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們夫妻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一九九八年上半年我開始修煉大法,學了幾天,我一身的疾病全消了。當時我心情無比激動,非常感激師父給了我一個好身體,特別是給我安排了一條返本歸真的路,我感到自己無比幸福,當時我下決心好好修煉,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幾年後,我在單位辦了買斷手續,就和丈夫做起了賣餅的生意。我們越做越有經驗,越做生意越大越好,我們要供幾個小孩讀書,又在縣城給小孩買房、買車、租門面,還在幾個地方造起了四、五層的樓房。漸漸的,我放鬆了修煉,三件事都做得不好,我明知自己沒有擺正修煉與做生意的關係,卻又沒決心改,我明知自己對不起師父,卻又擔心師父會放棄自己。可偉大的師父沒放棄我,還在我和丈夫遭遇危險時救了我們的命。我既無限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又為自己不精進感到無地自容。

去年黃曆五月二十六日中午,我丈夫開著三輪車帶著我從山區老家回外縣我們做生意的地方。

快到我們的餅店了,就在這時丈夫睡著了,車子撞在別人店門前的水泥塊上,當時丈夫嚇醒了,但因他太疲勞,接著又睡著了,但他手裏還在開著車,所以接著車又撞到電線桿上,他還不知道,直到車上的大塊小快的玻璃打在頭上、臉上,他才醒過來。我也睡得太深,直到玻璃打在頭上、臉上、腳又受了傷才醒過來。等我們醒過來時,發現我們從頭到腳都是血,成了兩個血人。仔細一看發現水泥電線桿被車撞彎了,我們的三輪車全壞了,車上的龍頭直戳我胸口,胸口沒破,只青了一塊,而龍頭的把手彎了。我當時只感到喘不過氣來,我發現腳很痛,原來左腳碰在車的保險桿上,保險桿斷了。腿的膝蓋下面破了一大塊,這傷口的下面直到腳踝上部的連骨周圍全破了皮,可連骨沒傷著。

我當時大概是嚇懵了吧,也不知道求師父救我。因車子全壞了,我和丈夫都倒在地上,我們想爬起來卻又動彈不得,幸虧來看熱鬧的人好心把我們送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要給我打針、開藥,要我住院。這時我意識到自己是修大法的,不打針,要消自己的業,而且我是有師父管的人。於是我對醫生說:「我不打針,也不吃藥,更不住院。」醫生說:「你現在不打針、不吃藥、不住院,傷情這麼嚴重,你回家怎麼辦?看你以後還會來找我。」我說:「不管你說甚麼,我就是不住院,我馬上回家。」於是我要別人把我送回了家,老公留下在醫院檢查,我知道他也沒受重傷。

謝謝師父救了我和丈夫的命。要是一般人保險桿撞在人的腳上斷了,人的骨頭會不斷嗎?龍頭把手戳在人的胸口上彎了,人的胸口不戳個大洞才怪呢。現實中因三輪車出事而死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偉大慈悲的師父在我和丈夫被舊勢力或邪惡生命索命時慈悲地救了我們,我們只受了點輕傷,這次魔難也讓我們消了大業,提高了心性。

出事後同修們都說我太執著錢了,放鬆了修煉,說這一次要不是師父的保護,我和丈夫即使不死也得受重傷。是啊!師父說過:「在人心上沒有任何漏啊。每一顆人心都不行的,都得去掉,這都能造成一些學員的意外。」[1]

有師父的教導,我也能正確對待這次魔難,因為師父說過:「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我把這次車禍所帶來的痛苦,當作是消去業力,去掉人心,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沒有住院,就在家學法、煉功,傷處雖然很痛,煉功確是困難,但我強忍著,天天堅持煉功,學法。以前我煉「神通加持法」[3]時我只能單盤,而單盤時腿翹得老高,通過這次消業,我能雙盤了。

通過大量學法,我對很多事提高了認識,知道了三件事的重要性。在家休養了四十多天,我的傷痛全好了。

今後,我要用大量時間學法、煉功、救人,要精進實修,決不辜負師父的救命之恩和慈悲苦度的浩蕩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