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兒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兒媳在娘家是個嬌女,人長的清秀漂亮,多才多藝。兒子結婚時,我二哥就囑咐我:「你脾氣直,在兒媳面前要少說話、多幹活,要會當婆婆。」我點頭答應著,心想:都說婆婆和兒媳關係是最難相處的。家族人也常議論這些事,婆婆說兒媳懶、不幹活;兒媳說婆婆刁、難伺候。可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要求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我無怨無恨,多付出,兒媳總不會說我啥吧?我相信跟兒媳的關係肯定會處好的。

雖然我是這樣想,可還是碰到一些讓我想不到的難事。

一、與兒子離婚又復婚

兒媳跟兒子結婚前,不笑不說話,咋看都是一朵花。可結婚後,一些缺點就暴露出來了。跟我話少,經常沉個臉,也不知哪來的氣。生下孩子後,兩個月就上班了,一週歲就給孩子斷了奶。那時兒子下鄉經常不在家,兒媳也很晚才回來。我哄孩子、做飯、收拾屋子,成了名副其實的保姆。漸漸,兒媳的事就有了風聲,我心裏很酸,又不敢跟兒子說,怕他的家散了。我想勸勸兒媳,可這種事又沒法開口。我盼望她能夠變好。

孫女四歲那年的一天,兒子臉色很難看的跟我說:「媽,我要離婚。」我一愣:「你這是咋啦?」兒子告訴我:他跟幾個朋友在飯店吃飯,他一個朋友突然看見兒媳跟一個男人也進了這家飯店,在走廊裏搭肩摟背。兒子以前學過大法,惡黨迫害後他放棄了。兒子心善,想平和的跟兒媳攤牌。

兒子和兒媳離婚了。離婚後,房子給了兒媳,孩子我管。兒子拎了兩提包衣服回到了我家。

兒子兒媳離婚後,我心裏有塊很大的陰影。以前雖說她有毛病,但畢竟是一家人。可離婚後,孩子我帶,她隔三差五的來看孩子或送甚麼東西。我們見面,心裏總是有點彆扭。可我知道自己是修大法的,大法師父告訴我:修煉人對人要善,沒有敵人。所以我沒有疏遠她,每次我都主動跟她打招呼,熱情讓她進屋,她總是站在門外,把孩子叫到門口說話。

有一次,她來看孩子,寒冷的冬天,她站在門外,很冷的樣子。我讓她進屋,她不肯。我就說:「孩子,中午你來家吃飯,我給你做火鍋,這是你最愛吃的。」她看著我不語,眼淚從臉上滾落下來。見她落淚,我眼圈也紅了。離婚前,我這個婆婆一直默默為她付出,沒說過她一句不是,我帶孩子、做家務,整天笑呵呵的對待她。離婚後我從沒說過她一句壞話,雖然她見我也不說甚麼,但能看的出她的自責和後悔的表情。

二、復婚後的日子依然如舊

兒子和兒媳復婚了。復婚後住在我家,兒媳開始表現還行。看了一遍《轉法輪》,但並沒有走進大法修煉中來。跟兒子也算和睦,一家三口總算是個完整的家,我也不用為孫女擔心了。

可是沒想到,兩年後,兒媳老毛病又犯了,經常晚上出去吃飯,有時半夜回來,有時整夜不歸,倆口子又開始吵架了。兒媳見我還是沉著個臉,叫一聲「媽」都挺費勁,一年中,她跟我說話都是有數的幾次。孫女我帶,孩子衣服我洗,兒媳啥也不管。廚房活從不伸手,三頓飯都是我做。地也不拖,只洗自己的衣服。孩子上學接送,她從不管。衣服買了一件又一件,不合適就送人。

見她這樣,我心裏很壓抑,總想跟她嘮嘮。但我心裏也清楚:說啥?她都會用挑剔心在聽,只好憋在心裏。我丈夫說:「要知她這樣,說啥也得勸兒子別復婚,這成啥了?」我說:「咱是修大法的,別跟她一樣。」

有一次,我娘家媽來了,住了幾天之後,生氣的跟我說:「你這兒媳婦太尖,一年到頭你得伺候她,她一點良心都沒有。」我笑了笑,沒說啥。我始終用修煉人的心態來看待兒媳:看人要看優點,不看缺點。她在單位是出類拔萃的好手,也會說話,業務能力很強,不少人都誇她。她有缺點,我應該包容她,相信有一天她會改的。如果家裏人你瞪她一眼,她嗆你幾句,那還叫家嗎?

