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膽小懦弱 到坦坦蕩蕩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回憶自修煉至今的過程:從病魔纏身痛苦不堪,到無病一身輕;從膽小懦弱,到坦坦蕩蕩;從自私自利,到遇事能考慮別人的感受;能在大是大非面前不糊塗,能頂著壓力危險走出去救人;是師父和大法改變了我,從新塑造了我,給了我智慧和勇氣,使我能義無反顧的前行在修煉路上。修煉過程中,我體悟到:信師信法最安全,無私才慈悲。

我是農村婦女,一九九七年春天因病走入修煉,三天通讀一遍《轉法輪》後,決心修煉法輪功,結果折磨我半年的心肌炎、膽囊炎、肺結核等病七天後不治自癒,當時還沒開始煉功,師父就給我清理了身體,從此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親身見證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超常。

那時每天心裏都美滋滋的,幹活都不累,這種心態和狀態在這之前我是從來沒感受過的,更是做夢都想不到的,因為我從小身體就不好、膽小懦弱、多愁善感,稍不順心就傷心難過好幾天,在善良的父母親的寵慣下很是任性和自私。就是這樣的一個我,得法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巨變。

不會講也得講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風雲突變,邪黨電視全天播報造謠、栽贓、污衊大法師父和法輪功的謊言,七歲的兒子在別人家的電視裏聽到這些後,跑回來氣喘吁吁的說:媽媽別煉法輪功了,電視裏說把煉法輪功的人抓進監獄,我說:兒子別信他們說的話,媽媽如果不是煉了法輪功,早就死了,你也就沒有媽媽了,是師父和大法救了媽媽的命,師父和大法永遠都是最好的!兒子使勁點了點頭又玩去了。

這麼好的師父和大法遭到無端的栽贓、污衊和攻擊,當時的我忍不住哭了,心流血般的痛啊!那時我也不知道該做甚麼,但心中只有堅定的一念,死也不會放棄修煉的,師父的「無存」這首詩迴盪閃現腦中「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這時,我的婆家人怕我被抓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公公曾經當過大隊書記,中共的歷次整人運動他都親身經歷過,他說:老兒媳婦,咱胳膊擰不過大腿啊!你歲數小你是不知道啊……我打斷他的話說:爹,法輪功好你在我身上看到了吧,我是不可能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在鎮政府工作的二大伯哥讓我把書趕快燒了,說派出所的人會來翻,翻到會把我抓起來,我啥都不回答他,他走後我把書都悄悄的藏了起來。我們屯中的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而且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病才好的,但打壓讓他們很害怕,鄰居們就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她們就說,別人要問你,你可別說煉。我說,你們說我煉法輪功之前好還是現在好?她們說還是現在好唄,身體好,性格也開朗了。我說,是啊,都是煉法輪功才這麼好的,好咱就得實話實說。她們就不再說甚麼了。那時也不會多講。

說是煉,但失去了這個整體修煉環境,慢慢一點點的就懈怠了,幹完農活晚上沒看幾頁書就睏了,放下書就睡覺了。偶爾通過親戚和外地同修能見見面,也是精進幾天又懈怠。有想精進的心,可是就是精進不起來,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媽掉到水裏就沒影了,我急得大喊,快來人救救我媽呀!可是一個人也沒有,急醒了,心裏明白一定是師父點化我甚麼,不幾天和一個同修大哥見了面,就和他說了這個夢,同修說,你媽不是你最親的人嗎?你的親人都遇到危險了,你還不快去救,還指望別人,是師父在點化你講真相救人呢!自己也覺的同修說的對,可是想做時真覺的太難了。怕心、愛面子心、為難心,想做都不知道怎麼做啊!也真想去做好,真是著急啊!

