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時刻都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停經多年的我下身突然出血,開始只是少量,下午越來越厲害,到了傍晚五、六點鐘,變成大量出血。衛生巾、紙都不管用了。大量的血和血塊不斷的流出,我坐在抽水馬桶上,能聽到血塊掉進水裏的聲音,馬桶周邊都是血。出血太多了,從來沒見過的。

我知道這不是病,我也沒有病。我開始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歷史上安排的一切。不管我和舊勢力曾經簽過甚麼約,答應過甚麼,承諾過甚麼,全部作廢!一切聽師尊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請師尊為弟子做主!我的身體是用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與救度眾生的。不管我有甚麼漏,我都會在大法中歸正。我是大法弟子,所有的一切與舊勢力無關。接下來發正念。

發完正念,我開始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晚上九點多念到入夜十二點發正念前,念了兩個多小時。十二點發完正念後,我求師父:「師尊,弟子需要休息了。」然後就去睡覺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煉功的時候,發現血已經很少很少,幾乎已經止住了。只要去參加集體學法或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就一點血都沒有。平時在家裏,只有少量的一點點血。到八月底,我徹底正常了。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確確實實的體會到了師尊時刻都在我的身邊,看護著我,點悟著我。

乘錯車避免了魔難

很長一段時間,我每個星期去資料點拿資料,回來分發給同修。我與資料點同修約好了每週取資料的具體時間,並固定下來。每到取資料這一天,我下班時,會乘公司班車到一個公交站點,然後換乘公交車去資料點取資料,幾年來都是如此。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像平時一樣,從班車下來換乘公交車。下車時,突然發現我乘錯車了。可我上車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到我上的就是去同修家的那路車啊,怎麼會錯了呢?幾年來,從沒有過的!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再換乘別的公交車,轉來轉去時間也趕不上了,只好先回家再說吧。

第二天一早,同修來告訴我:資料點出事了,說了具體情況。這時才明白,如果昨天我沒坐錯車的話,到達資料點的時間,正是惡警在抄資料點同修家的時間。是師尊保護了我,讓我看錯了公交車,化解了這一魔難。

我把昨天如何乘錯了車的事告訴了同修們,大家都非常感恩師尊的慈悲。體會到師尊時刻都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點化著我們,感恩師尊的慈悲護佑!

外孫女的反常表現

二零一六年年底的一天,我想把外孫女送到幼兒園,然後到經常去的一個旅遊點,給有緣人講真相。沒想到,一向乖巧的外孫女哭鬧不止,說啥都不要去幼兒園。我問她:「為甚麼不願去?」她說:「我今天就是不想去!」一點理由也沒有,就是不想去。我和孩子的爺爺把她塞進車裏,她用腳蹬開轎車的車門。

看到外孫女這樣反常的表現,我當時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想問題,覺的小孩子不願意去幼兒園,是干擾我出去講真相,就想:「不行,今天必須得去!」

我就硬把她送到幼兒園,去了那個旅遊點。

當我和同修正在給遊客講真相時,警察來了,綁架了我們多名同修,其中包括我。

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才想起外孫女的反常表現。一定是師尊借小孩子的表現點化我,可我就是不悟。爭鬥心出來了,強烈的自我,執著自己要幹的,沒有想到為甚麼讓自己碰到這事,是要去自己的甚麼心,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為外孫女著想。如果當時我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有一點點為孩子著想,可能就是另一種情況了。

所以,今後自己遇事要悟一悟,不要橫衝直撞、不管不顧,因為我們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

從這件事,我同樣體悟到了師尊的慈悲呵護,謝謝師尊慈悲的保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