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時刻的「黨」與「民」

——看一看中共與中國人到底是甚麼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在中國大陸流傳這樣一個故事:有兩個相鄰的縣,來了兩個年輕的縣長,一位縣長知道該地區洪災頻發,就投入人力、物力修築防洪工程,而另一位縣長甚麼也沒做。幾年後,洪災果然發生了,修防洪工程的縣,因為壩體牢固,沒有災情發生。而甚麼也沒修的鄰縣,洪水災情嚴重,縣長率領眾人抗洪,雖然百姓損失慘重,但是「終於」戰勝了洪水,「事蹟感人」,這個縣長很快上調為市長,而那位修築抗洪工程的縣長調到這個縣,他開始等待下一場洪水的到來。

這是一個故事,卻是現實的真實寫照。中共把自己的國家命名為人民共和國 ,貨幣叫人民幣,報紙叫《人民日報》,政府叫人民政府,但人民只是一個概念,實質是黨國、黨幣、黨報,人民只是口號而已。

七百萬人次的「戰爭級」軍隊調動

在一九九八年的「世紀洪災」中,當時許多水利專家認為洪水本身其實並不算「特大」。然而這次洪災卻意外地釀成「高水位,重災情」。在兩個月的危難中,洪水受災人口近四億,死亡及失蹤婦女、兒童及老年人一萬一千人,官兵及民工一千多人,直接經濟損失三千多億元。

其實有準備、有次序的利用分蓄洪區,減輕洪水危害,是大多數發達國家防洪的最主要手段之一。然而,從災情開始到最後,江澤民要求「人在堤在」,「嚴防死守」。在汛情的發展中,儘管地方多次請求啟用荊江分蓄洪區,居民曾三次全部撤到安全地帶,分洪的方案都沒有得到江澤民的批准。

外界一直難以理解江澤民為何拒不接受專家們的勸告,從荊江分洪。《江澤民其人》一書透露出真相,江澤民當時相信了有人說的「要保龍脈」的「玄機」。江澤民相信如果從荊江分洪區分洪,主動決堤,就等於挖斷了自己的「龍脈」。

一九九八年八月七日,長江的九江段幹堤決口。當晚,江澤民立即指示軍隊,在接到命令後兩小時內,必須無條件執行命令,迅速開往前線。

在這次軍隊「抗洪搶險」行動中,江澤民在全國範圍內調集了十多個集團軍、三十萬官兵。一百一十四位將軍、五千多名師團級幹部。在這場洪水中,總計出動官兵七百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五百多萬人次,用兵總人數居然超過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遼沈、平津三大戰役解放軍人數的總和。

災區億萬百姓的生命財產,不過是用來調兵遣將的砝碼,幾十萬官兵的性命,在江澤民眼裏也不過是兒戲。在中共的宣傳機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說辭下,如此慘重的人禍彷彿真的只是一場天災,江澤民的罪責被完全掩蓋過去。

七十二小時救災黃金時間 按兵不動

無獨有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四十二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一千人,而需要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

即使到了震後七十二小時,這個地震救災黃金時間的最後期限,進入重災區的救援士兵也不足一萬人。按照國際慣例,把一個人救出地震廢墟,至少需要三個人來抬起水泥板。十萬人受災,至少需要三十萬人的救援部隊,這強烈的反差,讓人難以理解。與一九九八年長江決口兩小時內,軍隊必須開往前線的狀況相比,真可謂天壤之別!

軍隊無法調動的原因在哪裏?二零零八年年底,時任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在黨媒撰文揭示,在震後的三天時間裏,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軍委首長」──江澤民的批准。二零零八年江澤民已不是國家主席,為了顯示對於軍隊的把持仍然牢固,而無視災情緊急,讓身處前線的救災者無計可施。

只有漠視生命的共產政權,才有這樣極端的悲劇,民意、民生被視如草芥,而把危難中權柄的把持視為展示實力的機會。

武漢疫情中的「紅十字會倉庫」

武漢疫情爆發當初,海內外物資源源不斷湧入武漢紅十字會,然而結果是大量物資堆積在紅十字會倉庫,每天面臨危險病毒的一線醫護人員被逼使用床單做口罩,雨衣當作防護服應急。

在各界關注之下,又發生了一起司機給領導領捐贈口罩事件。二月一日,在一群討要物資遇阻的醫護人員當中,一名男司機卻輕鬆從武漢紅十字會臨時倉庫提出一箱3M口罩放入一輛汽車後備箱中,在周圍人的質問聲中,該司機稱口罩是給領導的。其車牌號「鄂A0260W」被拍下,後發現是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公務用車。

二零零八年四川地震造成近九萬人喪生之後,人們詢問救災籌款的去向,包括捐贈給紅十字會的資金,直至現在也沒有明確的說法。至武漢疫情,同樣的一幕又一次上演,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這一切就甚麼都沒有變。

人心在覺醒

近一個月以來,中國大陸多地發生洪災,災區民眾損失慘重。然而中共政府一邊對外出手闊綽──給印度七億5千萬美元,讓七十七國停償債務數百億美元,對內卻無錢救災。

中共紅十字基金會六月十二日在網上募捐,籌款目標六十萬元。然而募捐上線二十天,僅籌到兩千多元。七月六日有網友留言表示,「人民都覺醒了。」

人心在甦醒。二零一八年,北京政府在全市發起為「七二一」特大自然災害救災捐款活動。北京市民政局在公布捐款方式和賬號後,兩個小時內收到七萬多條微博。

有人說:「不是我們沒愛心,是你們太讓我們心寒!七二一暴雨過後,上下一片歌功頌德,甚至無人鞠躬致歉!汶川地震捐款數億,貪污腐敗隨處可見!七二三動車追尾不到一年,下馬官員紛紛換裝上任!百姓豈能捐款,最終只會肥了腐敗官僚的腰包!」

著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陳志武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錢美國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鮮可以,政府可以,官員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獨老百姓不能用。」

世界這一次真的分清了中共與中國人民

近期,對於國際社會開始逐步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中共媒體聲稱,美國在挑撥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

有句話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到底是好還是壞,只要時間夠長,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一九四九年之後,被中共迷惑的百姓,以為共產主義是為了打造一個「人間天堂」,因此付出代價是必然的,哪怕是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因為是為了一個崇高的理想。

因此,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可以堂而皇之地打著共產旗幟,把百姓的生命當成「代價」,從毛澤東在「大躍進」、大飢荒期間的一些魔鬼言論一窺端倪:「我和一位外國政治家辯論過這個問題。他認為如果打原子戰爭,人會死絕的。我說極而言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二十七億人」。(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毛澤東在莫斯科的講話,載沈志華:《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卷三七百六十一頁)

中共視百姓生命如螻蟻,數十年來,從未變過。一直以來中共都用「中美終有一戰」來對國內民眾進行恐嚇、洗腦。早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中共少將朱成虎就曾放言,美國如果介入台海衝突,中共將不惜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而使用核武器。

壞人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壞的,但是老天爺卻在看著這一切,也就是「人在做,天在看」。

二零二零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這一年,世界認清了中共不是中國,中共把中國人民作為人質,危害世界、魔變人類的噩夢終將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