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暴露中共製造的「網絡暴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在中國大陸的網絡上,對於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情況,每一個人發言都變得小心謹慎,凡是與「疫情取得階段性勝利」不相符的,凡是對於國際社會追責稍有認同的,都可能隨時會被扣上「賣國賊」、「授人以柄」的大帽子。

中共讓他們的專家說武漢肺炎在四月份告一段落,但有良知的醫學專家卻說疫情會捲土重來。中共派三百名喉舌記者去武漢塗脂抹粉,然而透露真相的作家日記卻成為人們關心的話題。中共病毒瘟疫還沒有結束,秋後算帳就急勿勿上演,成千上萬的「五毛」(美其名曰「網絡評論員」),對於說真話的人給以輾壓式的攻擊。

中共製造的暴徒

文革中,幾乎所有的人,哪怕是天真爛漫的小孩子,都會喊出諸如『打倒』、『油炸』、『批倒』、『批臭』、『踩上一萬隻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之類的口號。

來自『文革』的語言暴力,它留下的潛伏的線索,多年後以這樣荒謬的形式,在深深的傷口處爆發,釋放妖魔。

中共製造的「網絡暴徒」

網絡暴徒俗稱「五毛」、「五毛黨」、「網絡暴徒」。中共稱他們為網絡評論員、網評員、輿情員。五毛黨指受中共雇佣,散發和複製來自中國政府的謊言和政治宣傳,監視網民。「五毛」的稱呼,用以諷刺網評員每發一文「能賺五毛錢」。「五毛」經常以普通網民的身份發表擁護中共的內容,圍攻批評中共的網絡聲音,或採取其它網絡傳播策略,試圖達到影響、控制和製造網絡輿論的目的。

2018年以來,中共政法委進一步提出要建立正規的「政法網評大軍」,認為「建好用好政法網宣鐵軍是打贏網絡意識形態鬥爭的需要」、「建好用好政法網宣鐵軍是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的需要」等。

據報導,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推特和臉書禁封或刪除了大量疑似具有中國官方背景、用於引導輿論的賬號,其中推特聲稱處理了約20萬個相關賬號。

2020年4月5日,有媒體披露,中共又在組建網軍。根據中共給31個省(市、區)以及中直機關、國家機關、中央企業、新疆兵團等8個機構團委下達的任務,中共擬在高校系統招募400萬網絡志願者,在其它單位招623萬網絡志願者。

在此之前,中共宣傳部、政法委組織的五毛黨,遍及宣傳部門,政法委下轄的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相關工作人員組成的「專業隊伍」,以及鄉鎮、網格員等相關工作人員組成的「地方隊伍」。

這麼多五毛還不夠嗎?不夠。

在武漢肺炎感染全球的時候,中共宣傳海外抗疫狼狽不堪、只有中國大陸最安全、國內免費治療,篤信中共的小粉紅從海外趕回中國大陸避疫,卻一進國門就遭到非人待遇。他們上傳的錄像讓真相傳到海外,有些身居海外的小粉紅開始清醒了,洗手不幹了。

在全球追責中共的情況下,各省、縣、市已有的龐大「五毛」隊伍已經控制不了海外民眾的思想和輿論了。

中共只能採取人海戰術,海招,然後進行新的「五毛」培訓,讓其掌握「群眾語言」、「官方語言」;在各媒體空間進行「正面宣傳和輿論引導」。

在中國鐵建網絡宣傳員的培訓課上,主題為「如何操控意識」 ,實際上就是「洗腦宣傳」,具體方法是「以五感為規、以愉悅為酒、以恐懼為刀、以符號為旗」。

一份「網評員內部資料」顯示,中共正發動網軍製造聳人聽聞的假新聞,抨擊美國、台灣的防疫工作,煽動「病毒源自美國」等訊息,混淆民眾視聽,引導「利中風向」的輿論。從中共招募更大規模的五毛來看,中共對於全球追責,抵賴到底才是其真正的用意。

在中共一波又一波的網絡轟炸中,中國大陸的民眾真的認為美國疫情水深火熱,而中國的武漢肺炎取得了相當的成果,卻不知危險可能已經潛伏。

46年前的一幕

其實,早在「文革」期間,中共對於控制輿論、洗腦宣傳就已經有了系統的運用。

據《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記載,1974年,南寧市舉辦文革「批林批孔骨幹學習班」,廣西自治區第一書記韋國清親自出席,參加學習班的有各地、市的負責人和區直機關、軍區領導人,以及地、市、縣宣傳部門的負責人。

在學習班上,有著明確的宣傳要求:

1、新舊社會回憶對比;

2、對否定文革言行的回憶對比;

