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計我的罪過 慈悲師父還救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嚴重的如:心臟病、類風濕、腦神經痛(痛時眼球都跟著一起痛),其它的小病就不算病了。頓頓吃藥,真是苦不堪言,去醫院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小病醫院給治好了,可是大病就不行了。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我又添了新病,整個後背和後腦勺麻木,我非常絕望。省吃儉用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都扔進了醫院不說,還讓家裏人跟著著急上火的。這樣下去可怎麼好?孩子還沒成家,父母還需要我照顧,親朋好友的我也牽掛。我不想就這樣看著自己的生命漸漸的失去,我忍受著病痛和精神的折磨。

也許是緣份到了吧。就在十一月末的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姐姐(大法弟子)。姐姐也曾身患多種疾病,自從修煉法輪功後,疾病離她而去,她就像換了個人似的,身心健康,每天都快快樂樂的,逢人就講法輪功好。當然姐姐也給我講過多次大法真相,但是當時我不聽、不信,還覺的她傻。姐姐因為修煉,她丈夫和她離了婚,回到娘家後,又因為講大法真相被綁架,母親受到驚嚇病倒。我和父親用盡各種辦法逼她放棄修煉,我和父親打她甚至還用繩子把她捆起來,我把大法書都扔進灶坑燒了。可是無論我和父親怎樣阻止,都沒使姐姐動搖,表示要堅修到底。

我和姐姐說我也想煉法輪功,姐姐很高興。讓我先「三退」又寫了嚴正聲明。姐姐雙手捧著寶書《轉法輪》,鄭重的對我說:一定要珍惜,好好學。我打開《轉法輪》認真學起來,學了一頁多點感覺模糊看不清字,我想這下完了,不能學了。轉念一想,醫院治不好的病修煉法輪大法都好了,我的眼睛一定會好!我堅持著,看不清字時就先幹點別的,過會兒再看。

就這樣用了十四天我學到第七講,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的病都沒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太好了。再一次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師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上午,我在家用大勺燒五斤多的豆油,燒上後去忙乎別的事,就把燒豆油的事忘了。當我發現滿屋是煙才想起燒油的事,馬上跑進廚房關了煤氣。因為不懂滅火常識,端起大勺徑直奔衛生間,剛到門口,火逆向撲到我的雙手和臉,情急之下我將大勺扔到衛生間地上,油洒了一地,瞬間成了火海。蓋洗衣機的布簾、塑料,門口的腳墊和塑料盒都燒著了,身上的褲子也著了。看著熊熊的大火,當時也忘了求師父。心想是我的失誤給老伴帶來了災難,如果把我燒死能保住房子我也願意。我剛閉上眼睛,師父看到我發出為他的這一念,就一股力量一下子把我推到沒著火的一邊。我清楚的記得當時我的腳根本就沒動彈,卻偏偏挪了地方,瞬間大火熄滅。我當時非常驚訝,怎麼可能?此時才回過神來,知道是師父救了我。我原地謝過師父後,拿起抹布就擦地上的油,油應該是燙的,可我一點不疼,我的手卻感到涼涼的特別舒服(無法形容)。我馬上悟到是師父保護了我。我扔下抹布,跑到師父的法像前跪下給師父磕頭,哭成了淚人。

丈夫下班回來看到後非讓我去醫院,我說:沒事,有師父看護,學法煉功就會好。他不太相信,又要買藥,我說你買回來我也不用。他又給朋友打電話尋求偏方,我說你找來我也不用。老伴因為此事著急上火,第二天早上嘴就起了泡。我的臉也腫的變了形,雙手像個麵包似的。老伴用手輕輕的按了一下問疼嗎?我說:不疼(真的不疼),你上班去吧,我沒事的。在單位老伴還是不放心,又囑咐我妹夫買了燒傷藥送來。我妹夫來了看到我嚇了一跳,命令我馬上用藥。我說沒事的,不用藥好的更快。妹夫看我真不用,拿著藥氣呼呼的走了。下午我妹妹的兒媳婦來看我,嚇的尖叫著說:三姨,你得毀容。我笑著說沒事的,我多學法煉功很快就好的。

我三天三夜沒睡覺,學法、煉功、發正念,法輪在我燒傷處轉呀轉的給我療傷。我好的非常快,臉部長肉時奇癢難忍,控制不住自己,抬手想輕輕摸一下。姐姐說:不能撓,戴手套吧。我說不用,有師父呢!瞬間就不癢了,再也沒癢過。燒成這樣一點不疼,十幾天完好如初。

我打過師父的弟子,燒過大法書,罪大如天。可在我危難之時,師父不計我過往之過,慈悲救我。用盡人間的語言也難以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