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連迫害下的人倫悲劇 寧夏書記毒殺妻子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1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非常重視家庭倫理,倡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互敬,家庭和睦。傳統的家庭倫理不僅維繫著家庭的和諧與穩定,一個個充滿關心的和諧家庭集合成一個穩定的良性社會。不幸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給人建立的一套穩定的道德體系,歷經中共暴政的浩劫,已經支離破碎。

在文革十年浩劫中,人倫道德被踐踏,優良傳統遭毀棄,「大義」滅親、叛賣告密成了「美德和榮耀」,在嚴酷血腥的你死我活中,人性泯滅了,子女揭發父母,夫妻相互檢舉,親屬暗中告發的情況比比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這些觸目驚心、慘絕人寰的人倫悲劇又在發生。

'陸紅楓女士'
陸紅楓女士

陸紅楓女士,時年37歲,繫寧夏靈武市一小副校長兼教務主任,高級教師。因愛崗敬業,能力突出,教學優異曾獲得全區優秀教師稱號、全區模範教師稱號,以及許多市級的先進榮譽和桂冠。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人大、政協兩會期間,陸紅楓女士由於在上書人大呼籲停止對法輪功迫害的公開信上簽字,受到當地中共官員的迫害,被市教育局停職。在邪惡的壓力面前,陸紅楓表示堅修大法,市教育局進一步作出了撤銷陸紅楓副校長職務的決定。

陸紅楓的丈夫秦玉煥是靈武市一建公司中共黨支部書記,在中共惡黨壓力下,為了自身政治前途不受影響,竟配合所謂「轉化」、迫害自己的妻子,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將陸紅楓打出了家門。

陸紅楓女士被逼的無家可歸,但仍然繼續公開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喪失了人性的秦玉煥仍不罷休,夥同寧夏靈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護士陶志軍於六月七日糾集一夥人將陸紅楓強行綁架至靈武精神病院,對陸紅楓進行了長達50多天滅絕人性的進一步迫害。

據精神病院知情醫生透露,惡人們不顧醫德,將陸紅楓綁在病床上,每天給她注射和灌食大劑量損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有一種德國進口藥,一般人吃一片就會昏迷三天;而他們竟每天給陸紅楓灌24片!

50多天的非人摧殘使陸紅楓神智失常,身體極度虛弱。七月底,陸紅楓被帶回家,秦玉煥仍不放鬆對陸紅楓的迫害,除每天給陸紅楓灌食大量破壞神經的藥物外,殘暴的對陸進行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致使陸紅楓生命衰竭,於二零零零年九月六日去世。

秦玉煥這個泯滅了人性和良知的中共支部書記虐殺妻子後,不僅毫無悔意,反而變本加厲的在報紙、電視等媒體採訪中誹謗法輪功,當地政府利用媒體渲染陸的死亡,但卻對陸紅楓的真正死因秘而不宣,散布謊言,欺瞞世人。

中共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進行滅絕性迫害,大搞全方位的連坐和株連迫害,製造仇恨和挑起矛盾:家中有人煉功,就巨額罰款,任意抄家,侵吞私人財產;並且株連父母、兄弟姐妹、配偶,令子女難以入學、升學和就業;令親屬提前退職下崗(失業),以斷絕其家庭經濟來源;甚至連所在地區、單位和街道有關人員的升降獎懲都與迫害法輪功的「業績」掛鉤。許多人被逼迫屈從惡黨淫威,自覺或不自覺地充當迫害的工具。

河北精神崩潰的丈夫雙手掐死賢妻

河北省保定地區定州市北門街法輪功學員楊麗榮,三十四歲,因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多次被邪黨人員綁架、勒索、抄家、騷擾。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中共惡警再次到她家中非法搜查,楊麗榮的丈夫再也承受不住壓力,將楊麗榮掐死。


楊麗榮

楊麗榮是定州市眼鏡廠職工,下崗(失業)後以裁剪縫紉衣服為生,她身體虛弱,經常胸悶發憋;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從此身心健康。

