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顯神奇 迷途師導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光陰荏苒,歲月匆匆,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回首往事,感慨良多,在偉大師父的保護下一路走來,親身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現擷取片段與讀者分享,恭賀世界法輪大法日,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一、苦海掙扎 身心俱傷

我從小就喜歡思考,人一生該如何活,世間有沒有真理?因父母沒甚麼文化,心想要有一位萬能的老師就好了,能解答我的任何疑惑、難題。

上學時拼命讀書,成績優異,想長大出人頭地,功成名就。畢業後就職行政機關,待遇豐厚,職務晉升,成為同齡中佼佼者。在世風日下的大染缸中也隨波逐流,因公務常參與宴請娛樂活動,追名逐利,自命不凡。

機關人際關係複雜,表面和顏悅色,背後勾心鬥角,拉幫結派,互相傾軋,腐敗成風。內心正直的我倍感孤獨、沮喪,名利的收穫並沒有讓我得到真正快樂,覺的這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身體也出了問題。那年冬天,剛生下小孩沒滿月,要強的我頂著刺骨的風寒參加考試,而且是乘摩托車去的,落下一身月子病。人都說月子裏的病月子裏治,其實根本無法治癒。整天渾身難受得不行,頭像個冰窟窿,疼痛欲裂,一年四季都不能見風,戴幾層厚帽也不管用。夏天不敢吹風扇、呆空調房,也不敢騎電動車、摩托車;還經常大量流鼻血,左鼻孔流血堵住,血就從右鼻孔流,兩個鼻孔堵住,就從嘴裏流,有時還從下身流血,鮮紅的血流起來止不住,一次就能流大半碗,查不出原因。還患有腰椎鷑骨骨裂、腎病等各種頑症,導致情緒低落,加上感情的糾葛,工作的壓力,苦不堪言,二十多歲的我身體每況愈下,用盡各種中西醫、偏方、嘗試氣功都沒有任何療效。

當時別人都羨慕,認為我活得很不錯,內心又苦又累,看不到希望,感歎生命脆弱,世事無常。功名利祿不長久,悲歡離合 曲終人散,生老病死誰主宰?恩怨情仇何時休?很多疑問、困惑縈繞心中,不知人生為何。

二、師父喚醒我

一九九六年春天,一天早上,心情鬱悶,到公園散心,看到一群人在晨煉,走近細看是法輪功簡介,這是一種佛家高德修煉大法,教人向善,義務教功,不收任何費用。

倡導「真、善、忍」,這個功法太好了,正是我要找的,就極力動員家人去煉,幾個親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受益。可我受無神論洗腦障礙,似信非信,藉口工作忙,現在年輕,還想在事業上奮鬥一番,心想等退休以後再煉吧,偶爾也跟著學法、煉功。

直到一九九八年秋天,一天中午,我去母親家吃飯。父母、鄰居給我講了上午剛剛發生的一樁離奇事。

那天上午,不知從哪兒來了一個十多歲的女孩,跑到母親家,撿起一塊半截磚,使勁砸向母親家的門,就聽「銧當」一聲巨響,門上一塊玻璃被砸碎了,驚動了住隔壁的二哥,向來不愛管事的他,從屋裏出來,看到了那女孩,女孩撒腿就往街上跑,二哥去追,他氣喘吁吁的追上女孩,把她拽回院裏,引來街坊鄰居圍觀。

大家紛紛質問女孩:「你為甚麼砸人家的門?」女孩沒頭沒腦的說:「我叫她跟我走,她不跟我走,她覺的自己有倆錢。」

大夥問女孩,「你說的是誰?」

女孩叫著我的名字:「某某某」

大夥又問:「你認識人家嗎?」

女孩十分肯定:「認識。我和她是某校的同學,她穿著粉色大衣,騎著綠色自行車,戴著耳環。」

大夥問:「你來過這裏嗎?」女孩答:「我來過這屋。」

大夥又問:「你多大了,人家多大了,怎麼能和你是同學?」

眾人嘩然。一會兒,女孩兒的父親來了,表示抱歉,說孩子精神有點問題,如果你們信呢,可能有點甚麼吧。

我思考整個過程,如同身臨其境,女孩的話雖蹊蹺,琢磨起來有含義。我和女孩素不相識,她居然叫出我的名字,就讀的學校,當天的穿、戴、行她如同目睹,不但知道我的今天,還了解我過去。就連女孩的異常舉動都不是偶然,像我當年一幕的重演,每當想起就汗顏,因糾紛砸了人家一塊玻璃,引來圍觀非議。

師父講過欠債要還的道理,也告訴我們:「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莫非師父以這種方式讓我還了以前欠下的債,又借女孩的話點悟我,我的一切師父都知道。這間屋裏就供著師父的大法像,所以師父法身來過這裏。「師父來叫我,我為甚麼不跟師父走呢?」

