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了,運動了!七、八年來一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運動了,運動了!」電影《芙蓉鎮》結尾,發瘋的王秋赦敲鑼喊著這句讓人心驚的話。鮮為人知的是,這部影片經過多次審查才通過,「運動了」後面被刪掉了一句話「七、八年來一次」。

大家知道,中共建政後大大小小的運動不斷,有人統計過,歷次運動中給人扣的罪名多達數十種。文革結束至今已有40餘年,但武漢肺炎疫情中, 「文革漫畫」在網上重新回頭,比如肩扛「健康包」的年輕人氣宇軒昂地表示「中國人民不是好惹的」;在打倒「反動學術權威」的漫畫中,醫師張宏文被人揪起衣領踩在腳下;被斥為「美帝走狗」的武漢作家,在漫畫中翹起了狗尾巴。

愛國=反美、與美國脫鉤、《拔劍吧,中國人》,諸如此類的極端言論,在網上頗為盛行。清醒的人意識到,極端的「文革」習氣從未真正退去,只是隱藏起來了,遇到合適的土壤又冒出來了。就像電影中說的,七八年來一次。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90後的年輕人也會那麼極端?

因為我們並沒有真正地反思歷史,沒有清醒地、主動地、不斷地去除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對我們的侵蝕。

從1990年代東歐、蘇共共產主義倒台,用了二十多年時間,至近幾年才從法律、社會共識、公共場所的標誌等方方面面,真正系統地「清洗」共產主義遺留的污垢。

從1991年蘇聯解體,直至2017年10月30日,二十六年過去了,前蘇聯時期政治鎮壓受害者紀念碑「悲傷之牆」方才落成。這是俄羅斯第一個全國性的此類紀念碑。普京出席了揭幕儀式並向紀念碑獻花。普京在發言中概述了當年蘇共政治迫害的慘烈,強調這種罪行不可能洗白。他說:「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

在這個過程中,人們重新認識歷史,否定自己的過去,明白共產主義的危害,這是一個從個人到整個社會的精神洗滌過程。而在中國,人民一代接一代只能接收的,只有「仇恨、仇恨、再仇恨」教育。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指出:傳統正教教人向善﹔共產邪教則恰恰相反,它是建立在仇恨的基礎上的。雖然共產黨也談到「愛」,但這個「愛」也是建立在「恨」的基礎上的。……在中國,表現愛國的方式是「恨美國」、「恨法國」、「恨日本」、「恨韓國」、「恨台灣」、恨海外那些一心為國但卻批評共產邪黨的人。

俄羅斯廢除斯大林自編的教科書

相較於紀念館、紀念碑,教科書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因為教科書具有權威性、傳承性以及廣泛的影響力。

斯大林執政時期,親自擔任總編,編纂了一本《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1949年之後,中國人學的蘇俄歷史都是以此為藍本編寫的。進入21世紀,普京將安﹒鮑﹒祖波夫編纂的《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作為俄羅斯11年級(高中二)學生寫的歷史教科書。該書還原了歷史真相,用大量歷史事實指控列寧創建的蘇聯原來是人間地獄。

比如:列寧是依靠德國皇帝威廉二世提供的5000萬金馬克進行秘密策動組織,成功發動俄國十月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奪權後,列寧馬上與德國和談並簽訂條約,列寧有句名言:「無產階級沒有祖國」。

列寧還說過,「專政的定義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權。」

斯大林繼承了列寧時代的殘酷統治,與其同時代的其他5位蘇共主要領導人如布哈林等全部被殺。

列寧54歲死於梅毒,妻子克魯普斯卡婭說列寧有份遺囑。斯大林對她說:你再亂說話,我們就宣布你不是列寧的妻子!克魯普斯卡婭說,這個國家的任何人都知道我就是列寧的妻子。斯大林說:黨說你不是你就不是。不久,她被關押,1939年不明不白地死去。

《二十世紀俄國史》把20世紀20─30年代之交蘇聯的農業集體化稱為「第二個農奴法」,說它是蘇共開展的一場對付農民的鬥爭,消滅富農就是摧毀了農業生產的中堅,蘇聯一直到解體也達不到沙俄時代的糧產量。

撒謊就是為了保護罪惡

教科書的修改,讓人們能夠看到令人震驚的歷史真相,人們不由得要問一句,過去我相信的東西對嗎?

而中共不承認錯誤,利用其霸佔的官方教科書、教堂,通過篡改歷史,給中共的罪行洗地。比如:把人為製造的三年大飢荒說成三年自然災害,對十年文革浩劫也是淡化處理。

2018年,適用於初中二年級的新版歷史教科書,刪除了舊版「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課,把有關文革的內容與舊版「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統稱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

對於文革原因,舊版教材中的「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新版教材中刪改為「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文革一章的舊有標題「動亂和災難」也被刪除。論述文革影響時,新版教材還添加了一個新說法,所謂「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

撒謊就是為了保護罪惡,方便繼續作惡。

與俄羅斯承認歷史錯誤相反,中共的教科書中還在延續錯誤的說法,繼續欺騙世人。比如:仍將中共說成抗日的中流砥柱;將失敗大逃亡的長征說成為了北上抗日進行的戰略大轉移。日軍在東北,中共紅軍往南、往西北逃竄是為了抗日嗎?

事實上,中共為了保護罪惡,方便繼續作惡,一直在強化灌輸篡改後的歷史。比如每年舉辦紀念長征的大型演出,推動井岡山、延安、西柏坡的紅色旅遊,甚至很多企業都帶領員工到這些地方進行紅色教育。

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掀起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的迫害,2001年導演「天安門自焚」假案,被聯合國認定為騙局,但現在依然出現在教科書中,如山東教育出版社將其被編入小學教科書《品德與社會》五年級上冊,繼續毒害涉世未深的小學生。然而令人欣慰的是,部份明白真相的老師們,已經公開在課堂上把「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的真相講給學生,使很多學生明白「法輪功是好的,共產黨是騙人的」。

中共用中國人的鮮血來維持謊言、欺騙世人,將真話說成「不當言論」,將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說成是「有限的自由」,製造文革式話語、組織網絡暴力,宣傳謊言迷惑世人。罪惡見光是其死亡的開始,所以中共不惜一切金錢和黑暗手段,試圖封住所有知情者之口。

封閉太久,人們猶如關在一個黑暗的屋子裏,突然一道光照進來,眼睛會感到不舒服,但人的本性是追求陽光的,陽光會給人溫暖,給人健康,和真實的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