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楊麗榮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遭定州市公安局主導迫害的惡警肖福娣指名迫害,北城派出所惡警魏進保、北門街公安員王佔民等將楊麗榮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勒索五千元現金。

二零零一年九月,北城派出所惡警及北門街居委會邪黨人員把楊麗榮綁架到在定州市二職辦的洗腦班迫害,並勒索罰款。楊麗榮拒絕放棄信仰,曾連續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轉化」。期間,北城派出所惡警及北門街居委會邪黨人員經常上門非法抄家、搜查、騷擾,有時是白天來,有時是晚上砸門,家裏的老人、孩子提心吊膽不得安寧。

楊麗榮的丈夫韓宏是定州市技術監督局計量所司機,由於不堪邪黨惡徒屢次騷擾、罰款,多次毆打楊麗榮,逼她放棄信仰。楊麗榮按大法的要求,寬容忍讓,和言以對,使家庭氣氛平和些。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上述一夥人又到楊麗榮家中抄家、騷擾。韓宏因妻子屢次被騷擾、罰款、抄家、綁架和恐嚇,終於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楊麗榮的喉部,至楊麗榮死亡。

隨後韓宏投案自首。警察趕到現場,將體溫尚存的楊麗榮剖屍驗體,當時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

山東助惡的丈夫與家人害死無助的妻子

王豔玲,是山東蒙陰縣蒙陰鎮西關村人,與蒙陰鎮北道溝村村民韓成旺結為夫妻,因身體虛弱走入大法修煉,當時丈夫、家人也不反對。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一面倒的抹黑謊言矇蔽了王豔玲的娘家人和婆家人,他們隨即逼迫她放棄修煉。尤其是她的娘家人,砸王豔玲煉功用的錄音機、磁帶,燒毀大法書。她的姐姐摁著王豔玲,她的母親擰她,把她的腿擰得紫青藍黑,後來動手打她。

王豔玲的娘家人縱容其丈夫韓成旺說:「你打就是,打死不找你。」自此從未戳過王豔玲一指頭的韓成旺開始動手打王豔玲,追著王豔玲打。有一次其丈夫用洗臉盆猛擊王豔玲的頭部,臉盆都成了扁的。一次,其公公韓繼文發現王豔玲車筐裏有一張法輪功真相傳單,不由分說便把王豔玲從院子裏拖拽到大街上毒打,王豔玲的上衣被掀起,露著肚皮,肉皮都被磨破。在大街上,韓繼文用馬札劈頭蓋臉的猛擊王豔玲。街坊鄰居看不下去,紛紛指責韓繼文,韓繼文這才收手。隨後韓繼文夫婦又把王豔玲追到「興隆大世界」店前毒打。

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王豔玲被其娘家人和丈夫主動送到蒙陰縣六一零洗腦班強制轉化,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回到家中。家人為達到徹底讓她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把王豔玲強行送進山東濟寧精神病院。在醫院裏,王豔玲被強制服下氯氮平等藥物、被注射不明藥物。出院後王豔玲被迫害得精神更不清醒,王豔玲的兒子被她婆婆接去看護並不讓王豔玲見孩子。當時王豔玲的丈夫因盜竊被關進監獄二年。

精神失常的王豔玲孤苦無助,也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經常穿著拖鞋、披頭散髮的在大街上游盪。後來無人關心的王豔玲,晚上被人強姦,嚇得不敢進家,在外面哭訴她被人強姦。其家人為避免她出來,索性把鐵大門焊住,從此街坊鄰居再也沒看到她出來過。娘家人把煎餅扔進院子裏,王豔玲家的院子草木叢生,十分荒涼,王豔玲吃喝拉撒都在屋裏。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其丈夫韓成旺發現王豔玲在廁所裏死亡,當時身體已僵硬。

