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大法 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一九九六年我喜得法輪大法,僅僅四個月,我身上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二十一年的反迫害修煉中,我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與善念,維護大法,利用一切時機向世人講真相、做三退,救度有緣人。

一、講真相 救有緣

1、親家公說:看你這個人就知道法輪大法好

去年,在我七十歲生日的宴會上,共來了十六個人,除了我娘家的親戚,外加親家兩口子。在場上的人,有十四個人已退出邪黨組織,其中包括親家兩口子。

我簡單的開場白,真心祝願大家健康平安,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我把同修給我救人用的一個牙葫蘆送給了親家公,我問他:你敢不敢掛在車上或掛在家裏?我就這麼一個,不要我就給別人了。沒想到,他幾乎就是喊:敢!我待會出去,就給掛在車上。吃完飯,他還真給掛上了,現在還在車上掛著呢。

吃飯的過程中,姐姐說: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是嗎?我笑著說:我得好好謝謝大法師父。親家公說我:看你這個人,就知道法輪大法好。我感到很欣慰。

說起親家公退黨,還有一段故事呢。

親家公是鄉鎮民政助理,是邪黨黨員,因在外市區住,見面很少。我利用兒媳回娘家的機會,捎去大法的真相資料,順便幫其勸退。因受邪黨的毒害很深,得到的回信是:給我十萬元,我就退。

後來,親家公患上腸癌,兒媳帶他去醫院檢查,我在兒子家幫著帶孫女,便有了見面的機會。我和他談起退黨的事,他沒有明確表態,也沒提十萬元的條件。怕影響他休息,我沒有深入交談。後來他獨自開車從兒子家往回走,路過我家,要捎我一段路。我沒推辭,機會來了。

上車後,我就開門見山:「親家公啊,你的身體能否健康,直接牽扯到我孫女的福份,你說對不?」他說對。我接著說:「我真心祝你平安健康。可是,天要滅中共,誰能擋的住?你是個善良的人,為甚麼要給它當陪葬品?一分錢都不用花的平安保險,為甚麼不去享受呢?就在心裏退,神看人心啊。你趕快退了吧,早退早平安。」

我把「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大法是甚麼,邪黨為甚麼要迫害,都一一講了一遍。他聽進去了,同意用筆名退出邪黨。我為他的明智選擇而欣慰。

這時,我看車已開過我家挺遠的,就說:「親家公,你就給我捎到這兒吧,謝謝你啊。」他說:「你到家了?」我說:「早到家了,幾個來回都有了。」他會心的笑了,高興的說:「謝謝你啊」,緩緩而去。

我往回走,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鐘的路才到家,內心這個輕鬆啊,又一個生命得救了。親家公手術那年是六十歲,現已七年了,還能在老家養十幾頭牛,身體還挺好的。這都是遠離邪黨,大法賜予的福份呢。

把親人當眾生,抓緊勸退,遠離邪黨 我娘家和婆家的親人,百分之八十的人已退出邪黨。親家公現在已在家看大法的書了,姐姐和姐夫在邪黨迫害後,就不敢煉了,現在又從新走入大法修煉。

2、六次上門講真相 老處長退邪黨

這位老處長是當年引我入邪黨的支部書記,他是部隊轉業幹部,人很正直、善良,退休多年,多方打聽才找到他的住處。我拿著禮品,帶上《九評》,到了他家。

見到我,他很高興。我抓緊時間介入正題,當見到《九評》這本書,他心情沉重,面目表情也晴轉陰了,頭象撥浪鼓,一個勁的搖,退邪黨?「不可能!不可能!」還不錯,給點面子,把《九評》書留下了。

在他樓下,碰到他的女兒,一說就同意退出邪黨的團組織。第二次去,老處長還是沒想通,過後聽同事說,他在外面講,某某某叫我退黨,我五十多年的黨齡,我怎麼能退哪,我怎麼能背叛黨哪?不可能。

在這以後兩年多,沒有他的音信,聽說是家搬了。這咋辦?上哪找?我心裏想救他,師父就幫我。在路上遇見原來一個辦公室的老師傅,有他家的電話號碼,我來到這位師傅家,取回了電話號碼,才聯繫上。

老處長搬新家,我找上了門,他還是很高興,但不談正事。我每次去,都要帶點禮品和真相資料。漸漸的,他明白了。第六次到他家,他很爽快的答應了,她的老伴是黨員,也同意退了。

