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中國 不要中共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新冠病毒瘟疫2019年末於武漢爆發後,迅速蔓延中國大陸,並衝出國界,成為世界大災難。迄今全球三百多萬人染疫,二十多萬人罹難,而且數字仍在節節攀升,整個世界墜入無邊恐怖和生存危機之中。

瘟疫初期,中共刻意隱瞞疫情,欺騙公眾可防可控,同時高壓維穩,懲戒知情醫生,任憑病毒在人群中肆虐傳播。瘟疫失控擴散之後,又以虛假數據持續誤導他國防疫,釀成荼毒人類的空前大禍。

瘟疫尚未平息,世界多國已在醞釀向中共當局追責索賠。中國人民也應該反省,為甚麼中國連續兩次成為瘟疫的來源和輸出大國?這個連國名都是謊言的「厲害國」是否屬於正常國家?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中國?

中共篡政以來,一直盜用中國之名,做了許多令中國人民蒙羞、陷中國於不義的壞事、醜事、蠢事。近年來,中國幾乎成了人權惡棍、道德崩塌和假冒偽劣的代名詞。這場世紀大疫和2003年的非典大流行,罪魁禍首都是中共及其反人類極權體制。中國人民一方面是中共惡行的直接受害者,同時由於被中共獨裁體制綁架,整體上又在為其惡行背黑鍋,擔罵名。

我們不能繼續任中共玷污有五千年燦爛文化的正統中國之美名。中國人民為了自己的名譽和未來,有必要回歸常識,運用正常人對是非善惡的分辨力,將中共佔據的中國和去共後的中國區別開。前者是依照共黨的意志、為滿足其私利而打造的偽中國。後者為經由人民選舉授權、光大傳統文化、融入主流文明的正統中國。現實的中國,被中共暴力劫持佔有、被共產邪說污染變異,與主流文明對立,與流氓政權同類。很顯然,這個中國並不是中國人民應有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虛假國號的真實內涵,實際上是共產中國(Communist China)。共產黨的紅色中國,從來就不是真正的中國。我們應該稱之為「中共國」以正視聽。中共不屬於中國,共產中國終將被自由、民主、傳統、文明的中國所取代。

生活在中共國是不幸的。但同樣不幸的是誤以為中共國就是真正的中國,將在中共恐怖統治下荒誕扭曲的中共國當成原版正統的中國,照單全收,無條件接納;或者認為中共國也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對在中共國上演的一幕幕悲劇慘劇見怪不怪,習以為常。更有人每每以中共國為榮為傲,甚至正邪不分、是非不辨,追隨中共洗腦宣傳學舌、鼓譟,為中共及中共國辯護、站台。

其實,中共和「中共國」的存在是中國人民的悲哀和恥辱,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共政權不具合法性。中共國的前身是1931年在中華民國江西瑞金建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其目標是用暴力顛覆合法的國民政府,在中國大陸複製俄國十月革命(政變)後建立的共產主義國家體制。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先天帶有分裂中國,武裝叛亂、屠殺平民、劫掠私產的原罪,是一個非法政權和極端恐怖主義組織。當年共黨匪徒在南方諸省燒殺搶掠,綁票勒索,欺男霸女,傷風敗俗等惡行,在諸多共黨頭目的回憶錄裏都有記述。1927年的馬日事變就是國軍對共匪作惡的反擊。1930年開始的江西剿匪,也是國府除暴安良,匡扶正義,救民於水火之義舉和天然使命。

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非中國人民的選擇,而是中共惡黨在前蘇聯教父的支持下,利用謊言和暴力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中共奪取政權的手段是非法的,建政後也從未有過公開、公正和自由的選舉,屬於非法執政。台灣海峽對岸的中華民國,早已從威權體制和平轉型為民主政體,自1996年起已經過多次政黨輪替,誕生了四位民選總統,成為世界主流文明的一員。中華民國的治權目前雖僅限於台灣諸島,但就民主體制而言則無愧於東亞巨人。中共國大雖大矣,但在民主政治層面卻依舊荒蠻封閉,暗無天日。未來的自由中國政府,將由人民自由選舉產生,並明示前中共國為非法政權,對其非法執政期間的罪行清算追懲。

第二、中共國屬於惡中之最的極權體制。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是極權體制的兩個代表。納粹德國雖然已走入歷史,但邪惡的極權體制仍在中共國上演。二戰之後,納粹德國的罪行已經揭露,法西斯罪犯也已被追究懲處。但中共極權統治的邪惡卻還大部份被掩蓋著,中共犯罪集團不但未被清算,而且還在繼續犯罪。