四川兩位老年婦女被家人長期囚禁致死

中共610首先用下崗(失業)、罰款等手段挑起法輪功修煉者家庭內部矛盾和利益衝突;由地區派出所和基層「黨」支部出面,進行恐嚇、威脅,並勒令法輪功學員家屬與之「劃清界限」,威逼家屬將學員關在家裏,「不准煉功、不准出門、更不準上訪」等,將家庭變成了「監獄」,將親屬變成「獄卒」。如家屬不同意就用下崗(失業)、收田、開除工作等等斷絕經濟來源等手段逼迫,直到家屬同意為止。

四川成都市崇州市崇陽鎮小羅村年老法輪功學員方桂明、汪秀雲,他們的家人受惡黨江氏流氓集團的威逼恐嚇,長期將他們囚禁在家,分別於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零三年春含冤離世。

方桂明,女,以前患有嚴重風濕病和半身不遂,基本失去了走動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煉不到半年,身體完全康復,無病一身輕,讓她身心充滿了從未有過的喜悅。她從此包攬了全家三代人的家務活。同時目睹她身心轉變的有緣人紛紛得法,開始修煉。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曾目睹大法神奇的方桂明家人受到惡黨人員的威逼恐嚇,被迫違心的充當了邪惡的「家庭監獄」的看守,在當地610、惡黨村支部的威逼下將已經七十多歲的方桂明關在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屋內,強行斷絕她與外界的一切接觸與聯繫。方桂明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含冤離世,時年73歲。

汪秀雲,女,以前全身從頭到腳無處沒有毛病,身心都快到崩潰的邊緣。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煉僅一個月,身體全部康復,紅光滿面,健步如飛。原來生活幾近不能自理的她這時不僅承擔了家裏全部的家務活,還包攬了全家承包的幾畝田和六個人的自留地。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和各級相關人員恐嚇威逼下,其家人為了保住全家的工作和生存,向邪惡屈服了,將汪秀雲長期囚禁在家裏。儘管汪秀雲多次抗爭,她家人由於懼怕惡黨的淫威,仍將汪秀雲長期禁錮於18平方米的小屋內,無任何自由。汪秀雲身心受到嚴重創傷,於二零零三年春含冤而逝,時年63歲。

山東兒子虐待含辛茹苦的老母親

孫梅蓮,家住山東臨朐縣南揚善村。老伴早年就得了半身不遂,常年躺在床上,靠打針、吃藥維持生命。孫梅蓮自己也患有胸膜炎、癆病、低血壓、肩周炎。因家中有常年吃藥的病號,經濟上很困難,為不給兒女們增加負擔,善良、勞苦的母親在兒女面前一直隱瞞著病情。老伴去世後,一九九七年法輪大法洪傳至南揚善,孫梅蓮有幸修煉了法輪功,從此老人全身的病不治自癒。

二零零四年黃曆三月二十日,六十四歲的孫梅蓮老人被臨朐縣「610」不法人員從娘家強行抓走,關進濰坊的洗腦班迫害。「610」頭子劉建國等人多次到老人的兩個兒子家中恐嚇、勒索,兩個兒子被勒索一萬元血汗錢。兒子們對「610」暴徒敢怒不敢言,明知母親沒錯,但在中共暴政下沒有地方討個公道,就把滿腔憤懣和不平發洩到含辛茹苦、善良無辜的母親身上。

母親六月份被放回後,兒子和兒媳為了不再被罰款,不讓老人獨住,輪流看守著她,昧著良心不讓老人煉功,不讓串門。二零零四年黃曆七月,大兒媳找茬刁難老人,從七月二十四到八月初三共九天時間沒給孫梅蓮老人吃喝一口,老人被整整餓了九天!住在二兒子家時,一天老人讀法輪大法書籍,被二兒子發現,兒子竟怒不可遏地奪書撕毀,還用拳頭向老人大打出手。

二零零四年黃曆九月的一天,大兒媳發現老人串門,竟用拳頭對老人前胸、後背一頓狠揍,把老人打得不能動彈後,反鎖在西屋。他們每天只給老人一個煎餅,一暖壺水,連大便、小便都不准出屋。就這樣被關了整整一個月不見天日,輪到二兒子接管才被放出。

為了避免兒子做出更多傷天害理的事,老人於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三離家出走,流離在外。

