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王守慧、劉博揚母子二週內先後被迫害致死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32)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守慧和兒子劉博揚於2005年10月28日被長春市寬城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劉博揚於當晚被迫害致死;不到兩週,王守慧也被害死,遇害時還不知道28歲的兒子已被虐殺。


王守慧

劉博揚

王守慧,時年57歲,長春市宋家辦事處正科級幹部,多才多藝,能寫會畫,能歌善舞,在宋家辦事處是小有名氣的人物。王守慧一家三口於1995年開始修煉大法,身心受益。兒子劉博揚在上高中時隨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體弱多病,煉功後身體健康。

劉博揚,畢業於吉林省醫科大學,是長春市前衛醫院大夫。按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善良、樸實、純厚,在工作中兢兢業業,是被同事和患者公認的好醫生,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榮譽證書有半箱子,可他從不重視這個,就是腳踏實地做好本職工作。

一、母子兩週內先後被折磨致死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時20分,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倆去一名法輪功學員家被跟蹤,被非法抓捕,不法警察到他們居住的地方非法抄家、貼封條。

圖片中王守慧、劉博揚母子生前居住的地方,拍攝於惡警抄家後。


長春市綠園區翔雲街779-2號

房屋正門6樓603號


房屋門口

房屋大廳

王守慧、劉博揚母子被劫持到寬城區公安分局,後來劫持到綠園公安分局刑訊。當晚20時,劉博揚被警察用殘忍的酷刑折磨致死,並被從六樓扔下。

10月31日有關人員才電話通知家人,謊稱是「從六樓跳下自殺」。當時所處現場環境和遺體狀況,與「電話通知」情況不符:劉博揚頭部有三個不同方向的鈍器傷,是被打傷的痕跡,而不是摔傷痕跡;同時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內有積血。後來檢察院屍檢報告也說:頭部多處傷,下頜,頭頂不同方向幾處都是重傷,遍體都是傷,沒有好地方。屍檢報告稱「高處墜傷「,為甚麼遍體都是傷?此外,長春10月28日晚是零下氣溫,窗戶緊閉,劉博揚當時戴著刑具,很難有機會打開窗戶跳樓。為甚麼不讓家屬在28日晚看現場,拖延兩三天才通知家屬,連現場照片都沒有。

王守慧28日被刑訊後轉到長春第三看守所(雙陽看守所)。在看守所裏,王守慧喊「法輪大法好」,並絕食抵制迫害,被野蠻、殘忍灌食、暴打、電擊、腳踢頭部,僅十一天就被迫害致死。死狀慘不忍睹,頭部被踢、打得都是大包,嘴張著,眼睛睜著,脖子脹得老粗,兩眼窩深陷,左耳有血跡。死在五零三號房間,後改為五零六號(嚴管號)。11月10日,家屬被電話告訴「王守慧因心臟病,死於中日聯誼醫院」。

看守所衛生科長李顯東,每天把王守慧拖出去灌食,上、下午各一次,插很粗的鼻管,每次灌一小盆苞米麵(約二斤水的盆)。上午灌食一盆(生苞米麵),不等消化,下午又灌一盆。最後一次灌食在王守慧已出現生命危險送回號裏後,又指使號長與刑事犯用冷水在東北十一月份寒冷的天氣裏給王守慧「洗澡」(一種酷刑)。開始時還可以聽到王守慧的喊叫聲,一個多小時後就沒有氣息。犯人為了討好獄警,野蠻強行地灌,讓打就打,讓踢就踢,不知王守慧啥時死的,發現時人已經硬了。

二、王守慧多次遭受殘忍迫害

1999年7.20之後,綠園區正陽派出所和正陽街道辦事處的邪惡之徒多次到王守慧家進行騷擾。99年10月王守慧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劫持到長春市大廣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後又在正陽街道辦事處私設的扣留室被非法關押四天四宿,期間不法人員對其強制洗腦,不許睡覺。