3、堅持給同學講真相

同學聚會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提前把資料、真相U盤和光盤準備好,在文具店買的很漂亮的手提袋給裝上。到場的同學都能很高興的接受,幾次能到場的同學共二十個左右,十七個相繼退出邪黨組織。

受邪黨的謊言欺騙很深的同學,一提大法真相就不想聽,其中有我非常要好的同學,我們倆相處很好,如同姐妹。在同學聚會的時候,她沒發火,可我到她家送資料時,便翻了臉:「你到我家再提這事,就別來了,我就和你斷絕關係!」看那表情,還真是來真格的。

我知道我是幹啥來的,沒動心,可我心裏放不下她,很心疼她,她是乳腺癌患者,雖然已退出邪黨的團組織,但不明白真相,我一定要救她 。過大年,總是帶上點禮物去看她。幾個大年過去了,她終於明白過來了,那一次在她家,她幫著我勸退,共五人退出邪黨組織,有她的弟媳、女兒、女婿、外孫女、妹妹。

二、堂堂正正維護大法

我曾被綁架四次,七百多天的監獄關押,沒有使我屈服,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我信師信法,因為師父就是偉大!法輪大法就是正法!

到勞教所的第三天,兩個包夾拿來了三書讓我寫。我只聽說三書,沒看過啥樣。第一頁上邊只有一句誣蔑話,下面全是空的,讓我填寫。我一看便說:你是咋悟的?我怎麼悟也悟不出真、善、忍是邪的?你悟我聽聽?包夾就說了:大姐還沒明白,等她明白了,再叫她寫吧。就這樣,直到出監,共有五個包夾看著我,都沒有叫我寫三書。

第四天的晚上,專門搞轉化工作的一個「博士後」,夜間值班,聽說來了新人,過來看我。她很斯文,很有禮貌的說:你是怎麼看待法輪大法的?我面帶微笑瞅著她,很平和的說:「師父說的每句話我都相信。」她瞬間表現出的震驚,讓我看到了。她說了幾句家常話就走了。

半個小時後,我得到通知:可以回分隊監室睡覺了。前三天,是在結著冰塊的倉庫裏睡覺。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心中沒有怕,只有善,只有慈悲。這些包夾,這些邪悟的人,曾經是我的師姐師妹,她們好可憐啊。若沒被抓進來,哪能糊塗了?!出去就能清醒過來。我無所懼,維護佛法是作為弟子的責任!師父就為我撐腰,就把邪惡滅了。

在勞教所的一個月後,分管監室的警察對我說:「你來這麼長時間了,這幾個大隊長和各個分隊長對你的印象都很好,你趕快寫轉化書吧。」我認真的說:「隊長啊,她們對我印象好,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你叫我往哪轉啊?你想叫我按假惡鬥去做人嗎?」那個警察說:「照你說,這麼多人轉化都錯了?」我坦誠的對她說:「是呀,都錯了。」她無語了。從那以後,一年半時間的非法勞教,再沒人提「轉化」的事。我知道師父在加持我的正念,使我大腦清晰,對答如流,邪惡鑽不到空子,自消自滅。

我曾被非法關押在省洗腦班一個月。因兒媳婦再有兩個月就要生孩子了,我得照顧兒媳,又要看孩子。我強烈要求馬上無條件釋放我回家。負責「轉化」的人說:「你啊,為了你的兒女,就寫個:回去再不發真相小冊子了,就放你回去。」我說:「就是為了我的兒女,我才不能寫呢。我在大法中受益,現在師父受污衊,大法受誹謗,我不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卻搖身一變,站在大法的對立面,說發真相小冊子是錯的(那次綁架我,不是因為這事),那我的兒女也得跟我受牽連,跟我一起下十八層地獄。」他無言以對。

兒子在今年大年三十吃飯的時候,說:「媽,我真佩服你,你真有剛啊。」我說:「我維護的是佛法啊,誰反對誰就錯了。人不敬神不敬天,早晚是病啊。而現在的武漢瘟疫(中共瘟疫)不是中共迫害法輪大法,迫害佛門弟子招來的滅頂之災嗎?善待法輪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會得到天助!反之,就會得到天懲!」願天下所有善良的人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