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造假外宣六大套路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中共大外宣有個口號叫「講好中國故事」,但是在這個所謂「中國故事」敘事裏,人們遠聽不到天人合一的中華神傳文化故事,近看不到民國將士洒血御侮的真實歷史。不僅如此,一切揭露中共暴政與謊言的真相,如土改、文革、六四、法輪功真相一概都是禁區,甚至連國際持續聚焦的香港抗暴、台灣斥共運動,中共都絕對消音。

「講好中國故事」只不過是按照黨的意志量身訂造的外宣化妝品,中共本以為將這個西來幽靈披上東方文化的外衣,就可以行騙全世界了。在武漢肺炎疫情大外宣中,中共為了脫罪,維護「偉光正」形像,六大攻略齊上陣。機關算盡,不成想恰誤了黨命。

1. 虛假信息:「下三濫的手段」
中共疫情數據自始至終飽受世界詬病,4月份,中共不得不調高武漢死亡數據。世界能相信嗎?《紐約時報》4月9日的報導稱:「甚至是像伊朗這樣的友好國家的領導人,對中國通報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均提出了質疑。歐洲的一名高級外交官警告,中國對歐洲大陸的援助是為其地緣政治野心打幌子,而巴西的一名官員則暗示,這場大流行病是中國『主宰世界』計劃的一部份。」

對內掩蓋,對外則是攻擊。除了發動五毛、網絡水軍外,中共還動用了外交官和特工甚至軍隊系統大舉製造各種國外疫情假消息。

《紐約時報》4月22日報導援引美國官員稱,3月中旬,中共特工人員在數百萬美國人的手機和社交媒體上散播「特朗普政府即將封鎖整個國家」的假消息。這些信息在48小時內被廣泛傳播,以至於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通過Twitter發布聲明,稱它們是「假的」。

德國馬歇爾基金爭取民主聯盟的中國分析師馬特﹒施拉德評價中共的做法是「下三濫的手段」,他說中共在文革、2019年香港大遊行及台灣選舉中都是用過這種手段。

中共還利用聯合國WHO組織譚德塞的發言,多次向世界傳遞虛假疫情信息,目前已遭到全球譴責。白宮網站上罷免譚德塞WHO組織主席的簽名請求已過百萬。

2. 推特外交:自我吹噓與嫁禍西方
中共許州官放火卻不許百姓點燈。推特被擋在了防火牆外,中共外交官員卻可自由註冊使用,將它作為黨的外宣武器。中共外交系統通過個人推特軟性手段欲實現對中共的自我吹噓與對西方的強硬嫁禍。

自由亞洲4月28日刊文《100天疫情推特戰:從中國外交部推文解讀大外宣布局》,該文統計了華春瑩(@SpokespersonCHN)、趙立堅(@zlj517)、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MFA_China)3個賬號於2020年1月1日至4月10日在推特的發文數據,共計4,574筆。文章分析,這些推文有如下特徵:

1~2月期間推文以「中國抗疫成果」和「正能量」為主體,而刻意弱化、淡化不斷增長的確診數目;四千多推文中只有167條是「疫情說明」;2月20日後,推文從「疫情重災區」向「伸援大國」轉向;過去100天,中國(共)外交部發言人推特持續強化「命運共同體」和「國際合作」訊息;3月12日,趙立堅將病毒來源嫁禍到美軍,中共外交部含「批評」意涵推文中,近8成對像是美國政府;台灣抗疫信息遭冷處理。直到4月3日,才首次提到台灣,且是冷色調語言;推特大外宣將對內維穩,增強民族主義情緒作為關鍵功效。

但是中共這種戰狼式外交成功了嗎?對於中共的推責,4月27日,特朗普表示有「很多方式」讓中共擔責。英國外交政策智庫倫敦政經學院理念(LSE IDEAS)研究員唐斯特(Charles Dunst)指出「越來越少國家對中國的大外宣買賬」。就連中共曾不惜大撒錢收買的非洲親共小兄弟們,也紛紛加入反共行列,尼日利亞、南非等非洲聯盟政府日前強烈批評中共不人道對待在廣東的非洲人。

3. 醫療援外:假恩假惠假人道
從背後將一個人蓄意推跌進河裏,再假惺惺的到他面前把他「救」上來,這樣的「恩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中共早在2月就通過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團等個人和機構將國外的20億只口罩買走寄回國,3月中旬,國外疫情爆發後,中共再輸出口罩裝扮「恩人」。中共對內宣傳說是向國外捐贈醫療物資。但謊言很快就被揭穿。唐斯特指出,中國這些所謂的「捐贈」已在很多場合被證明根本是銷售。同時,許多醫療材料都有重大瑕疵不堪使用。很多國家的領袖,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領袖,都已看穿中共所謂「人道主義」的表象,並試圖追究該政權的責任。

對於中共的「抗疫外交」目的,德國《法蘭克福彙報》一針見血地說:「外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普遍被給予負面評價,以突顯本國政治制度的所謂優勢。而這種政治制度的特點就是不會犯錯誤,因為它不允許犯錯誤。本來,這種宣傳伎倆在西方只會淪為笑料。但是,在現在這個階段不得不提請各方注意,這裏大喊『抓賊』的那位,恰恰是目前震撼全球的疫情的部份癥結所在。」

