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講法 患末期肝癌的老伴得救了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歲了,一九九六年得法。小學只上了三年,正是文革時期,宣揚「讀書無用論」,在學校不是開批鬥會,就是參加勞動,所以,三年也沒學多少知識。

剛得法時,《轉法輪》中的字不認識幾個,在小組學法時,只能聽別的同修讀,自己學法,很多字又不認識,真著急呀!那時用「如飢似渴」形容我想學法的心情一點兒也不過份。

在小學沒學到甚麼,可我學會了中文拼音。我開始修煉時,女兒上初中了,我就叫女兒教我怎麼查字典。學會查字典了,每天就拿著字典查字、認字、寫字,每天都是這樣堅持著。一開始一頁書裏識不了幾個字,不長的時間,學《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就很少有不認識的字了。自己都覺的學識字的過程很神奇,非常感謝師父!

隨著學法,知道了師父教我們的是做好人、超越好人成為一個真正修煉人的道理,所以,從一開始,我就從家庭生活中,從點滴小事做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不管是與老伴、與孩子,還是在親戚朋友們的交往中,我都不忘自己是修煉人,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修煉二十多年的時間裏,我的身體一直健健康康,我的家人從我的親身經歷中,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看清了邪黨的罪惡。

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我經歷了多次的騷擾和迫害,精神壓力很大,有時候正在家裏忙家務,警察就敲窗戶要進屋搜查。每年中共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街道辦事處、村委的人員就走馬燈似的來家騷擾。

二零一五年我訴江的訴狀是兒子騎車帶我到郵局寄出去的。有一次派出所警察來我家騷擾,丈夫叫我不要露面,他出去應付他們。警察要翻箱倒櫃找大法資料,我丈夫嚴厲制止,警察問我丈夫:「你也學法輪功?」丈夫說:「學法輪功怎麼了,我要能做到法輪功那麼好就好了!」每一次騷擾之後,丈夫總是囑咐我注意安全,他非常明白共產黨的壞,太壞了!

老伴是環衛工人,經常接到同修給的真相資料,他都看,看完後帶回家給我。我還給跟老伴一起做環衛工作的老人講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另一個環衛工帶來一本真相小冊子,告訴老伴,說是剛才一位大法弟子給他的,他要去舉報,被我老伴嚴肅的制止,他說:「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兒?你不願意看給我!」

還有一次,老伴在掃地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大法真相橫幅被人扯下來,丟在地上,他就拾起來又掛到樹上了。

我很喜歡學法,和同修每週一次的學法是我最高興的事。學法小組就設在我們家。每次我和丈夫早早的把炕燒熱乎,等著同修來學法。同修來了大家先讀一講《轉法輪》,然後一起交流修煉體會。這樣的集體學法真是太好了,我知道怎麼樣向內找自己的執著心了,知道用大法來指導一言一行了。家人也都非常支持,同修來了都熱情接待。

我的家人也得到了大法的恩澤,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在這裏只和大家說說我老伴的一段經歷。

二零一九年六月份,老伴出現食慾下降,不愛吃飯,油水不沾,就想吃點白米飯,眼看著他消瘦,眼窩很深,身上沒力氣。有一次走在街上,有個認識的人驚訝的看著他,不敢認了,說:「這麼瘦?不像原來的你了!」整個人皮包著骨頭,一米七五的個子,體重只有一百零二斤。後來去青島醫學院附屬醫院檢查,確診他得了肝癌,且已到晚期。

為了照顧方便,我們便安排他在鄰近的縣級醫院住院。十幾天後,醫生看到他病情越來越重,已經沒有治療價值了,就對我們說:「回家吧,還不一定能過了中秋節。」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二零一九年黃曆八月十一日:身上插著導尿管,臉色蠟黃的老伴被抬回了家。此時的他已經下不了床了,作為妻子,丈夫的病這麼重,我卻不能告訴他,想到他將不久於人世,送終衣服都準備好了,我心如刀絞……

那段時間,孩子們都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陪著他。

在家裏安頓好後,我誠懇的和老伴說:「你也遭了這麼長時間的罪了,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你快聽師父講法吧。」他同意了,我把自己平時聽師父講法錄音的播放器拿給他,給他設置好讓他從第一講開始聽。同修們來看望老伴,又拿來了從明慧網下載的《憶師恩》和同修的修煉故事讓老伴聽。老伴都認真的聽。

他每天都在聽師父講法,聽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越聽越愛聽。聽著聽著,他能坐起來了,聽著聽著,能下地走動了,飯量也逐漸一點一點增大了,再後來臉上變的有血色了,原來腫的老大的肚子沒有了,腿也消腫了,正常了。

至今,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看得出他越聽越愛聽,電視基本都不看了。看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和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的美妙和超常,他都能理解,這也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啊!

現在他的體重從一百零七斤已經長到一百二十多斤了,家裏的零活甚麼都能幹了。

我們全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無限感激師父的慈悲救度!

當初村裏很多人都知道老伴得的是甚麼病,認定他來日無多;親戚朋友抱著難過的心情來見他最後一面,所有的人看到現在的他,都覺的不可思議,太神奇!每到這時,我和老伴就告訴他們,他就是聽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才好的。

在感恩師尊的同時,我也有許多感慨:我的老伴只是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在醫院不收治的情況下,因聽師父講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末期肝癌就全好了,這是多大的慈悲啊!這是一種多大的神奇力量啊!我們生活在農村,經濟條件有限,得了這種病,是沒有多少錢治療的。如果一個常人中的醫生給他治好了,我們一輩子都忘不了,都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人家呢,而大法師父不要我們一分錢……

我想告訴所有的人,我老伴的命是大法師父給的!沒有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沒有修煉這博大和神奇的法輪大法,就沒有今天我這個和睦的家庭,他的親身經歷足以見證法輪大法師父的無限慈悲與偉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13/185863.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