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她失去了丈夫、兒子、父親、弟弟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2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四川省鄰水縣延勝鄉五十八歲的曹雪琴女士,全家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她一家六人被非法判刑或勞教,丈夫、兒子、父親及弟弟先後被迫害致死,她本人與母親也被勞教、判刑迫害。在勞教所,她不但遭酷刑迫害,還經歷了被強行檢查身體全部器官的恐怖一幕。


大弟弟曹平被迫害致死

在修煉法輪功前,曹雪琴女士患美爾氏綜合症、甲瘤、前庭大腺囊腫和婦科病等多種疾病,每年大量的醫藥費,舊病沒好又添新病。她親眼目睹父母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多種疾病好了,道德提升了,也於一九九八年七月走入大法修煉。煉功四、五天後,曹雪琴女士吐了許多像黑泥漿一樣的東西,幾天後,所有折磨她多年的疾病、難受、痛苦全消失了,全身從未有過的輕鬆、舒服。

曹雪琴女士身體好了,也有精力管孩子和料理家務了。丈夫張吉安看她修煉法輪功後的美好變化,也走入修煉法輪功。他是搞安裝工程的,修煉法輪功後,在工作中處處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九九年做完重慶長虹塑料廠的兩千個平方左右的鋁合金門窗,工程驗收完只等甲方付錢,甲方老闆因事逃之夭夭。工人們要不到工錢,他主動墊支工人工資三萬多。後找重慶長虹塑料廠要錢,但廠方始終推責任不給。因修煉後對利益看得很淡,放棄了為錢而爭鬥的心。

大弟弟曹平,一九六三年十二月生,家住鄰水縣棉麻公司家屬院3樓1號,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心性也昇華了,內向的性格變得開朗了,做蔬菜生意從不扣人家秤,又肯幫助別人,處處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他回鄉下父母老家,在路上碰到兩個在鄰中讀書的學生錢丟掉了,沒錢買車票回學校,百多里路他們準備步行,曹平知道後,把身上自己僅有的錢給了兩位學生。自己步行一百多里路回家。

二弟曹繼光是轉業軍人, 一九八九年在部隊抗洪救災榮立三等功,轉業回家後,他了解、看清了電視報紙等對法輪功的所有宣傳全是造假,也看到自己的家人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也開始煉法輪功。修煉後,他改掉一切不良惡習,努力做個好人。

一、丈夫遭重慶勞教所藥物迫害、含冤離世

丈夫張吉安二零零一年年初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鄰水610、鄰水公安局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張吉安在重慶遭沙坪壩公安局綁架,被綁架時沙坪壩公安局一洪姓警察從他身上搶走一萬四千多元錢(是他不久前在重慶收回的原來做的業務款),沒給收條。之後被重慶公安局非法勞教兩年。

張吉安被劫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迫害。為達到強制洗腦「轉化」目的,警察唆使犯人對張吉安進行毆打、逼供。張吉安遭受多種酷刑迫害,並被強行拖去注射不明針藥。

二零零四年一月出勞教所回家時,張吉安整個人的身體、面目呆笨,手腳不靈,跟從前大不一樣,後來發展得越來越嚴重。他告訴家人在勞教所打的針可能是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打了針後人就全身不對勁。

為了謀生,張吉安拖著不聽使喚的身體,到重慶去打工掙錢要養家糊口。可到重慶不多長時間,就被鄰水610、公安局唆使九龍鎮長李兵、信用社幹部張軍、齊心大隊村幹部劉風明、公安局惡警昌克慶等多人到重慶四處找他,對其恐嚇、威脅,強行逼寫所謂的「保證書」。

中共邪黨各級人員搞的他沒過一天安寧的日子、更加快了對思想神經、經濟生活多方面的迫害,致使其身體、手、腳等病狀更嚴重,終於二零零八年年初含冤離世,年僅49歲。

在張吉安離世後的二零零八年四月,公安局、六一零為了所謂確保北京奧運,還在追問張吉安,圖謀綁架他。

二、迫害中,兒子英年早逝

曹雪琴女士被非法關押,丈夫被逼流離失所,兩個孩子大的十五歲,小的十一歲,無人照管,只好弟媳收留。弟媳也有兩個孩子,大的十歲,小的才八歲。

那時弟弟也被逼流離失所,弟媳靠賣菜生意,艱難照顧四個孩子。她家很少開電燈,很少買肉吃,做飯煤氣開得很小。國保警察、「610」人員經常白天晚上上門搜查,經常三更半夜闖進家門騷擾,恐嚇弟媳和孩子們。