(一)在勞教所遭受的折磨

2000年2月22日王守慧因上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被綁架至長春市黑嘴子勞動教養所非法勞教20個月。王守慧、王玉貴等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捆綁在床邊,強迫其站立著不許睡覺,一天24小時背著手站著,有時還用電棍打她們,王守慧曾被這樣折磨六天六宿,被折磨得有氣無力。王守慧曾被迫每天白天幹活,夜間站著不許睡覺五天五宿;被綁死人床數次;被野蠻灌食四次;在省公安醫院被犯人將左眼踢傷。

在勞教所期間,王守慧曾遭電棍酷刑八次,最嚴重的一次被捆綁在床上用兩根電棍同時電一個多小時,全身及滿臉沒有一處好地方,嘴唇電起大泡,一週內進食困難,臉變形。

當時一同被劫持在黑嘴子勞教所第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說:「惡警隊長王麗梅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行罰站,不讓睡覺的迫害,好幾天,我半夜上廁所,看見長春法輪功學員王守慧,一個人還在走廊面壁站著,那時天很冷,王守慧被迫害的已經很虛弱了。」

王麗梅經常把學員綁在床上電,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大法學員。王守慧一次遭惡警王麗梅電擊後,已看不出人的模樣,臉與脖子均腫得老高,滿嘴大泡,皮肉焦糊,到處都充斥著刺鼻的烤人肉味,同監室的人都認不出是她是誰,整個人都變形了。

2000年4月份以後,所裏接到新一輪迫害的指令,每人都得過關,於是所裏又購進了許多電棍。就在那段日子裏,所裏每天到處都能聽到電棍的電聲和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只要不決裂就一直電下去,再不行就天天加期,蹲小號,幾天不許睡覺。王守慧、王玉桂、劉桂茹、劉淑娟因堅持煉功,被惡警、大隊長多次綁在床上用電刑,大隊長讓刑事犯看管她們站五天五夜,不許睡覺,如閉一下眼就要挨打。她們多次被刑事犯人用皮鞭抽打,受盡折磨,被折磨枯瘦如柴,生不如死。

2000年5月13日那天,早四點法輪功學員煉功,警察們一起上,破門把法輪功學員們打倒在地,這時打聲、電棍聲、慘叫聲連成一片,王守慧被電得臉變形、紅腫,劉淑娟被吊起六天六夜。有幾個法輪功學員被電得胸、臉都糊了。大隊長王麗梅用高壓電棍電法輪功學員王守慧,從走廊一頭電到另一頭,兩個電棍電了一個多小時。法輪功學員尚東霞四肢成大字形銬在死人床上半個月,王秀芬被綁十天,劉淑霞,劉淑娟被關進黑屋(小號)半個月。

劉淑娟、王守慧、王玉桂因學法煉功,遭受邵豔紅的掏心拳毒打、竹板毒打。大隊長讓刑事犯看管她們站五天五夜,不許睡覺,如閉一下眼就要挨打。

本來非法勞教一年,因其不放棄信仰加期8個月,後因王守慧病危,勞教所人員怕出人命才將她送回家,保外就醫。

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我與一同修去看望剛剛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只剩一把骨頭放回家的王守慧。她當時身體有多處電棍電擊及其它鈍(銳)器所致的傷痕,右眼處的大紫包有雞蛋大還沒消。由於多次被殘酷的折磨及在陰暗潮濕的被關押環境裏,沒有基本的衛生條件,出來時,王守慧還染上了一身疥,奇癢無比。

「王守慧向我們講述了在長春女子勞教所(黑嘴子)的種種遭遇。邪惡的獄警用各種方式折磨王守慧(包括唆使刑事犯勞教人員折磨她),她右眼的紫包就是刑事犯在獄警的唆使下打的。還有一次,邪惡的獄警將王守慧綁成雙盤在小桌上,走到哪便讓其他被勞教人員給抬到哪,足足綁了王守慧10多個小時,才在實在看不下去的勞教人員求情下,將王守慧放了下來。」

