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開江縣原防邪辦(610)主任漆楚文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2004年3月至2005年12月,漆楚文任四川省開江縣防邪辦(610)主任期間,多次召開各鄉鎮派出所所長、廣電站長、以及有關部門參加的「中共防邪會」,安排布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活動。現漆楚文被舉報。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多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漆楚文
中文姓名拼音:Qi, Chuwen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68年 4月
出生地:四川省開江縣長田鄉朱家坪
原工作單位名稱:開江縣委防邪辦
原來職務:主任
中國大陸的家庭住址(省、市、縣):四川省開江縣新寧鎮
妻子胡先美,開江縣新寧鎮實驗小學教師;女兒漆琪,現在成都市工作。

漆楚文,1984年9月至1987年6月,四川宣漢師範學校畢業;1987年7月到開江縣長田中心校任教;1988年3月到開江縣回龍職業中學工作,任中共團委書記;1993年3月到共青團開江縣委工作;1995年11到中共開江縣委辦公室工作,2004年3月任縣委防邪辦主任;2006年1月任開江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局長;2009年10月任中共開江縣委辦公室主任等;2012年1月任開江縣副縣長。2016年因工作原因被免去副縣長職務。

二、迫害事實簡述

2004年3月至2005年12月,漆楚文任四川省開江縣防邪辦(610)主任期間,其具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列舉如下:

1、誘騙、綁架、勞教法輪功學員陳興華:

法輪功學員陳興華,女,當年40多歲,1998年修煉法輪功後,其嚴重的子宮下垂及全身疾病都不治而癒,她發自內心深深感謝法輪大法拯救了她,給予了她健康愉快的第二次生命,告別了生不如死的疾病折磨。從此, 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人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神奇、法輪功的好。

2004年下半年講真相時,陳興華遇到一人聲稱對法輪功極有「好感」,主動要求「學功」,並且要求到「功友」多的地方「學功」,要「參加集體煉功」。2004年11月1日,此「新功友」電話約請陳興華下午到開江縣普安鎮楊柳鄉農村某家去教功,並要大法經書。

當天下午2點30分陳興華帶了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急匆匆趕到約定地點,進屋後剛從包內取出書交給他,突然闖進兩個警察,將陳興華雙手反架在背後銬上綁架。一惡警說:「終於把你等來了,你知道嗎?我們還沒吃午飯呢!」

這是一次開江縣防邪辦(610),縣公安局國安大隊精心策劃的蹲坑、誘騙、綁架事件,具體參加綁架的兩名惡警名叫陳剛、胡昊。隨後,法輪功學員陳興華被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

2、迫害開江縣供銷合作社法輪功學員

開江縣供銷合作社被縣防邪辦(610)視為全縣法輪功的傳播發源地,作為重點監控、迫害單位。2004年3月至2005年12月,漆楚文任610頭目期間,多次到縣供銷社,找法輪功學員鄧道恆、周蓉所謂「談話」威脅,要麼就是說過節了,或者要開甚麼重要會了,又要搞甚麼活動了,不要到這裏去,不要到那裏去。要麼他一個人來,要麼帶派出所等一大幫人來。

2005年6月10日上午,漆楚文帶著防邪辦副主任楊文忠突然來到開江縣供銷社,與縣供銷社主任劉羽平一起對法輪功學員周蓉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恐嚇、要挾,在無任何依據和理由的情況下,漆楚文信口雌黃:「原開江縣法輪功負責人經過洗腦、轉化,懷疑你是現在的負責人。」 漆楚文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語言極其惡毒、下流、無恥,揚言惡黨給大法的政治定性已升級,最後蠻橫的提出兩個條件:如果要繼續修煉法輪大法,就送達州市「集中統一煉(進洗腦班)」,如果不煉了,立即寫出書面保證。周蓉當場拒絕。當天下午,本單位領導又轉告「防邪辦」的意見說:「寫一個書面承諾,不出去散發傳單,不串聯功友,不發展組織,還是合情合理的。」周蓉仍嚴詞拒絕了這無理要求。

6月22日,開江縣供銷社領導集體一行7人,按漆楚文指令找到法輪功學員周蓉,傳達了開江縣6月21日召開由各鄉鎮派出所所長,廣電站長,以及有關部門參加的所謂「防邪會」精神,強迫單位職工周蓉必須做「選擇」:如繼續修煉法輪大法,就送廣安洗腦班強化洗腦;不煉了就寫出書面保證,二者必須做出選擇。並與單位全體職工利益掛鉤,若單位無一名煉法輪大法的,每人發放80元獎金;若只要還有,全體職工獎金集體取消,這與文革期間的挑起群眾鬥群眾的做法一脈相承。單位領導還恐嚇著說:「前年對我們單位法輪功學員鄧道恆抓到達州市龍騰山莊洗腦班還是教育、團結的手段,這次可是打擊的對像!」

當日下午,在此嚴酷情形下,周蓉為避免迫害發生,也不使單位其他職工受株連,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不得已寫了辭職報告,從而流離失所。所謂「防邪辦」在到處搜查她。原本一個好好家庭,硬生生被「防邪辦」弄得骨肉分離,有家難回。第二天單位領導班子知道周蓉已經不在家後,組織了四組單位職工圍追堵截周蓉;連女兒讀大學的學校裏,也率一幫人前去騷擾。弄得周蓉全家人提心吊膽、年邁的父母害怕的病魔纏身。

'漆楚文'
漆楚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