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女婿、親家和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弟子,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路程,心裏萬分感恩偉大的師父慈悲救度。

生女兒時,發生醫療事故,造成我一身病,那時的我全身整天無力,發著低燒,關節疼痛,腦袋脹疼,嚴重附件炎,右乳房經常流水等。中醫西醫都看了,進口藥也用了,還是老樣子。四十二歲那年,丈夫有外遇與我離婚。我一個人靠著自己微薄的工資,帶著女兒艱難的生活著,身邊沒有人體貼、照顧。覺著這世上冷酷、冰涼,人生沒有光明,心裏感到淒涼無助,感歎:自己的命運為甚麼這麼坎坷?這麼苦啊!經常背著不懂事的女兒哭。

一天同事跟我說:辦公室有人在煉法輪功,法輪功很神奇,是佛家功,祛病健身很有效,你去試試煉煉。當我翻開《轉法輪》一眼看到師父的法像,身體一震,覺的很熟悉。我用了三天晚上的時間看完一遍《轉法輪》,心裏很是喜悅,以前在心裏的疑惑都解開了,如:人為甚麼活在世上,知道了自己以前的苦難是生生世世做壞事造成的,知道了做人的目地,看到了自己生命有了希望。

一、女兒的婚事

二零零三年,女兒跨進大學門兩個多月,一個星期天回來就對我說:媽,比我高一屆的一個男生追求我。然後女兒講了對方的家庭情況:父親曾在部隊裏,現在在當地是一個很有實權的是管市場的幹部;對方的母親是中學老師。因他父親有權有勢,把他母親調至當地成人學校做領導。就這麼一個獨子。

我對女兒講:你也把我們的家庭情況跟對方要說清楚:一、你爸在你六歲那年跟媽離婚了,一直到現在是媽一個人靠著微薄的工資扶養你培養你讀了大學。二、你媽是煉法輪功的。以前,因為媽生你時出了醫療事故,醫院對家屬已發了病危通知,幸運的是又被搶救過來了,可從此落下了一身病。煉了法輪功後一粒藥沒吃,一分錢沒花,我一身病全好了,身體健康。煉法輪功,就是要修煉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處處要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在女兒的婚事上,我心裏一直嘀咕著:門不當,戶不對。女兒回家,我一直和她說。但男方就盯著女兒不放。我想:這是緣份吧,來做我的女婿,來做我的親家。

女兒結婚那天,女婿和他父母親怕我碰著女婿的領導(這位領導我認識),影響女婿仕途,居然沒請我這個丈母娘到場,那豈不就是和我斷絕母女關係?之前定好的結婚日子,他們換了個日子。

女兒、女婿換結婚日子我當天就知道了,心裏當然不是滋味,先是很傷心,然後怨恨的心一下子沸騰起來了,他們太離譜了,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事兒,女兒結婚,新娘的媽不讓出場?就想到婚禮上去跟他們鬧!但再想想不對呀,這時想起師父講的法,「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1],還有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師父講:「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這時,我的心一下清亮起來,穩定下來了,我要按煉功人標準處理好這件事。

他們是受中共宣傳的毒害,黑白、善惡,一切的一切都顛倒了,連做人道理都不懂了。心裏想著:女兒婚姻大事,女兒在那結婚,我得祝福她。我就去商店買了喜糖,從校長辦公室到學校每一個年級辦公室發了個遍,一邊發喜糖,一邊樂呵呵的說:「女兒結婚了,請你們吃喜糖。」老師們接著喜糖說:「恭喜!恭喜!你一個人不容易,把女兒培養的這麼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現在結婚了。」我說:「謝謝你們!」說是這麼說了,但心裏還是不太舒服。這時有一念打進來,「因為你在明明白白的吃苦,你清楚的看到你的利益受到傷害而你卻不動心,你不是在修你自己嗎?」[2]「作為修煉的人必須做到,而且還要做到當別人欺負你的時候,你要無怨無恨、坦然相對,甚至一笑了恩仇,甚至被打後心裏頭還要謝謝打你的人。」[3]大法的法理不斷的洗滌我的心靈。我問自己:「你做到了嗎?」

女兒結婚一星期後,我打電話給女兒說:「星期天你們倆口來媽這兒吃頓飯吧。」女兒很開心的答應了。吃完飯我對女兒、女婿說:「以後每星期來媽這吃頓飯。」女兒女婿答應了。其它的話我甚麼都沒說。

二、女兒的婚變

二零零九年,我因堅修大法,中共對我非法判刑五年,還用株連的手段在女兒工作單位、家庭生活中,不斷的對女兒進行威脅、恐嚇,使女兒遭到巨大的壓力和痛苦。我在黑窩裏,邪惡為了「轉化」我,輪番長時間的對我進行精神、肉體迫害,逼迫我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不讓睡覺,辱罵、恐嚇、威脅,甚至任意動手打我。正在這時,女兒來信說:「媽,因你的事,我離婚了。是我的婆婆、公公逼著我老公跟我離婚的。」女兒的信到我手裏之前,那些獄警已經看過。她們就用兒女情對我進一步施加壓力。在淒風苦雨中,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他們沒達到目地。