(二)長春電視插播後遭受的殘忍迫害

2002年2月開始,綠園區正陽派出所惡警就經常在夜裏到王守慧家砸門騷擾,當時劉博揚的奶奶正在他家養病,受到驚嚇病情加重,家人只好將奶奶送到別的親屬家。

2002年「3.05」法輪功學員在長春電視插播真相之後,長春市公安進行大搜捕,綠園區正陽派出所的所長陳鳳山積極配合迫害,在管區內展開地毯式抓人,所有登記的法輪功學員都成了抓捕對像。綠園區610和正陽派出所多次到劉博揚家抓人,一家人只好離開家。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綠園區正陽派出所綁架,並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被蒙面帶到長春淨月潭的淨月山上私設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兩天一宿,遭受酷刑折磨:惡警用兩根電棍同時擊電乳房、大腿內側靠外陰部等處;三個男子同時拳擊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處,致使王守慧左臉面頰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左眼受傷、視力模糊。被送雙陽看守所後,肺部感染。在送公安醫院住院期間,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強行輸液,不讓上廁所,強行插導尿管又不護理,使尿流滿床,全身泡在尿中兩天兩夜,將導尿管插五天五宿不動,導致後來小便失禁。從鼻中插橡皮管到胃裏一放就是三五天不動,使鼻、咽、食管內均流血。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綠園區分局政保科綁架至正陽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綁成一個團捆了一宿,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間曾被手銬與腳鐐連一起銬了十八天,野蠻灌食一個月。灌的是濃鹽水加玉米麵,由七八個警察按著、拽頭髮、堵嘴,從鼻孔插管。後送省公安醫院固定四肢強行輸液,灌食30多天,後在王守慧奄奄一息時才被放回家。

法輪功學員回憶說:「2003年黃曆年前夕,我第二次見到王守慧,這是她又一次被惡警非法抓捕折磨後,剛被放回不久,當時一同修將王守慧接到一處空房養傷。她又摔了跤,幾乎不能行走,僅有一隻腳敢使勁,走路得拄著棍子一跳一跳地走,體重看上去也就是四五十斤,乾瘦乾瘦的。疥瘡的奇癢,身體的酷刑傷痛,胯骨和腿之間的劇痛時時折磨著她。」

2003年12月9日晚八點多鐘,綠園區公安分局和正陽派出所指導員蔣偉等一群惡警又竄到王守慧家中,在本人不在的情況下將其非法抄家,沒翻出任何大法資料,仍不甘心,並威脅其丈夫說,她是重點人物,要非法抓捕她,並且到其單位騷擾。

王守慧家中多次被派出所用萬能鑰匙開啟抄家,搶走現金4千多元。王守慧丈夫在2001年初被劫持到興隆山洗腦班進行迫害。

三、劉博揚遭受的非人迫害

2002年3月9日,綠園區刑警隊和正陽派出所的惡警在無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像強盜一樣用萬能鑰匙打開劉博揚家的房門抄家,還在樓下的平房裏派人蹲坑監視。

2002年3月16日,綠園區刑警大隊四中隊惡警到單位將劉博揚綁架,妄圖通過他找到他父母,沒有得逞,就把劉博揚綁架到正陽派出所。在正陽派出所,劉博揚和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派出所的鐵籠子裏,鐵籠子很小,關了7、8個人後,連坐的地方都沒有,晚上也只能整宿站著,一個姓王的治安員強迫他們聽誣蔑大法師父的錄音。

第二天,劉博揚被強行送至大廣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劉博揚質問他們:我擾亂了甚麼社會秩序?惡警無言以對。

