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大法小弟子走回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我還是三個月大的時候,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前前後後,我有好幾位親人也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從那時起,我幾乎沒有離開過大法的修煉環境,即便是媽媽被迫害關押十幾年,我都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和家人一起學法煉功。

可是這幾年,自從我離開學校步入社會之後,我已經有幾年沒有看書學法了。從今年過年期間,我又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了,真的感謝師父的慈悲,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弟子。

我的媽媽被綁架迫害時,我才剛滿三週歲。可是在她被非法關押十幾年之後出來的時候,我已經長成一個大姑娘了。在媽媽被非法關押期間,我的爸爸棄我們而去。我是在外婆家長大的,因為外婆也學大法,所以我也沒有脫離這個修煉的環境。後來因我的母親在監獄被嚴重迫害,我的外婆一急,就陷入情中,去世了。在這之後,我被我幾個姨媽輪流照顧長大。後來,我去了外地讀書、工作,漸漸的就脫離了學法看書的環境。

自從離開大法,我曾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的世界到處都在腐爛、變壞,就像破舊的工廠,無人居住拆遷的樓房,就好像是自己的世界正在瓦解,但是隨著參加工作,我對賺錢的慾望越來越強,我對師父的慈悲點化也就漸漸不在意了。後來這樣的夢也越來越少。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因為工作的變動,我回家準備過年,我家裏經常有同修來學法看書。那時我也沒有想走回來,他們學他們的,我在家每天打遊戲,聽小說,過自己的常人生活。但是到了過年前後,我總是感覺我就這樣下去也不對勁,我看著他們學法時,我總是情不自禁的也想看大法書。於是我就暗自在下決心我也要和他們一樣,但是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學法了,想走回來心裏好像總是有障礙似的,一個我(不是真我)總是想再多玩一天遊戲。

我的一位朋友,她的父母也都是大法修煉者,她也脫離了大法修煉很久,但是,她一直沒有落下太多,她的爸爸也因堅修大法曾兩次被非法判刑關押過。我也在想一個問題,為甚麼我們的親人會為了大法奮不顧身,這麼多年被迫害,吃了這麼多的苦,可是他們沒有說過一句大法不好的話呢?我也想真正的走回來,再從新回到大法中來,看看是甚麼力量使他們這麼做。因為小時候只是大人帶著看書,我覺的自己已經可以去看一看這本書是甚麼了,我就想一定要看一看書。

就在想看書的第三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搭公交車去了一個沒有人煙的荒城,廢舊的樓,半壁黃沙,自己的身份證在公交車上一下從中間分開碎成兩半,兩半又從中間碎成了四半,又碎成了八半。醒來之後,我就和媽媽說了這個夢,然後我媽媽說:「閨女啊,你再不走回來就沒有身份了!」我頓時醒悟,我和媽媽說我要看書,我媽媽也很開心,因為這幾年媽媽一直想讓我再從新學法修煉,可是我就是不願意走回來。

在學之前,我還跟媽媽擺條件說:「我看書哦,我願意學多少就學多少,你別逼著我看啊!」我媽說行。就這樣,我第一天和媽媽學了一講《轉法輪》,第二天又學了第二講,第三天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第三講中說:「連上之後,我有點受不了,不管我層次多高,也不管我層次多低,因為我在常人中,我還做著一種有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1]看到這時我哭的泣不成聲,就感覺師尊實在太偉大了!

那之後,我一天就看兩講、三講,五天學了一遍《轉法輪》,然後就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了。

走回來之後,我的心中充滿了喜悅,我的這些修大法的家人和同修也都特別高興。自此之後,我再也不玩遊戲了,也不和那些玩遊戲的小伙伴聯繫了。現在我自己看各地講法已經看到第十本了,也開始跟著做三件事,也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再次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我會在有限的時間裏,更好的修好我自己,不辜負自己世界的眾生!

我也想和那些和我一樣從小在大法中長大,現在卻離開了大法的當年的大法小弟子們說幾句心裏話:我們的親人為了修這部大法,被邪惡迫害,他們承受那麼多,無怨無悔,我們真的要靜下心來看看這本書,看看大法到底講了些甚麼,因為我們已經長大了,我們已經有了自己分辨好壞的能力。

如果你不自己了解一下這個大法,不自己回來看看這本書,你可能真的永遠也理解不了我們的親人為甚麼為了堅持修這部大法,而且承受付出那麼多。

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圖一時的安逸享受,和大法擦肩而過!去除不好的觀念,破除現在這種虛假的安逸,回歸到大法中來吧,不辜負師父的慈悲,不辜負自己世界裏眾生的期望,真正的走回來,明白人一生真正的目地到底是甚麼!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