做資料、發資料

師父看我有想修好做好的心,就安排和我好久都沒見過面的姨家表姐同修來到我家,表姐領來幾個她們那的同修和我切磋交流,聽了她們的修煉心得和故事,讓我感動、震撼,更讓我看到自己與她們的差距。修煉路上我已經被落下很遠很遠了,但我有決心追上,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表姐幫我買來了電腦和打印機,做真相資料用的所有耗材都幫我準備好了,安排一技術同修教我,那時的我,電腦還是第一次看到,眼睛還近視,鼠標器一動,箭頭到哪都找不到了。技術同修耐心的教了我三天,那三天正是她女兒考大學的時間,每每回想起同修們無私的付出與幫助,感動之餘便是修煉前行的動力。就這樣我的家庭小資料點成立了。

可是做完的資料發放又成了難題,這也是我在這個過程應該修去的人心,那時不敢走夜路,還特別怕狗,農村狗多,夜深人靜有一點兒動靜狗就「汪汪」叫個不停,我更是嚇得心怦怦亂跳,就和當地的一男同修配合,同修騎摩托車帶我去各村屯發真相資料,有一次背著一大兜子真相資料剛到我們村口,三條大狼狗並排叫著直衝我來,我都嚇的腦袋空白了,不知道怕了,那三條狗到我跟前時,我本能的看了一眼,結果那三條大狼狗同時掉頭就往回跑,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平靜了,腦中閃現四個字:神目如電!從此不管白天黑夜再也不怕狗了,走夜路也不害怕了,感謝師父的保護和加持,去掉了這個怕心。

那時我們北方的冬天特別冷,真是冰天雪地的,厚厚的雪被來往的車壓過後就像冰一樣滑,同修騎摩托車帶我行駛在這樣的路面上一次都沒摔倒過, 我跟丈夫說,如果是在白天你騎摩托車帶我去辦別的事,在這樣的路上我都不敢坐,可那時我和同修的心都是那麼踏實和神聖的感覺,同修只戴帽子不戴口罩,因戴口罩眼毛上霜影響視線,他的臉卻從沒凍壞過,真是師父在保護著弟子啊!

講真相、勸三退

隨著執著心在做真相資料送真相資料的過程中的去掉,我有了信心和想講真相救人的想法,想起師父的夢中點化,親人面臨危險,我不能光著急不去救她們啊。我先給我的婆家人和娘家人講真相,後來又利用親戚婚喪嫁娶見面的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的事。那時雖然不怎麼會講,講的不多,但他們都同意退出曾入過的黨團隊組織,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病的快要死了煉法輪功好了,都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展現。

記得我四叔家弟弟結婚,我打算利用親朋好友相聚的機會給叔叔和姑姑家的兄弟姐妹們講真相勸三退,真是有這個救人想法師父就給安排。我剛到飯店,我大姑家的大表姐就熱情的跟我打招呼,說我氣質真好,不像農村家庭婦女、好像老師,我說這是修煉了法輪功後才這樣的(註﹕其實以前的我不是這樣的,因家庭不算富裕,穿著打扮不好,在人前也有些自卑,不愛說話,有場合上的事不愛參加,多數時候是讓丈夫去,而我的這位大表姐則是人長的年輕漂亮,家庭條件又好,以前有事相聚都是我和她簡單的打招呼,也沒甚麼能聊到一起的話題)。可這次她主動要求吃飯時和我坐一塊,我心裏明白她生命明白的那一面要了解真相得救啊!所以很順利的就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那不久,我大姑(也就是她的媽媽)去世,那天所有事都料理完後,我們家族十多個家裏人坐在一起聊天,她喊她的女兒過來,說,讓你二姨給你講講,你二姨講的可好了。她女兒高興的走過來和我熱情的打招呼。我說,看你可真是有個好媽媽,她明白真相得救了惦記著你呢。我就給她講真相,同時家族中的十多個人也都認真的聽,她們聽明白真相後都做了三退保平安。

師父的經文《講真相的根本目地》發表後,我更清楚的認識到,世人被共產邪黨灌輸的謊言矇蔽,仇視法輪佛法和煉法輪功的好人,對神佛犯下罪惡會被毀掉,大法弟子講清真相人才會得救,我怎麼能光救自家的人而不去救別人呢?不就是因為害怕嗎?害怕被人舉報和愛面子心擋著嗎?有師在有法在,怕啥!決心突破自己!