4月1日,15天拘留到期,正陽派出所警察把劉博揚從拘留所拉到他單位門口,劉博揚剛走出30米,就衝過來7、8個人,把他的頭用衣服蒙住,塞進一輛轎車,劉博揚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大聲質問他們是甚麼人,為甚麼綁架他。這夥人稱是市公安局的。劉博揚被帶到一處秘密地點,在椅子上被銬了兩天兩宿,原來這夥人是國安特務,因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捕前曾和劉博揚用手機通過話,國安特務從他的手機通話記錄中查到了劉博揚的手機號,而劉博揚的手機卡是用身份證買的。劉博揚遭三天三夜刑訊逼供迫害。

2002年6月27日,劉博揚一家三口又被綠園區分局政保科綁架至正陽派出所,身上帶著的5000多元現金和2部手機也被搶走。政保科科長朱志山(此人是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支桂香的主要兇手)指使手下惡警苑大川等人對劉博揚刑訊逼供,苑大川和正陽派出所的幾個惡警對劉博揚殘酷折磨,拳打腳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繩,頭上套塑料袋,上大掛,把劉博揚的雙臂背到後面,然後用手銬將人雙手吊銬起來,身體懸空,並且來回悠盪或向下拽雙腳,受刑後幾分鐘,劉博揚的雙臂就像撕裂般劇痛,全身大汗淋漓,後他的手很長時間麻木無力,拿東西都很吃力,兩個多月才復原。當時苑大川還叫囂說:「法輪功我也打死過幾個,打死你們我不用負任何責任!」

劉博揚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後,送往鐵北看守所關押四個月。當時看守所的監舍內人滿為患,睡覺時要「睡刀魚」──每個人只有20多釐米寬的空間,即使側身躺身體也要疊在一起,晚上起夜回來就連地方都沒了。劉博揚身上長了很嚴重的疥瘡,奇癢難忍,每晚都是徹夜不眠。他在被提審時質問為甚麼超期關押時,提審的警察竟說:「法輪功是特殊事件要特殊處理。」

2002年10月29日,劉博揚被送至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教養2年。朝陽溝勞教所這個邪惡的黑窩裏非法關押了法輪功學員幾百人, 2002年3.05之後,為了完成省裏指派的「轉化」任務,所長王延偉、王建剛指使發動了幾次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攻堅戰」,使用各種殘忍的手段瘋狂迫害。2002年12月份,惡警強迫劉博揚整天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多日不讓睡覺,輪流夜間看管,進行強制洗腦迫害。

關押劉博揚的二大隊被刑事犯稱為「鐵軍狼隊」,是朝陽溝最邪惡的大隊。惡警隊長楊光是個流氓警察,辦公室裏放著一把鐵質板斧做刑具,他自己較少親自動手,而是在幕後指使手下的惡警行惡。惡警朱勝林每次迫害行動都衝在最前面,法輪功學員孫顯明的胳膊被朱勝林打折後不給治療,導致孫顯明兩側胳膊殘廢,生活不能自理。每天晚上取行李時刑事犯班長不許別人幫他,孫顯明只能用牙叼著行李回寢室。劉博揚由於堅定對大法的正信,受到惡警各種折磨。

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迫參加高強度的勞動,二大隊幹的是印刷廠的活,經常幹到夜裏11點以後。有人來檢查時,勞教所就把勞動工具都藏起來,根本不承認讓勞教人員幹活的事。2003年6月份,鏟地幹了2個星期,拔草時要在地裏爬,雙手全是血泡,手腕都累腫了,好幾個身體虛弱的法輪功學員在地裏累得昏倒,收工時是被背回監舍的。

2004年4月,法輪功學員王金波因為抵制奴役勞動被獄警孫海波毒打了3、4個小時,把電棍都打折了。5月27日,劉博揚因被查出經文被惡警獄警劉曉雨毒打,不知用甚麼東西把臉打破。

2004年6月,劉博揚勞教期滿,勞教所卻不放人,找藉口加期47天。

2004年8月17日,正陽街道辦事處惡人和綠園區610、正陽派出所兩惡警將劉博揚強行帶到正陽派出所,強迫他寫所謂的「保證書」,被拒絕後,惡徒試圖將劉博揚綁架到興隆山洗腦班繼續迫害,還向劉博揚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費用。後來劉博揚正念走脫。

