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連雲港市贛榆區610頭目鄭奎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自二零一五年鄭奎繼李太平任連雲港市贛榆區公安局六一零頭目以來,不遺餘力的迫害贛榆區法輪功學員。一些法輪功學員給他寫了真相信,勸他認清形勢,守住良知善念,不要聽信謊言,別做邪黨的替罪羊,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可他聽不進良言,仍然迫害贛榆區法輪功學員。日前,連雲港市贛榆區公安局六一零頭目鄭奎被舉報。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多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鄭奎個人及家人信息

鄭奎(Zheng,Kui),男,1966年出生,2015年任江蘇省連雲港市贛榆區公安局紀委書記兼六一零主任。手機:15251236000 家裏座機:0518-86289399
家庭住址:江蘇省連雲港市贛榆區青口鎮小岡村
妻子:張麗(Zhang,Li)退休在家。
女兒:鄭閎 (Zheng,Hong),在南京工作

二、鄭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連雲港市「六一零」對實名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大抓捕行動,鄭奎不僅親自部署了對贛榆區實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還親自帶領贛榆公安局國保人員到贛榆區柘汪鎮,坐鎮指揮國保惡警及當地派出所警察抄家抓捕那裏的法輪功學員。

這些人所到之處,翻箱倒櫃,如土匪進村。他們上門時,並不說出為甚麼事而來,而是直接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出示所謂的傳喚書,對不配合的法輪功學員動用武力直接綁架到贛榆區公安分局,問訊為甚麼控告江澤民、誰寫的、誰組織的、誰提供的模板。然後分別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進行非法刑事拘留和以「利用邪教、會道門、迷信活動危害社會」進行拘留,這次行動共綁架了十五人,他們是:秦入萍、仲為瓚及兒子一家三口,霍西亮、魏入秀夫婦,盛芝梅、蘇愛清、王發芝、葛豔雲,劉桂美、劉善美、楊芳、陳玉華、霍介芳、張學陽。其中霍西亮和張學陽被非法關押在贛榆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秦入萍、魏入秀、葛豔雲、劉善美、劉桂美、楊芳分別被拘留十天,蘇愛清、盛芝梅、陳入(玉)華分別被拘留十二天,仲為瓚父子倆因身體原因被關押一天一夜第二天放回家、王發芝因高血壓被拘留所拒收回家。霍介芳被逼按黑手印才被放回家。城頭鎮的劉要娟被迫流離失所。

1、高傳斌、仲偉玲夫婦被迫害

仲偉玲女士,小學教師,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勞教兩年。老伴高傳斌曾為中國軍隊建設做出過突出貢獻,訓練出很多名神槍手、神炮手以及爆破手,無論在部隊或地方上一直是先進典型(南化集團公司幹部廉政標兵),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多次被綁架、遭勞教、判刑,被迫害得九死一生,不但幾近殘廢,退休時被扣除十七年軍齡及副營級幹部待遇,現在每月連吃飯錢都不夠。

二零一五年,夫婦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九月十五日,連雲港訴江法輪功學員遭大面積綁架、抄家,仲偉玲家那天兩次被公安包圍,天黑了又兩次上門騷擾不成,之後騷擾不斷,兩個兒子家也被惡人鬧得不得安寧,夫婦倆居無定所、有家難歸。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中旬,仲偉玲老家修房子,家裏有農民工幹活,她接到一個電話說買門的事,叫她十五日到贛榆區厲莊鎮,就這樣她那天還未進村就被綁架、構陷。仲偉玲當日被劫持到連雲港看守所非法關押。厲莊派出所指導員梁文生還兩次進看守所叫仲偉玲答應給好處就放人,不給好處就判刑。家裏要人,一位紀委副書記說:「這件事一年前就定好了,作為贛榆第一大案處理,誰也要不了人。」