南京軍區中共黨委書記強拆婚姻

成海燕女士,是位富有才華的女性知識精英,五十多歲,中國藥科大學、上海交大雙學位畢業,懂多國語言,原為中國藥科大學副教授、宣傳部負責人,後調徐州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公司任經理,九五年因丈夫調回南京軍區工作,又在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


成海燕

她於一九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她身患乙型肝炎,「大三陽」指數超過三個+,且有肝硬化跡象,西醫對此已無可奈何,修煉大法後一個月痊癒。身體健康了,心性也提高了。她處處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事。她曾去銀行存錢,營業員把10000元寫成了100000元,她回家發現後立即轉回該銀行要求糾正,營業員千恩萬謝。

她丈夫是現役高級軍官,為了軍隊建設,從他們結婚、懷孕、生孩子、培養孩子,她丈夫都很少顧及家庭。修煉法輪功前她對丈夫怨氣很大,說自己找了一個電話丈夫,光說話不見人;光說話不做事,甚麼忙也幫不上。修煉以後她知道自己要為他人著想,不再抱怨,主動把家庭主婦該做的事做好,不讓丈夫分擔憂愁。丈夫看到她修煉後如此大的變化,曾感歎地說:「軍嫂要都煉法輪功就好了!」

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成海燕去北京出差,因為從包裏搜查出了《轉法輪》書籍,南京火車站派出所以此為由,將她非法扣押,並由南京市後宰門派出所非法抄家。非法抄家的警察聲言:我們倒要看看這個年輕的軍級幹部家是甚麼樣子?看的結果使他們大失所望,並非如他們所想像的奢華,而是非常簡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成海燕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南京「610」和後宰門派出所綁架到南京腦科(精神病院)醫院迫害兩個半月。

當時南京軍區中共黨委書記溫中仁(此人已遭惡報於二零零四年死亡)等親自出馬,逼迫她丈夫與成海燕離婚,否則就命令他離開部隊。而當時的江蘇省「610」主任王榮生配合軍區黨委對成海燕多面夾攻,不但逼迫家人把成海燕送至南京精神病院迫害,還合謀施壓,以事先寫好的「感情不和要求離婚」的所謂「協議書」,強逼成海燕在不符合婚姻法的離婚協議上簽字。為了使丈夫不受牽累,成海燕只得含淚寫上:「只因我修煉法輪功,為了丈夫的前途,被迫簽字。」

至此省「610」與軍區黨委還不罷休,強令其丈夫必須在三個月內與一個毫不相識的女人結婚,否則就命令他離開部隊,活活拆散了這對恩愛夫妻,截斷了成海燕的婚姻後路。成海燕丈夫後來還是受到了株連,最後被強行命令退休。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成海燕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徐州市青年派出所非法拘捕,對她實施大背十字銬夾酒瓶和上腳鐐的殘酷迫害十數小時,她的手腕和腳踝當時就紅腫起泡流血,其損傷部位就此留下痕跡。成海燕被徐州市雲龍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南通監獄迫害,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好青年被其母與單位關精神病院長達十二年

法輪功學員劉勇,男,河北邯鄲鋼鐵集團邯鋼有限責任公司煉鐵部(原邯鋼煉鐵分廠)的職工,家住邯鄲市羅城頭1號院。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勇曾四次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申訴冤情,依法行使公民權利,卻在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非法拘留、勞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劉勇的母親配合邯鋼集團相關人員將精神正常的劉勇送進保定第六醫院(精神病醫院),將一個身心健康的好青年關押迫害長達十二年。

剛到保定精神病院,醫院強行給劉勇注射不明藥物。在極度痛苦中,劉勇險些喪命。精神病院每天強迫劉勇吃藥,醫生還要他張嘴檢查是否將藥吃下。醫生也對他說過「我知道你沒病,我們這麼做是迫於壓力,不得不這樣做。」