四、「長春插播」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電視、報紙、廣播等所有的宣傳工具製造謊言污衊法輪功、宣傳對法輪功的仇恨,很多群眾受騙被愚弄的情況下,2002年3月5日晚八時左右,吉林省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成功插播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不但把法輪功的美好傳達給了世人,更把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的卑鄙用心全面揭露了出來。

對此,江澤民一夥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隨後中共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知道姓名的有劉海波、侯明凱、劉義、李淑芹、李容等人;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其中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劉成軍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潤君、劉偉明被非法判刑20年;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迫害。

(一)在大搜捕中死亡的七名法輪功學員

2002年3月11日晚,長春市綠園區醫院CT科醫生、34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海波被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從家中綁架,進行酷刑逼供直至深夜一點多,發現心跳停止,才住了手,送120急救中心,但人已經死亡。


劉海波與妻子合影

劉海波與妻子3月11日晚被長春市寬城去公安局刑警隊在隊長艾力民的帶領下非法闖入住處綁架,並搶走了劉家中的五千元現金及張某身上的現金,被帶到寬城區公安局刑警隊酷刑逼供,惡警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將劉海波全身衣服扒光,把其銬在老虎凳上,用高壓電棍從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內臟,使劉在極度的痛苦中離世。寬城區分局沒有通知劉的家屬,就將其屍體秘密火化,對外謊稱其死於心臟病。劉的妻子被打得口歪眼斜,送去搶救,數日後被送到長春市雙陽看守所關押,後來又轉到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只留下一個當時只有兩歲的兒子由親屬撫養。

3月16日,一名三十多歲的男性學員被長春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活活打死,身體多處受傷,內臟被打得破裂多處,身體已經嚴重變形。

3月18日,長春市綠園區青年路法輪功學員劉義,34歲,被長春綠園區公安分局刑警隊,打死在該刑警大隊辦公室裏。

3月20日,五十四歲的女學員李淑芹遭長久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在長春第三看守所被摧殘致死。

吉林大學應用數學系教師沈劍利於3月6日被綁架,有證人證實沈劍利在一次被提外審後,就再沒見她回來,4月下旬,有公安人員「無意」間透露沈劍利已被迫害致死,但至今未見到屍體。

法輪功學員李容,女,35歲,畢業於吉林大學,曾在吉林省藥物研究所工作,在2002年3月被當地警察以參與電視插播為由抓捕,李容為逃脫惡警抓捕不幸墜樓身亡。

35歲的法輪功學員侯明凱,遭到中共邪黨「六一零」以懸賞五萬元並晉升二級官職為條件大肆搜捕。侯明凱於2002年8月21日在長春被抓,兩天內即被迫害致死。

(二)劉成軍、梁振興等多人遭冤獄折磨離世

1、主要插播者劉成軍2002年3月24日被非法抓捕,被轉到長春鐵北看守所,遭受老虎凳等酷刑折磨,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並曾被綁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2002年9月中旬,劉成軍被非法審判時,是被人抬入法庭的。


劉成軍

劉成軍被非法判刑19年,被劫持到了吉林監獄一大隊。在遭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2003年12月26日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人世。當天,吉林監獄糾集大批警察,不顧家屬反對,未經屍檢,於中午十一點強行火化遺體。

看到兒子的慘死,劉成軍的父親劉長太當時就不行了,母親哭昏了過去。劉長太老人說:「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學做好人、一心向善的人,為甚麼要遭到如此惡毒的虐殺,請問,這樣一個泱泱大國,法律和公理何在?人間正義何在?我想像不到他們用了甚麼惡毒的手段害死了我兒子,因為我兒子臨死時鼻孔、耳朵、大腿等處都在流血,這究竟是為甚麼?」