記得那天天氣非常晴朗,一點風都沒有,我約當地一位老年同修去鄰近的一個屯子講真相,講退了幾個人,也有信主的不接受真相的,快到中午了我們也打算回家做午飯了,這時我家親戚緊張的跑來告訴我:趕快回去,有人把你倆舉報了。剛到屋不一會兒,大姑姐打電話說,你二哥打電話告訴我你和某老太被舉報了,派出所要來抓人,我安慰大姑姐說,沒事,你放心吧。我發出強大正念,絕不允許派出所車到我家來,那樣會造成負面影響,影響我們屯子的人得救,求師父安排讓正神護法神幫助,讓天下雨吧,讓車進不來屯子,結果中午十二點剛過,天不颳風不打雷,瓢潑大雨從天而降。我當時眼淚流了下來,謝謝師父,謝謝正神護法神的幫助。後來二哥說,幸虧那天下雨了,不然警車就去了。這是我第一次出去到外屯子講真相,有驚無險,堅定了信師信法的正念,同時找到了不足,講退時有歡喜心,講不退時有急躁心。還有就是我找老年同修和我一起出去講真相,是因為我自己單獨還不敢,老同修那時的家庭環境還沒開創出來,可能當時我叫她和我出去做伴她又不好拒絕,我有依賴同修的心,還有光想自己沒有考慮別人的心,這是自私心。找到這些心後正念清除,在法中歸正,心性得到提高。

有了單獨走出去講真相的想法,可真正走出去時,想不到的人心又暴露出來了,走過一村又一村,就是不敢進屯子,這心怦怦的跳啊,一下午走了二十多里路給兩個小學生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但我畢竟自己單獨邁出了這一步,為難心、安逸心、怕苦怕累的心也去掉一些。第二天我決定就去離我家一里多地東屯去講,一定突破這些人心,剛到屯子,這些心又返出來了,心想你們可別想再阻止我講真相救人,此念一出,心平靜許多。來到一戶人家的大門口前,屋裏走出一中年男子,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大哥,我是來告訴你法輪功真相的,他說,以前看過法輪功的書,迫害後因害怕不煉了,我告訴他,大哥別怕,一切都是咱師父說了算,江澤民以黨的名義迫害法輪功,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天理不容,老天怒了要滅它了,所以咱們好多同修都在講真相救人呢,你如果也繫過紅領巾入過團就快退出來保平安吧,因為咱當初加入它時發過為它奮鬥終身的誓言,這個誓言會兌現的,老天滅它你是它的一份子會給它當陪葬,受它做壞事的牽連。咱師父慈悲世人,告訴咱們自救的辦法,就是發自內心的表態退出,那個誓言就作廢了,老天滅它跟咱就沒關係了,發生天滅中共的大災難時有神佛保祐這些不是中共一份子的好人平安度過災難。所以好多大法弟子都在講真相,告訴人自救的辦法。他同意退隊,我問屋裏有人嗎?他說,我老伴在家,但她沒念過書,我說那你就把這事告訴孩子們,讓孩子們也都保平安吧,他說行,我又鼓勵他,大哥可千萬別放棄修煉啊!他告訴我,注意安全。我說,沒事,信師信法最安全。他說是!

真是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這次怕心和為難的心去掉了,真是身心輕鬆。學法時,我把這兩次出去的過程講給我們學法小組的兩個同修聽,那個曾和我第一次出去的老年同修說,你再出去時叫著我,我和你一起去,我說,行。自那以後我倆配合出去講真相救人至今。我倆配合兩三次他就能單獨講了,後來不久我倆在另一同修的配合下開始逐屯逐戶講真相救人至今,本市的十多個鄉鎮的幾百個自然屯至今講完一遍,心性在這個過程中得到昇華。