一天晚上,國保警察李吉良、胡渝、林建明闖進家把弟媳抓到派出所,要她報告家裏幾個流離失所的情況。國安、「610」人員還不時到孩子學校恐嚇孩子,孩子感到非常恐懼。

曹雪琴的兒子張配在鄰水二完校及三中讀書時,經常被國安洪英等人到學校誘騙恐嚇。在二中讀書時,兒子因向同學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父母,外公外婆及兩個舅舅被非法判刑迫害,國安警察威逼學校強迫兒子寫檢討,還在同學中羞辱他、孤立他,不要他上課,被學校開除學籍。

二零零六年,國安大隊長李吉良等人闖到曹雪琴母親家非法抄家,兒子張配因保護外公外婆,被李吉良幾個警察按到地下,雙手反背,對他施暴。

長期的高壓迫害,使兒子張配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年僅二十一歲便含冤離世。

三、大弟曹平手腳被打斷、被德陽監獄折磨致死

大弟曹平二零零零年七月為法輪功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煉功,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北京警察劫持、非法關押,後被四川鄰水縣610惡警劫持到鄰水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因本地出現法輪功真相傳單,610警察懷疑曹平參與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企圖抓捕他。曹平被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期間,他露宿街頭和郊外,很長一段時間每天只吃一頓飯。

為了讓當地人更加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曹平回到鄰水,在鄰水縣北門姚家壩被惡人舉報,被六一零惡警李吉良、胡俞、趙勇以及當時的城北派出所楊所長共七、八個警察當場綁架毒打,膝蓋骨被打碎,內臟嚴重受傷,後送醫經石膏包紮後,被扔到鄰水看守所潮濕的地板上,熱天不給處理傷口,石膏里長滿了蝨子也不管。

三個月後,曹平傷勢仍未痊癒,縣國保大隊隊長李吉良和惡警趙勇等人在看守所提訊時,把曹平吊起來,殘忍地用棍棒拳頭毒打曹的全身,這次又將曹的左手打斷。這兩次惡人不僅把曹的手腳打斷,還造成曹的內臟嚴重損傷,曹平經常感到內臟疼痛,身體明顯消瘦下來。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曹平被鄰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月二十五日劫持到四川德陽監獄。在德陽監獄,曹平遭酷刑「轉化」迫害。惡警就對曹平施以各種酷刑,在炎熱高溫天氣,他們罰曹在烈日下舉著雙手站立,手腳還不准動,曝曬下,曹經常暈倒在地,稍不如意,惡警便指使刑事犯對曹毒打,不僅如此,他們剋扣曹的飯菜,每頓飯都是食不果腹。

就這樣長期的酷刑,曹平已經被折磨得沒有人樣,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家屬見到他時,他已經只剩皮包骨頭了。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曹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送回鄰水家中,警察謊稱是肝硬化。家人都快認不出他了,原來曹的體重130斤,身高170釐米,可現在只有60斤!全身看見的只有皮和骨頭。鄰水中醫院檢查結果不是肝硬化,家人問是不是被打的?醫生說有可能。

曹平回家後,不想吃東西,便血,周身疼痛,內臟劇痛,呻吟不止,不能入睡,走幾步路都很艱難。鄰水「610」和國安人員還經常到家裏威脅恐嚇。

回家僅十來天,曹平七月七日晚上十時肛門處出血不止,經醫院搶救無效,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九歲,留下兩個孩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一歲。

四、父親遭非法判刑、拷打 含冤去世

父親曹志榮,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心向善,身心健康。二零零零年七月依憲法上北京上訪,被鄰水國安胡渝等押回鄰水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還被公安局去他單位棉麻公司盜領工資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十歲的曹志榮被迫在外到處漂泊,經常風餐露宿,很長一段時間每天只吃一頓。

二零零一年三月,曹志榮在長壽天然氣公司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鄰水國保警察李吉良、昌克慶追到長壽看守所對曹志榮進行拷打,迫害致生命垂危了才送到重慶大坪三院搶救。

曹志榮被長壽法院非法判三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後由親人領回家,監外執行。他回家後還經常受到騷擾,國安李吉良、洪英多次到他家恐嚇威脅,致使曹志榮身心難以恢復,於二零一二年含冤去世,年79歲。

五、母親冤獄四年 聞兒去世不許哭

母親唐素蘭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依照法律賦予的權力上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北京警察綁架,被鄰水610押送鄰水看守所關押,被鄰水公安警察五花大綁掛上牌子在鄰水滿城遊街侮辱。

二零零零年七月,唐素蘭因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鄰水「610」、國安警察李吉良等人闖進家綁架並抄家。唐素蘭被鄰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簡陽養馬河監獄受盡凌辱和精神與肉體折磨。

