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堂堂正正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我從小家境貧困,八歲時有一天外邊下大雨,我要出去玩,就和老天爺說:「老天爺啊!我為甚麼來這個世上轉生在這麼貧窮的人家,連玩也不隨便。」從小就感覺壓力很大。長大以後結婚成家,也不是自己嚮往的那樣美好生活。丈夫身體不好,不能幹重活,有點錢就喝酒,還打我罵我,對家也不負責任。孩子也老有病,家庭負擔全落在我一個人身上。而且母親身體也不好,偏癱,生活也不方便,有時還得去母親那看看。

生完孩子後,自己又得了過敏性紫癜、皮下出血,腦供血不足、鵝掌風、腰痛。丈夫還要和我離婚。我回家和母親說,母親不同意離婚,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在這樣的生活壓力下我就萌生了出家的念頭,於是我就和母親說,想和母親一起出家修行。當時就差孩子小,也不能扔下丈夫,出於責任心也沒出成。

一、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中

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領著孩子上母親家,聽到母親鄰居家的廣播裏說:「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因為當時不知道是師父講法,聽了一會兒,我就感到腦袋疼,我就走了。到母親家我就和母親說我在鄰居家聽到的那句話。母親說這回你不用出家了,鄰居你嫂子剛從長春回來,她在那學了一個功法,不用出家,不收錢,是正法修煉。剛才還送過來一本書,你看看。我接過書一看,是《法輪功》。

當我看到師父坐在蓮花上,我就感到特別親切。我就一氣看了十九頁,這時腦袋還在疼,我就雙手捧著書給了媽媽說:「媽,可能是我沒緣份吧?」於是我就躺一會兒。這時師父的那段法又在我耳邊響起,我想躺著也疼,我還是去聽吧!我就拿著小凳又到那家窗戶下聽。聽到師父教抱輪,我也跟著學抱輪。抱完輪,我就把窗戶上的紗窗打開說:「嫂子我也想學。」然後我問嫂子:「你說我聽了怎麼腦袋疼呢?」嫂子說:「那是你有緣,師父在管你呢。你知道的病不知道的病,師父都給你清理。你要想學那你就晚上來學法吧。」於是我就趕緊回家給丈夫做晚飯,做晚飯時我就感到腦袋也不疼了,身體也輕鬆。我想這功太好了!

晚上到嫂子家教我煉功,一次就把五套功法全學會了。於是我就每天早上出去煉功,晚上去學法點學法。後來負責人讓我去參加省城召開的「師父來省城傳法一週年交流會」。同修交流時都提出,現在得法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各地回去要組織學法點、煉功點。回來後負責人說要選一個輔導員教新學員煉功。當時問了我們幾個同修,學法為了甚麼?有的同修說為了治病,有的說我就是想學。當問我時,我說:「我要返本歸真。」負責人說:「那就選你了。」於是我就每天早上教新學員煉功,有時都教到七、八點鐘才回家。

煉功以後,我以前得的那些病全好了,丈夫的病也好了,孩子也不得病了,家庭也和睦。在大法中我們全家受益。我就把大法告訴親朋好友和所有的有緣人,使很多人都得了法,走入大法修煉。

二、維護大法 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我們當地去了三大客車的同修上省政府上訪。走到半路,被一幫端著衝鋒槍的警察把我們這輛車給截住了。前面兩輛車過去了。然後我們下車,坐前面的兩輛車去省政府。到省政府已經來了很多上訪的同修,有序的站在省政府大道兩邊。後來又把我們拉到一個很大的廣場,廣場一圈坐滿了同修。當時廣場外邊下著大雨,裏邊一點都沒下。等到晚上當地來車把我們拉回當地法院。有的同修當時放回去了,我們被關到天亮才放回去。從那以後我們就不能出去學法煉功了。

後來電視、電台鋪天蓋地的誣蔑師父,誹謗大法。我作為師父的弟子必須得站出來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於是我就和幾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剛到北京在旅店就把我們綁架了,帶回當地看守所關押了幾個月,罰款一萬元才把我們放回來。