有一次,我給了她一個裝有師父講法的隨身聽,因為我非常希望她能走進大法修煉中來。我對她說:「這個法是寶中寶,你聽聽?也不影響你啥。」她嘴上答應,也沒見她聽。我清楚,一個人不管有啥缺點,只要能走進大法修煉,大法就能改變這個人。

有一天,孫女進我屋,忽然放聲大哭。我忙問:「這是咋啦?」一看,兒媳也跟在身後,臉沉似水。孫女邊哭邊說:「我爸跟我媽要離婚。」我心裏一驚:「咋又弄這事?」

在這之前,孫女就偷偷跟我說過:「我媽跟一個男人走的挺近。我媽跟我爸說翻臉就翻臉,大呼小叫的。」孫女上小學了,很懂事。孩子怕她媽,兒媳總訓斥她。孫女在她媽面前總是小心翼翼的,心裏像有層隔扇。有好幾次,孫女跟我說:「奶奶,有個電視劇就像是演我們家,我媽就是那個虎媽,我爸就是那個貓爸。」孩子渴望得到母愛,卻總遭到媽媽的冷漠。見兒媳高興時,孫女就湊過去說:「媽媽,你就像那個虎媽一樣。」兒媳陰沉個臉說:「我那樣嗎?」

三、引導兒媳走入大法修煉

見兒子和兒媳又要離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怎樣做,才算是對兒媳好呢?」作為大法弟子,我不光是多幹家務活,更重要的是,要給她講大法做人的道理,讓她有心法。有了心法,才能不做壞事,家庭才能和睦。師父說:「我經常講過一句話,我說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沒有自私的,沒有想到自己一點兒,完全是為別人好,你跟他講出的話,他會被你感動的掉淚。」[1]

我一直認為兒媳是有善心的,她本質不壞。平時遇見流浪貓,看著可憐,她就買貓糧餵;見到要飯的,她也很大方的給錢。就是因為沒有心法,才造成隨波逐流。我應該告訴她大法是甚麼,讓她走正路。人來一世,不能就這麼稀裏糊塗的把自己毀掉了。

一天吃完飯後,我坐在兒媳跟前,憋著眼淚跟她說:「你跟我生活這麼多年,我一直沒引導你走進大法修煉,這是媽的錯。這個法是教人怎樣做好人的。媽以前身體不好,不學大法,恐怕早就死了。咱娘倆這輩子有緣,才走到了一起,應該珍惜呀!」說到這,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我說:「你想想看,你永遠年輕嗎?你的事,孩子都知道。她對你感情特別重,假如你們再走離婚那一步,孩子憂鬱了,心裏留下傷疤,出了啥事,你後悔不?」兒媳一愣,沉默不語。

我又說:「媽最想跟你說的一句話,就是你能不能看看大法書?跟我一起修大法,這法太好了……」我句句都是掏心話,她雖然沒表示出甚麼,但我感覺她的心被觸動了。我說:「以前我給過你一個隨身聽,裏面有師父的廣州講法,你聽聽吧?聽了,你就知道是啥了。」她點頭說:「嗯。」這一次,她好像入心了。