師父說:「有一部份聽過課而根基又不錯的學員,因工作忙就不煉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說甚麼了,隨他去好了,但是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常人都在隨波逐流,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其實修煉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複雜的工作單位環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一旦退下來,其不失去了一個修煉的最好環境嗎?」[2]「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2]

我恍然大悟,是慈悲的師父看我執迷紅塵,怕我錯失機緣,就借女孩來重錘敲醒我。

當天晚上,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抱輪時,就感到兩臂間大法輪在呼呼的旋轉,聽到法輪的旋轉的聲音很大,正轉、反轉,非常玄妙、殊勝,震撼人心。

從此我以「真善忍」為指導,人生有了方向,明瞭萬事皆有因緣,心懷釋然,沒多久,不知不覺折磨我多年的各種病痛不翼而飛,神奇消失。無神論、唯物論硬殼被擊破,我發自內心的折服,師父無所不能,法輪佛法威力無比,《轉法輪》講得都是真實不虛啊!

三、巨難壓頂 神雷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間狂風暴雨襲來,劫難從天而降,輿論媒體一邊倒,謊言誣陷鋪天蓋地,把上億修心向善的主流社會民眾推向對立面,不讓人說話。我一下成了眾人注目的焦點,昔日對我非常認可的領導、同事,一反常態,我正帶領的工作組被勒令停止,大會、小會「揭批」、人人表態、過關。沒完沒了的威逼、施壓、「轉化」,株連家庭、工作、職務、單位、獎金等。

一天下午,機關支部又要開會了,其實是衝我來的,我修的是真善忍,怎能違心說謊?面對來勢兇猛、顛倒黑白、栽贓陷害的瘋狂打壓,對剛剛步入修煉的我,真有點喘不過氣來。

中午一點多,下了點兒小雨,我心情格外壓抑,剛到家幾分鐘,客廳一扇朝南的窗戶開著,無意間看見一團臉盆大的圓圓的光球,「嗖」的從外面飛進了屋,就在我站立的頭前上方,客廳的玻璃燈管下,「砰」的響了一聲,但聲音很小,是悶聲,我一點也沒覺的害怕,玻璃燈管完好無損。

下午一上班,同一辦公室的年輕人,既興奮又震驚的告訴我,說他中午在辦公室睡不著,就站在窗前往外看,看見路邊兩個電線桿中間,「唿」地躥出一個大火球向家屬樓方向飛走了,一會兒就聽見一聲巨雷炸響,把他震得受不了,聲音太大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響的雷聲,整個辦公樓像發生地震一樣可怕。隔壁的女同事也過來說,她正睡午覺,響雷把她震醒了,嚇得不行。

我頓時明白了,火球跑我家炸了,而我家沒啥動靜,連緊挨的玻璃燈管都絲毫未損,卻在遠處的辦公樓轟然雷鳴,震耳欲聾,簡直不可思議!我知道是師父用神雷祛邪扶正,給我勇氣,鼓勵我堅定正信,不要懼怕。

下午開會時,我心情坦然,原來那幾個積極參與迫害者也沒了以往的陣勢,我沒有任何妥協。

師父詩篇《天又清》讓我領悟了大法的殊勝威嚴。

天昏昏地暗暗
神雷炸陰霾散
橫掃亂法爛鬼
別說慈悲心淡

又過了一些日子,污衊法輪功的全國巡迴展來到我地,要求機關全員參展,我說不去,領導有意圖點名要我去,我只好去了。我們統一著裝,一行排隊到了那裏,有好幾個大展廳,展板內容都是惡毒抹黑師父、大法的漫畫、謊言。面對這種卑劣的流氓行徑,我不能容忍,必須講出真相,便站在大廳中央高聲說:「這些漫畫都是假的。法輪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根本不允許殺生、自殺。」一剎那,空氣凝固了,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我。

展廳內有暗中布設的便衣,不一會兒,一個警察從窗外探出頭來,歪著腦袋看了我一會兒,沒說一句話走了。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堂堂正正和同事一起離開展廳,安全返回單位。

四、師父救我脫離險境

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真真切切:一群惡人闖入家中,翻箱倒櫃,打開衣櫃,仔細搜查,搜走了我的筆記本電腦。我把這個夢告訴了母親,我和幾個親人家庭,一直被當地列為重點迫害對像。母親很擔憂,讓我把家裏收拾一下。可我不知是師父慈悲點化,就沒留意。

隔天早上,一群身著便衣的國保人員,藏在樓道上一層,截住出門上學的孩子,從他身上搶走鑰匙,沒有任何手續、證件,開門蜂擁而入。抄家、恐嚇,他們從家中抄出電腦、打印機、《轉法輪》等。國保隊長異常興奮,邀功心切,還通知了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長到我家察看。

