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不是冰冷的數字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一位中科院醫學專家稱,西方國家可以5分鐘之內迅速檢測武漢肺炎,中國目前的檢測時間、準確度差距很大,因此導致「無症狀肺炎」大量存在的可能性,他指出中國科研投入不足。

疫情在美國突發後,短時間內數次更新檢測技術,快速、便捷,人們在超市都可以進行檢測,費用全部由政府承擔。這種大面積的快速排查,可以讓沒有染疫的人儘快工作,減少社會停擺帶來的損失。如果說美國的經濟實力較強,那麼,為何韓國等國家爆發疫情時也是如此,聽取專家意見進行大規模檢測並且迅速隔離病人,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社會並未停擺。

雖然中共極力宣揚「大國戰疫」的成功,但實際上都明白付出的是怎樣的代價。有識之士稱,中共在抗疫中主要用的是「一刀切」的行政手段,雖然採取了「健康碼」,但其實只能監視人去了甚麼地方,而不能識別人是否健康;而且全國的陰性陽性檢測數量有限,所以至今不敢說抗疫勝利。

人民願意犧牲?還是誰想「犧牲人民」?

面對公共衛生災難,政府救災、保護人民的生存是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然而,中共無意投入更大資金研發新的檢測技術,也無意給更多的人進行免費檢測,而將大量的財政資金用於維穩、監控及鋪天蓋地的輿論戰,煽動社會的反美情緒。面對全世界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追責,中共開始把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源於美國,在全社會散播,從小學生課堂到自媒體引導,以至央視點名謾罵。

近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刊文「中美若開戰,人民願犧牲到底」的言論,該媒體總編胡錫進甚至喊出,中國需要在極短時間將核彈頭數量擴大到千枚水平1000枚彈頭。還稱,「也許過不了多久」就需要「應對挑戰」。

激進的好戰言論一出即引起網友抨擊。有人說:「人民」不包括我,我不能承受我和親友遭受核輻射的損失!人民活著就不容易,還動不動就拿來犧牲。一些人享受特權的時候,從來沒想到人民,當需要有人付出生命的時候就想到了人民。在這些人眼中,人民還是人嗎?讓我們的孩子在核彈頭上寫作業嗎?中央辦公廳副研究員吳稼祥痛斥「這樣的報紙應該註銷」。

以國家的名義讓人民犧牲,聽起來高尚大義,但又能欺騙誰呢?世界上凡是文明的國家,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護人民,而非犧牲人民。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600萬英國成年男性奔赴戰場,死亡率為12.5%,而當時的英國貴族學校伊頓公學的參戰貴族子弟死亡率高達45%。這些擔任軍官的人為何死亡率遠超士兵呢?因為他們身先士卒,衝鋒在前。

二戰時英國有個釘子戶不肯搬遷,導致英國軍用機場無法修建,全國一片責罵。首相丘吉爾知道後卻說:「我們和德國人打仗就是為了保護合法財產不受侵害,強拆了他的家,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打仗呢?」

戰後的日本小學,伙食由政府提供,這已經成為制度,校長、老師和學生都吃一樣的飯菜,但校長是第一個吃,不是因為有甚麼特權,而是第一個試吃以免食物質量有問題,真有問題,第一個送醫院的就是校長。

但是共產主義國家往往都不把人當人。斯大林曾說過這樣的話:「一個人的死亡是一場悲劇,數百萬人的死亡則是一個統計數字。」無論過去、現在、將來,共產黨從來不會把百姓放在眼中,從來不會把人民的生命當回事,漠視生命,歷史上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毛澤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

1956年,毛澤東從莫斯科回來後,開始了趕超英國、美國的計劃,發起「大躍進」。農民不種糧,而是跑去煉鋼鐵、修水利,結果莊稼爛在地裏沒人收。

在1959年3月25日的上海秘密會議上,要高征繳糧食。有人擔心會餓死人,毛澤東說:「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

1959年3月,餓死人的情況已經大規模發生時,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出了一個《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所有未經許可即離開鄉土、「盲目流入」城市的農民都是「盲流」。這份文件口氣強硬,不僅要制止農民外逃,而且指示各省、市將「盲目流入」城市和工業礦山地區的農民收容、遣返。那些本來就唯恐餓死人的情況外泄的地方官,有中央文件作依恃,自然更有理由堂而皇之地禁止飢民外出「盲流」、並隨意處置「盲流人員」了。

大飢荒期間,面對飢民成批成批地死亡,許多地方政府下令人死「不准哭」、「不准戴孝」。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看到餓死者的死人堆時,極其不屑地說:「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那個人保不准哪天就死!」

那些因抵制人民公社、抵制「大躍進」、抵制共產風、抵制吃食堂等等行為的人,給他們戴上「新生的反革命」和「壞分子」帽子。到1958年底,僅安徽省一地,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擴張到71萬多人。這些被打入另冊的人,在農村任人宰割,也是餓死最多的群體。到1979年為全部「四類分子」摘帽時,安徽只剩下29萬多「四類分子」,這就意味著死了42萬「四類分子」。絕大多數是在「大躍進」時期被整死、餓死的。

