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全世界都在停用抖音、微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早晨上班的路上看「今日頭條」,到了單位一邊工作一邊看「微信」,晚上睡覺前看「抖音」兩小時,這已經是數不清的大陸年輕人的生存狀態。

據公開的資料,「抖音」每日活躍用戶是4億人,「微信」每日活躍用戶是10億人。

在印度宣布停止使用「抖音」等上百種中國軟件之後,美國限時「抖音」海外版(TikTok)完成交易,否則禁止使用,而日本、新西蘭等國已陸續提出將禁止抖音海外版,在世界範圍內清算「抖音」、「微信」已成定局。

有人說了,不過就是一個軟件,為何如此大動干戈?

讓無數人上癮的抖音

在大陸有句流行語,「今天,你抖音了嗎?」可見其對人們生活的影響之深,而這股風氣已波及全球。據市場研究公司SensorTower 4月29日(2020)報告:「抖音和其海外版TikTok」在全球已經被下載了20億次,高於歷史上任何一個應用軟件的下載量。其中,在美國使用抖音海外版人數高達1億人。

這個軟件為甚麼讓人如此著迷?

「抖音」與「今日頭條」屬於同一家公司,其共同特點是:「算法分發」,簡單說,通過大數據搜集個人的閱讀偏好,然而按照你喜歡的內容,發給你更多同樣的內容。

你喜歡甚麼,就給你甚麼,而且變著花樣來,對於消費者來說,這不是好事嗎?當然不是,對於人的身心來說,健康的飲食,需要不同的營養,偏食被世人一致視為惡習;同理,健康的閱讀是滋養心靈的精神養分,而只看被灌輸的信息,那不就是偏聽偏信嗎?中國有句話,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知道,抖音的「算法分發」,是在構建「信息繭房」,就是用雷同、單向的信息,編織成了一個繭殼,把一個人包圍起來,讓人視野越來越狹窄,對於事物的獨立判斷能力越來越喪失。

美國之音(VOA)表示,TikTok用逗樂子的手法闖入美國社會是有理論根據的,這就是「認知輕鬆度」。在這種狀態下,使用者會毫不懷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輸的內容,因為一切看起來都是舒服的,是對的。

問題在於,抖音不僅是「逗樂子」,而是在輕鬆觀看的同時,有選擇性地傳播有利於中共控制人們思想的信息。

抖音:170家網絡警察單位入駐

中共黨媒《光明日報》旗下「光明網」2019年9月14日報導:「全國網警巡查執法抖音號矩陣入駐儀式」在京舉行。全國省級、地市級公安機關170家網警單位宣布,將以開通專門工作賬號的方式集體入駐抖音。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副局長張宏業表示:「此次各地網警集體入駐是希望借助『抖音』的獨特優勢,提升公安機關網絡社會治理能力。」

字節跳動已經有了一萬人的內容審查團隊,中共仍不放心,又派了170家網絡警察單位入駐抖音。除此之外還有各類黨政機關、官方媒體、公安、交警、共青團、法院等機構在抖音開設政務賬號,監視網民。

TikTok宣告該公司不受任何外國政府(包括中國)的影響,而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總編緝,黨委書記張輔評在不同時間、場合,反覆要求,訓誡旗下子公司,必須嚴格執行中共的新聞檢查。他們誰說了算?

抖音已成中共信息戰的「航空母艦」

《華盛頓郵報》2019年9月15日的報導援引分析說,抖音成為中共全球信息戰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

在今年的武漢肺炎疫情中,中共一直在推脫掩蓋疫情責任,這一階段,抖音傳播了大量官媒和民間的短視頻,或稱「美軍帶毒到武漢」,或基於其素材和邏輯製作看似「客觀、嚴謹」的分析評論,向民眾灌輸誇大虛假的信息。其熱門視頻的點擊量常高達數百萬。同期,國內外也有諸多澄清和闢謠的分析報導,在抖音卻鮮見轉發。

抖音視頻著力報導美國社會停擺、大量人口失業,還張冠李戴加入非疫情時期的暴力打砸視頻來凸顯社會動盪;對於美國在疫情防控、經濟提振和民生救助等方面的新聞則鮮有報導。

在國際社會證實中共掩蓋疫情的事實之後,抖音視頻卻把國際社會對中共「掩蓋疫情」和造假的指責歪曲為對中國抗疫成就的詆毀,將各國對中共的追責渲染為「新八國聯軍侵華」威脅,激發民眾仇外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