在非法關押、審訊中,仲偉玲身體遭到嚴重摧殘,出現嚴重的糖尿病,兩腿不能走路,滿口牙脫落,她在求救書中說:「我在看守所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仲偉玲被罰站、不讓睡覺,獄警還唆使犯人對她拳打腳踢。仲偉玲被迫害的變了形,還被強制幹勞工活。她曾被包夾一汽水瓶子打昏死,看守所不但不追責兇手反而說仲偉玲裝死。殘酷的迫害導致仲偉玲多病纏身,看守所每天指使犯人將仲偉玲按到地上強行灌藥,致使仲偉玲神情呆滯。

在非法關押的一年多來,贛榆區公、檢、法相關人員明知仲偉玲請了張讚寧律師,卻不通知律師、也不通知家人,隱瞞和欺騙家人,欺騙仲偉玲本人,多次說證據不足要放人,兩次延期處理,多次暗地開庭。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秘密開庭,仲偉玲當庭講真相,要求無罪釋放;主審法官岳仁龍說:「看來是抓錯人啦,但我們沒有權放你。」仲偉玲被冤判三年,家人追問法官岳仁龍時,岳仁龍無奈地說:「我也無法平衡」。(因為這背後一直有六一零的鬼影在操縱,鄭奎是直接責任人)

2、於斌、寇蘇紅夫婦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於斌,男,贛榆區班莊鎮人,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因為拒絕邪惡的轉化,被從洗腦班轉到看守所非法拘禁,期間被邪惡之徒強行綁架遊鬥,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末,於斌和妻子寇蘇紅再次被綁架、關押,後寇蘇紅被放回家,於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蘇省洪澤湖監獄遭受迫害,因不「轉化」,二零零六年,被當時三監區入監隊隊長韓步順指使惡人折磨,並被架著在操場上拖著跑,致使於斌皮開肉綻,鮮血淋漓,許多天不能動。於斌為此上告惡警韓步順,未果。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於斌在家裏,突然於斌被強行破門而入的警察再次綁架並瘋狂抄家,贛榆「六一零」和國保以抄出的電腦、打印機及大法資料作為所謂的證據,對於斌進行非法拘禁在贛榆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上午,在贛榆區法庭非法庭審於斌,在庭審期間,公訴人謝共祥對於斌的公訴根本不能拿出相關法律中的任何條款和法規。於斌自我辯護道:在中國大地自共產黨建政以來,就有這樣一群流氓禍國殃民,害死了八千多萬人,無視人民的生命,這樣的組織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是一定要鏟除的。謝共祥誣蔑於斌「破壞法律實施罪」,於斌和當庭律師讓其拿出證據:於斌怎麼破壞法律實施的?謝共祥無言以對。律師當庭辯護道:所謂破壞法律設施,必須得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能行使和操控相關法律實施的人員,才能有這樣的犯罪機會,而於斌一個因堅持信仰而失去工作的普通公民,他沒有這樣的條件和機會。因此這個罪名不成立。

七月十四日,法院因證據不足,把於斌案件退回檢察院,並通知了律師,當於斌的家屬去檢察院找謝共祥要人時,謝先是以要出庭為由不理睬,後被家屬攔住,才說案子沒退回檢察院;家屬又打電話問法院的孫建忠,他只回了句「沒退」就掛斷電話。

後來得知,檢察院於八月十日又一次將案卷移交法院,到十一月份法院竟下達判五年的判決書,於斌不服判決進行上訴,結果連雲港市「六一零」操縱市中院維持原判,並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把於斌劫持到江蘇省洪澤湖監獄,因於斌不配合邪惡、不轉化,遭受了殘酷的迫害,至今仍在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六月二十一日,連雲港市贛榆區法輪功學員於斌的母親王穆霞和妻子寇蘇紅因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分別被贛榆區國保大隊惡警溫世杭等人綁架,並非法抄家,把家裏的幾本大法書和兩個播放器搶走。

在綁架於斌的妻子寇蘇紅時,於斌的女兒指著國保警察說:「你們怎麼這麼壞!把我叔叔抓走了,把我爸爸抓走了,昨天把我奶奶抓走了,今天又來抓我媽媽,他們都是好人,沒做錯甚麼,你們為甚麼抓好人啊?」一個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的家庭,十幾年來在親人一次次遭受嚴酷的迫害( 這孩子出生時爸爸正在被非法關押後來又被勞教、判刑),從小到大都是在恐懼中生活,這是一個孩子從內心發出的悲憤的怒吼,是啊,為甚麼要抓好人,為甚麼要判好人啊?!

