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今年六十三歲,得法前我滿身長的全是牛皮癬、甲狀腺腫大、嚴重心臟病、風濕、腎病 活得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七月,鄰居介紹我到法輪大法煉功點,煉功三天身體一身輕,疾病全無。我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自從修煉了大法,我覺的自己的心態就五十多歲,每天生活的非常充實快樂。以前大女兒總說我媽媽長的不好看,非常嚴肅,整天看不到笑臉,愁眉苦臉的;現在看到我的人就說姨長得年輕,一看就有福,白裏透紅,精神煥發。其實是學了大法得的福報。

一生苦難一身病

我在生活上是一個快節奏的人,就是急性子。黨文化和這些年的生活經歷,使我變成一個爭強好勝、得理不讓人的人。因為父親年輕時沒有承擔家務能力,家裏的活都是母親幹。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心疼父母,在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一邊上學一邊還要到公社馬場幹活。因為學習好,所以一上勞動課老師就說你回家幫助媽媽幹活去吧。

因為家裏沒人幹活,我就輟學了。從小到大就知道努力幹活掙錢,在家就是一個主力。八口人我活幹的多,心操的也多,身體漸漸累出病了。所以十九歲就得了甲狀腺腫大,伴隨心臟也不好。二十二歲得了牛皮癬,渾身上下就是臉上沒有,身上疼癢難忍,因全身是病。那時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上廟裏面待著。

在二十六歲時我結婚了,丈夫人很好,但是家裏非常困難。就是那種吃上頓沒下頓的人家,又沒有房子住(在鄰居家借住一間房)。所以我在懷孕的時候都是吃不飽飯,大女兒出生前後我都是吃兩頓飯。別人家夏天都是吃三頓飯,我中午就得挎著筐去地裏幹活。丈夫年紀小,不懂得照顧人,他在外面幹活也能吃飽,就我挨餓。那時想哭的時候就眼望房簷,淚水苦水都往肚子裏咽,回娘家也不敢和母親說,怕她擔心,不想讓她老人家操心。

生小女兒後,又得了風濕,腎病。身上的病就越來越多了,自己知道也許這就是命吧,從小到大就是吃苦了,三十多歲別人就叫我老太太。巫醫說我三十八歲就到壽了。當時真是陽間的飯都吃夠了,我飯可以不吃,但是得抽煙。似乎抽煙能緩解病痛。孩子、丈夫為我犯愁,他們總說我甚麼時候能好呢,因為身體難受、心也難受,總跟丈夫吵架。

煉功兩天一身輕

一九九七年,鄰居家的大姐對我說:「我看你總是難受,你到底哪難受啊」?我說哪都難受。她說:「你就學法輪功吧,是佛家功,學了身上的病都會好的」。我說:「我啥都不信」。在她再三邀請下,我不好意思拒絕她,第二天就和她一起去了當地的煉功點,那時正是中考的時候,別人都穿著半截袖我卻穿著毛衣和毛料的外衣。照著別人的動作也開始比劃,還總咳嗽,當時想憋著點吧,不然別人不得想這不是傷癆來了嗎!

當天煉功後回家吃早飯就不覺的噁心了,能吃飯了。吃完飯想抽根煙,抽一口就迷糊,就不能抽了,從那天開始我就不能抽煙了。鄰居大姐給我拿來一本學員修煉心得,看了幾頁我就睡著了,迷迷糊糊睡了兩天!以前頭總疼睡不著覺,自那天開始我就精神了。

第二天煉完功我就覺的一身輕,我知道我好了,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我高興的騎著自行車去親戚家告訴姨姨和舅舅、姑姑、姐姐、妹妹、兄弟和兄弟媳婦說我修煉大法身體好了。經我介紹的家人和朋友就有幾十人走入修煉,有的人是為了改變子女不好的惡習開始修煉,有的是為了祛病健身,有的是為了做個好人。還有的認為大法太神奇了都來修煉了。

堅修大法、講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嫉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們自發的有的去北京證實法,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勞教也改變不了我修大法的心。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告訴世人大法是正法,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我們經常出去發資料,掛真相條幅,幾乎把本市周邊村屯都走到了。

二零零六年黃曆八月十二,我和姐姐同修去農村發資料救人,帶了兩大兜子真相資料。來了一輛摩托車把我撞飛了,騎摩托車的可能是沒看見我們。我當時被撞暈了,甚麼都不知道了。姐姐叫了我半天才叫醒我,看我臉上都是血,牙被撞掉一顆,有幾顆牙也鬆動了,臉上有多處傷口,額頭都露骨頭了,撞出一個坑,盆骨骨折。姐姐嚇壞了問我怎麼辦?我說沒事,她不會騎車。我說你打車把真相資料先送回家吧。她說我上哪找你去呀?我說去縣醫院吧,我想把傷口縫上就回家。撞我的是個二十多歲的男孩子,這時孩子父親來了,說去醫院吧,他們當時看到我滿臉是血,執意要去醫院。到了醫院,我那時不能坐著,只能側坐,躺著也得側躺,我的意思是簡單清理一下傷口縫合好就準備回家。他母親也來了他們看見我臉都變形了,身上都是傷,說甚麼也不讓走。這時我丈夫和親家母也來了。縫完後,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會訛你錢的。我要回家,他們沒同意,讓住一宿觀察觀察。我就開始和我親家母一起講真相,講我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我說我不想在這住院,不想給你們找麻煩,因為我修煉大法,大法師父讓我們做甚麼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當晚我們倆給他們一家三口人都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他們覺的今天真是碰到好人了。

