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醫生:生命在大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臨床醫生,基層的診療工作非常忙、累。在工作中,我常常感到困惑、矛盾,我想在工作中多為百姓做點好事,讓病人少花錢能治病,卻常常發現這卻與負責人的意圖不一致,負責人想看到的是每個月科裏的收入多少。看到同事總是想方設法與上司拉近關係,我卻不會,也感覺有些事情是違背良心的,也看到越是沒有底線的人在評先選優時總能勝出一籌。那麼到底應該怎樣做人?我很迷茫,經常像一隻走失的小山羊,無所適從。

一九九六年初,法輪大法的春風在我家族中傳開了,真、善、忍的法理像甘泉一樣流入我們的心田,我的大家族中有幾十人相繼得法修煉。我手捧《轉法輪》,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並且不會隨著人類道德的下滑而改變,原來真的有神佛制約著一切,原來老祖宗傳下來的「善惡有報,人在做,天在看」是真的。

我確認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基層的診療工作非常忙,得法後的我一改過去患得患失的觀念,用真、善、忍指導自己。從不說謊開始,真心的替病人著想,無論多累,總是笑對病人,設身處地的讓病人將僅有的錢花在實處。只要能治病,我用最便宜的藥,在保證醫療安全的基礎上,儘量讓病人少住幾日院。當病人給我送禮、送紅包時,我儘量退回。

不知不覺中,我曾經的慢性鼻炎、哮喘病、婦科病不翼而飛。我更加珍惜大法,嚴格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多次拒絕藥物提成、回扣,也經常在病人危險且缺錢時助一臂之力。

放淡名利後的我,加上無病一身輕,我體會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愉快。我常常參加本地的集體洪法煉功活動,哪怕是中午值班前那一個半小時的吃飯時間,我會騎單車快速到洪法現場,同修們伴著祥和的音樂煉功,我便拿上幾張功法介紹單頁,向圍觀的群眾介紹法輪大法,我想讓更多的人像我一樣擺脫俗世的痛苦,心靈在大法中淨化,生命在大法中昇華。

義無反顧,講真相、救眾生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聽聞天津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關,我決定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明真相,讓他們停止對真、善、忍的打壓。我帶著父母和女兒,幾經周折,於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到達北京,被北京的警察攔截,從火車站到天安門,我看到處處都有警察和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後被當地警察劫回。我們多次寫信給當地市政府、市委及各部門負責人,親自送到他們的辦公室,有時間就多講,沒時間,我們就遞上我們的親筆真相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當知道中共開始綁架各地大法輔導員,將法輪大法定為非法組織時,我與當地同修一起,踏上了進京上訪的路。那時,政府不但開足了馬力一天二十四小時極盡誹謗、誣陷之能事,而且動用全社會的力量,公安、政府、單位、甚至我們的親人,整個社會都到處圍追堵截法輪功學員,車站、碼頭、各個路口都設了崗,到處查身份證,搜包。那時,真是天塌了一樣,讓人喘息都很困難。

七月底,我們當地的天氣非常熱,我們被關在省城的一所小學教室。來自不同縣市的大法弟子們足有數百人,大家一見如故,一起交流修煉心得,互相鼓勵。結果陸續被當地警察押回本地,被關進收容所。政府開始了攻堅式的訓斥,動用各種手段,想轉化大法弟子,結果徒勞往返。從此以後,我曾經半夜被單位保安帶走,關進單位;上著班被單位保安強迫送進洗腦班迫害;被扣工資、獎金等一切福利待遇,每月僅發給三百元生活費。我們多次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被迫調離……當發現上訪無用時,我們便開始向周圍的人們講真相,維護大法。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問世,我們明白了中共邪黨的真面目,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我們當地的同修們互相配合,有學電腦技術的,做資料的,有發資料的,有面對面講真相的。為了避免迫害,我們分片、分區發《九評》。我們利用走親、訪友、聚會救親友;趕集買賣東西救人;上班閒暇時間救同事,救病人;當老師的救學生,救家長,我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真相,救人。