3、更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概述

法輪功學員霍西亮因控告江澤民,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中午被綁架、非法抄家,隨後贛榆區公安局及六一零人員以家裏有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為藉口,對霍西亮非法刑事拘留後又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在贛榆區看守所。在二零一六年六月贛榆區法院對他非法判刑三年,判決書上也是隻字不提訴江之事,更不說綁架和抄家的理由。霍西亮不服判決,上訴到連雲港市中級法院,結果中級法院不顧事實和法律,維持原判。

贛榆區法輪功學員孫麗琴(燕),一個年輕小姑娘,在上海打工期間,只是在網上和朋友聊天時講真相勸三退被惡人舉報,卻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被贛榆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上海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連雲港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法輪功學員張學陽,男,因訴江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被綁架、非法抄家後關押在贛榆看守所,因身體殘疾,看守所不收,第二天辦了取保候審,就這樣,六一零和國保連個殘疾人也不放過,還非法判刑三年,因身體原因,監外執行。

法輪功學員鐘惜彩夫婦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去走親戚,途中在講真相時遭人惡告,被柘汪鎮邊防隊人員抓走,後被轉贛榆區公安局並被非法抄家,其丈夫因體檢心臟供血不足被放回來,鐘惜彩後被非法判刑九個月,出獄時被迫害的身體虛弱,記憶力嚴重減退。

閆廣娥,女,七十多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因為身體不好,煉法輪功煉好了,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臘月二十五),去集市趕集時和世人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公安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在連雲港市看守所一個多月。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在集市上講真相救人時遭人惡告,又一次被國保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後被關押到連雲港市看守所時,出現三高病業,被勒索一萬元後,取保回家。二零一八年八月份,贛榆區法院非法庭審後,對她非法判刑六個月,在送往連雲港市看守所時因血壓太高被看守所拒收,可是贛榆區六一零仍不甘心,在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臘月初二)被劫持到監獄繼續迫害。

王霜穆,男,贛榆區班莊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王霜穆和於為環因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六一零操縱班莊派出所惡警劫持到贛榆區公安局遭國保惡警非法審訊並非法抄家,後以王霜穆家有真相幣為由非法判刑一年半,在江蘇省洪澤湖監獄十一監區(嚴管監區)遭受嚴酷的迫害。在洪澤湖監獄裏,教改科副科長翟洪舉和十一監區副教導員紀慶軍及獄警張元盛(私下被稱為打手)輪番上陣逼迫王霜穆「轉化」,逼他寫所謂的「四書」,因為他拒絕「轉化」,遭受了多次被噴辣椒水,兩次被捆束縛衣達一個月,還被包夾張正峰、戚偉(均是暴力犯)用釘子和圓珠筆尖戳大腿,每次都被戳得血淋淋的,還逼迫他每天坐小凳子,只允許用尾椎骨坐在凳子上,其它部位不能靠,否則就會挨包夾打。

王霜穆被折磨得雙腿骨頭髮涼、發麻,時常沒甚麼知覺,出獄時已快五月份了,他還得穿著老棉鞋,老棉褲。

二零一七年五、六月份,在「敲門行動」中,贛榆地區在名單上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不同程度的上門騷擾,一些學員還被逼迫簽保證書,並被非法錄像。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 贛榆區青口鎮的劉善美和一姜姓老年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柘汪鎮仲湖村也有兩位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