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的老來福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舅舅今年七十三歲了,初中文化。他為人正直善良,做事有遠見,也很有才華。年輕時,村書記曾多次推薦他入邪黨組織,都被舅舅拒絕,把書記氣得說:只要我在,他甭想在村裏任職。也的確是這樣。他不是大隊會計,但會計結算、預算、業務賬目都是他業餘時間替會計幹的(會計勝任不了,又是他的朋友)。雖然不是村治安調解委員,但鄰里之間的家務瑣事,都得找他去調和,舅舅成了「和事老」。農忙時不但要幹自己地裏的活,還去幫助鄰居幹,在村裏威望很高。

舅舅雖然每天忙碌充實,但他有時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在內心也感覺自己的命運很苦。我姥爺退休時,陰差陽錯的舅舅失去了接班的機會兒,結婚後,只生了三個女兒,未能得子,與舅媽之間感情不和,三天兩頭吵嘴,鬧得家裏時常雞犬不寧。

隨著歲月流逝,舅舅也不得不服命了。一輩子務農,過著清貧暗淡無望的生活。九八年三月,舅媽又患了甲亢病(因飲食含碘食物多引起),在舅舅的心裏又增添了一份壓力和苦惱。醫生講:這種病不是惡性病,但治癒時間需兩到三年,雖說能治癒。但麻煩的是需定時複診、化驗血,服藥的劑量遞減需病人配合,必須按醫生指導服藥等等,如果做不到的話,會終生不癒。

舅舅的家住在偏遠的農村,交通不方便,每次舅舅陪舅媽一起進城複診,沒有一天的時間看不完病。半年後,因農活忙,拖了半個月,導致服藥量沒有及時減,結果再次就診化驗,體內含碘量又過低了,醫生見狀後不容分說就指責。回家後,倆口子很懊喪,治療半年的時間沒見明顯的好轉,反而又加重 了,兩個人整天愁眉苦臉的,舅媽常常以淚洗面,擔心落下病根。

一九九八年十月,舅媽的姐姐知道了舅媽的情況後,找到他們說:不要怕,快去村裏陳清(化名)家學煉法輪功吧,我去煉了不到一個月膽結石病狀就好了,也能吃油膩的飯了,還有張三等幾個人多年的氣管炎、哮喘病、心臟病等多種病都煉好了,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不用交錢很方便,不妨你去試一試。

舅媽聽後,當時就迫不及待的叫姐姐教她煉動功。當天晚上,因為忘了服藥,卻一覺睡到了天亮,早晨起床後,渾身輕飄飄很舒服。緊接著她又去了煉功點學法煉功。

舅媽沒上過學不識字,當大家讀《轉法輪》學法時,她就坐在那裏靜靜的聽。後來她自己也請了一本寶書《轉法輪》,舅舅在家無事時就讀給她聽,她自己在心裏默默的複述著,明白這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

學煉了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舅媽不知不覺的身上有力氣了,雙手也不顫抖了,家務活也能幹了,說話也溫柔了,也不和舅舅吵架了。

舅舅也親眼目睹了舅媽修大法後的變化,也相信是被大法改變的,從此家裏充滿了溫馨和歡樂。

可是這麼好的法在九九年七月卻遭到了邪黨集團的瘋狂打壓,舅舅心知肚明,知道共產黨又要搞整人運動了。說來也巧,一天上午,舅舅去大隊辦公室辦事,恰好遇到鎮裏正在要求村裏上報煉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他看後說:就瞧他們這幾個人,若哪個能煉下去,那法輪功可就真神了。當時負責報表的人一聽,就把報上名的全部刪掉了,至今他們村裏幾個煉法輪功的學員也不在鎮裏黑名單上。

自此以後,舅舅家裏日子過得可順了,三個女兒都很孝順,留了兩個在自己村裏,蓋了兩處房子分給了女兒,她們也都知道大法好,都從舅媽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三個女兒家的日子都過的很紅火。舅媽也識字了,自己能通讀《轉法輪》寶書了。

老倆口種了兩畝地,舅舅晚上還去場子看廠房,逢村趕集日還去清掃衛生,身體強壯,幹起農活來,年輕人都比不上,一個月掙兩份工資,一份是六十歲時購買了退休保險,另一份是進城在城裏建築隊務工,老闆很重用他,讓他擔任記賬員,工作輕鬆掙錢也不少,兩份工資加起來近五千元,讓很多人羨慕不已。他自己和知情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是法輪大法賜給他的老來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