看看,也沒說叫你們非得把東西拿走啊?!」警察還是把光盤盒抬走了。不久,這位學員發現那些光盤盒又出現在他的倉庫,原來是警察趁他出門時又悄悄給他送回來了。

還有一次,派出所所長打電話說辦公室的門壞了,叫這位學員幫忙修理一下。他去了以後,發現辦公室沒人,檢查門也沒有問題,卻發現靠門放著一袋子大法書,有20多本。他明白了:所長是讓他來拿大法書的,他高興地提著袋子放到了車裏。

中國古人有句老話,明白人不辦糊塗事兒,跟隨中共的警察們也應該想想白俄羅斯警察為何放棄獨裁者。

面對舉世關注的白俄羅斯抗議事件,中共央視在新聞裏只說數千白俄羅斯人上街支持總統選舉,卻對20萬人民抗議聲音隻字不提,如此低級的騙術能瞞住誰呢?還不是擔心自己也有這麼一天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