我第二天就要求出院,醫生說這樣能出院嗎?丈夫說撞這樣也得在這養養。我和丈夫說我是煉功人,回家學法煉功身體缺啥補啥。我不想給人家找麻煩。他家人要給錢我們沒要,他們第二天又來到家裏給錢我沒要,給我丈夫,丈夫說她不要我也不要。他們走後丈夫不理解問我為甚麼不要錢,和我生氣說萬一過後留下甚麼後遺症你現在不要錢以後發現哪疼看病都得自己掏腰包,我說我煉功身體會很快好的,不會有事的。看我主意已定,他就沒再說甚麼了。

當天回家後我就開始煉功,煉到第四套功法,隨機下走時腰彎不下,屁股上面的骨頭都支出來了。第一遍我的兩隻手就能夠到膝蓋處,我就一遍一遍的說,師父說我能做我就能做;第二遍我的手能夠到小腿處;第三遍我的手就夠到腳尖了。就這樣我從沒把自己當病人養一天。

兩三天後的晚上十一點多我躺在炕上正睡覺呢,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在頭頂上嗚嗚的轉,聲音非常大,都能感覺到刮到我枕頭邊劈里啪啦的,我被嚇醒了,但沒敢睜眼睛看,就在心裏一直發正念。然後想起來是不是法輪在旋轉啊!在給我調整腦袋。我一聽丈夫沒睡,問丈夫你聽見法輪轉的聲音了嗎?他說沒有。我在心裏感謝師父,這是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

第二天白天我靜下心來想,這是師父替我承受了,還了一條命。我找自己是甚麼原因導致的被摩托車撞呢?我找到了自己有一顆怕心和對同修的埋怨心,因這些資料是市裏老年同修給農村同修的,放這先保管,過兩天來取。過了三四天這個老年同修給我打電話說:你把那東西都訂好了等誰誰來取,我當時接到電話就覺的同修不應該在電話裏說,不安全,在心裏埋怨她,對她有想法。又過了兩週,同修還沒來取,我就和姐姐同修說資料是救人的,不能放時間太長,我們出去發吧。結果妒嫉心、利益心等這些心,導致我被舊勢力鑽空子才遭迫害的。那時也不會修,家裏做買賣、整天忙著掙錢,沒時間學法,找到了執著心也沒當回事,稀裏糊塗的修了這些年。

事情過去好幾年,有一天姐姐對我說那年你被摩托車撞的那家人有一次去我家賣貨,我給那女的講真相勸三退,她說他兒子以前撞了一個女的幾年前就給我們做三退了。那個女的就給我姐講起當年的事,說他兒子撞人前一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她夢中大概意思是:別人告訴她說你兒子把別人撞了,但是你別害怕,她不會訛你錢的,那個人是修佛的。她當時也沒多想誰知第二天真的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姐姐一聽當時發生的地方和過程說那個人就是我妹妹。因為姐姐也沒見過她的家人。他們覺的事情真是太神奇了。我想上天覺的這家人有善緣托夢點悟他們,讓他們明真相做三退。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國保警察在我家蹲坑半個月,綁架了我,十月份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剛進監獄裏的大法弟子被迫做小板凳一直坐著,早上五點起床,吃飯、喝水、上廁所幹甚麼都得說報告罪犯誰誰誰要幹甚麼,不說就不讓吃飯、睡覺、上廁所、喝水等等,一直坐到晚上十一點,過了半年才和大夥九點一起睡覺。白天都強制看誣蔑大法的電視節目背監規。我被折磨的血壓非常高,後來就睡不著覺,心臟病也犯了,心跳的厲害,經常住院、吃藥也不好使。那種痛苦無法表達。我在心裏求師父,堅持發正念,背法,後來越來越好。

從監獄回來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全都好了,一片藥沒吃。修煉大法讓我覺的法的威力,真是太感恩師父了。

自從九九年迫害開始我被非法關押迫害多次,但是都沒有動搖我堅修大法的心。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和大法給的。女兒們都說我媽媽不修大法命早都沒了,所以到甚麼時候我們都支持她!我的親人和朋友都知道大法好。師父謝謝您從地獄把我撈起,讓我做一個好人,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一個健康快樂的修煉人。

叩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