放回第八天我上同修家,同修和丈夫正在看真相資料,這時警察來了,把我和同修還有同修丈夫一起帶到了派出所,又把我們送到看守所。過兩三天又送進來幾位進京上訪的同修,我們一起早上煉功,白天背法。每天早上煉功,一幫獄警進來拿著小白龍(白塑料管子)抽我們。有的同修被扣在鐵椅子上好幾天;有的同修被銬在監欄上好幾天。每天吃著帶耗子屎的發糕,喝著帶泥和樹葉子沒有油星的白菜湯,不讓家人送吃的。可是同修們都這樣堅持著,互相鼓勵,同修們絕食要求無罪釋放,他們就給我們強行灌食。這樣被非法關了三個多月才放回來。

沒過多長時間我又和同修進京上訪,在香山被香山派出所綁架。是我們當地警察去接的,回來時我和另一名同修銬在一起。剛一上火車我就和那位同修說:「我們來證實法的事還沒做呢,那咱們就在車上證實大法吧。」正好警察領我們倆從車前頭上車,我就和那位同修告訴乘客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一直告訴到車尾,警察才領我們坐下。回來後把我們送到看守所,我們絕食就放回來了。回來第二天警察又上我哥哥家把我綁架送到看守所。我們煉功就給我們戴手銬子,戴腳鐐子。我們幾位同修一起被銬在監欄上。警察來提審時,把我踢的都尿血了。在看守所關了三、四十天就又把我送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剛一進萬家勞教所就把我和另一位同修拷到男隊廁所裏。然後又關到小號裏,在小號獄警領一幫被他們矇蔽轉化了的學員來和我做轉化工作。我說你們怎麼這麼說師父?你們別和我說。後來就又給我上大掛,強迫轉化。他們看實在也轉化不了我,就把我送到沒有轉化的同修那個班。同修們在一起能齊聲背法。

師父生日時,我們和同修一起給師父過生日,祝師父生日快樂!獄警就把這個事告訴了所長。整個大隊的警察都來了,把我們往小號裏抓,因為小號裝不下,就挑人抓。當時大隊長就找我,我當時就想起師父在小傳裏說的上玻璃裏去,我就這樣一想他們就找不到我。然後把我們分別分到各個男隊坐了幾天鐵椅子,就把我們放回原住處。後來隊長又來找我,說小號缺一個人,又要讓我上小號。這時有位同修為了反迫害,一下子撞暖氣片上了,當時頭就被撞出血了,這樣也就沒讓我上小號。後來勞教所開給同修加期大會,有位同修站起來就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就奔這位同修去了。隨後我和幾位同修也站了起來,就把我們都關進小號去了。之後全體同修絕食要求釋放小號裏的同修和超期關押的同修,隨後都被警察強行關進男隊進行迫害。

有一天家人給勞教所打電話,說我母親病危,不閉眼睛,要見我,那意思是有話要跟我說。然後勞教所也同意了我回去看母親,由獄警陪著。到家後母親已經送到殯儀館去了。獄警怕我和親戚說甚麼,都沒讓我吃飯,就把我帶走了。就在我要回家看母親的當天,正在往出走,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哥哥,剃了光頭。也被非法勞教,剛被送進來。我就喊:「哥哥,媽媽去世了。」他回過頭來哭了。從此我就再也沒見過哥哥。後來聽同修說,哥哥被勞教所關在鐵籠子裏,衣服被扒光,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後來就有人把哥哥抬走了,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離世。母親和哥哥的去世,使我感到非常的悲哀,精神上感到很大的痛苦。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到了一年才把我放回來。後來又把我非法勞教三年,在這裏就不寫了。不論怎麼苦、怎麼難,我都在師尊的保護下闖過來了,感謝師尊!