同時給多人講真相

這幾年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我悟到,那可真都是能讓我們去掉人心,提高昇華的因素。記得,剛開始講真相時,一對一講還行,但遇到人多場合時就有點害怕,但農村特別是冬閒時有打麻將的、串門兒的,人多場合那是常有的事,所以那時都出來為難心了,進屋吧害怕應對不了,不進屋吧,大老遠的來了,這次錯過啥時還有這個機緣啊!猶猶豫豫的進了一戶人家,一女主人自己在家,給她講完後,她往出邊送我邊說,走上前院,她家是食雜店,有打麻將的,有看熱鬧的,人多,給她們講講。這可真是怕啥來啥啊!我能說不去嗎?真是逼到那兒了,只能進不能退啊!我的思維快速旋轉著,心一橫!堅定正念!正念正行!求師父加持,樂呵呵的答應她跟她往食雜點走。

進屋一看,屋內十多個人,有坐在炕上的、有坐在凳子上的、有坐在麻將桌前的,但還沒開始玩兒,看我這個陌生人進屋,目光都投向我,問幹甚麼的,我禮貌的樂呵呵的說,各位大哥大姐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事的,她們忙問:甚麼好事?我說,現在天災人禍多,告訴你們不花一分錢保命保平安的辦法,你們說是不是好事?她們說,是好事。

這時麻將桌前的一個大姐給我讓座,我說,謝謝大姐,還是你坐吧。她說,你是老師,你坐這好好給我們講講。我說,我不是老師,我是大法弟子,二十八歲那年得了心肌炎、膽囊炎、肺結核等病,經朋友介紹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病不治自癒,神奇般的好了,從修煉至今,身心健康,自己受益了,知道被病痛折磨的痛苦無奈,所以把這能讓人得好的高德大法告訴你們來了,像我這樣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人,在咱中國及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之多,除了咱中國之外,那些國家老百姓都可以自由的學煉法輪功,可只有在咱中國不讓老百姓學煉法輪功,迫害煉法輪功,你們想過為甚麼嗎?他們有的說,煉法輪功人太多了,有的說煉法輪功人反黨。我說:大哥大姐,煉法輪功真是太多,也就是好人越來越多,一個國家的政黨怕好人多這個政黨正常嗎?是不是它自己有問題呢?你們可能還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是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人的身心修煉大法,還有舒緩優美的五套動作,人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所以人傳人,心傳心,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也就是好人越來越多。可是,江澤民貪污腐敗淫蕩治國,嫉妒法輪功,容不得好人多,它就利用手中權力凌駕憲法和法律之上層層下達錯誤指令,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善良人,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矇蔽老百姓,目地是不讓老百姓修煉法輪功,仇視法輪功和煉法輪功的人。

我繼續說:上億人親身見證,修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有的得絕症都起死回生了,道德回升得福報的事比比皆是,修煉法輪功能使人身心健康,那你說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以黨的名義不讓修煉,還打壓迫害,它這不是明擺著不讓咱得好兒嗎?共產黨自建政以來,歷次運動都是整好人,現在它又迫害佛法,迫害善良人,天怒了!天要滅中共!但咱中國人上小學時入少先隊,上中學時又讓咱入共青團,參加工作後讓咱入黨,而且讓咱入它的組織時發為它奮鬥終身的誓言,誓言是會兌現的,它幹這麼多壞事,老天要滅它了!但咱入過它的組織,是它的一份子,會受它的牽連。大法弟子告訴人退黨團隊,是讓人不受它牽連,那是救人,那你們想想是煉法輪功的人反黨,還是煉法輪功的人為你們好呢?真實的事實和信息老百姓不知道,煉法輪功的人知道了來告訴你們一聲,為的是你們在天滅中共的大災難來臨時能保命保平安哪!

他們說謝謝,十多個人聽明白後都做了三退保平安。從那以後,再遇到人多也不怕了,沒有為難心了,更加坦坦蕩蕩走在講真相救人的修煉路上。

但是現在的我還有沒意識到或意識到還沒徹底修去的人心,比如安逸心、求回報的心、愛聽好話的心、妒嫉心等都沒徹底修去,意識到這都是私的表現,我會儘快在法中歸正。

謝謝師父,一路上的保護、加持和鼓勵,成就著弟子,給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弟子會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努力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