從那時將近九年,醫院不許劉勇通信,不許通電話,不許親朋探視,就是在遠處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甚至連擁有一支筆和一張紙的權利都沒有,將劉勇與外界完全隔絕。精神病院讓他每天幹固定的活。劉勇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機會曾兩次試圖逃出,都沒成功,第二次從長途汽車上被截了回來,從此連樓道的門都出不了,每天打掃樓內衛生,包括廁所。

保定、邯鄲及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在營救他,不斷的向迫害劉勇的相關單位和責任人打真相電話,寫真相信,希望這些人停止作惡,不要再助紂為虐。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保定精神病醫院韓主任和救護車司機親自將劉勇送回河北邯鄲鋼鐵集團。可是邯鋼煉鐵部負責人還不願意、不高興,說劉勇不是該廠的人。保定精神病醫院人員回答:「不是你單位的人,交醫院費用時怎麼就是?你們得賠償人家損失費,賠一百萬都不多,最少四、五十萬。」保定精神病院人員的幾句話令邯鄲鋼鐵集團人員無言以對。

劉勇回到邯鄲家中,生活很是艱難,原單位邯鋼推卸責任,不讓劉勇去上班,他的母親依舊是不願了解法輪功真相,還在相信中共欺騙的謊言,敵視法輪功,對劉勇看管的很緊,嚴格限制兒子的活動範圍,不讓和外界接觸。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晚,劉勇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據悉,是劉勇母親打電話叫來110警察,讓他們協助把劉勇送到精神病醫院去的。醫院馬上讓劉勇的母親拿錢支付每月5000元費用,於是,她馬上讓劉勇的妹妹去找邯鋼負責人,但邯鋼再也不肯出錢了。這是劉勇媽沒有想到的。

善良溫柔、端莊賢淑,向來是中國女人的傳統操守和秉性天良,但這個大腦塞滿了中共謊言的女人,卻做出了一樁樁荒唐惡行。

貴州銅仁市楊蘭珍被關精神病院兩年半

貴州省銅仁市法輪功學員楊蘭珍,二零一四年五月份,被警察及自己的不明真相的親人,以「精神不正常」為藉口,送進了精神病醫院,非法關押兩年半。

楊蘭珍,約四十歲,銅仁市供電局職工。她的前夫叫余兵,是銅仁市國家安全局的一個科長,其工作包括監視法輪功修煉者。二零一三年三月,余兵執意以楊蘭珍修煉法輪功為由,與她離婚。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左右,余兵帶警察從家中將楊蘭珍帶走,被非法關押在銅仁市謝橋看守所,沒幾天,送至省城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對外謊稱「貴陽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洗腦迫害。


在洗腦班,楊蘭珍被打,臉上留下淤傷

楊蘭珍在爛泥溝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重新回原單位上班後,仍沒有自由,不法人員要求她住在親姐楊群珍家,其親姐楊群珍、姐夫向仲民,及親哥楊通陸,被公安及610指使,長期監控她,不許其與法輪功學員接觸,不許她看大法書,不許她煉功,還經常打罵楊蘭珍。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楊蘭珍被警察及自己的親人以「精神不正常」為藉口送進了西南精神病院。醫院每月從她工資中收五千元作所謂的「醫療費用」。醫院規定除楊蘭珍的姐姐和前夫余兵外,任何人不得接見。

楊蘭珍被非法關押在西南精神病院兩年半。據悉,楊蘭珍在西南精神病院被迫害的肚子膨大,臉龐浮腫變形。至於西南精神病院給她服甚麼藥物,無從知曉。楊蘭珍在裏面究竟遭遇甚麼樣的精神摧殘,更是難以想像。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有篇報導《兩件血衣與一份機密文件(圖)》,披露的是黑龍江佳木斯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報導中有三張照片,其中一份標明「機密」的文件標題是「范方平同志在全國勞教系統教育轉化攻堅戰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標題下面寫的時間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范方平是中共司法部的副部長,監獄、勞教所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都歸司法部管轄,范方平的講話其實就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政策。此份文件中在提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時明確寫有「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等字樣。此機密文件開頭第一句寫道:「十月十五日,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召開了第十九次會議。李嵐清同志發表了重要講話。」顯然,范方平傳達的內容是從李嵐清那兒來的。當時李嵐清是中共中央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頭目。

