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師父保護了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我的生命中有了師父。

一、那火怎麼滅的?!

剛開始修煉的那年,一天早晨,我給師父上了香,就去我媽家,中午十一點多,回到家,一進門,滿屋子都是煙,不知是怎麼回事,趕緊把前後窗戶打開。在屋子裏轉了一圈,也沒發現甚麼,心裏很納悶兒,戶外沒煙,哪兒來的煙啊?丈夫快下班了,我趕快去做午飯了,也沒再多想。

吃完飯,我來到客廳,看到桌子上有一層灰,我用手一摸,灰是粘灰,就像燒皮子的灰,我趕緊抬起頭來,這才看到沙發轉角上的花瓶酥了,十多隻花散在轉角上,師父的法像在花上,也掉下來了。

再看沙發的轉角與靠背處,有一個大窟窿,皮子和海綿都燒沒了,露著木頭。沙發的另一頭,靠背處也有一個窟窿,也是皮子和海綿都燒沒了,露著木頭,怎麼起的火?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打火機起的火吧,只能這樣猜想,因打火機已燒化了。

這時我心裏「咯登」一下,那火怎麼滅的?!好可怕,是師父?是師父把火給滅了,看師父的法像完好無損,就是師父!窟窿下面的木頭更易燃燒,沒有師父管,我的家就燒完了。

二、「真是師父保護了你」

二零一零年,在兒子家,我做飯時,用高壓鍋在一個爐灶上熬粥,在另一個爐灶上炒菜,猛的一聲,高壓鍋的皮圈兒哧出,我的頭上、臉上、身上,廚房的牆上、房頂上、(因廚房的門開著呢)餐廳的房頂上都是粥,兒子和兒媳一下都跑過來了,把他們嚇壞了。

兒子說,媽,你沒事吧?我說沒事,我臉上的粥是涼的,就是脖子上感覺像螞蟻煎一樣。兒子說,你洗個澡去吧,我們收拾這兒。我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我和正常人一樣,沒有任何燙傷。兒子指著廚房的牆說,這牆都是燙的。丈夫下班回來,我告訴他這事,他說,這回不信也得信了,真是師父保護了你。

三、「是我師父把我教育好的」

那是哪年我記不清了,婆婆住院,幾個孩子輪著伺候。那天,我和丈夫去醫院,婆婆有兩、三天沒大便了,難受的不得了,心煩得很。我說,我給你摳出來吧。她不好意思讓我給她摳,我說,沒事我給你摳吧。

我把大便掏出後,她那個高興啊,她雙手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媽,給了我個好女兒。我說,可不是我媽給了你個好女兒,我媽把我慣的不像樣(因在娘家,我是老小,媽非常慣我),是我師父把我教育好的,我要不修大法,我做不到的,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婆婆當了16年的邪黨書記,我以前也給她說過大法真相,她也退黨了,我感覺她是礙於面子退的。這回,她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自己主動的大聲說「師父好」,就這一句真心的話,師父就把她的十多年的高血壓病拿掉了,從那以後,再沒有吃過一片降壓藥,甚麼時候量血壓,都是70/120mmhg,非常正常,期間有五、六年的時間,直到她去世,血壓都是正常的。

我問丈夫,是不是師父給咱媽治好的高血壓病?他說,高血壓是終身病,不可能好,只能用藥維持,可她好了,這麼多年沒吃降壓藥了,那一定是師父給治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