為宣傳中共對世界的「貢獻」,中共還利用鳳凰衛視媒體代理人王又又在白宮記者招待會上,借記者身份提問之際,陳述中共的「抗疫外交」功勞,遭到了特朗普總統的現場詰問與戳穿。

4.黨求感謝:國內國外兩砸鍋
3月正值武漢肺炎疫情嚴重時期,中共在國內國外前後腳,以自詡「恩人」的姿態,要求人們對其感謝。中共新華社3月4日轉發 「黃生看金融微信公號」評論文章,標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遭到世界輿論反擊。3月中旬,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居然要求武漢市民感謝黨和政府,同樣遭到國內民眾的強烈批評,中共不得不改口稱疫情防治須感謝武漢人民。

而在此前的2月,以及3月,中國外交官曾兩度要求美國威斯康星州參議會議長羅斯通過決議讚賞中共對抗疫情,羅斯回應中共是「瘋子」,並草擬決議文,譴責中共蓄意對外誤導疫情訊息。

4月,這樣的外交笑柄又在德國再現,德國媒體《星期日世界報》4月12日報導,中共外交官最近試圖遊說德國官員,請他們公開讚揚中共的防疫措施。然而德國外交部已在3月建議政府各部會,不要滿足中方的要求。

為獲得抗疫領袖地位,中共可以創造精神病型外交策略,一邊戰狼式咆哮,一邊厚臉皮跪求打賞。這是人類正常的政府嗎?

5.市場威脅:原形畢露兇相出
全球化市場自從將中共納入一員之後,無異於引狼入室。全球經濟一體化成了魔鬼的誘餌。

4月20日,澳大利亞朝野兩黨一致呼籲政府就武漢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莫裏森政府應要求在當日啟動組建皇家獨立調查委員會。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表示對中共的透明度擔憂已達到最高點。她稱,由於中共隱瞞病毒的嚴重程度,令世界各國失去應對疫情的黃金時間。

武漢病毒起源問題似乎成了中共此次疫情敘事中的命門與死穴,外界觸碰不得。對此,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成競業接受《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採訪時表示,如果澳大利亞堅持這樣做,可能引起中國消費者杯葛。成競業語帶威脅:「(中國)消費者會思考為何要購買澳大利亞出產的紅酒和農產品。」

中共的態度說明了兩個問題:如果中共心中無鬼,會如此過度反應嗎?中共用市場綁架國際政治與外交,非常地不道義。如此大國,越「大」世界越不安寧。

對於中共的威脅,澳洲並不買賬。前澳洲前工黨領袖比爾﹒肖頓表示:「中國(共)在全球的質疑中,一直閃爍其詞,不敢正面回應。中國(共)政府如果就如他們所說的是清白的,就應該允許全球開展此次病毒源頭的調查,沒有必要阻擋,用經濟威脅。調查對他們也是有利的。」

6.柔性外宣:以歌傳謠遭棒喝
中共外交系統有句口頭禪,叫「外交無小事」。這倒並不是說,中共在國際交往中嚴格恪守國與國之間的約定,事事處處尊重他國。事實上,恰恰相反,中共這裏表述的是要精於算計,即便是外交小事上,也要算計周全,不失時機的將黨的形像推銷到全世界。

在這樣的吹牛也要打好草稿的中共外交策略指導思想下,笑話與滑稽隨之而來。為標榜援助菲律賓抗疫成功,中共駐菲大使黃溪連近來用中、菲雙語填了一首歌《海的那邊》,歌詞中意含菲律賓政府感謝連連。

中共外交官為將「自我吹噓政治」更詩化,歌曲中寫了這麼一句「我和你在同一片海,守望的愛陪伴」。該歌曲演唱視屏影片上傳至Youtube,16萬人次表達不滿,點讚僅2000多人次。很多菲國網民留言「西菲律賓海是菲律賓的」,要中共「滾出西菲律賓海」。此前的4月18日,中共國務院剛宣布,在西沙群島與南沙群島分別設置海南省三沙市「西沙區」、「南沙區」。而菲律賓也聲稱對上述兩群島享有主權。

中共趁世界疫情危機,欲在南海謀主權,網民們聲稱中共大使的歌曲是在傳播關於菲國領土主權的謠言,紛紛給予強烈抵制。

結語:中共是魔鬼 其目的是毀滅人類
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已造成了300多萬人的感染,20多萬人的死亡。美國前白宮顧問班農表示,武漢疫情在美國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越戰陣亡人數,戰爭會用幾年,而現在只用了10週左右。

而中共卻在大外宣中將自己疫情始作俑者的角色洗白,搖身變成抗疫英雄與環球領袖,並欲讓全世界對其感恩戴德。這不正是魔鬼的秉性與手段嗎?

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指出:「共產主義造成的戰爭、飢荒、屠殺、暴政雖然觸目驚心,但其危害卻絕不限於此。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產主義與人性、人的價值和尊嚴為敵。」

遠離中共就是遠離魔鬼撒旦。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6/18521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