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五十五歲,在區街道工作。剛開始我是因為祛病走進大法的,因得法前身體不好,全身都是病,類風濕、心臟病、腎病、尿血、尿道炎、腦子病、頭疼、頭昏、有時突然就沒有知覺了,上街走路首先看好路,有時突然犯病走路就得直走,不會拐彎,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煎熬。

修煉大法後在一個學法小組學法,一翻開《轉法輪》裏面的字變的很大,五光十色,字還會跳動,真神奇呀!我知道這不是一本尋常的書,每天都認真學法。到煉功點煉功,一閉眼就看到眼前一隻大眼睛,學法明白是開天目,有時幹家務也能聽到另外空間的煉功音樂聲音,非常美妙。這樣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全身的病症狀態都消失了,身體輕飄飄的美好極了!直到現在我已七十七歲了,身體照樣如初!

一、我家的學法小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大法,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們原來學法小組被破壞,同修沒地方學法了,我和丈夫商量怎麼辦?就在咱們家吧?他同意了,我家的學法組就一直堅持到現在,親朋好友鄰居都知道我家的學法組,因為我都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做三退了。這個學法組在師父的保護下走到今天,環境一直不錯。

我丈夫天天在外邊打麻將,鄰居們經常告訴要小心,又來抓法輪功了,後來他負擔很重,在樓下無論是派出所或街道、社區來人要上樓查訪或登記他都不讓上樓,在外邊他直接就簽字迎回去了,有一次填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承諾卡,他為了不讓上樓,看護我們,他也簽了,我讓他寫了嚴正聲明。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正當中共邪黨搞甚麼三標-實,挨家挨戶登記,那天我們學法組最後來學法的同修沒拽門,門就沒鎖上。早上九點多鐘我們正在學法,派出所警察開門就進走廊了,快要進屋時,警察喊了一聲,屋裏有人嗎?我推門迎出去了,警察要進屋,我就笑哈哈的往後推他,不讓他進屋,我說就我一個老太太在家,你有甚麼事就在外邊說。這時同修們在屋裏發正念,兩個警察說要登記,為甚麼不讓進屋,我們也不是壞人。我想為了這個學法小組和同修的安全,說甚麼也不能讓他們進,交涉一會,警察就走了。大家都向內找,認為環境寬鬆了,削弱了安全意識,人多人雜,這個房門經常鎖不上,就這麼開著,有同修己提過多次了,沒有引起重視、學法小組都堅持到今天,師父不知操了多少心啊!

二、破除病魔假相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的乳房突然疼痛,發熱、晚上疼的睡不著覺,漸漸的越腫越大,紅腫的嚇人,疼痛難忍,連抬胳膊都疼。平時我忍著痛該幹甚麼幹甚麼,家人誰也不知道,我丈夫總不讓我閒著,一會讓我幹這,一會讓我幹那,怠慢一點他都不高興。我就讓他看了,後來姑娘,兒子都知道了,說腫這樣,這不是好事呀,趕緊上醫院。姑娘說她聯繫找個好大夫檢查,看是不是癌症啊?不能再耽誤了,家人都害怕了。因為平時我家裏裏外外的事和活基本就是我一個人承擔,還要做好三件事。我說:沒事,我有師父管、有法在,用我們的辦法就能好。但姑娘心裏沒底,托親告友的勸我讓我上醫院,我不為之所動,堅決不去醫院,一片藥也不吃,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外出面對面講真相-天也沒耽誤,發《九評》,發真相資料,幾天後發現乳房不那麼疼也不那麼硬了,漸漸的消腫了,三個月後恢復正常了。我姑娘來看好到甚麼成度,看到正常了,她很驚訝,說:媽你真煉出金剛來了,你好好煉吧!現在我們全家都相信大法了!我七十七歲蹬高爬嶺比年輕人還伶俐。

三、從高空摔下安然無恙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我丈夫養幾盆花,讓我給花換土,我把花盆從窗台上搬到地上,我要擦窗戶旁牆上的黑灰。我家是頂樓,房架高三米三,我上到窗台又踩上凳子擦牆,我讓我丈夫給我洗抹布,丈夫身體不好,還剩一點就擦完了,我一換手一下子撲空從窗台摔下來了,我是後背對著地面摔下來正好砸到蹲在地上洗抹布的丈夫身上,把丈夫砸倒,我的手正對著丈夫的臉,把他砸得臉青眼紅,躺在地上大叫,花折盆飛,當時我倆都動不了了,我說: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你!過會我一看他躺在床上叫喚呢,也不動,我問他你怎麼上的床?他說不知道,可能是師父給弄到床上的。這時我坐起來了,丈夫說你快給兒子打電話說你摔了不能動,讓他回來。兒子回來了敲門,我一急站起來給兒子開門,看到一起來個同修,一看我給開的門就愣了,但我腿摔的走路一瘸一拐的,同修說快坐下來學法,發正念,找自己的執著。我一坐下來學法,就有感覺師父在給我治腿,學了一講法腿就不怎麼疼了。慈悲的師父又救了我們老夫妻!弟子拜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