過了一陣子,女兒在來信中說:「媽,跟我離婚的那個人,追著我,要和我復婚。他說當時是他母親逼著他和我離婚的。離婚後,他媽在外面張羅著幫兒子找對像,可是她兒子都不要,到後來,他乾脆晚上家都不回了,住在單位裏。他媽怕兒子在外面學壞,出事,只能答應兒子復婚。而且那個人拉著他的父母親,一定要到我面前承認錯誤,求我和他復婚。他們在我門外一個多小時,他媽哭著求我一個多小時。後來我想著老公還有對我好的時候,就答應了。」

又過一段時間後,我女兒到黑窩來看我,對我說她懷孕了。

我被關監獄五年,正念闖出魔窟時,女兒的兒子已過週歲。回到家後,我按照當地的習俗,補給我這小外孫出生時應給的見面禮和週歲的壓歲錢。

三、我一定要救了他們

回家後,靜下心來認真學法,用法對照自己,找自己的不足,用大法歸正自己,通過大量學法、背法,心裏亮堂了。

女兒打電話來說:她公公、婆婆要回老家,要我臨時到她家給她帶兒子。那時親家夫婦倆已退休,長住在兒子家,偶爾有事才回老家一次。我心裏樂了:這是師父安排我去救女兒、女婿和女兒的公公婆婆呢。女兒結婚後一直沒有給他們講大法真相的機會,從女兒、女婿在大學交朋友、確定關係到結婚,再到我被中共非法冤判五年之前,我與女婿一家人沒見過幾次面,即使幾次見面,他們那滿臉都是對我的鄙視,也就沒講過幾句話。

在女兒結婚之前,新房買在我們這邊,女兒的公公婆婆叫我去他們家商談孩子結婚的事,男方送女方的彩禮,和女方去男方喝喜酒的人數,當時我給了他們一個名單,包括女兒的爸爸那邊的兄弟姐妹和我這邊的兄長姐妹。彩禮我一分錢沒拿。到定好的結婚日子的前兩天,電話裏對我說:老家有事,孩子結婚日子推遲。其實,只推遲了兩天就偷偷結婚了。

我還是按照原來說的,每星期叫女兒、女婿帶著外孫來吃飯,跟女兒女婿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女兒語速很快,一直抵觸。給真相小冊子,他們推說沒時間看。我心想:我一定能救了你們,我在心裏對著他們發正念。

我把「法輪大法好」打印出來貼在客廳裏,把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夢醒》的歌詞打印出來貼在客廳裏,明慧網新年年畫打印下來貼在客廳裏,高度不超過一米,讓我這外孫也能看到年畫上的小天使。「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的不乾膠,貼在女兒女婿吃飯坐的位子的牆上。「真善忍好」的福字貼在我的房門上。讓她們一進我的門就能看到大法真相。

一次我在廚房裏端著菜走進客廳,看到女兒女婿都在看「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真相不乾膠,小外孫也爬在我女兒坐的椅子上,小手指著一張「世界法輪大法日」真相不乾膠(上面是國外同修在戶外集體煉功的壯觀場面)問:「外婆在裏面嗎?」看著一張台灣同修排出的法輪圖形和「法輪常轉」四個字,小手指著法輪圖形問我:「外婆,這是甚麼?」我說:「這是法輪圖形。」四歲的他馬上就說:「轉!轉!轉……」

一次女兒對我說她懷孕了,想要個女兒。我說:「你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心想事成的。」皆大歡喜──女兒生了個女孩。

女兒復婚後小倆口買了一套房子就和公婆分開住了。她公婆現在很開心,孫子、孫女齊全,天天到兒子家去帶孫女,我也安排好自己的時間,每星期去女兒家一次,這樣能有機會接觸親家公母,拉近距離,以便講真相。

四、親家夫婦感恩大法師父

女兒的公公婆婆滿腦子都是邪黨灌輸的毒素,言行都滲透著邪黨文化。我心裏想的是怎樣用大法指導自己,把講真相做好。首先說話、做事得多為他們著想。大法弟子本來就是要做好人中的好人,在常人面前,我們的行為就是一份真相。

每次去女兒家,我先到菜市場去買他們一家人喜歡吃的菜。到了女兒家,像在自己家一樣,洗菜、做飯,做家務事。一邊做事,一邊背著師父的法:「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親家倆口抱著孫女坐在沙發上,低著頭玩手機,但知道我在廚房做飯,不停的進出廚房做其它家務事,炒菜時問他們吃菜的口味。知道他們都有三高,親家母糖尿病很重,每天三餐和睡覺之前要打胰島素。有事沒事,我就找話和他們嘮家常。我做好飯,抱著外孫女,讓他們先吃飯。我吃飯時,把他們隔夜的飯菜先吃完,他們不吃隔夜飯菜,說不能吃,沒有營養,甚至有毒。一般我不在時他們都是倒掉。我對他們說:不要浪費糧食,農民種地很辛苦,吃不完可以少燒一點。這讓他們很驚訝。