二零零四年,唐素蘭冤獄期滿,但警察不讓回家,而是將她拉到鼎屏鎮派出所。第二天又把她劫持到廣安華鎣市洗腦班。唐素蘭在被拉到鼎屏鎮派出所時,國安警察洪英告訴她大兒子曹平被迫害離世的消息,唐素蘭忍不住失聲痛哭,派出所警察還不准她哭。

唐素蘭被洗腦班關押迫害一個多月後才放回家。回家不長時間,國安大隊長李吉良、惡警趙勇、洪英等帶領多個警察,多次闖入家搜查、騷擾、偷拍照片、掠走私人財物等。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鄰水政法委、「610」、國安、城區各派出所警察對鄰水法輪功學員實施大規模綁架。唐素蘭正在家過生日時,被鄰水國安隊長林建明等綁架並抄家,非法關押在廣安華鎣市看守所。

六、二弟被非法判刑五年 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鄰水國保大隊長李吉良等十多個警察來抄家並要綁架母親,二弟曹繼光因制止抄家,當即被國安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鄰水610、鄰水公安局非法通緝而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曹繼光在重慶一家飯店吃飯時,被警察綁架,強迫他交代在哪些地方發過傳單,與哪些法輪功學員認識等等,被曹繼光一一拒絕後,惡警就開始對他拳打腳踢,用鐵絲將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對他拳打腳踢。當時曹繼光心平氣和地問:「我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沒錯,你們憑甚麼這樣迫害我,還想把我置於死地?」惡警說:「這是江澤民的指示,打死了算自殺」。

三天後,惡警用麻布口袋將他的頭和上身包住捆緊押送到重慶李子壩看守所,曹繼光在裏面絕食21天以示抗議。關押在此的幾個月中,惡警仍然強迫他交代在哪裏發過法輪功真相傳單、每天的行動情況等等,在曹繼光拒絕惡警的非法要求時,這些歹徒就對他嚴刑拷打。

二零零二年二月曹繼光被鄰水國保警察劫持到鄰水縣看守所,期間因不喊報告被警察殘酷毆打。在鄰水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半年中,610一夥要他交待二零零零年十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這段時間鄰水縣到處出現的法輪功傳單標語是誰幹的,還認識哪些法輪功學員,這些都被曹繼光拒絕,中共惡徒們就對曹拳打腳踢,曹經常被打昏,然後歹徒用冷水沖醒,又繼續毒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他拒絕喊報告,被看守所所長毒打,用電警棍猛擊全身,幾個惡警打累了,又叫來武警再次對曹毒打,然後惡警搬出死刑床,強行將曹繼光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曹為了擺脫邪惡的殘酷迫害,絕食四天,惡警怕他死在死刑床上擔負法律責任,在第五天將其放下來。五月二十八日未喊報告,被看守所所長一夥一頓暴打後又銬在死刑床上以同樣方式折磨。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曹繼光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曹被判五年,送往四川德陽監獄。剛被劫持到德陽監獄二大隊的時候,在監區大門一個鄭姓隊長要曹繼光打罪犯報告,在聽到了「大法弟子曹繼光在此」的回答後,惱羞成怒的打了曹繼光兩耳光,就叫犯人把曹繼光拖進了嚴管室。在嚴管室曹繼光堅決抵制對他的迫害,絕食了幾次昏死了幾次。

在德陽監獄的九個月中,曹繼光長期被關小間,惡警利用普通刑事犯對他進行24小時輪流迫害,對他強行洗腦,逼迫寫轉化書。曹繼光告訴那些惡人他原本患有乙肝,修煉法輪大法後肝炎痊癒,身體強壯了,思想行為也變得高尚了,要想讓他不修煉那是絕不可能的事。就這樣,曹繼光無論大小便、吐痰,抓癢等等都要受到控制,稍有不從就是毒打。

曹繼光經常被打得撕心裂肺的慘叫而昏死過去,曹絕食抗議,惡警便將其拖去強行灌食,獄醫配合惡警用橡膠管從曹的鼻孔插入氣管,抽出後再插入,如此反覆,故意折磨曹繼光,惡警又用開口器進行灌食,將開口器放入曹的口腔內開到最大限度,使曹的口腔受到嚴重傷害。以後惡警又對其進行「飢餓療法」,扣取曹一半的食糧,曹的身體一天天消瘦下去,經常昏迷。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十一日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李崇喜先後到四川省女子監獄和德陽監獄,對迫害法輪功的活動作了安排。二十三日中午。德陽監獄出動了武裝警察秘密將12名法輪功學員轉監。曹繼光被轉到四川廣元監獄。從進去的那一天開始,他就被關在小牢裏,四、五個普通犯人看守監視他,經常對他施以酷刑,殘酷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危急。