2、主要插播者雷明,男,30歲,白山市人,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後,被非法判17年,劫持到吉林監獄,又遭受「抻床」等各種酷刑折磨致雙腿殘疾,肌肉萎縮,不能行走,及嚴重的開放性肺結核,於2006年8月6日含冤離世。


雷明

雷明2002年3月15日被惡警、惡人綁架到長春市清明街派出所,隨後又被劫持到長春市公安局,遭惡警用電棍猛烈電擊折磨;然後被迅速劫持到長春公安一處。惡警把雷明抬到鐵老虎椅上,雙腳綁緊,用鐵棍橫穿老虎椅扶手,用鎖頭把椅子鎖死。惡警們瘋狂的奔雷明衝過來打他嘴巴子。又過來兩惡警手裏各持一根電棍,把雷明上衣和褲子扒下,然後兩惡警同時電擊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門,使雷明痛苦萬分,慘叫不止,直到電棍沒有電了。惡警們就又將電棍充上電,然後又換兩個惡警用塑料袋套住雷明的頭,緊緊不透一點空氣使雷明憋得要嚥氣了。惡警們突然鬆開塑料袋,雷明剛喘幾口氣就又套上,這樣不停的反覆折磨,直到電棍充完電,就又換兩個惡警繼續給雷明用電刑。惡警們覺得邪惡的程度不夠,又拿來一個扁頭螺絲刀在電爐子上烤,然後再往雷明的脖子上燙,燙得肉皮脫落。

雷明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後,被長春市中級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七年,於2002年10月被劫持入吉林監獄,繼續遭受酷刑迫害,歷時兩年多,期間遭毒打、彈眼球、捏睪丸、綁「抻床」,被固定在床上七天;被迫從早上四點五十分坐到晚上七點三十分「坐板」等等各種酷刑折磨,和整日整夜無休止的精神施壓,致使雷明雙腿殘疾,肌肉萎縮,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及嚴重的開放性肺結核。

3、主要插播者梁振興,在遭受了近十年的殘酷迫害後,於2010年5月1日上午十時左右在公主嶺監獄獄警的監管下,在公主嶺中心醫院離世,終年46歲。梁振興被非法判刑19年,先後在吉林監獄、鐵北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公主嶺監獄中被殘酷迫害。


梁振興

中共的歷史就是殘暴迫害且反覆愚弄民眾的歷史,它專屬喉舌的謊言宣傳,完全是為了維護少數人的權利,事件的真相及民眾的利益從來不在其考慮之列。法輪功學員是實踐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修煉人,卻無辜遭中共迫害,當自身蒙冤受害時,依然讓中國人不受謊言所惑,展現的是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

2007年9月5日,在澳洲紐省的議會大廈,「亞太人權基金會」舉辦了年度人權獎的頒獎典禮,授予為打破暴政新聞封鎖的劉成軍「丹心汗青獎」。這一獎取名於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絕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亞太人權基金會相信,劉成軍等人將作為二十世紀中華民族的人權衛士,常留青史。亞太人權基金會認為,劉成軍的選擇在對抗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背景下,是可歌可泣的義舉。為獲獎者頒獎的紐省上議員格爾頓。莫里斯表示,劉成軍獲得的丹心汗青獎是留給歷史的見證。

代表劉成軍領獎的法輪功學員張先生在致謝詞中說:「五年前劉成軍和他的同伴們為了突破封鎖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真相所做的壯舉震撼了世界人民的良知,正因為他們的堅韌和不懈的努力,使越來越多的人了解真相,選擇脫離中共。

「這個獎項提醒人們在中國經濟繁榮假相之下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仍在發生。有多少人為了經濟利益正喪失人類賴以生存的道義原則,又有多少人能夠預見,中共對真、善、忍的打壓,對傳統文化和道德的摧毀將給中國及世界帶來災難。願這個獎項能夠使更多人了解到真相的意義和價值,讓我們一起來維護正義和尊嚴,結束這場迫害、為我們自己,也為我們的民族奠定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