而毛澤東也在1958年12月9日大放厥詞,毛對八屆六中全會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

中共「防疫」:只管控制 不管人命

在武漢肺炎中,中共各級政府的防疫文件都披露了一個共同點,暴露了中共「防疫」的重心是控制,而非救治。

例如,湖北省防疫指揮部2月19日的《督查日報》披露說,孝感市安陸市府城街解放社區「居民劉毅反映,其母親患急性腎結石,需緊急送醫院治療,撥打96120電話,工作人員讓他去找社區,社區要他去打96120,兩邊相互推諉」。

「安陸市府城街洪廟村居民反映,該村用鐵絲網隔離後,6天以來,再無工作人員跟他們聯繫過,存在『一隔了之』的現象」。

這樣的情況彙報在武漢疫情高峰期極其常見。

下級工作人員如實反映存在的問題,然而上級如何回應呢?

中共各級防疫指揮部都從未切實回應如何解決民眾的生存難題,而都只強調加強「社會面管控」和「輿情管控」;例如「緊盯信訪重點人員和重大利益受損群體」,「嚴防重點人員及重點利益群體在疫情防控期間聚集滋事」,「市委宣傳部、市公安局進一步加大輿情管控,對涉疫不當言論、造謠傳言人員堅決從快從重打擊」。

湖北省公安廳在2月21日第30期、2月22日第31期的「疫情防控工作簡報」中,披露了公安部門是中共「疫情防控阻擊戰的主力軍、生力軍」,其主要任務是「做好社會面穩控、重點部位安保」。

第31期簡報在「網絡輿情導控情況」部份提到,「共封堵刪除各類敏感有害信息3295條,組織發布正面引導貼文20萬餘條;發現並查處謠言信息637起,批評教育628人。」

儘管第30期防控簡報在「社情民意和風險預判」部份中提到,「當前以下問題較為突出:一是群眾生活物資匱乏,部份居民家中罐裝煤氣用盡,嬰兒奶粉、尿片短缺。二是群眾出省返崗意願愈發強烈,反映基層設置障礙無法辦理通行證件,易引發不穩定因素。」

但公安廳顯然是把民眾遭受的這些苦難視為無需搭理的風險,因此公安廳全力以赴「戰疫情、護穩定」的工作打算,具體包括:

「一是繼續加強社會面巡邏防控;
二是繼續強化黨政機關、醫療機構、集中收治點、援鄂人員駐地等重點部位安保;
三是繼續強化網上巡查和重點人管控,密切關注造謠煽動、攻擊抹黑、搗亂破壞等動向,嚴防現實危害。
四是深入研判涉穩風險,提前謀劃應對疫情中後期可能發生的涉穩事件;
五是完善工作機制,彙集多方數據,建立研判模型;
六是深入細緻開展流調工作,千方百計切斷傳染源;
七是督導各地做好外省支援警力後勤保障、工作安排等相關準備。
八是加快『湖北省疫情防控車輛通行證信息管理平台』建設進度。」

細數湖北省公安廳的這八大任務可知,除了重點保護黨政領導和醫療、集中隔離點的安全外,公安部門的工作主要就是一件事──控制包括染病和健康人群在內的所有民眾。

但對於如何解決民眾被封城封門後的生活、甚至生存困難,湖北省公安廳的防疫報告隻字未提。

封鎖真相、控制言論依然是中共防疫宣傳工作唯一的中心。

5月8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刊發評論員文章宣稱,中共防控疫情「取得重大戰略成果」,並提前交出「中國答卷」,如中國病毒傳染人口不到0.006%云云。

5月9日,身在北京的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於中國病毒傳染人口不到0.006%的問題,該數字「真的無法接受」。

謊言成性的中共,繼續在「假惡鬥」的未路上狂奔,殊不知其面臨的結局,早已被智者的洞見所圈定。

早在2018年5月,九評編輯部發表了《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書中寫道:「今天的中共,正是世界的邪惡軸心,是全人類的敵人。如果世人不能猛醒,反制中共這個人類共同的敵人,中共將給世界帶來滅頂之災。」未曾想,僅僅在兩年之後,這樣的預言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中成為現實。

未來在哪裏?《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指出:「今日的中國和世界,都處在命運的十字路口。對中國人而言,背負重重血債的中共早已沒有改良的可能。沒有共產黨,中國會更好;去除共產黨這個毒瘤,未來的中國才會煥發出勃勃的生機。對世界各國人民而言,中國是東方的文明古國和禮義之邦。沒有了共產黨,中國會成為世界文明的正常一員,其人力資源、物質資源和豐富悠久的傳統文化資源會成為全人類的共同財富。」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3/185733.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