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患武漢肺炎命危 親屬相助出奇蹟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這是中國大陸一位八十七歲老人的來信。老人遠在美國的小兒子感染了中共病毒,持續高燒,呼吸困難,昏迷,腎功能衰竭,紅血球、白血球都低到幾乎為零。期間小兒子的妻子和孩子也出現感染症狀。經歷兩個月的危難之後,小兒子神奇康復了。得知情況,老人寫了這封信,由家中親屬傳給明慧網。

以下是老人在信中講述的這段全家的經歷:

我現年八十七歲,原在一所大學任教,後來調入市教育工會,在教育工會一直工作到退休。我一家多人,均在大陸生活,唯有小兒子李陽一家四口在美國生活工作。李陽從小就剛強、聰慧,考學、讀研、留美、工作一切順理成章,現在一家銀行上班。

今年,李陽感染了中共病毒,兒女考慮我和老伴倆已年邁,小兒子染疫的事隱瞞著我們。大女兒後來才告訴我們,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李陽感染中共病毒後,高燒持續在攝氏三十九~四十度。開始去醫院時,經檢測,三項指標未達到住院要求,所以就回家等待。回到家繼續高燒,總計約四~五天時間,身體出現四肢無力且呼吸困難,於是入院治療。

我大女兒說:本以為住院後弟弟的病情能得到控制或出現好轉,可是住院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高燒不退,靠氧氣維持。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病情沒有一絲的好轉,也不能探視,所以一家人焦慮不安而又束手無策。與此同時,李陽的妻子、兒子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疫情反應。

咋辦?危難中家人想到了一位親屬。

這位親屬修煉法輪功二十餘年,之前身體的各種疾病,其中包括一些不治之症,全部都消失了,至今無病一身輕。這位親屬身體的改變、心靈境界的提升,令我們家人讚歎,所以我們全家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和老伴雖然未修煉,但對法輪大法信的很虔誠,老伴幾乎每天都聽、看大師的講法錄音錄像,我還經常看大法的有關著作。現在我和老伴雖然八十七歲高齡,但身體健康狀況良好,這是托大法的福,我們發自內心的感恩李大師。為此,我碰到老同事談起話來,經常為大法鳴不平,與他們講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做真善忍的好人沒有錯等。

危難中,我大女兒和她大弟媳共生一念:求法輪大法師父相助!可是,如何求助呢?於是,她立即撥通電話,找到上述那位修煉法輪大法的遠方親屬,說明小弟的病情及治療情況。親屬告訴她們,叫全家人都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親屬自己則立即給師父敬香,求師尊救李陽,李陽是個善良人,都知道大法好。

說來真神,就在這之後,李陽的妻子再去醫院時,護士對她說:「李陽高燒退了,但還沒清醒,已在向好的方面轉。」他妻子對我大女兒說:姐,家人快給我們念,求神保祐,我嗓子也有不良症狀,大孩子咳嗽、發冷。

我的大女兒知道病毒已波及到李陽全家,問題很嚴重,於是再次撥通電話與修煉法輪功的親屬溝通。親屬囑咐叫李陽的妻子和孩子都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真是靈丹妙藥,李陽的家人一念就好了,再未出現反復。這時醫院也傳來信息,說李陽清醒了,但護士說:腎可能燒壞了,需要做透析治療。接著又做了近三個星期的透析治療,可病情沒有任何好轉。那位遠方親屬知道後,又給我大女兒傳遞信息,叫李陽本人也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持續不停地念。

大法太神奇!隨後醫院就傳來喜訊佳音:紅血球增多了,可以回家做定期透析,緊接著就出院了。就這樣,李陽的身體漸漸地好了起來。

我小女兒說:我職業是醫生,我知道弟弟病的險情,可也束手無策……。當聽到弟弟醒來時我驚喜萬分,但又聽說腎燒壞了須做透析治療,我又為弟弟的命運擔憂。果真透析三個星期沒有效果,紅血球、白血球都低到幾乎沒有。弟弟生命維護的太艱難,我背著父母抹淚。作為醫生,我知道此病能治癒的太少,只能維持延續生命,最後走換腎的路。而在當時的疫情中,在弟弟身體微弱的狀態下,走換腎的路幾乎不可能,沒有任何希望。就在這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弟弟身體突然出現奇蹟,紅血球增多了,時日不久減少了透析次數,緊接著出院了,現在越來越好。這讓我們做醫生的幾乎不理解:難道真有神佛嗎?是弟弟虔誠的念「真善忍好 法輪大法好」感動了神佛嗎?是的,否則沒有奇蹟!我終於對世界有了新的認識。

我大女兒說:在我弟弟危難的時刻,在我家人百感交集束手無策的緊要關頭,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們希望,是親人求助大法師父為我們排憂解難。誠心的念「真善忍好 法輪大法好」,一遍接一遍不停的念……,每一次真誠的信念都迎來神奇般的效應,每一次真誠的信念都使弟弟的病情出現奇蹟般的變化、好轉,以致弟弟一家四口人恢復安康。謝謝大法師尊!謝謝修法輪大法的親人及協同她的其他大法弟子!謝謝。

老人說,究竟是誰救了他?令所有的人反思,無論人看得見、看不見、認可與否,這都是事實,確實是有一種無形偉大的生命在做,這是人類望塵莫及的事。

以下是李陽本人的敘述:

我從昏迷到清醒、恢復健康,共經歷兩個月的時間。這兩個月在我生命的深處埋下了深深的記憶。我經歷了中共病毒的折磨,生命進入昏死垂危狀態。然而,我卻是超常的幸運、幸福──我醒了、復活了。

初醒時,我不能言語,不能自理,無法與大陸家人溝通。身體稍恢復後,仍無法與親人視頻,因為可怕的面容猶如死人一般,真怕老人為此擔憂、傷感過度。那時自己也有一絲憂慮:身體能否恢復?

家裏姐姐不斷的給我發信息鼓勵我,要我頑強有生的勇氣,要我上明慧網找到《轉法輪》,告訴我那是一本佛法真經。我無力回覆,只能手勢ok。姐姐仍牽掛我,催問找到沒有?我含淚對姐姐說:姐,我動不了。

姐姐叫我繼續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 法輪大法好」)。我按姐姐說的不停地念,就這樣神奇就在我這出現了:本來腎透析治療三個星期沒有療效,可此時身體卻突然出現好轉,緊接著就出院了。又不足兩個星期,身體基本恢復如初,且臉面紅光。……。

我確實是疫情中大難不死的倖存者。還不止我一人,還有我一家四口人以及我的父母,我們會用生命報答感恩上天。偉大的神、偉大的師尊,我們的生命永遠屬於您。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11/185833.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