對抖音觀眾留言分析顯示,抖音傳播的虛假信息成功欺騙了大多數(超過78%)留言觀眾,導致他們做出有利中共的價值判斷和選擇。

研究發現,抖音和TikTok已經成為中共反美宣傳的重要平台,中共信息戰的「航空母艦」。

最危險的是微信

比起抖音,微信是更為危險的中共輿論武器。據騰訊發布的信息稱,中國微信日活躍人群為十億,幾乎就是互聯網上的全部華人。

2014年中國的新聞報導提到,中共公安部正式接管微信後台服務器,這意味著微信不再是一個社交工具,而是中共政權機器的一部份。

中共封鎖了所有國際社交媒體,大力開發微信新功能,讓微信成為中國人唯一社交選擇,以致於海外華人只能通過微信與國內親屬聯繫,無形之中也掉入了中共的輿論包圍圈。

又通過雙向收費的高昂手機通訊費,把人們逼進了擁有免費通訊功能的微信;當微信被用於商業支付後,人們再也無法擺脫了,最終成了一種生活習慣。而微信的後台坐著中共公安部的警察,他們通過微信,收集著使用者的全部信息,監控著幾乎全部中國民眾。微信實際上已經成為了中共控制民眾的工具。

微信的信息生態,在中共的審查制度下,網上的政治敏感信息確實經常遭到封殺,但是色情內容卻十分泛濫。要想上敏感網站需「翻牆」,而上色情網站卻不用「翻牆」,到處都是。

微信不僅在國內控制言論,對於國際社會也是同樣。多倫多大學安全研究小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展示了微信如何密切監視在中國大陸以外用戶的活動。

美國的微信用戶發送美國之音中文網等網址,都會顯示「已停止訪問該網頁」。

公民實驗室的研究發現,當在中國境外註冊的微信用戶之間發送的文件和圖象,被發送給中國境內用戶時,便會觸發審查制度。微信的內容審查分析通常需要幾秒鐘時間,足以讓被禁止的內容暫時消失。

微信是阻攔疫情真相的幫兇

在中國的微信用戶看不到國外的真實消息,而微信國外用戶卻可以看到任何來自中共發布的虛假新聞。

去年12月31日,武漢醫生李文亮等8名醫生在微信群裏發了一條消息,大意是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提醒人們注意。中共在刪除、封鎖這些消息的同時,對李文亮們進行了訓誡。

同時,海外微信(WeChat)配合中共,打造出了一個虛假的平靜。就在人們默不做聲之下,病毒傳入了美國,並迅速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當初海外微信沒有配合中共,沒有封鎖中共病毒的消息,那麼更多的人會傳出真實資訊,會讓人們提早有一些防護措施。而海外微信恰恰沒有這樣做,它不僅配合中共,而且主動過濾封鎖疫情的相關信息。到現在美國因疫情死去近16萬人,微信應當承擔甚麼樣的罪責呢?

很多從微信看到「大國戰疫」的海外華人,不假思索地聽信微信的刻意宣傳,於是紛紛購買昂貴的機票、回中國大陸避疫!結果呢?很多聽任中共牽著鼻子走的中國留學生也馬上訂票回了國,讓中共措手不及,隨後,中共又在微信和抖音號召學生不要回國。

西方中國問題觀察家稱:微信因受中共政府審查及不透明,正從西方社會內部影響政治,如特洛伊木馬般對西方構成新威脅。

抖音Tiktok是直接進入主流美國社會的年輕人,而微信的影響主要是國際華人社會,這兩個加起來,對於國際社會而言,「共產主義」的魔鬼意識形態已經長驅直入。

海外的九評編輯部出版了《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書中指出,「如果說上世紀共產邪靈還只是局部的滲透、侵佔世間各個領域,那麼時至今日,魔鬼已經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人類世界方方面面都已經被魔鬼侵蝕。媒體對人類的巨大影響被共產邪靈有效地利用來進行洗腦、欺騙、敗壞世人道德,使人們在不知不覺中走向變異而不知。」

面對魔鬼,最好的辦法就是斬斷與它的一切聯繫,從精神上拒絕它,否定它;從形物上拋棄它,遠離它。世界各國應儘快從政治、經濟、出版、文化、教育、娛樂等各領域全面去「中共」化,與中共國徹底脫鉤,否則養蠱反噬,後果難以想像。中國人則應該趕快找到真相,重獲思想自由,同時斬斷共產黨對自己的洗腦和綁架,那麼也許災難真的到來時,反而會成為自己重獲人身自由的時刻。

快快找真相,才能防患於未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