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病人的真實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

晚期肺癌病友微信群裏只剩下嫂子一人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嫂子出現感冒症狀,咳嗽不止,半個月不見好。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讓她馬上住院,並避開嫂子跟我姪女說:懷疑嫂子是肺癌。

經過一個星期的各種檢查,最後確診是肺癌晚期,而且她的癌細胞長的部位及時間已經不能做手術,生命期只有六至八個月左右。

這晴天霹靂將我哥及姪女擊垮,背著嫂子失聲痛哭。我哥及我姪女與醫生協商好,暫時不告訴嫂子,就說是一般的肺炎,須住院打針治療。

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因邪惡迫害,我被關進過拘留所及洗腦班。我哥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姪女婿還是公安局的,所以他們都比較排斥我,只是表面不說而已。我給好多親戚都送了一個下載了傳統故事的小播放器,也給了哥哥的小外孫女一個。姪女婿一聽到「這裏是明慧廣播電台」,立刻就翻臉了,讓我姪女把東西刪掉。等我走後,姪女婿跟我姪女大吵大鬧,他們之間本來就有矛盾,以此為藉口,姪女婿提出離婚。所以我嫂子對我有很大的怨氣。

我當時也打算暫時不跟他們聯繫了,等到他們有事找我再說吧。這樣我們有兩個多月沒有往來。

當接到姪女的電話哭著告訴我她媽媽得了肺癌,已是晚期後,我與丈夫連夜趕到我哥家,在樓下看到傷心欲絕、惶恐無措的父女倆,我就很堅定的跟他們說:「相信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救度,就會有轉機的。」

這事太突然了,讓他們一下子轉變思想不容易。但我想不管怎麼樣,我要把我該講的真相講給他們聽,給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藉著給他們幫忙做家務之際,帶去一些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祛病健身的修煉故事給我哥及我姪女看,讓他們先轉變觀念,讓他們不反對我給我嫂子講大法真相。看後他們都說不反對。

因嫂子不知道自己得的是晚期肺癌,姪女試著跟她說:「你跟姑姑一起煉功吧,對身體有好處。」嫂子卻大發脾氣。等到後來要做化療了,不得已將實情告訴了嫂子。她痛哭了一場。慢慢的接受現實了,但還是排斥大法。

她住院期間我去照顧她,有機會就跟她說:「你要轉變觀念,相信大法,念『九字真言』試試看,給自己一個得救的機會嘛。」有一天,嫂子突然胸部疼痛的要昏厥了,萬般無奈之時,嫂子突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她就睡著了。

這是她後來跟我說的。自此,嫂子能聽進去一些大法真相了。我把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把《轉法輪》書送給她看,也教了她五套功法。

正像我對我哥哥和姪女說的那樣,只要嫂子能轉變觀念,她的病就會好轉。如今快五年了,她的那些肺癌晚期的病友一個個相繼離開人世。嫂子跟我說:「跟病友一起建的微信群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儘管她一直放心不下她的病,還在堅持上醫院採取所謂的現代科學的治療手段,但她全家心裏明白,真正救她命的是大法師父!

十多年前就跟哥哥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但他在政府部門工作,還是個處級幹部,根本聽不進去。他雖然知道我們都是好人,特別是看到我對家人的關心和付出,相信大法是好的,但為了仕途,還是不敢聽大法真相。十年他都沒有進過我的家門。可我不計較這些,有時會到他家去。這次通過我嫂子的事,也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確是正法,確實能救人命。我再提出讓他退出團隊時,他自然就同意了。而且我現在告訴他們時常念法輪大法好能保平安,給他們護身符,也都接受了。

胰腺癌晚期的遠房兄弟身上找不到癌細胞了

二零一九年春天,我的一位遠房兄弟被醫生確診到得了胰腺癌,已是晚期。他才五十歲,醫生說胰腺癌這病治不好。悲痛的家人開始為他安排後事。

我得到消息後,去醫院看他。我對他說:「我學大法你是知道的。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很好,你相信就會得福報。」他馬上就說:「我相信!」我說:「好,你現在告訴我你入過中共的甚麼組織?馬上對天發誓退出來。」他說:「我小時候很調皮,喜歡打架,甚麼也沒入過。」我說:「那你現在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九字真言,誠心敬念,你一定能轉危為安的。」

他答應了,當時我就讓他念一遍,念得挺好。

住院半個月後,醫生再次給他做檢查。查來查去就是找不到癌細胞。無法解釋,只好就說:「以前誤診了。」

後來遠房兄弟又到當地比較有權威的大醫院去做核磁共振,也沒有發現癌細胞。說他得了胰腺炎,要他注意飲食,不要喝酒。

堂兄出院後,我去給他的爸爸、媽媽即我的遠房叔叔、嬸嬸講大法真相,讓他們明白大法是救人的,相信大法好就能保平安。他們倆老都說:「相信」並謝謝我。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大法師父救度所有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