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姐妹被迫害致死(圖)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2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向南,綦江縣松藻煤礦,那裏遠離鬧市的喧囂,有著蒼翠青山的環抱,有著潺潺清泉的流淌。二十一世紀,那裏卻有一個不尋常的淒婉故事,流傳在青山綠水間。

松藻煤礦有一對同胞姐妹王積琴和王積奉,從小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二十多歲後分別成家在父母同一社區的煤礦。不幸的是,姐妹倆因為堅守法輪大法「真、善、忍」原則,修心向善,面對強權迫害而不願唯唯諾諾而妥協,先後被綁架、勞教,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多歲。善良的父親王森林難以承受巨大的打擊,導致精神失常,癱瘓在床,二零一六年二月含冤離世。


王積琴

王家最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是母親楊國正。修煉前,由於一家人的重擔全壓在她一個人身上,生活的苦使她的性格脾氣越來越壞,一身的病:頸椎骨質增生、風濕關節炎、風濕心臟病、婦科病、頭痛、頭暈、痔瘡等,使她性格暴躁,爭強好勝,怨氣十足,特別是丈夫,像是她的出氣筒,一不順心就罵他沒本事。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兩個月,她的病不翼而飛,得到了健康的身體,思想也得到了明顯的昇華。

楊國正老人說:「我聽師父的話,對人慈悲、善良,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一切我真誠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是他拯救了我,使我身心得到了真正的健康。特別是老伴非常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說是大法把我教好的,我再也不罵他了,家庭也從此和睦了。」

王家的兩個女兒王積琴、王積奉看到媽媽的變化,也先後走進了大法的修煉中。妻子、女兒們遵照真善忍原則,做事總先考慮別人,因此家庭總是洋溢著歡聲笑語,幸福而祥和。

女兒王積奉說:「一九九八年媽媽和姐姐有幸得到法輪大法,從此我們家就發生了根本的改變。身患重病的姐姐徹底擺脫了病魔的折磨。家裏的吵鬧聲也少了,因為媽媽的性格脾氣有了很大改變,總是帶著滿臉幸福的笑容,變得那樣的慈悲善良、寬容大度,做事總先考慮別人,也不和別人去爭去鬥了。看著媽媽精神變得如此的輕鬆,我們一家真是為她高興極了。一九九九年我也走進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列,還找了一個修煉大法的丈夫,這樣我們的家庭總是充滿著幸福祥和的氣氛。」

可是溫馨的生活不久就被破壞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頭目江澤民為一己之私、凌駕於法律之上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鋪天蓋地的誣陷打壓。王家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支離破碎,她們先後被抄家被抓,被關押在看守所,被勞教、被酷刑折磨。

一、大女兒王積琴被迫害致死

大女兒王積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另幾個同修一起到北京去上訪,希望向政府說明法輪大法真相,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劫持回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早上,王積琴和其他功友到礦部花園煉功,被警察帶到公安科,並逼問誰組織的,沒問出所以然就被關進又黑又髒的黑屋子裏,下午被非法關押到綦江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因盤腿而坐和說話面帶笑容,就被戴上三十八斤重的刑具「雞啄米」四天四夜。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王積琴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送到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王積琴受到殘酷的迫害。在多次被體罰、毒打,身體被嚴重迫害的情況下,惡警以治病為名指使七、八個吸毒犯對她強制灌入不明藥物,導致她休克。

她在遺書中寫道:「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晚,被一個叫楊明的惡警和八個吸毒勞教人員拖到一間屋子裏,把頭、鼻子、嘴、手、腳分別按住,強行灌一種不明藥物,再把鼻子、嘴捂住,當時差點窒息害死,兇手們看到我臉色蒼白,像死人一樣,才趕快把手鬆開,氣才慢慢回過來了。過後,身體腫,走路很困難,身體越來越不行了……」

母親楊國正到勞教所去看望她,被勞教所拒絕,監管人員聲稱:「她不想見你們,對你們沒有感情了。」 但要求給她上錢。

王積琴受到了殘酷的精神及肉體的折磨,身體每況愈下,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勞教所怕她死在裏面,於二零零二年給她辦了保外就醫,提前釋放回家。

生命垂危的王積琴回家後一直吐血、便血、胸悶、氣喘咳嗽、嘔吐、腹瀉、腹部劇痛,胸部以下嚴重浮腫,四肢無力,不能入睡。當地六一零和躍進一村段長經常到家對王積琴進行精神迫害,六一零還給她丈夫和父親單位施加壓力,加上她丈夫被邪惡的謊言毒害,回到家把全身的氣都撒到她身上,本來身體就虛弱,得不到恢復。