他們強行把我帶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我說:「信仰合法,這都是我的個人財產,不是凶器、彈藥,沒有危害任何人。」一直到下午,沒有放我。聽他們交談,馬上要將我關入看守所。我想不能被關進黑窩,也絕不牽連任何人,不能讓參與者犯罪,一旦造成事實很難挽回,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心裏一直默默的求助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當時我被關在四樓一間辦公室,有兩個男警察看守,因是上班時間,走廊、樓道、整棟辦公大樓裏人來人往,大門口有門崗把守,那天我身穿一件白色棉襖,非常顯眼,我心裏發出一念:「讓他們看不見我。」

我先輕輕開了辦公室的門,不能開的過大,只能側身過去。兩個警察正在交談,果然他們沒察覺。我輕輕起身,聽不到腳步聲,走出了辦公室。這間辦公室對面,便是國保大隊大辦公室,隔著大玻璃窗看到裏面有一群人,在那兒站著大聲說話,誰也沒發現我,我從四樓往下走,迎面碰到上樓的人,走到院裏,大大方方走過門崗,沒人問我,幾分鐘時間,我迅速神奇的離開了公安局。

剛走出公安局大門,就碰到了一輛沿路駛來的摩托車,我招手讓司機停下,載我一程,這是一條筆直大道,摩托車飛快走了一段,我想不能這樣一直往前開了,很快就會被他們發現追上,我叫司機停下。我對他說:「謝謝你幫我,我今天情況特殊,沒帶錢,你做了件好事,將來會回報於你的。」司機說,沒甚麼,就走了。那天我身無分文。

我不能在大路上停留,趕緊來到路邊一個買服裝的門市,對服務員說:「請幫我到路上截個出租車過來吧。」 服務員爽快的答應,很快叫了一輛出租車停在門口。

我上了車,不能回家,也不能去親戚家,但我很快想起了一位不太熟悉的同修,他沒在邪惡的黑名單上,去他家比較合適。那天,他的妻子想出門,但心裏總覺的有啥事,就沒出去,她已經知道我被綁架,看到我十分驚喜,我讓她出去付了車費。

國保警察萬萬沒想到,大白天在他們眼皮底下,被抓的法輪功學員竟從公安局走脫了,功虧一簣,氣急敗壞,瘋狂到處追蹤,各個路口盤查,蹲坑,監控家人、親友。他們調出監控,看到一輛摩托車把我帶走了。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一路神奇不斷,路人盡力相助,同修好像如約而至。幾天後順利衝破圍追堵截,安全抵達外地。

就在我到達外地的當晚午夜,那裏發生了一場地震。我感歎天上人間上演了一場激烈的正邪較量。

結語

中共謊稱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年老體弱,愚昧無知,或生活、事業失意,受騙上當的人。當年我為優秀科級公務員、風華正茂、仕途看好,擁有讓人羨慕的家庭、職位、學歷、收入。其實修煉法輪功的群體,分布各個年齡、身份、行業、階層,不乏社會精英,大法沒有等級之分,只要求人心向善,佛度有緣人。

風雨二十一年,我和大陸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僅僅因為信仰做好人,曾遭中共騷擾、綁架、關押、酷刑折磨,被迫流離失所,失去親人、家庭、公職、住房、收入等幾乎人間擁有的一切,因此很多人不解:「為甚麼非要煉法輪功?這些年遭了那麼多的苦,得到了甚麼?」

在當今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敗壞,傳統文化丟失殆盡,任何學說、教義、小法小道已失去拯救人心的作用,沒有任何辦法能讓末劫的生命向善、回升,人類已經被物慾橫流侵蝕的滿目瘡痍,亂象叢生,因道德下滑引發的種種疾病、瘟疫、災禍不斷,毀滅生命,危及人類,法輪大法是當今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

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同樣墮入名、利、情的欲海中苦苦掙扎,小有成就沾沾自喜,身處險境渾然不知。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業力滿身、癡迷紅塵的我,千方百計找到我,用重錘敲醒我。為我淨化身心,教我做濁世中的淨蓮,亂象中的智者。《轉法輪》賜予我最珍貴豐富的寶藏,任我在浩瀚真理中暢遊,指引我走上返本歸真的正法大道,我是宇宙大法重塑的生命,無比幸福榮耀。

希望我的真實故事對讀者有所啟發,幫您識破謊言,從亂世羈絆中解脫出來,靜心拜讀一下寶書《轉法輪》,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藉這個美好的節日,再次叩謝恩師的慈悲苦度!感謝在艱難歲月中無私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