3、出版專門刊物,分三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運用四史(家史、村史、廠史、個人成長史)的方法,挖出批判對像的「背叛」文革的歷史;第二階段,運用「三對比」的辦法,給批判對像扣帽子、查動機、找事實;第三個階段,批判《三字經》、《增廣賢文》等書,從民眾曾經廣泛閱讀過的傳統文化書目入手,予以批判。

在1974年一年之中,廣西省會南寧市,參與「文革」輿情引導的理論隊伍,達到1.8萬餘人,業餘理論學習小組發展到2600多個,人數達到了74537人,編寫文章2764篇,批林批孔故事2244則,向群眾作報告兩千多場,聽眾達24.9萬餘人。

連七、八歲的小學生也上台講演批判孔子,一個小學就有73人的小故事員。「運動之深入、廣泛是空前的,可謂家喻戶曉。」

謊言與暴力總是站在一起。廣西文革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據文革研究學者晏樂斌的文章說,廣西文革死亡總數大約為14萬,其中「有名有姓有地址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是8.97萬」,失蹤2萬餘人,無名無姓的死者3萬多人。「而據當年韋國清和他的朋友、時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何嵐凱私下談話時說,廣西文革中死了15萬人。」

身為廣西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廣西軍區第一政委的韋國清,在文革中始終不倒,象徵著他所代表的國家機器──軍隊、警察(在文革中被軍管)、民兵──在造反運動中從沒有被摧毀。

「政治不倒翁」韋國清1976年被調出廣西,1989年去世時,中共用「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蓋棺定論、收買後人。

從文革輿論學習班,到指揮軍隊參與文革屠殺,韋國清一手抓筆桿子,一手抓槍桿子,製造的無一不是反人類、窮凶極惡的滅絕罪行,然而卻在中共的遮罩下,不用承擔絲毫的罪責。

另一場文革已經持續了二十年

由於中共對武漢肺炎疫情的隱瞞與欺騙,令全世界深受其害,延誤了應對的時機。面對國際社會廣泛的追責,中共根本無意承擔任何責任,而是尋找任何機會「脫罪」、「卸責」。

與此同時,另一場已經持續了二十餘年的「文革」式迫害,卻至今在中國大陸每日每時發生著,而眾多的百姓卻仍被中共矇蔽,不明真相。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的迫害法輪功,中共江澤民政府耗費了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四分之一的財力,予以迫害打壓。

而在文宣、輿論上,中共投入了難以想像的財力、物力、人力。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頭目江澤民親自撥款、親自指揮,發動對於法輪功的抹黑與栽贓,大會小會,從政治局到各單位、學校、工廠、鄉村,人人「表態」,個個「揭批」,昏天黑地,一副「文革」再現的態勢。

1、傳媒業與全部國家宣傳機器

中國有2000家報紙、8000家雜誌、1500家電台、電視台、千餘家網站,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這些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比如《人民日報》在鎮壓頭一個月中就出了347篇詆毀法輪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

中央電視台僅2002年4月25日至 2003年底,「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等欄目,就製作了332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中國反XX協會」就編輯了30多部反法輪功影視片,每部花費都在百萬元,全國各省市地區舉辦各種反法輪功的大型展覽,還印製散發了各種展板、書籍,光盤,小冊子,招貼品等,這些加起來又是數量驚人。

2: 教育界、知識界變成了戰場

教育部長陳至立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絡封堵技術,資助各類反法輪功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活動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內,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當天的材料費用150多萬。

從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撥給省社科院100萬元用於詆毀法輪功的所謂研究。江還命令各地成立「反XX協會」,「中國反XX協會」搞了展覽活動近千場次,報告會、座談會千餘場,編輯影視作品30餘部。2004年後,還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海內外大搞反法輪功圖片展,花費巨大。

3、海外宣傳的巨資投入

以投資控股、大陸商業利益、購買媒體廣告、提供免費節目等為誘餌,對中文和西文媒體加以控制和滲透。2001年據美國詹姆斯通基金會調查,「美國主要四種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要買通這些媒體,中共花費了天文數字。從2000年到2004年,轉播中央電視台CCTV-4和CCTV-9的衛星,從8顆急增到37顆,連中共內部官員對此也有大量爭議。

從四十多年的文革,到二十餘前持續至今的迫害法輪功,以及武漢肺炎欺騙世界,中共「假、惡、鬥」的黨文化,為禍世人,到今天,正在一步步原形畢露,無處隱藏。對於中共大牆外的正常世界而言,他們已經認識中共邪惡的真面目,而在大牆之內,卻還有眾多的民眾無法了解真相。

在九評編輯部出版的《九評共產黨》中寫道:「當中國人民全都在心靈上否定共產黨的歪理邪說,主動清理黨文化,清理共產邪教對自己觀念上和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影響時,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就面臨崩潰。共產黨就會在人民的自救中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