河北淶源縣曹苑茹被精神病院毒針摧殘致死

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在正常思維狀態下,醫生是絕對不會操刀殺人的,但中共給醫生強行制定了政治任務,灌輸了殺階級敵人無罪的謊言,魔變了醫生的正常思維,使那些醫生變成了殺手。

河北省淶源縣豐樂村法輪功學員曹苑茹,身體出現發燒症狀。家人聽信中共邪黨謠言和庸醫指示,將其強行送進保定市精神病醫院。大夫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很興奮,說:把病人留下,你們走吧,我們有辦法對付她。第二天,曹苑茹被保定市精神病院毒針摧殘致死。家中親人悔恨莫及。

'法輪功學員曹苑茹'
法輪功學員曹苑茹

二零零五年深秋的一天,曹苑茹身體出現發燒症狀。家人由於相信中共的造謠惑眾的宣傳,認為煉了法輪功的人不吃藥,於是對她的身體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關心,強行將她扭送到淶源縣醫院。值班醫生給曹苑茹作了常規檢查後,也說曹苑茹沒病,只是發燒,輸輸液吧。

曹苑茹一想到家裏嗷嗷待哺的女兒,還有那群要吃要喝的雞、豬、牛,這一住院恐怕又要好幾天,況且家裏又沒閒錢看病。於是曹苑茹說身體沒事,不用吃藥。這時醫生說:有病不吃藥就是不正常,送精神病院。並推薦將她送到保定精神病醫院。於是曹苑茹的親叔叔(當時的村主任)、丈夫,還有另外兩個人共四個壯男人連推帶搡的裹持著送去保定精神病醫院(又叫河北省第六人民醫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醫院)。

在保定精神病院,大夫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很興奮,說:把病人留下,你們走吧,我們有辦法對付她。曹苑茹一再說自己沒有精神病,不要住醫院,醫院的大夫說:精神病人都是這麼說的,越這麼說越說明是有病。

第二天,送曹苑茹的家人還沒到家,就接到保定精神病院的電話通知,說曹苑茹已經死了,讓家人去拉屍體。曹苑茹就是被他們打毒針摧殘致死的。

據給曹苑茹裝殮的人講,曹苑茹全身青紫,鼻孔與嘴角有血跡,血是烏黑色的。曹苑茹被迫害致死時,女兒僅僅四個月。

這一切家庭悲劇,都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性迫害導致人性淪喪所致。中共滅絕性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更用惡毒謊言、仇恨宣傳和利益誘惑,逼迫人民在生存與親情和良知之間作選擇,脅迫法輪功學員的親人與惡黨保持一致,參與迫害自己的親人。只有中共,這個敗壞人性人倫、毀滅千萬個幸福家庭乃至整個社會的邪靈,才能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順天而行,才能得到上天佑護,才能保證個人福壽家庭興旺,乃至國家昌盛,所以,幾千年來,無論朝代更替了多少次,君臣庶民對天理天道都是敬畏有加,只有中共惡黨戰天鬥地,無法無天,瘋狂無比。法輪功本來是一部天道正法,傳於人間是為了扶正道德,救苦救難,此乃上天慈悲,蒼生之福,卻也遭到中共滅絕迫害,期間,中共謊言宣傳充斥在世,受矇蔽的人們都對法輪功產生了仇恨和歧視心理。試想,這樣仇恨天道的人能有好的未來嗎?不危險嗎?

中共以謊言和暴政殘酷迫害法輪功,至今造成了至少四個方面的惡果,一個是給遭受迫害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痛苦創傷;二是參與迫害的各級官員執法者及家人,因遭到天懲惡報而悔恨不已;三是導致國家法治潰退,道德淪喪,人人自危,國已不國。還有一個最大的惡果,就是聽信中共謊言的廣大民眾,面臨著被天道淘汰的險境。只有徹底唾棄中共這個反人類的邪靈,家庭、社會才有真正的穩定與安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