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病業之後更知修煉的嚴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夏天走入大法修煉的。我家在鄉下。那年媽媽在親戚家看到了《轉法輪》,非常高興,就借回家閱讀。我那年剛在鄉鎮小學畢業,從沒有看過這麼厚的書,所以就沒有看。但不久,媽媽又帶回來一本《法輪大法大圓滿法》。我當時沒看,但我對此書很好奇。

有緣喜得大法

一天,我翻開書,看到師父教功的照片時興趣盎然,尤其是對神通加持法,特別感興趣,就一個人在家對著一面大鏡子,拿著師父的書,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自學起來。那時,我並不知道大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小時候非常愛看《西遊記》,年年暑假《西遊記》的電視劇必演。炎熱的夏天,我一個人在那沒有空調、特別熱的房間裏,忘掉一切的被《西遊記》的每一集所吸引,被裏邊的神通變化所吸引。

現在看到教打坐的書,於是就天真的學了起來。媽媽回來了,我還有些不好意思,怕媽媽笑話我。媽媽卻挺高興,告訴我還有其他人也在學,也有人在教功。不久,我們就去了家鄉的一個煉功點。

我和媽媽在煉功點學會了五套功法,我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心想:「原來電視裏演的那些變換神通、飛來飛去的事,真的是有啊!」

我一煉功,天目就開了,能看到天上飛旋的法輪,還有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簡直不敢相信,這麼神奇!我的精神世界受到巨大的震撼!

我雖然不太懂法理,但知道了要吃苦、忍受,要做好人,提高心性才能長功等一些法理。那段時光我和母親都沉浸在得法的幸福與喜悅中,每天都快快樂樂的。因為我知道了那麼多不一般的道理、真理。我所有的疑問,都在大法中獲得了解答。我是一個得了法的、幸福的孩子。

師父保護 遇車禍脫險

我住在學校,學校每個週末放假。假日我就乘坐汽車回家。路上大概需要一個小時。汽車為了搶乘客,你追我趕,拼命的跑。那時這條公路的路面還是土路,所以一路塵土飛揚,拼命追趕的那些汽車司機根本都不可能看清楚前方的交通狀況,也看不清路面上的情況。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的一個週末,我又乘車回家。路上,在一個轉彎處,突然聽到一個巨大的撞擊聲響,我們乘坐的汽車突然停了,原來是後面那輛車的司機可能因為漫天灰塵沒看清前面我們這輛車,加上車速比較快,造成追尾,撞到我們這輛車。坐在最後面一排座位上的乘客當場就死了一人。還有兩個人重傷,被送到醫院搶救,好像也沒能生還。

我坐在倒數第二排,好好的,可以說是一點也沒傷,只是被強大的撞擊聲和窗戶玻璃爆破聲嚇了一跳,左手臂上被當時爆破飛濺的玻璃碴子劃了一下,出了一點點血而已,啥事兒也沒有。至今我的手臂上還有那麼一釐米的微小痕跡。這個痕跡,就是奇蹟的見證,真是師父在保護著我。

感謝師父慈悲保護!

齊心洪法

我們曾在很多鎮上洪法。在週末鄉鎮集市洪法時,來學功的人就特別多,有好幾百人。由我負責教小朋友。我心裏樂滋滋的!我愛煉功,即便是在縣城中學讀書了,經常在沒人的地方一個人煉功。晚上寢室熄燈後,同學們都睡覺了,我拉上蚊帳就開始打坐,得法的喜悅真是無與倫比的!我成績很好,還是班委幹部,學習上沒有多少壓力,就有許多時間學法,假日也能參加集體洪法,告訴更多人大法的福音。現在回憶起來,那段時光是多麼美好啊!

風雲突變

可是沒過太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肆意抓捕法輪功學員。我那個年齡,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沒經歷過政治運動。媽媽把大法書藏了起來,又叮囑我:任何人問到任何有關法輪功的問題都不要說。我心裏別提多壓抑了。媽媽後來被關進了看守所,爸爸拿不出主意,還要掙錢養家,我還有個兩歲的妹妹。那時我在校讀書,頂著精神上的壓力,不敢給老師和同學講,不知如何做才好。

媽媽得法前有病,吃過好多藥,修煉大法那些病都好了,媽媽一直堅信大法。迫害發生後,我也有過消沉、迷茫,不知道該怎麼做,學法煉功有所懈怠。但我時常通過天目看到法輪和另外空間的景象,這時就會想到師父,想到大法。就這樣,我振作起來了,開始向世人講真相

二零零零年,我在學校報刊欄上貼上了一張法輪功真相的大張傳單,被邪惡之徒看到後撕掉了。後來學校在開大會時說了這件事,當然他們不知道是誰貼的。可惜的是,還有好多人沒有看到所貼的真相內容。後來我又將真相資料一張一張的放到人們能拿到的地方。

再精進

成年了,工作了,結婚生子,我忙碌起來了,受環境的影響有許多常人的東西污染著自己,學法與講真相的事完全懈怠了,還誤以為自己比常人好。

有一天,我的腰部突然出現像腰椎間盤突出一樣的疼痛,忍不住去了醫院。醫生建議做手術,我拒絕了。我心裏想,只有大法才能救自己了。我拿起了大法書,開始一篇篇仔細閱讀,終於重歸大法。我反思,這幾年把常人中的事看的很重,把掙錢看的很重,這次病業現象,使我意識到:是師父在利用這個病痛點化我,讓我快快醒悟啊!再沉迷於常人中的名利而忘記了大法,可就後悔晚矣。

以前,母親一直在提醒我,可是我一直沒有當回事。直到身體出現問題才使我冷靜了下來,回憶美好的過去,思考人生的現在和未來。感謝師父,讓我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漸漸的,我的身體好了。可這個彎路走的太大了。

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我又開始講真相。我也意識到學法的重要,開始背法,感覺現在就像在「補課」一樣。再學《轉法輪》的時候,感到了和青少年時期的理解和領悟不一樣了,心裏模糊的地方更清晰、明亮了,曾經因學法不深對某些問題有過少許疑惑現在從法理上清楚了,也就更堅定了。背法讓我心中升起了正念。

這麼多年了,我從十來歲走到今天,經歷過得法的喜悅,見證過大法的神奇,走過曲折的彎路。摔了跤後,今天的我,更加認識到大法的珍貴,修煉的嚴肅。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僅要對自己負責,同樣要對眾生負責。做好三件事,多救人,那是必須的,是自己的義務和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