三、講真相 救眾生

回來以後,我就又走入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中來。我和同修配合晚上出去掛法輪大法真相條幅。出去一次基本上把整個城市都掛遍了,有時回來全身都凍透了。白天和同修出去發神韻光盤,貼不粘膠,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把救人放在第一位。

有一次和一位同修上浴池去洗澡,在浴池我唱著大法弟子的歌曲,有兩位同修和一個阿姨講真相,這個大姨大聲說:「我是老師,一個月開四、五千元錢,拿著共產黨的錢還說共產黨不好。我是黨員我不退,我出去就舉報你們,我兒子是法院的。」當時我看到這個場面,我就過去了,我和她說:「姨啊,我聽你說這話我就想哭。」她說:「你為甚麼想哭?」我說:「你看她們不要你一分錢,就是告訴你真相,想讓你平安,都是為你好。」然後我就把我母親和哥哥因為信仰是怎麼被中共邪黨迫害死的告訴了她,她聽完了就同意三退了。後來我們又一次來浴池洗澡,還是唱著大法弟子的歌曲,這時那個阿姨也來了,進屋就說:「我一聽就是法輪功歌曲。」我們講真相時,她也跟著說:「法輪功是好的,他們都不是為了自己。」還幫著我們說。

還有一次,進一個店鋪和那個老闆講真相,開始從基本真相和他講,一直講到最後。他說:「你別和我講了,我這小冊子都有,我的朋友親戚都有煉的,跟我說我都沒退。」我一看實在也講不下去了。然後我就給他唱一曲「為你而來」,一曲「小天使」,他聽完後就同意退出黨團隊邪惡組織了。退完後開開店鋪門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是大法的歌曲把眾生救了。

無論走到哪裏我就是救人。一次我在給一家做保潔,外邊下大雨,有一個阿姨要進屋避雨(這家是高層14層),於是我問這家主人讓她進來行不行,主人說行。我就問阿姨以前是甚麼單位的,阿姨說是事業單位的,而且說她丈夫以前是我市的市長。於是我就開始和她講真相,她同意三退了,而且幫她去世的丈夫退了黨。她走後這家主人說,她怎麼上我家來了呢?她從來沒來過,她也不知道我家的,這不就是師父把有緣人送來的嗎?弟子謝謝師父!

再有我做保潔的這家男主人是開工廠的,規模很大,而且是人大代表。我老想和她講真相,他妻子不讓。有一天他回家來,說廠子工人打仗了,工人要殺他,把他嚇回家來了。我想這正是和她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剛一和他說,他妻子還是不讓,於是我就和他妻子說:「你別攔著,讓姐把話說完。」當他聽完真相後,馬上就同意退出邪黨組織。而且還說以後再用人,全都僱用大法弟子來他廠子工作。有一天他讓我找幾個人給他廠子打掃衛生(上邊來檢查),於是我找了幾個同修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給打掃完了。他給五百元錢,同修們說幹這麼一會兒我們不要錢,我們是來證實大法的。他非常感謝,後來給我們每位十元錢讓回去打車用。

還有一次同修讓我去取真相幣,在回來的路上不知為甚麼一隻胳膊就伸不開了,往一起聚,很痛。我就趕緊煉第一套功法,每天煉九遍,滿身是汗,在師父的保護加持下,三天就好了。

後來我又配合當地同修用舉辦主持婚禮這種形式救人,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一次去一位同修家做婚禮,主人說:家裏很多是修煉人,也沒能給他爸說通,想讓我們說,結果婚禮結束後,他父親主動三退並和我們一一握手道謝,明白了大法是救人來的。

二零一五年全球控告江澤民的大潮掀起,我主動和同修一起配合起訴江澤民,因為這是正法的需要,也是給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一次走出來的機會,同修們有排版的,有打印的,有幫助寫迫害事實的,幾天內我們地區同修都起訴了首惡江澤民元凶。體現了整體配合的力量,跟上了師尊正法的進程。

以上是我在慈悲偉大師尊的保護下走過的路,我還有很多被人心干擾沒有做好的地方如: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安逸心、懶惰心、急躁心及對時間的執著,還有沒認清的黨文化行為等等。

弟子在這正法有限的時間裏,走好師尊安排的路、多學法、學好法、修煉好自己,做好師尊安排的三件事,多救人,和同修配合好,來回報師尊的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