二零零三年八月曹繼光扯下懸掛在廣元監獄內誣蔑大法的橫幅,監獄邪黨人員極度恐慌,瘋狂的報復,兩天後在監獄內召開了所謂的批鬥大會,在會上竟然當眾用警棍毆打曹繼光,參與毆打的警察有苟姓幹事和苗姓幹事。

曹繼光因抗議非法關押被禁食二十二天,期間被強迫睡死刑床,戴死刑架,關禁閉,長期嚴管,對其身體和精神嚴重摧殘。

七、曹雪琴遭綁架、勞教、酷刑、強行檢查器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首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曹雪琴女士於二零零零年六月進京為法輪功鳴冤,因在火車上看手抄本《洪吟》,被列車員向乘警報告,遂被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新鄉看守所、鄰水看守所共三十多天。警察並扣原單位麻紡廠二千元錢。

曹雪琴,二零零零年十月,因被鄰水610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七月,曹雪琴女士在重慶巴南區向民眾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被綁架,在重慶巴南公安分局遭刑訊逼供,被非法關押在西南區看守所,受盡酷刑和毒打,現在身上還留有後遺症。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鄰水國安大隊惡警昌克慶、林建明劫持回鄰水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曹雪琴女士被鄰水公安局幾個警察昌克慶等強行抬上車,劫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曹雪琴女士親身經歷和目睹了勞教所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警察唆使吸毒犯人白天夜晚輪流折磨暴打,用封口膠封住嘴暴打,用打火機燒陰毛、燒乳頭,用牙「唰唰 」下身,衣服褲子脫光用繩子捆住雙手懸吊起來,電棍電,七、八個吸毒人員同時暴打、強行灌洗拖把的水、尿水……各種殘暴手段折磨。她絕食抵制迫害,被拖到操場、按倒在地,惡徒們用開口器把她的嘴繃到最極限,強行灌食,撕心裂肺的疼,他們還用膠皮管插入鼻中強行灌食。

由於長時間的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曹雪琴女士站不直也蹲不下了, 一百三十斤的體重被迫害得只有六十多斤。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多個男女警察用麵包車強行把曹雪琴女士拖上車,開出勞教所後走了一段路駛向一家醫院,到醫院後對她整個身體器官全部強制檢查,後把她銬在床上,第二天副隊長尹丹找她說,曹雪琴你轉不「轉化」,她說不,她說你就等著開刀。曹雪琴說你們不能這樣,她說不由你。第二天跟去的一位包夾曹潔梅來對她說,曹雪琴你轉不「轉化」,曹雪琴說不,她說那這一刀是你自找的。第三天獄警楊正榮又找她說,曹雪琴那你「轉化」了嗎?「轉化」了我們就拉你回中隊,曹雪琴堅持說不,她說那沒辦法。

大概第四天,曹雪琴女士看到一位穿白大褂的醫生,進來對看管她的警察說著甚麼,聽不見,不一會,因體驗不合格,她們通知了曹雪琴女士么妹和女兒來,通知當地「610」,第二天把她送回了家。

回家後,曹雪琴女士還經常遭到當地派出所、國安、「610」人員上門恐嚇、威脅,沒過幾天安寧日子。二零零四年七月又被鄰水「610」、國安和鼎屏鎮派出所綁架,強制送往廣安華鎣市洗腦班關押迫害一個月。

二零一一年,曹雪琴女婿廖軍在廣州白雲旅遊管理學院和曹雪琴女兒電話中提到法輪功三個字,被廣州白雲區公安警察監聽到,立即闖到學校綁架,廖軍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還被非法抄家。

根據明慧網的信息來源,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這二十年來,在中國大陸裏被中共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次(一人多次被抓算多次)至少為250萬到300萬。其中主要涵蓋四種情況:第一、濫用「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非法設立各類洗腦班,以法制教育為名剝奪人身自由、強制精神改造;第三、極度濫用勞教所的所謂「勞動教養」(被廢止);第四、濫用刑事訴訟法(包括拘役、有期徒刑,在看守所、監獄遭迫害;司法拘留,關在拘留所遭迫害)。

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明慧網突破中共的層層封鎖收集和核實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有4322件。這遠遠不是實際發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為中共焚屍滅跡,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在明慧網已查證的案例中,截止到2019年7月10日,有86050人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各種酷刑迫害的總人次518940。這些數據遠低於實際發生的迫害案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