一次次,一趟趟,幾個月過去了。

一次剛進女兒家門,親家母笑著對我說:「親家,你身體真好,看你有使不完的勁兒。」我說:「我原來身體不好,在生女兒時,醫療事故出現生命危險,搶救過來後落下一身病。這一身病一粒藥沒吃,也沒花一分錢,煉法輪功煉好了。煉法輪功其實就是按真、善、忍三個字做人,做個好人、更好的人。」她說:「我老頭子跟我說,親家煉法輪功,並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人不是很好的嗎?很善良!」

自那之後,我開始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洪傳世界,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等等。我把《轉法輪》拿給他倆,說看看這本書就知道甚麼是法輪功了。

再後來,我把我寄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的對江澤民的控告狀、給小區警察和單位領導的真相信拿給她看,也把相關的法律拿給她。

一次我在廚房裏洗菜準備做飯,親家母走到我身旁說:「你給的我都看了。《轉法輪》書裏寫的都是教人做好人,走正道。」又說:「電視上放的都是反的。」我說這就是陷害、栽贓、黑白顛倒,挑撥老百姓仇視佛法,在害人。她還說:「我們那時上班,上面要我們個個在一張表格上簽名反對法輪功。再有電視上放的那些,我們真的不知道,沒有機會了解法輪功。你們真不容易,共產黨這麼邪惡的迫害你們,你們不低頭,一直在伸張正義,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了不起!大法師父偉大!」她還說:「我對兒子說了,你丈母娘煉法輪功沒錯,是共產黨錯了。以後不要干擾她,給她個房間,她每天要煉功的,讓她好好煉。」又對我說:「你女兒說,我媽煉法輪功沒錯,不做壞事,身體好。」

從那以後,到了中午十二點或下午六點發正念時,她都要提醒我:「你時間到了,手裏的事我來做,你回房間裏去吧。」一天,十二點發正念時,外孫拉著他妹妹到我房間裏,我女婿追著進來說:「走,不能妨礙外婆做事。」拉著兩個孩子走了。

我跟親家母講三退的重要意義,親家母立即退了團、隊,女兒也退了團、隊。女兒再把我講的三退的重要性跟女婿講了,女婿高興的退出了黨、團、隊。接著我給他們每人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叫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女婿問我:「媽,我三退的化名叫甚麼?我忘記了。」我提醒他後,他高興的說:「這回記住了,不會再忘了。」

又是一個週末去女兒家。剛一進門,親家母抱著孫女說:外婆來了,看外婆身體多好,真羨慕。寶寶,我們一起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接著說:「你真好,人家的親家總是在中間攪事,你不但不攪事,還在勸說你女兒。」這是因我女兒對她的公公婆婆強制女婿跟她離婚的事心裏一直有怨恨,耿耿於懷,平時跟公婆說話不和氣,我一直在和女兒說:你要學會善,公婆是你的長輩,要尊敬他們。親家倆口也感覺到女兒對他們態度在變。

直到現在,我在親家倆口面前從沒有提起孩子換日子偷偷結婚和他們逼迫兒子離婚的事。修煉人,不爭人世間的對錯,只要求自己在大法中熔煉,提高心性,昇華上來。

親家公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檢查,住醫院要動個小手術,親家母在醫院陪著,我住在女兒家帶外孫女,在親家公還未動手術之前,我把女兒家的家務事情做完,吃好晚飯,叫女婿在家帶兩個孩子,讓女兒陪我去醫院看她公公。

到了醫院,親家夫婦倆看到我去了很高興,很客氣的笑臉迎著讓我坐,我拿著一個準備好的紅包給了親家公,我說:「一點小意思,買點補品,補補身子。」他倆推來推去,硬是不肯拿。女兒說:「這是我媽的一點心意,你們拿著吧。」他們收下了,談話中說了很多他們以前對我的所作所為深感歉意的話。我打斷了他們的話,說:「我們都是親人,都是自己人,不說兩家話。」親家母接著對我說:「我對我老頭子說,明天上午做手術,你自己心裏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外面也幫著你念。」我對著親家公說:順天意,把你的黨團隊退了吧!給他取了化名,他很開心的說:「好!好!聽你的。」

一天,女婿對我說:「媽,看你很年輕、氣質好。我媽總說你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這是眾生看到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和好,是對大法的敬佩,讚揚!我與親家之間的十幾年冰山融化了,他們全家得救了。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

結語

二十幾年的修煉路,磕磕碰碰走到今天。弟子深知,其中注入了師父無量心血,為弟子承受,看護、點化並鼓勵著弟子,一步步向前邁,向上攀,鼓勵弟子闖過關關難難。弟子萬分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煉路上,弟子一定不怠慢、不鬆懈,兌現誓約,多救人,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