王積琴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年僅二十九歲,丟下四歲多的兒子孤苦伶仃。王積琴去世後腹部出現青紫色的斑塊,嘴唇周圍一圈發青。

二、小女兒王積奉被迫害致死

二女兒王積奉(王積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同她丈夫古勝學和另幾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北京去上訪說明大法真相,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並搶走身上的全部現金,劫持回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

王積奉的丈夫古勝學被非法勞教兩年,在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整整被折磨了兩年。被惡警及其指使的吸毒犯人毒打,使用電棒、狼牙棒等多種刑具折磨他,並用各種惡劣的方式:不讓睡覺、不讓洗澡、讀惡毒誹謗法輪大法的材料、做各種超負荷的訓練和勞動、關小間等等來逼迫他背叛真善忍信仰。

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積奉講法輪功真相,被謊言毒害的人誣告,被非法勞教一年,關在重慶女子勞教所。勞教所的警察為了逼迫王積奉轉化寫「三書」,用盡了各種卑劣的手段和酷刑:毆打、罰站軍姿、罰軍蹲、在烈日下跑步等等。王積奉被迫無奈違心的寫下了「三書」後內心極度痛苦與悔恨。在勞教所中,王積奉身上長滿了疥瘡,獄警就強迫她吃不明藥物。

王積奉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從勞教所回家,與她姐姐(王積琴)一樣,身體越來越差,消瘦、吐血。

由於多次遭到中共不法人員騷擾,王積奉二零零二年一月被迫流離失所。其丈夫古勝學從勞教所回家沒過幾個月,於十月十四日上街買東西,又被警察秘密綁架關押在綦江縣看守所、非法勞教三年,並再次被劫持到西山坪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姐姐王積琴被迫害離世後,惡警們叫了七、八個被謊言蠱惑的人將她家把守起來,說是這幾天要開甚麼「十六大」,整天把她家的門鎖上,把她父母鎖在屋裏,不准出門。還到處打聽王積奉的下落,逼得她四處流浪,有家不能回。

娘家婆家時常都有當地派出所、公安科到家騷擾,王積奉有家不能回,直到她的身體實在撐不住了才回到本地,怕連累父母不敢回家,直接住進松藻礦務局醫院,住了十來天花去七千多元錢,醫治無效,於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三日含冤離世,年僅二十六歲。

二零零四年綦江公安非法闖入家中,搶走了王積奉的火化證、死亡證和住院的醫療發票,目的是毀人毀證。

王積奉丈夫古勝學二零零二年再次被綁架到西山坪後,在七大隊嚴管組一直受著殘酷的折磨,特別是在嚴管組的前幾天,那些惡毒的藥教(吸毒者)幾個人把他強制的按坐在地上,把他的兩隻腳像散盤一樣狠狠的給他擠攏,然後再用人把他的頭使勁向前壓在地上,又把他的雙手反押在背上,整個腰部和頭部彎得像個半圓形,身體不准動一點,久了痛得他忍不住時有一點呻吟聲發出來,那些惡人又用毛巾、手去捂他的嘴,這就是那些毒教所說的「正坐3」,有時晚上12點還要讓他這樣扣起。晚上睡覺還不准朝牆睡。而且兩隻手還必須放在被子外面,每天早上5:00、甚至更早就把他從床上叫起來所謂「反省」。

古勝學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在乘坐出租車時,因沒有身份證被惡警非法扣留,惡警從電腦系統中得知古勝學是法輪功學員,遂強行綁架了古勝學,並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關押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這期間被嚴管,被迫害的頭髮花白、人很消瘦、臉色蒼白,被邪惡之徒強行灌毒藥後,生命垂危,被送北碚九院住院搶救後「保外就醫」,於零九年十月三日回家。

三、母親楊國正被迫害事實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清晨,楊國正與兩個女兒(王積琴、王積奉)和其他功友一起在學校操場煉功,被蹲坑的警察非法抓到松藻派出所,每人罰款二百元,共被勒索六百元,沒開任何收據。

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松礦黨委副書記、保衛科科長、地段段長、松局科長將楊國正綁架到打通技校「洗腦班」,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強行轉化寫「三書」沒達目的,非法關押十五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綦江縣公安局一科周德明、松礦派出所惡警何信強帶了幾個保安到楊國正家抄家,強行闖入她家奪走她手中的寶書《轉法輪》和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帶等。還指使惡人橫行霸道強行給她戴上手銬到派出所。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松藻派出所警察闖入楊國正家,搶走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並把她銬上手銬押到派出所,楊國正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心想做一個好人怎麼這麼難?事後,綦江公安科科長和松藻派出所警察又非法到她家抄家搶劫,找所謂「證據」,搶走了一張師父的經文和講法錄音帶。

