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真相 得福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我是大法弟子的家人,今年三十一週歲,在小時候,跟隨媽媽學法煉功,但是一九九九年以後,在惡黨的暴力鎮壓之下,看著媽媽被迫害和流離失所,我漸漸的混為常人,但是大法好的種子已經埋在心裏。

我也一直很支持媽媽做傳播真相救人的事,也會一起去做一些散發真相資料的事情。我時常感受到師父一直在慈悲的看護著我,每當我遇到難事,真心求助師父的時候,就會得到師父的庇佑。

我的丈夫在了解真相後,也支持大法弟子做講真相救人的事,我們一家都沐浴佛恩,幸福的生活。

「對啊,我還有師父啊」

我於二零一八年二月結婚,因年紀也不小了,很快如願懷了寶寶。可是在懷孕兩個月的時候,我坐長途車和丈夫往返老家之後,出現流血的症狀,嚇壞了我和丈夫。當時醫院檢測,孕酮5.1,醫生說:「這個孕酮太低了,拍的B超也沒看到胎泡,吃藥效果不夠了,先打針看看吧。不一定能保住,你做好心理準備。」聽到這個回覆,想到寶寶可能保不住,我心痛不已,一出診室,就哭了出來。

醫生只給開了一週的保胎針量,需要隔一天去打一次針,其餘時間需要躺在床上靜臥。本來不想告訴我遠在老家的媽媽這個壞消息,可是由於心情十分不安,我就給媽媽打電話,媽媽鎮定地說:孩子,沒事的,我們有師父看著,你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個寶寶就能保住。

我聽後,心裏感到了一股力量,同時又有些想哭,我在心裏說:對啊,我還有師父啊,對啊,我還有救。於是,我在家躺著的那一週,每天都在聽著《濟世》和《普度》的音樂,因為我身體和精神都處在不太好的狀態,只要我還清醒,就一直聽音樂,念九字真言。

一週後,我再次去醫院檢查,我的孕酮結果是19.7,但是還是低於正常孕婦的水平,但好消息是,B超已經能看到寶寶的胎泡了。我當時開心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心裏一直默念,感謝師父!

不過,醫生說,我還是有先兆流產的風險,需要保胎到三個月再看。這時候,我已經沒有那麼害怕了,我知道,我有慈悲的師父的看護,後來保胎的一個月裏,我天天聽大法音樂,念九字真言。三個月後,再去檢查,B超顯示的胚胎寶寶非常健康。

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我們家如願添了一個健康可愛的男嬰,我和丈夫都非常感謝大法師父,給了我信念,賜給我們家一個健康活潑的寶寶。

傳真相 得福報

二零二零年年初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讓不少人生命和生計都遭受了極大的打擊。說到這裏,我們一家都十分感激師父的保護,讓我和我的丈夫工作都不愁生計。先說我的故事吧。

我在寶寶五個月的時候,辭去了工作,在家帶寶寶半年。在二零一九年十月,開始再次找工作,可是因為二零一九年下半年經濟形勢不好,符合我的工作崗位的工作並不好找。我當時都絕望到要去另外的城市工作了,那就會面臨與家人分離。

每天的焦慮讓我心情很差,覺的自己一個海歸碩士,卻淪落到工作這麼難找,這是我第一次覺的自己竟然會難找工作。

大約經歷了一個多月的不停的面試奔波後,我漸漸地想起師父的法理,雖然我記不住原文,但是我記得師父講過「是你的東西不丟」[1],我漸漸的調整心態,在一次無心插柳中,卻收穫了一份離家近,待遇還不錯的工作。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就進了一家新公司。入職後,卻意外地發現,我的崗位在前兩個月都是比較清閒的狀態,這就是後話了。

在二零二零年的一月,疫情全面爆發,二月的過年期間,公司就開始延長假期,並且凍結招聘,員工基本都是在家辦公。這時候,我真的意識到了,這是師父給我的這個恩賜啊,讓我有機會在年前找到工作,並且有一份穩定的收入,解決了家庭的溫飽。不然疫情期間,工作更加難尋。

我的丈夫也是一名「九零後」小伙子,在認識我之後,我和他講了大法的真相,他一聽就十分愛聽我講的這些他以前都不知道的事情,也漸漸的明白了惡黨的邪惡,大法並非電視宣傳的那樣。並且,他還經常向朋友同事講真相,也很支持媽媽做救人的事情。

他的經歷就更加神奇了,他老家的人都羨慕他運氣好。丈夫學歷並不是很高,但是工作努力敬業。在認識我之前,工作一直很努力,但是獎金和升職加薪一直沒有他的份兒。在了解真相之後,這三年裏,每年都會有一次升職加薪,他自己都感歎自己的好運來的這麼難以置信。

在今年,他們公司的其他業務人員受疫情影響銷售減半的情況下,只有他的銷售額還翻倍了(非醫療行業),連他們老闆都說,他是「上天賞飯吃」,我們家人,包括我丈夫的父親,都知道這是傳播大法真相得到的福報。

在這個災難頻發的社會環境中,每個人都置身其中,沒有人可以說和自己無關。能夠保平安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了解大法真相,退出惡黨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希望有機會看到真相的人們,都能冷靜的讀完每一份真相資料,給自己和家人一個選擇美好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