把眾生時刻裝在心裏。工作中遇到的陌生病人及同事,我會找機會救他們,在他們接受我幫助的愉悅中,聽聞了大法真相,愉快的接受三退,使生命得救。我悟到,我今天有好的工作,高的社會地位,美滿富裕的家庭,出息的孩子,是師父給我的,讓我救度眾生的。我經常有機會參加這個飯局那個聚會,或者旅遊,我注重自己的言行,儀表,我與他們談人生,談社會,漸漸的講到了大法真相,讓他們順其自然的得救。

有時,講真相碰到拒絕真相,甚至辱罵我的,我找自己,往往自己高高在上,說教別人,或者摻進了情,沒有謙卑的尊重人家,讓人不舒服,我會很後悔,有的可以補救,有的可能永遠失去了機會。

在不斷的修煉昇華中,我的口才不知不覺中提升了。與人交談中,智慧不斷的湧出,我把握好心態,一心想著眾生得救,而不是證實自己,常常講出的道理人聽了很舒服,得救也就水到渠成。我深知,真正救人的是我們偉大的師父。師父就在我的身邊。

隨著年齡的增長,工作變的越來越清閒,以前親友中喜事、喪事沒有時間參加,現在,只要有機會,我帶上錢物就參加了。每次聚會中,都會有不少收穫。看到得救的甚至得法的眾生,我由衷的高興,這才是師父要的。

我的大家族中上百人明白真相得救,四十多人得法修煉。我的同事中,有近三百人明白真相得救,我們醫院的院級領導,個個聽我講過真相。中層幹部中,共一百二十多人,有七十多人三退。尤其訴江後,已三退的單位領導找我填寫「濫訴、誣告」表,我義正詞嚴的告訴她:「我一直堅守著真、善、忍做好人,卻被江澤民集團無端的迫害了十七年,讓我受到了多少屈辱……」「敲門行動」的警察竄入我的辦公室錄像,我當即拒絕,指出他們侵犯了我的肖像權,我講大法真相,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給自己留後路,並索要他們的證件。第二天,我找院長,要求院長找公安局,控告警察騷擾我。

我堂堂正正的做修煉人,如果遇到陌生人,我設法讓他知道我修煉,並講真相,勸三退。酒桌上,我面對一桌子人,常常舉杯祝願,讓人們記住九字吉言保平安。

得救眾生的福報

甲姐是我的朋友,明白大法真相後,經常誠念「法輪大法好」,七歲的孫女天天看到奶奶自言自語,便問:「奶奶,你在和誰說話?」奶奶說:「我和神說話。」大約十年前,甲姐被診斷為「股骨腔腫瘤」。上級醫院專家說:「此腫瘤99%以上是惡性,最好的結果是術後兩條腿不等長,走路一顛一顛的」。然而,術後病理報告顯示良性腫瘤,術後兩條腿一樣長。

乙是我的親屬,在大醫院工作,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考博士時,比錄取線只高了一分,金榜題名,且被一位有名的導師錄取,如今順利畢業。

丙是我的親屬,八、九年前,腿不能走路了,拍X光片顯示:膝關節腔狹窄,上級醫院專家說:「關節被鈣沉積死了,走起來骨頭磨骨頭,能不疼嗎?」多方諮詢,丙當年八十多歲,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肺心病,不能耐受換關節手術,其它辦法如:吃藥、打針、理療都沒用,走投無路時,她念起了九字吉言,不到二十四小時,她能下床上廁所,早飯後趕集買菜去了。從此,腿能走路了,有時疼一點,也無大礙,今年都八十九歲了。

丁是中學教師,明真相做三退的一個月後,丈夫騎著摩托車載著她,突然被疾駛過來的大貨車撞飛,倆人被拋出五六米遠,心想,完了。等緩過神兒來,看到丈夫沒事兒,她只是肩膀上破一點兒皮兒。見我後說:「三退還真的保命啊!」

正法已接近尾聲,還有許多眾生沒有得救,我要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那久遠的承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