二零零一年黃曆新年,楊國正回娘家看望老娘,松藻派出所警察就給當地浦和派出所打電話,楊國正還未到娘家,浦和派出所警察就已先到近八十歲的老娘家,對老人進行恐嚇,並揚言要抓她。

同年的一天晚上十一點多,松藻派出所警察闖進楊國正家四處查看找人,說她二女兒(王積奉)搞串聯,並進行恐嚇。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兩個警察闖入楊國正家,搶走三本《轉法輪》,並把她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在長方形的硬紙板上寫上」法輪功」三個字,強行把紙板掛在她胸前錄像,並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後又送到綦江拘留所迫害一個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重慶召開亞洲市長峰會,礦上各領導和當地警察把楊國正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女兒王積琴,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騙到松礦招待所,非法軟禁七十二小時。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共召開十六大之際,退管會、家委等派了九個人輪番監視楊國正,拿了兩把鎖來,準備給她家的門釘上。楊國正告訴他們:「你們不要釘,我們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是佛法,是被冤枉的,善待大法弟子會得福報,迫害大法弟子會遭惡報。我的老伴已經被迫害致瘋,我的女兒王積琴九月二十三日才被迫害致死,你們現在又來迫害我……」他們根本不聽,三人依然把兩把鎖鎖在門上。

過了幾天,楊國正實在忍無可忍就對他們說:「把門打開,不要上鎖,如不聽招呼,明天早上你們就再也看不到我,一切後果自負。」這樣的情況下那晚他們才把門打開,留了一人在家看守整夜。事後晚上又鎖上,楊國正只好把兩把鎖撬了下來。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上,楊國正去安穩鎮趕集講真相,警車把楊國正等四個法輪功學員抓到安穩派出所,當晚謝強帶領一幫人到她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真相資料、護身符,並搶走被迫害致死的二女兒(王積奉)的死亡證、火化證和住院的醫療發票。當晚把法輪功學員兩人一組,用手銬連在一起坐了一夜。第二天送到綦江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在這期間,強行捻豬毛,逼寫「三書」,還時常進行恐嚇。楊國正的身體受到極度摧殘,出現嚴重病狀,他們用手銬、腳鐐將她銬住送到綦江人民醫院檢查,最後非法判她監外執行勞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至五日,綦江縣松藻煤礦社區書記呂幹江(男、三十多歲)、二段長羅明豔(女、四十多歲),唆使居民組長周方甜等幾個人二十四小時輪流在楊國正家監視,連楊國正去醫院給丈夫送飯都要盤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楊國正在打通鎮附近講大法真相,被開來的警車抓到打通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在她身上沒有搜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恐嚇並強行羅列罪名迫害,當晚把她押到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期間安穩派出所、松藻煤礦社區極力配合綦江拘留所對她進行強行轉化,楊國正沒按他們的要求做,引來一連串的威脅恐嚇。 回家後,身體出現全身劇痛、咳嗽、頭悶眼花。

四、父親王森林難以承受打擊,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裏失去了兩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兒,父親王森林在沒完沒了的恐怖迫害之中難以承受巨大的打擊,精神失常,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自二零零四年四月長期住精神病院。

二零一五年七月,楊國正老人根據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正式向最高檢察院投訴,狀告殘酷迫害千百萬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楊國正老人說:「從一九九九年被控告人江澤民掀起迫害法輪功以來,退管科、家委會、公安科和派出所到家中多次騷擾、恐嚇,加上兩個女兒被迫害致死,使老伴受到嚴重驚嚇,精神崩潰致瘋,長期住在松藻精神病院,生活不能自理。我原本一個美好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平時也有人跟蹤和監視我的行蹤,一到他們認為的敏感日更是嚴密監視,給我的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同年十月,重慶市綦江區松藻煤礦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楊國正等被騷擾詢問,有的被抄家綁架。參與此次迫害的是綦江區公安局、國保、610政法委的一夥惡人,扛著攝像機非法闖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

王森林老人於二零一六年二月含冤離世。

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這場浩劫導致了成千上萬的家庭破裂,摧毀了綦江松藻煤礦這個原本美好的家庭,奪去了兩個年輕的女兒的生命,擊垮了老實父親的精神和身體。從此,青山和綠色環抱下的那片土地,也被蒙上了厚重的陰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