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 疥瘡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父親的行動能力愈來愈差,母親照顧不了他了。我們兄妹三人都有工作,不能全程跟上照顧。經過商量,父親也同意,就把父親送進了敬老院,特B級護理。

剛去時父親還能行走,後來生了褥瘡,從床上掉下來兩次都刮傷了皮膚。敬老院服務員少,特B級護理的老人多。於是就不讓父親下床了,慢慢喪失了行走能力。由於照顧不上,父親多次發燒住院。敬老院、醫院都得交錢,而且父親的身體每況愈下。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同家人商量後,將父母再次接到我家。第一個月,由於我跟母親照顧的細緻,生活上吃的營養健康,鋪的蓋的換洗勤,跟家人在一起父親心情也很好。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寫在紙上,經常叫父親念。父親的身體狀況大有好轉,身上長肉了,思緒也清晰多了。

第二個月,父親吃飯還很好,叫他念九字真言他也不願意念了。我由於忙於工作和照顧老人,修煉跟不上,沒有發好正念,家裏空間場不乾淨。父親後來意識不清,干擾多。父親身上(尤其是後背)突然就起了一片紅疙瘩,奇癢難忍,一直讓我們給他撓,用抗過敏藥也不管用。

有一次我開會去了,母親打了個盹兒,父親從床上栽下來了,身上磕破了好幾處。我開完會回到家,父親躺在地上,母親坐在地上,景象極為淒慘。我把父親拖到床上,為他清理創面後進行簡單包紮。我母親晚上照顧不了父親了,就把我哥叫來了。

我、哥和母親也先後身上起了疙瘩,癢的抓不透。後來多方詢問,得知是生了疥瘡,感染了一種叫疥蟲的寄生蟲。哥去看醫生,拿了硫磺膏等好幾種藥,有外用的,有內服的。一開始,我耳根軟,又加上全身奇癢,也跟著抹了幾天硫磺膏。每天洗澡、抹藥、洗衣服,還是不去根兒。

大約過了一週,我忽然正念出來了:我是修煉人,怎麼跟著常人抹起硫磺膏了?我壓根兒就不應該染上!正念升起來了,第二天全身一下子輕鬆無比!我知道是師父把蟲子給清理了。後來身體某處也偶有癢癢,我就發正念清理,求師父幫助加持。從那以後再也沒用過藥。

父母在我家住了56天,哥和母親商量後把父親接回了老家,哥請了長假在家專門伺候父親。父親回家後又呆了37天就去世了。而哥和母親還是天天洗澡、抹藥,燙洗衣服和床單、被罩,兩個多月後疥瘡才完全好了,花了不少錢,受了不少罪。哥跟母親說:某某(我的名字)不抹藥就好了哈!

姑姑沒上過學,不識字,但很相信大法好。過年前見到她,說眼皮上長了個小疙瘩,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疙瘩消了。於是,只要身體哪裏不舒服,就誠心念,念念就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