中共比納粹更殘暴冷血,作惡時間更長,害死民眾更多。中共豢養著比蓋世太保更龐大的警察、特務、外加五毛、線人。中共的洗腦宣傳也比戈培爾更有效,謊言欺騙加防火牆造就的黨奴、憤青(老)、五毛,前仆後繼、層出不窮。中共國的新聞自由度,名列全球第172位,僅略高於北韓,甚至還不及伊朗。中共國的體制也不是通常的強權,而是邪惡的共產極權。

第三、中共國的出現是歷史的倒退。當年的國民政府,在很多方面與民主政體相近相容,因為強權政府一般來說遠比極權者更有人性、理性和道德底線。比如,國民政府能將國家利益放在黨派利益之上。在西安事變之後不但放棄剿共,而且還提供彈藥糧餉,以期共軍一致抗日。正如蔣中正日記所說,共黨再邪惡,畢竟還是中國人。然而歷史一再證明,中共匪徒終究不是通常意義上的中國人。共匪奉行「黨性高於人性」。毛澤東篡政後曾多次在日本訪客面前,公開感謝日本皇軍助其坐大。國民政府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與中共的不擇手段、無所顧忌,形成鮮明對照。

在另一方面,中華民國成功北伐後,經過黃金十年的建設,國民經濟發展顯著,文化教育事業也頗有成就,很多學貫中西、舉世矚目的學術大師都是民國時期相對自由的環境下產生的。不幸的是內憂(中共叛亂)加外患(日寇侵華)裏應外合,阻斷了中國騰飛之路。反觀中共篡政之後,前三十年政治運動持續不斷,知識精英遭滅頂之災,國民經濟幾近崩潰。中共國後三十年初期的經濟改革,只是放鬆對農民的捆綁,對經濟的壟斷。所謂對外開放,也是因為中共的閉關鎖國走入死路。可是中共企圖顛覆的中華民國,本來就實行市場經濟,也從來都對外開放。

第四、中共國是共產暴政下冤死人數最多的國家。共產主義運動在全世界總共造成至少一億平民在和平時期枉死,而其中絕大多數(約八千萬)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胞。僅三年大飢荒就活活餓死約四千萬百姓。在中共各種名目政治運動中屈死的也是無計其數。很多國人(包括那些毛粉、五毛等黨奴)的親族長輩中、鄉鄰故舊中、同學老師中、熟人朋友中恐怕都不難找到有名有姓的被中共迫害致死者。中共的所有政治運動,實質上是階級滅絕和政治謀殺,如土改(消滅地主),三反五反(滅絕資本家),鎮壓反革命(清除民國精英),反右(迫害知識分子),文革(整肅社會良知、毀滅傳統文化),鎮壓法輪功(剿滅信仰真善忍的群體)。

有人說中共已經放棄階級鬥爭,不再搞政治運動了。那麼從1999年開始的鎮壓法輪功,難道不是政治運動?而且已歷經三個黨魁,持續二十多年,超過兩個文革的長度。其採用的迫害手法(如污衊抹黑、強制洗腦、綁架監禁、酷刑折磨、肉體消滅、株連歧視、抄家搶掠,經濟剝奪等)與文革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無論怎樣「改革開放」,暴力鎮壓和謊言洗腦是不會改變的。生活在中共國的人民,誰享有免於政治迫害的自由?誰能擺脫因言獲罪的恐怖?誰不擔心身邊潛在的告密者(信息員)?

生活在共產中國的民眾要面對以下現實,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非法政權,這個國家的出現不是中國人民的自主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被共黨暴力劫持、被共黨文化變異的山寨版中國,恐怖版中國和腐爛版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邪黨的私產,與中國人民無關,與中華正統文化無關,與中國古老文明無關。

我們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共國,是因為我們要奪回話語權,表明我們的態度,即不接受共產主義邪說。中國大陸自1949年被共匪劫持強佔以來,大陸人民的祖國實際上早已淪陷,人民整體上也被共匪綁架,被剝奪自由,被欺騙洗腦。

我們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共國,是因為國家認同的問題,從根本上說是明辨是非、分清正邪的原則問題。我們以中國悠久的文明歷史為傲,以中華古老的儒釋道文化傳統為傲,但我們以中共極權暴政為恥,以中共邪黨文化為恥。

愛中國必須反共、脫共、去共。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才是真正的中國,才是屬於中國人民的中國,也才值得中國人民認同和熱愛。

要中國,不要中共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