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教師被構陷案 看中共體制下的法律錯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六日】河北女教師朱素榮被綁架構陷至今已經十個多月了。期間經歷了三次網上非法開庭。她的律師及家屬辯護人據理力爭,最終被構陷的罪名不能成立。而高陽法院的法官又不敢擅自做主放人,也不敢枉判,至今也結不了案。

此構陷案使眾多司法人員處於尷尬境地,說白了這些人等於是在懸崖邊上蹓躂,因為他們的所為,已經構成犯罪,一旦時機成熟,他們都將成為被告。

朱素榮女士現年四十多歲,是河北保定蠡縣鮑墟鄉東孟嘗村的民辦教師,在中孟嘗小學任教,朱素榮修煉前,患有淺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東西,還經常嘔吐,幾年內尋醫問藥也沒治好,人越來越瘦。家裏因她看病還欠了債,那幾年素榮心情不好,經常抱怨命運對她不公。

一九九九年初夏,經人介紹她學煉了法輪功,沒想到,煉了不長時間病就好了。素榮從此活的充實、快樂。然而,不久,中共惡首江澤民瘋狂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打壓。素榮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她沒有放棄修煉,並嚴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素榮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做一個好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從此,她工作更加認真負責,經常一個人默默地做別人沒想到或不願做的事情。在學校,她是好老師;在家裏她做好自己的各種角色,與家人和睦相處,與鄰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認識的人,有困難,她也會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鮑墟路口看到有父女倆,出外打工沒掙到錢,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素榮很同情他們,把父女倆領回家吃完餃子,走時還送給他們二百塊錢做路費。

朱老師對待學生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關心愛護。作為班主任,她對學生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僅在文化學習上教給他們知識,還在品德上給以正確引導,在生活上無私關懷他們。她對待孩子們都是一視同仁,對待學習差的學生也從不歧視,業餘時間給學生補課也從不收費。有的小學生把大便拉到褲子裏,她會親手把孩子收拾乾淨,令學生家長很是感動。

在學校裏,素榮經常是最後一個離校,因為她要和學生們一起打掃完衛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樓,從三樓往下一直到一樓的樓梯,被她們班打掃的乾乾淨淨,她所在的班級,窗明几淨,秩序井然,地上連一張紙片都沒有。素榮愛校如家,經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讓丈夫給綁好,拿回學校再接著用。這些校長、老師們都有目共睹。

素榮在校為人師表,在家裏她是個孝女。她娘家沒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長女。雖說姐妹三人都嫁在當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幾乎都是她和丈夫跑前跑後。有時趕上農忙,她也是先緊著娘家的活幹。小女兒很小的時候曾問媽媽:「為甚麼姥姥家的活兒都是咱家先幹,而兩個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素榮慈愛的把女兒摟在懷裏說:「因為媽媽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爺的愛比你姨她們要多的多,當然要比她們多幹活呀。」

綜上所述,我們不難看出,朱素榮堪稱是一個賢良淑惠的人中楷模。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好人,只因修心向善卻被綁架、關押、構陷。而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朱素榮遭此劫難卻是因為一個小偷的惡告。

在朱素榮被構陷案的所謂卷宗中,有一個神秘的人物「特情」。在庭審過程中朱素榮的律師就質疑:「本案案件來源不明,本案《案件來源說明》、《受案登記表》、《提請批准逮捕書》和《起訴意見書》中均稱『接特情提供線索,朱素榮住處儲存有關反宣物品。』『特情』是誰?為何在案卷材料中沒有任何顯示?該『特情』如何發現的?為甚麼沒有報案報警信息?如果是依據特情舉報,為何在《受案登記表》中卻顯示案件來源是『工作中發現』?本案到底是『特情舉報』還是『工作中發現』? 」

是啊,該「特情」是誰,他又是如何發現朱素榮家有法輪功的物品呢?這個「特情」其實就是個小偷,此人三十多歲和朱素榮是同村。平時遊手好閒,好吃懶做、偷雞摸狗。前妻和他離婚後,他更是破罐子破摔,他的家人對他很失望,也懶得管他。

