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樁奇蹟出現在耄耋老人們身上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在這鋪天蓋地的大瘟疫期間,年邁母親和那些真念大法好的老人們一樣,個個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她說:「我沒想到活這麼大歲數,滿口牙沒了還能吃、能喝、能睡,消化也好,五臟六腑啥病都沒有。我天天都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在保護著我!」

九十五歲的老母親

母親一生勤勞能幹,不甘人下。我的姥爺早逝,母親十多歲就與姐姐一起給大戶人家做嫁衣,賺錢養家。母親不識字,婚後有了孩子,為了養家學會用縫紉機,憑著記憶、偷看、偷學,僅用數天時間就敢開門接活了。後來進了縫紉社,憑著一雙巧手,裁剪、縫紉樣樣拿得下來,而且特別出活。靠實力贏得顧客與同行的讚譽,被人尊稱為「大將」,母親一輩子都為這個稱號感到驕傲。

然而,幾十年的勞累帶來不盡的病痛:六十年代末患上肺結核差點喪命;常年失眠、便秘、嚴重的內外痔瘡、脫肛,外加雙腿膝蓋紅腫疼痛等等,各種不適此起彼伏。

二零零七年三月我回家看望她時,她的面容憔悴不堪,臉色發暗,雙腿疼痛行坐不便。因我修煉大法多次被邪黨迫害,母親很恐懼,在我一再勸說下,她才同意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五月初我回家驚訝的發現八旬老母親像換了個人:紅光滿面、白裏透紅,我正在驚嘆,她把我拉進廚房。我說:「老媽,您咋變漂亮了?」她壓低聲音告訴我:「你教我念法輪大法好,神的很哪!我現在不光人精神了。還有更稀奇的事,我幾十年的一窩痔瘡疙瘩不知道咋的就好了,也不知是哪天掉的,現在光溜溜的一點都沒有了,你說神不神?我現在吃的香、睡的香,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樣一夜一夜的睡不著了。我知道,你們師父是真佛啊!」

後來大弟弟倆口告訴我:「老媽現在真能睡呀!我們去看她,在屋裏走進走出她都不知道,她睡的真香啊!我們都沒這福氣。」

二零一八年五月,母親不慎跌倒、大腿嚴重骨折,必須手術治療。母親年事已高,醫生要求我們姐弟四人簽字畫押方可動手術。我們簽字後,中午十一點母親被送進手術室。此時母親就開始不停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手術進行了三個半小時,我們姐弟一直守在門外等候。期間、手術室推出一個個病人,個個萎靡不振,面色蠟黃。當九十多歲高齡的母親推出來時,我們看到她面色紅潤、正翹著腦袋東張西望找我們呢。當時小弟弟就高興的連連說:「看老媽,她在找我們呢,她咋像沒事的人一樣!」

為了避免麻藥勁過後疼痛,醫生為母親配置了鎮痛泵。神奇的是:母親一直沒有出現疼痛,根本用不上那個鎮痛泵。她說自己一直都在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整個手術過程中她不害怕、不緊張,心不慌、頭不暈,自己是看著醫生為她做手術的。剛剛推出手術室一看到我們,她就吵著要吃東西。當醫護的大兒媳告訴她:手術後八小時內不能吃東西,叫她忍著,時間到了給她弄吃的。她這才安靜下來。

第五天拆線後回到大弟弟家。不到兩個月母親基本康復,藉著助走工具就可以自由活動了。她這個九十多歲的耄耋老人打破了「傷筋動骨一百天」的老規律。

老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在這十幾年裏,母親經歷了一次次的關難,在大法師父保護下一次次逢凶化吉,轉危為安。

鄰居老大姐

我家隔壁樓道有一位八十來歲的農村老大姐,每次見面我都主動和她打招呼。她說:「我一個農村老太婆,沒人看得起,也沒人搭理我,只有你對我好。你咋這麼好哇,不嫌棄我?」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師父要我們對誰都好,所以我把你也當親人。」她說:「我從小就沒有爹媽,跟著奶奶要飯長大的,大字不識一個。現在一身毛病,想死也死不了。兩個兒子一家管一年。兒媳也不待見我,我真的都不想活了。」

我說:「老姐姐,千萬別這樣想,我教你一句話,你天天念,保證對你有好處。」她說好。我倆就站在過道,我教她念「法輪大法好」。我念了十幾遍,她還是記不住,只會念「大法好」三個字。我說:「老姐姐,你記住這三個字也行,可得每天念,在心裏也對著你兒媳念,只要你心誠,一定管用。」

大約過了二十幾天,我又遇到她。從外表看她與以前有很大的不同,面色紅潤些了。她一把拉著我說:「你說的真神啊,我現在吃飯也香了,天天在心裏對著兒媳念『大法好』還真管用。我兒媳婦對我比以前好多了。我咋感謝你呀?」我說:「你別謝我,是你念大法好,大法師父幫了你。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吧!」

二零一七年底,在武漢打工的她的大兒子把她接走了,一年多沒看到她。

二零一九年春,我偶然遇到她,發現她的狀況突然變的很差:滿面浮腫,雙眼腫成一條縫,皮膚黑裏泛黃。我大吃一驚,問她:「老姐姐,怎麼一年多沒見面,你咋成這個樣兒啦?」她說:「我不行了,好長時間吃不下飯,連路都走不動了。」我問她:「你天天念大法好沒有?」她說:「去大兒子那兒就忘了,想不起來了。」我說:「難怪你成這樣了!我再教你,這次你可要記牢,心一定要誠,心越誠越靈,不然誰也幫不了你。」她說:「好,我聽你的,你是真心為我好。」

於是,我就再次一遍一遍帶她念,直到她記熟。在以後的日子裏、只要遇到她,我就提醒她別忘了。

大概過了一個月左右,我發現她再次脫胎換骨,面色紅潤、精神煥發。她張開雙臂把我抱著,連連說:「妹子,你是我的恩人哪,我咋感謝你呀?我又好了。」我說:「是大法師父又救了你呀!你可別再忘了。」她連說不會再忘了。

在後來的日子裏,我晚上從外邊回來又遇到她數次,只見她一手提個魚皮袋子、一手拿個火鉗,我說:「老姐姐,這麼晚了你咋還在外邊忙啥呀?」她說:「我到處走走活動活動,順便撿點破爛。」我說:「你有勁了,這麼大歲數了還忙著掙錢,晚上看不清早點回家吧。」

我再次提醒她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她連說:「記住了,記住了,再也忘不了啦!」

八十八歲的婆家二嫂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去四川探望八十多歲高齡單身居住的婆家二嫂。到她家後看到她一條腿成紫紅色,微微發黑,腫的挺嚇人。我問:「二嫂,你的腿怎麼了?」她說:「我在修腳屋修趾甲,不知怎麼就弄成這樣了。打了幾天吊針也不起作用,我真怕出事……」

我說:「二嫂,你從現在開始,每天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持念一定沒事,一定會好的。」當她看完了我帶去的真相期刊後告訴我,她每天都在求李大師救她。她一遍遍的自言自語:「李大師,求求您救救我!我一個孤零零的老太婆,好可憐。求求您救救我!」

隨著她這麼不停的念,她的腿一天天好轉,十多天後她就陪著我在當地到處遊玩了。我準備回家了,那幾天她總是流淚,不捨得我走,我也不能不走啊。她說:「我只有靠李大師保護我了,不管有啥難事我就求李大師!」我說:「好,您這麼誠心,師父一定保護您。」

如今已八十八歲的二嫂每天必做的功課就是一遍遍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4/185743.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