之後不長時間,一天小孫女悄悄跟我說:「奶奶,我媽在聽師父講法呢!」我暗暗高興,大法是度人的,不管誰,只要肯學,變化就是翻天覆地的。

四、走進大法,兒媳判若兩人

今年年初,武漢肺炎開始傳遍全中國,蔓延全世界。我們住的小區也封了,兒媳不能上班了。我跟兒子和兒媳說:「咱們全家看師父講法錄像吧?」他倆答應了。

兒媳開始看錄像時干擾很大,坐立不安,一會喝水,一會去廁所。兩天後正常了,能夠表情專注的看師父講法錄像了。也學著我的樣子雙盤,雖然盤不上,但看的出挺上進。我說:「這個功主要是修心性,按真、善、忍要求和約束自己,遇事為別人著想,心性提高了,身體才有變化。」我給她講了許多我修煉中的體會和受益情況。之後幾天,她出現消業狀況:頭疼、迷糊、噁心、流鼻涕……消業之後,變的一身輕。

兒媳根基好,師父把她的天目打開了,她偶爾能看見另外空間的東西。一次抱輪時,她看見一隻很大的毒蟾向她吐毒汁。她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那個毒蟾就化掉了。還有一次,她看到一些黑黑的、像蟲子一樣的東西從她的頭裏往外冒,從此後,她的頭疼病好了。她跟我說:「媽,我身體變化特明顯。煉功後,多年的痛經好了、便秘好了;以前幹點活就累,現在不覺的累;以前站時間長了,腰疼、腳底板疼;吃東西不合適胃疼,現在都好了。」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兒媳學煉不到一個月,皮膚變的細膩光滑,臉紅撲撲的。我家是個學法小組,她次次都參加。

從此,她晚上再也不去飯店了,不逛街了,也不購物了,跟兒子也和睦了,孩子的學習也關心了。我跟她生活十幾年,以前她很少跟我說話。現在,她有甚麼事都先問問我,成天「媽,媽」的叫著。她愛吃零食,每次買回來新的,都讓我嘗嘗,有時我不吃,她笑呵呵拿起一個,硬放在我嘴裏。以前,她一年刷不上幾次碗,刷一次碗還要先戴上膠手套。現在,刷碗啥也不戴。拖地、收拾屋子、家務活幾乎都她包了。做飯時,我還沒動手,她先紮上圍裙去廚房了。

兒子兒媳結婚十幾年來,我們老倆口沒吃過兒媳做的一頓飯菜。現在她下廚房忙活,還上網查做菜方法,盡做新花樣的菜。以前,兒子和孩子的衣服她從來不洗,現在她眼裏也有活了,把衣服、沙發巾、被套、床單等洗的乾乾淨淨。她臉上經常掛著笑,有時像孩子一樣唱呀、扭呀,還跳幾下,看得出,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是大法給了她新生,大法不僅淨化了她身體,也使她品行逐漸高尚起來。有一次,她看見陽台上放東西的地方很髒,也不戴手套,把裏裏外外收拾的乾乾淨淨,又把花盆換上了新土。

我家親戚多,以前親戚來我家時,兒媳像個局外人,也不給客人倒茶,也不說句話甚麼的。親戚對我兒媳都有看法,背地裏說她啥的都有。

前幾天,我請小姑子一家人來我家吃飯,一桌子菜幾乎都是我兒媳做的。忙了一上午,飯後她就刷碗搞衛生。親戚們看到感到都非常驚奇,說:「兒媳怎麼變的這麼親啊?」我說:「法輪大法才能真正改變人啊!」他們說:「咱們回家也好好看看大法書吧!」

我孫女跟我說:「奶奶,我媽這是咋啦?變了個人,我都有點不適應了。這下你可輕快了!」我說:「這是大法的威力。你媽修大法了,按大法要求自己,才變的這麼好。你也好好修,學習上多下工夫,咱們全家比學比修。」

我這個兒媳婦真是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開朗了,一家人心裏沒隔閡了。是大法改變了她,使她成為一個新人。十多年來,我兒子不愛說話,總像有甚麼心事似的。親戚跟我說:「你家兒子怎麼不跟以前那樣活潑了?」自從兒媳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後,兒子臉上也有笑容了,走路都哼著小曲。

現在,我這個大家庭其樂融融,真是幸福一家人。這一切,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予的,是大法給予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