素榮被綁架之前,有一天,小偷偷了素榮家的電動自行車,偷車時,他發現朱素榮家有法輪功的物品。電動車被盜,素榮能猜想到小偷是誰。但善良的她念其是鄉鄰,同情他的處境,也就不和他一般見識,並沒有報警。然而此人卻恩將仇報,見利忘義。為了得到惡告的那點獎勵,他反倒把素榮給惡告了。

鮑墟鄉派出所的所長邊繼輝,接到小偷惡告後,沒有懲罰小偷,而是按照小偷的指引,帶人抄了朱素榮的家,並把正在上課的朱素榮騙到家中給綁架了。在此過程中,朱素榮的村書記李文洲也參與其中,跟著小偷夥同警察迫害好人。

蠡縣檢察院批捕科的王長樂不顧事實,沒有法律依據就下令批捕。後來因為朱素榮的律師要閱卷。因證據不足,檢察院阻止律師閱卷,並倉促讓邊繼輝補充證據。律師要控告王長樂,王長樂見架勢不好,便把案卷推給了高陽縣檢察院。高陽縣檢察院的侯智勇接了此案。他原以為法輪功的案子就是走過場,只要開庭就能結案了事。可誰知此構陷案漏洞百出,當庭他被律師問的啞口無言。第一次開完庭後,他就被朱素榮的家人以徇私枉法罪提起控告,他稀裏糊塗地就成了被告。

高陽法院的法官們其實也早已明白如此辦案,自己已經在犯罪了。如果枉判,自己很可能也會成為被告。所以遲遲不敢枉判。

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朱素榮的家人發現,警察在辦案的過程中,處處違法,於是對邊繼輝等人也提起控告。

為了阻止朱素榮的家人繼續控告,蠡縣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長也是政法委書記的王洪強,指使國保劉麗綁架了朱素榮的丈夫。同時邊繼輝還給朱素榮女兒所在學校施壓,逼校長開除她的公職。

本來公檢法的官員們的使命就是懲惡揚善,然而在中共的體制下,卻出現了法律如此錯位的現象。究其原因,中共本身就是個黑幫老大。現在中國大陸的現狀就是警匪一家。所以盜賊才能逍遙法外。而像朱素榮如此賢良淑惠的好人卻在承受著牢獄之苦。

在此再一次奉勸那些參與此構陷案的所有人,別認為有中共撐腰就敢胡作非為。其實中共搞得歷次政治運動,參與其中跟著幹壞事的人,最後都會被中共拋出成為替罪羊。你們最後都是被中共出賣的對像。其實中共早就對被利用的人制定了終身追責的法規:比如公務員第九章六十條:公務員執行上級明顯違法的命令,自己承擔責任。

再如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修訂新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明確指出:對警察等的違法辦案行為,依照有關法律和規定追究責任,並且終身追究執法過錯責任。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中,取消了舊條款中的「因執行上級命令而犯錯可不追究警察責任」的免責條款,撤銷了警察職務犯罪的保護傘。被中共利用整了人,倒楣的最終是自己。

在此正告各位:佛法雖然慈悲,但威嚴同在!善惡必報。年前的這場瘟疫,到現在也沒銷聲匿跡,總是忽隱忽現。為甚麼?其實就是神佛慈悲一再給人醒悟的機會。古人面對瘟疫來襲,或是各種天災人禍,會去反思自己的行為是否冒犯了神佛,對神佛的敬意是不是不夠等。今天的中國人,面對中共病毒的肆虐,南方大面積的洪澇災害,美國以及西方國家對中共反人類罪的制裁,不去思考真相到底是甚麼,而是還在變本加厲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只會導致更慘烈報應的發生。

希望所有辦案人員都能夠回到良心辦案,秉公執法的軌道上來,不要一錯再錯了,不要在執法犯法的路上越陷越深。法輪功不是普通的氣功,是佛法修煉。法輪功學員捨生忘死講真相是在最大限度的挽救人,告訴人們不要被江澤民愚弄,更不能做幫兇跟著幹壞事,助紂為虐;否則將成為他們的殉葬品。

清醒吧,上天給人悔過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只有人心的覺醒,道德的回歸,遠離中共,加入三退大潮,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才是今天人類的唯一出路,也是今天人類唯一一條遠離災禍的捷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